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537章 新仇旧恨

    一招?

    竟然就是一招!

    那可是剑宗的宗主啊!

    就算苏南快速的崛起,他们两个人也是相同的身份地位,苏南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差距如此之大?同为掌门,怎么可能一招就秒掉!

    剑法,天下第一?

    肖腾飞的话语仿佛还回荡在这山腰当中,而转眼之间,肖腾飞的尸体就已经趴在了的地上,肖腾飞手里还紧紧的握着一把寒光闪烁的残剑。

    而嘲讽的是,苏南刚才,仿佛就是用的一剑,斩断了肖腾飞的剑,连同他的喉咙。

    剑宗,剑法,此时这两个词仿佛变得十分的滑稽,所有剑宗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仿佛就像是做梦一般,之前强势无比的剑宗,剑宗的宗主,自称的剑法天下第一的人,这一切,就被这个白衣服的男人一瞬间给破灭了。

    苏南看着所有黑衣服的剑宗的人,冷冷的说道。

    “玄天门叛徒肖腾飞,今日被我执行门规,尔等余党若是诚心归降忏悔,我可饶你们一命,若执迷不悟者,杀无赦!”

    苏南如此的强势,谁还敢反抗?

    他们虽然那知道,剑宗的最大的靠山,并不是肖腾飞,但在这群人当中,肖腾飞无疑是最强的人,但是此时的苏南,明显比肖腾飞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且这个苏南,进步的速度简直是太恐怖了,之前苏南杀梁荣生的时候,他们听说过战斗的过程,为了杀死梁荣生,苏南还是废了一番力气的,可这一次,杀肖腾飞的时候,竟然仅仅就是一招!

    众人面面相觑,互相看了一眼,不到两秒钟的时间,所有人集体的跪在了地上。

    “属下知错,属下参见掌门!”

    所有剑宗的弟子,全都集体的跪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尊敬和恐惧。

    栾星痕的拳头紧紧的攥了攥,脸上露出无比激动的表情,现在跪着的这些人,都是当初背叛玄天门的那些人,当初的种种嘴脸,仿佛还回荡在栾星痕的脑海当中,如今,仅仅是因为苏南的一招,他们就跪在了地上。

    甚至他们都没有看清楚苏南的那一剑……

    兴奋过后,栾星痕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小声的站在苏南的身边说道。

    “掌门,他们跟墙头草一般,恐怕不会这么安心的信服。“

    苏南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你以为,收复玄天门,就这么简单么?”

    栾星痕微微一愣,有些不太理解。

    “怎么?如今叛党已经全部俯首称臣,这不就是收复了么?”

    苏南看着台下这些口服心不服的剑宗弟子,小声的说道。

    “星痕,你忘了,这帮剑宗的人的后台,是谁了?”

    “后台?”栾星痕皱了皱眉,忽然眼睛一亮,想起了什么似的,“是……冥王?”

    苏南笑而不语。

    冥王?

    他真的很想知道,一个西方的老东西,是如何把他的魔爪伸进华夏的,控制黑榜,控制苏南的超任务,控制太子妃,甚至还控制玄天门,恐怕,冥王,才是最后的大吧。

    苏南看着跪在地上的剑宗残余弟子,其中真气波动最强的那个人,贼眉鼠眼,时不时地抬头头看苏南。

    “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抬起头,眼神中带着一丝躲闪不敢看人的样子,战战兢兢的说道。

    “回掌门,我叫范兴龙。”

    “范兴龙,我记住你了,你们这些人,暂且交由你来负责。”

    “是!”

    范兴龙的脸上,虽然恭敬无比,但眼神中还是有一丝躲闪和庆幸,心中冷笑。

    新掌门?也不过如此,跟冥王大人比,其他人的手段真的是太弱了,就仿佛三岁的小孩子,和四十岁的老油条在斗法一样,如此的不堪一击。

    苏南自然是没多说什么,如今在表面上看来,已经是收复了玄天门,对于玄天门原本的弟子来说,绝对是提高气势的事情。

    几个姑娘看到这一幕,脸上也是露出很欣慰的表情,她们虽然知道苏南并不简单,身份地位早已经今非昔比,但是绝对没想到会达到这种程度。

    作为他的女人,真的是与有荣焉。

    尤其是蒋婉莹,看着苏南的目光,全都是写满了崇拜,当日在百花宗,就见到过苏南如此英姿,今日真是更加的潇洒!

    玄天门一行人,继续向前走,只不过一部分人穿着黑色,一部分人穿着白色,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这一幕,跟太极的阴阳图,好像。

    苏南抬起头,看到尽在眼前的圣心门大门,忽然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的斩玲会,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尽管知道前方是险路,但苏南依然坚定的走向尽头,圣心门,新仇旧恨,一起了解了吧!

    走到圣心门的大门口,苏南正准备走进去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淡淡的从身后响起来。

    “哟,这是玄天门吧?”

    苏南的脚步顿了顿,转过头看到另一帮人,看着这熟悉的宗服,苏南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留香殿。”

    “哈哈,还挺有眼力,既然你知道我留香殿,想必你应该认识我吧?”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嘴边留着一撮山羊胡,让他看起来成熟稳重了很多,不过脸色上的那副小人得志,倒是出卖了他的心智。

    诸葛侯见到此人,皱了皱眉,站在苏南的旁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苏南冷哼一声,“留香殿的人,我倒是认识不少。”

    苏南的话,他们自然是听不出深意,留香殿的人苏南当然认识,当初在百花宗苏南废掉了留香殿的天才,费奇。在少室山,苏南干掉了留香殿的副掌门赵一航,留香殿和他的恩怨,也不是一般的深呢。

    看着眼前这个山羊胡,苏南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你,留香殿的新任副掌门,费旅。”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想必你自然是对我有所了解。”费旅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凶狠无比的说道。“你更应该知道,我的儿子,就是被你打破丹田的费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