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370章 凭本事敲诈来的

    噗……

    宁千秋差点没吓得尿裤子!

    尼玛啊,这都被发现了!靠!

    老子只是想要安静的跑路而已啊,日!

    听到苏南的话,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的宁千秋……

    这,这打脸来的太快,有些猝不及防啊!

    一分钟之前,宁千秋还坐在这里跟他们吹牛逼,说就算是请来了医生,顶多也是给他打个下手。

    结果现在……现在被这么一个年轻人像是使唤小弟一样的给使唤了。

    估计宁神医一定会暴走吧,会不会在这屋子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大家都在期待着宁神医的反打,期盼着看到宁神医的英姿,结果……宁千秋很痛快的哦了一声,然后就走到苏南的身边站住了。

    我了个大草。

    这是什么鬼!

    宁千秋为何连反抗都不反抗就怂了?这和刚才吹牛逼的时候的画风不太一样吧?

    只见宁千秋十分恭敬的低着头,站在苏南的旁边,就好像在主治医生旁边的实习小大夫一样。

    柳青依和温俊杰只是淡淡的看了宁千秋一眼,也没有说什么,温俊杰对这一幕没有任何的感觉,苏南的医术他非常了解,简直就是出神入化,所以宁千秋这种实力的,对于苏南这样的态度,也算是很平常的。

    但是柳青依倒是蛮震惊的,宁千秋是什么人她很清楚,也算是中医界一个很有名气的人了,他竟然对苏南如此尊敬,这个男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听秦松雪说,她不就是一个学生吗?

    之前柳青依也是劝过秦松雪,他们之间无论是年龄还是社会地位上,差距都太大了,以后过日子肯定会有问题,不过……此时柳青依忽然对这个苏南产生了好奇心,也许,这个小男人不那么简单呢。

    宁千秋站在苏南的旁边,别提多尴尬了,脸上火辣辣的就好像是被人抽了十几个耳光一样,低着头也不敢看其他人,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南看着床上的栾星痕,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严肃的说到。

    “病人的情况的确是很严重,想要保存修为的站起来,有困难。”

    再次震惊!

    有困难?

    刚才少爷在这里的时候,宁千秋可是都说过了,保住修为不可能,站起来的话,有希望。

    但是到了苏南这里,保住修为就变成了有困难,那就是意味着,可以保住?

    柳青依也是愣了一下,她知道弟弟的这个朋友是跟他如同兄弟,平日里柳青依也是拿他当弟弟看待,要是能完好无损的站起来,那简直就是太好了!

    “什么困难?”

    温俊杰问道。

    “困难就是……需要将他所有的骨头,全都打碎!”

    “这……”

    虽然栾星痕被断定是全身粉碎性骨折,但是有几块大骨头还是完好无损的,按照苏南的意思,是要讲所有的骨头打碎,这……这未免也太狠了吧!

    苏南淡淡的说到。

    “如果只是骨头和肌肉的伤势,那么只要安心的养伤,三个月后就能下地走路。但要想保住一身的修为,就要将脉络……破而后立!”

    破而后立,是学武之人的一种术语,虽然这个办法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真正敢去尝试的人,没有多少。

    柳青依脸色凝重,低着头沉思了片刻,栾星痕也算是她的半个弟弟,所以柳青依还是决定给他做这个主!

    “好,那就试一试!”

    对于柳青依的如此痛快,苏南到是有些惊讶,不过想起来柳青依的身份,瞬间就释然了,好歹是一个比秦松雪还牛逼的女总裁,做事情果断是基本素质,既然有了病人家属的确定,苏南就开始操作。

    “给我那个锤子。”

    宁千秋愣了一下,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过很快就想起来,他现在给苏南打下手的,赶紧从旁边拿了一个锤子过来,脸上还是露出那种紧张的样子,宁千秋如此低三下四的模样,更是让那些保姆和保镖感觉十分的嘲讽,之前谁说的别人三脚猫的功夫,都是给他打下手的来着……

    苏南从始至终就没有正眼看过宁千秋,当初这个老东西被苏南教训了很多次,悔改没悔改的跟苏南也没关系了,反正就是别惹到我的头上就好。

    “咔嚓!”

    苏南丝毫不犹豫,一锤子下去,栾星痕的腰部的骨头直接就塌陷了进去!

    嘶……

    宁千秋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惊恐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但是却闭着嘴不敢叫出声音来!

    看着苏南的动作,宁千秋就想起来当初被苏南打断腿的那种感觉,简直是恐怖到了极点,满头的冷汗一点一点的往下流淌,两条腿不停的发抖,小腹有些疼痛感,估计要是再呆一会,就要被苏南吓出尿来了。

    看到宁千秋跟一个受惊吓的小老鼠一样,大家真是感觉太有趣了,之前宁千秋也吹过牛逼,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他害怕的东西,结果现在怕的跟孙子一样,说孙子都特么是侮辱了孙子这个词!

    大概十几分钟,苏南将栾星痕除了几个支撑着身体的大骨骼之外,全都砸得粉碎,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按在栾星痕的小腹上面,右手拿着银针,一点一点的开始在栾星痕的各大穴位上开始针灸。

    “宁千秋,给我递针。”

    苏南一只手需要输送真气,另一只手拿银针很不方便,所以才要宁千秋打下手。

    看着苏南手里的这一套银针,宁千秋更憋屈了,这不就是当年从他手里敲诈的那一套银针吗,这……

    宁千秋作为一个老中医,给一个小辈打着下手,还是用着从他这里敲诈走的银针,这简直就是他妈欺负人啊!

    就在大家都屏住呼吸盯着苏南和宁千秋的时候,苏南发现宁千秋一直在看着他的银针,随即冷冷的说到。

    “看什么看,我凭本事敲诈来的,不会还给你的。”

    “……”

    宁千秋崩溃了,要死了,特么的好想哭!

    这简直是太打脸了,几个保镖都已经低下头,眼神中露出那种极其无语的笑容,憋着差点笑出声音。

    苏南几针下去,忽然发现栾星痕体内的真气有些熟悉,这……这怎么跟年文秋的心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