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小小羽

第1183章

    “怎么了,老婆子。”上一刻还在酣睡的老头,直接崩了起来,瞬间从顺手的地方抄起一把尖锐的头骨,点点寒光从尖头漏了出来,这是他们唯一的防身武器。

    “老婆子,你在哪里?”

    老头放眼一看,并没有发现自己老伴的踪影,着急的喊道。

    “我在这儿,这有个死人,快过来。”

    老头寻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一只手从草丛中伸了出来,几个健步就跨了过去。

    只见老婆子正在一旁揉着脚,并没有发现其他野兽或者贼人。

    除了一个尸体在这里,老头才猛然发现一个人躺在地上,因为草丛很高,正好把他的身形全部挡住,这才让他们两个没有发现。

    正好老婆子来这里发现,一不小心踩到了他的他,没有防备的老婆婆下意识的直接摔倒他身上。

    不过他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见过血,虽然心中发毛,可是还是壮着胆子看了过去。

    “他死了吗?”老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仔细观察起来,此人身上全身**,不过样貌英俊,身材俊朗,而且身上并没有工作的痕迹,那双手白白嫩嫩。

    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公子哥一样的人物,只有他们才不需要劳作。

    “不知道,我不敢看。”她当时心中满心惊慌,在看到一个全身**的男人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把脸扭了过去。

    老头小心翼翼的把手身在他鼻子下面,心里舒了一口气,对症旁边的老婆子说道:

    “还有气,没有死,看样好像是被贼人打劫,然后打昏仍在这里。”

    “你赶紧把他弄走,你不是带着一件旧衣服吗,先给他穿上。”老婆子仍然低着头,不敢这边看一下。

    “哦,哦。”老头后知后觉的才明白过来,赶紧把他扛起来,放在外面草地上,从自己车上,拿出一件有些发黄的衣物,这是他从城市采办完东西,回来时候刚刚洗的。

    一身明显穷人家的衣裳套在了古争的身上,上面还有一些补丁,五颜六色,一看就知道用了好多年。

    这时候老婆子也解决好自己的事情,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好像刚才扭到的脚脖,隐约间有些疼痛。

    “这是哪家公子,如此的俊俏。”老婆子看着地上的那个人,虽然一身粗糙衣服穿在身上,但是掩盖不住身上那种特殊的气质。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在花湖城没有见到过,或许是从外地过来,真是不怕死,难道不知道外面很多匪徒,还有王国的叛军在外面抵抗着。”老头也是啧啧称奇道。

    “这小子一看就知道被匪徒给打劫了,幸好生命没有危险,只不过为什么昏迷在这里,确实有些奇怪。”

    “老头子,我们还是走吧,这里离花湖城那么近,看来匪徒越来越嚣张了。”老婆子担心的说道。

    “不用担心,他们也就趁着军队出去剿灭那些叛军,等到梁大将军的军队回来,肯定会把这些匪徒给剿灭掉。”老头一边安慰老婆子,一般麻溜把老马牵了出去。

    湖的对面才是进去花湖城的主导,这边可以说最偏僻了,而且离一座山比较近,现在兵荒马乱,很少在来这里,万一遇到有歹心的人怎么办。

    自从叛军起事,王宫里听说杀了许多人,连城中的花湖都变了颜色,太可怕了。

    而他们的村子就在那座山的下边,离着花湖城也就一天多点的距离。

    很快,老头就收拾完毕,老马在一旁甩着头,准备再次出发,这一次他们要尽量要在天黑之前回到家。

    “走了。”等到老婆子上了车,老头要喊一句。

    “他怎么办。”老子指着还在地上躺着的人,询问了一下自己当家的意见。

    “就让他呆着吧,他受伤不是很重,他醒了应该自己会回到城里,那时候他自认会找他的加人。”

    老头的轻轻一拽缰绳,手中的皮鞭挽个漂亮的鞭花,在空中一响,老马自动抬起脚步往前走去,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过了半晌,一辆熟悉的马车再次停在这里。

    “我不是为了救他,而是心疼我的衣服,要知道,那件衣服还新着呢。”一给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知道,我知道,你赶快把他抬上来吧,我脚受伤需要休养一下,我在上面帮你接着。”老婆子轻笑道。

    刚才刚走出这里几分钟,自家老头就喃喃自语道:“万一他遭到贼人怎么办,万一有妖怪把他吃了怎么办。”

    声音故意发出能让自己听见的程度,让老婆子又好气又好笑,他自己心软非要让自己开口,可是当初不就是看上他这一点才嫁给她.

