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534章 砸场子的

    此时的圣心门脚下,是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几乎所有修炼界的人,全都收到了邀请函,圣心门这一次可以说是绝对的大手笔。

    最关键的是,圣心门这次的斩玲会,真的是为天下苍生造福,那新的玲珑剑主,若是真的成长起来,对于整个天下来说,都是一场大劫难。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义愤填膺,慷慨激昂,今日,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手刃了玲珑剑主!纵然玲珑剑神秘莫测,威力无比,但它焉能和整个天下为敌?

    有了上一任玲珑剑主的教训,这一次谁也不敢大意,传说中上一次众人讨伐玲珑剑主的时候,他早已经成为了气候,仗着玲珑剑之力,真的是无人能敌,最终,一剑,屠了半个天下,那种恐怖的场面光是听闻想象就已经让人惊恐到了极点。

    斩玲会,圣心门算是整个修炼界的带头人,这一次也是风光了许多,所有圣心门弟子也都提高了姿态,就仿佛成为了整个修炼界的统治者一样,在山脚下,设立关卡,来往的人全都要登记检查,甚至有的实力低微的,想要去参加这一次的斩玲会,还要给看管关卡的圣心门弟子送礼……

    许多人亲眼看见了,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修炼者,为了进入这个斩玲会,被负责关卡的圣心门弟子摸来摸去的,却是丝毫不敢反抗,可见这斩玲会,吸引了多少人。

    玲珑剑,那是所有修炼者心中的圣物,传言得玲珑剑者,可号令天下。

    然而大家虽然都是这种心照不宣的想法,但表面上却一个个的装作大义凛然,口口声声说玲珑剑主多么多么的邪恶,但每个人都像成为那个邪恶的人,这,就是人心。

    女修炼者被面前的这个弟子摸来摸去的,满脸羞耻,狠狠的咬着嘴唇,小声的说道。

    “邱……邱师兄,好了吧?”

    邱国洋一边上下其手,一边看了看手表,脸上带着那种淫邪和舒爽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才开始,你,跟我到旁边的树林来一趟。”

    “啊!”

    女修炼者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为了参加这个斩玲会被这个男人揩油几下还算是可以接受,如果真的要出卖身体,那未免也太得不偿失了。

    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那……那算了,我不去了。”

    “不去?呵呵。”

    邱国洋站起来,一把将女修炼者拉进怀里,手狠狠的在她香臀上捏了一把,女修炼者吃痛惊呼一声,那种声音更是让邱国洋淫邪起来。

    “不去,信不信我废了你?”

    “我……”

    女修炼者此时真是后悔莫及,万万没想到今日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自己后面还排着这么多人,这家伙就敢如此公然的拉着她进小树林,在邱国洋面前,女修炼者没有任何的反抗的余地,回过头,脸上写满了求救的神色,然而身后的那些人,却没有一个愿意因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去得罪邱国洋的。

    还有一个小时,估计邱国洋跟这个女修炼者有二十分钟大概就结束了,他们也不着急,就在这里等着吧。

    女修炼者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用力的反抗,却毫无作用。邱国洋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脸上放出那种欲望的光芒,奔着旁边的树林就要走了过去。

    正在此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到了圣心门的脚下,此时的玄天门弟子,全都换上了整齐的白色衣服,在这乌压压的人群当中,仿佛一股清流涌入,如此扎眼的颜色,让众人全都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依然给让开了一条道路。

    栾星痕走到跟前,看了一眼这个登记处,又回头看了苏南一眼,还是没有过去禀报,作为长老,这种事情应该很妥善的处理才对。

    看到邱国洋怀里整正抱着一个女人,栾星痕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

    “我们是玄天门的。”

    虽然对于圣心门非常的不屑,但既然还没有撕破脸皮,那就还是遵循一下他们的规矩,如若他们能迅速的做好登记什么的,还则罢了,若是不然,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玄天门的?”

    邱国洋抱着怀里的女人正在肆无忌惮的揩油,忽然听到了这么个刺耳的名字,随即转过头,脸上露出一丝嘲讽无比的笑容,冷冷的说道。

    “玄天门也得在这给我等着,现在有事,不能登记,给我排队候着!”

    说着,邱国洋继续抱着女人向前走,栾星痕脸色阴冷下来,手里的长棍砰的一声,敲在了地上!

    一股强势无比的气浪散发出来,冷冷的说道。

    “再说一边,我们,是玄天门的。”

    邱国洋皱了皱眉,脸上露出那种阴狠的笑容,将怀里的女人放下,冰冷无比的说道。

    “你站在旁边等我,若是敢走,你必死无疑!”

    女人身体再次颤抖了一下,害怕的想一个鹌鹑一样,只是站在原地,低着头不停的哭泣。

    邱国洋非常留恋的闻了一下自己的手,仿佛很怀念女人身上的味道和手感一样,吊儿郎当的走到栾星痕的跟前,冷冷的说道。

    “玄天门?玄天门多个鸡毛?人家都排队,你们怎么不排队?”

    栾星痕眼神微凛,声音低沉而冰冷的说道。

    “你再说一次?”

    邱国洋冷笑起来,“再说一次又能如何?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我玄天门的地盘,既然来了我们的山头,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你们玄天门想要参加斩玲会是吧,叫你们掌门过来见我!”

    栾星痕脸色微变,“放肆!你算什么狗东西,叫我们掌门来见你?”

    邱国洋的脸色阴冷无比,”你敢在我圣心门撒野?“

    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我最恨的,就是你们玄天门,我们不欢迎你们,都给我滚!”

    “你……”

    正在栾星痕准备出手硬闯的时候,忽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栾星痕惭愧的低下头。

    “对不起掌门,属下办事不利。”

    苏南轻轻的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星痕,记住了,我们今日不是受邀请而来,而是砸场子的。挡我们的,不用多言,杀了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