    事实上他对自己可好了,虽然苦了点,但是生活十分幸福。

    “那咱们去把他救回来吧,万一对方感谢咱们的救命之恩,给咱们一辈子吃不完的钱,不就发财了。”

    老婆子直接开口道,自己老头的什么意思自己能不知道,“再说了,看对方身子骨也强壮,即使是破落公子,也能给咱们搭把手,把他的吃食给挣回来。”

    “就是,还是你了解我,我就是这么想的。”老头嘿嘿笑道,一拉缰绳,控制着老马再次返了回去。

    “呼,看不出来,没想到他也挺沉。”老头废了一些力气才勉强把他抬上去,因此一些衣角被磨破了些,可把他心疼死了。

    “好啦,走吧,在不走真的来不及了。”老婆子看着他气喘吁吁的靠在自己这边,从怀里拿出一个破旧的手帕,轻轻的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渍。

    “嘿嘿。”老头像个小孩子一样傻笑起来,心满意足的走到前面,控制着老马继续前进。

    老婆子又塞了干草放在这个人身下,让他舒服一些,看样子,他应该从来没有做过如此简破的马车吧。

    不过在破,这可是他们家里最值钱的东西,给他们两个省了不少力气,至少还可以来到城市里换取一些东西。

    如不然非要走上两天两夜才能抵达,他们的身子骨根本无法承受那么远的距离。

    这车上还有许多其他一起捎带的东西,都是乡里乡亲一起换取,他们相当一段时间的东西,可是都在上面。

    时间过去大半天,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可是离他们的村庄还有一大段距离,眼看着很有可能只能抹黑行路。

    “老头子,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上吧,这黑灯瞎火千万不能让老马受伤了。”幸好他们以前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况,也不太慌张。

    也许是马车上又多了一个人,再加上这次为了减少下次出去的频率,总之这一次带了不少东西。

    再加上老马有年老的许多,导致速度愈来愈慢,估计在过几年就彻底走不动了。

    “行,咱还去那个洞穴吧。”那个洞穴是上一年他们无意间发现,比他们之前露宿的山头好多了。

    老头一抖缰绳,老马会意的一转方向,斜着向一个山峰方向走了过去。

    终于在天黑的时候,他们来到那个洞穴前。

    老头先下去进去看了一眼,发现地上有着一层厚厚的尘土,显然没有被别的野兽给占领。

    这才拉着老马一起进去,这个洞穴足够宽大,老头猜测以前是熊王的巢穴,因为发在里面发现几根熊毛,只有熊王才能如此魁伟,把洞穴开的非常大。

    老头熟练的在外面洒下一点粉末,在扔下一头猛虎不是很新鲜的粪便,这样可以有效阻止那些虫蛇和一些寻味而来的猛兽。

    别看他现在手脚没以前灵活,无法狩猎一些猛兽,可是还是经常上山砍柴的时候,设下一些陷阱,经常会有一些兔子之类的小动物陷入里面,这又可以让他们美美吃上几顿。

    对于在野外生存的经验非常丰富。

    他村里面所有的年轻小伙都或多或少跟他学了一手,繁忙之余也会跟着他一路上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靠着山上的野味和野果,生活的不错,至少不会挨饿。

    没隔一段时间就会去城市,用皮毛还有一些散养的牲畜,换取一些生活必须品。

    等回去的时候,老婆字已经将火焰点了起来,甚至已经从车上那些一些干草整齐铺在地下。

    “咳咳。”一声咳嗽出现在这个洞穴中,两个人立马抬头看去,发现在马车躺着的年轻人已经醒了过来。

    老婆子赶紧递给老头一水葫芦,示意让他喝点。

    老头刚刚站起身子,那个年轻人突然直愣愣的坐了起来,身体绷直,茫然的看着四周。

    立马把他们两个吓了一跳。

    “你没事吧,喝点水。”老头小心靠近过去,把自己手中的葫芦递了过去。

    只是那个年轻人依然茫然的四周张望着,似乎没有挺清楚老头说的话,杜宇老头的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在湖边,我们也不知道谁害了你,我们害怕你在出现什么危险,把你拉了回来。”老头又讲了一遍,还把他出现的原因一并说了出来。

    似乎他的稍微加重的声音,吸引了他,年轻人把头转了过来。

    这次老夫妻两个看清楚了,现在他眼里依然非常迷茫,不断来回扫视着周围,两只眼睛不断四处转动。

    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似乎在想着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

    “喂,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老头小心的说道。

    “啊啊。”只见年轻人似乎想起什么。抱着头惨叫着起来,稍微等了一会,年轻人才慢慢不在喊叫,可是眼神依然是一副迷茫的样子。

    “老头子,或许他被贼人打失魂了,你看看这个模样,很像失魂的样子。”老婆看着对方说道。

    “也是,这家公子还真是倒霉,不禁被贼人抢劫,还沦落成这个样子,幸好咱们救了他,要不然他估计都能活生生的饿死那里。”老头心有感慨说道。

    “看他怪可怜的,我们就好人做到底,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醒来了,反正看着他的样子,帮我带带柴火还是可以,这样足够养活一张嘴了。”

    “当家的,那我们给他取过名字吧,要不然也不知道怎么叫他,我看不如就叫小俊吧,朗朗上口。”老婆子提了一个意见。

    “怎么可能这么一个名字,我听说花湖城有个书生叫石磊,和它一样英俊,非常有名气,干脆就他石磊吧,正好我们那都是石头。”

    老头不满的反驳道,自家的老婆只会那什么俊啊,黑啊,花儿之类,自己不会起名,难道不会用别人的名字吗。

    “好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石磊,你饿不饿,给你点东西。”说着,老婆子拿出手上一个干饼,递给了这个他们称呼为石磊的年轻人。

    石磊下意识的借过来,看着两个笑脸,在他们的鼓励下,慢慢放入嘴里咀嚼起来。

    “慢点,慢点,别噎住了。”老婆子把糊弄从老头手中抢过来,递给他,慢慢说道。

    “看来也没有彻底傻掉,至少知道一些本能的事情,那就轻松多了。”老头摸着他那稀少的下巴。

    “老头子,你也吃点吧,吃完赶紧休息,明天一大早还要赶路呢。”老婆又给老头递过一块饼。

    “嗯,你也吃些吧。”

    很快三个人就各自吃完了东西,老头子夫妇往下方的干草上一趟,对着还在发愣的石磊说道:“你也睡吧。”

    石磊愣愣看着他们闭上了眼睛,于是学着他们的样子也在躺在车板上,闭上眼睛。

    很快洞**只剩下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声音,一切都静了下来。

    殊不知,外面有一个东西顺着他们的气味寻到这里,感受着空气淡淡老虎的气息,感受着猎物的气息,就在里面,它犹豫一下还是跑了回去。

    “嗷呜。”

    一阵突如起来的狼嚎响在不远处,这让才刚睡下的老夫妻两个人一下子惊醒过来。

    “老头子,你刚才听见什么吗?我好像听见狼嚎的声音。”老婆子靠近老伴身边,只有这样才让自己那颗惊慌不已的内心平静下来。、

    “哪里,或许是远处的狼群在附近活动,我已经安稳妥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猛兽能够进来。”老头看着老婆子一脸惊慌,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

    这时候老头看着石磊,仍然躺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换,这让老头觉得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公子,看那全身紧绷的身体,就知道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只是可惜了,人变傻了,也不知道能否回复过来。

    “嗯。”老婆子他们心惊胆战了一会,可是周围一切静悄悄,只有不知名的虫子在发出声音。

    稍微等了一会,老婆实在熬不住,趴在老头的怀里又睡了过去,而老头心里决定自己一夜不睡,保证有危险可以随时应付。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老头仍然在睁着那双大眼睛,注视着洞口,生怕有什么猛兽出现,可是脑袋却不自觉的开始点了起来。

    毕竟年纪大了,精力不如以前,不知不觉熟悉的鼾声又出现在洞穴当中,只有石磊突然睁开了眼睛,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洞顶,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进入下半夜,没有老头的看管,火堆渐渐的开始熄灭,最后只有一些余温在那上面。

    突然在洞口的外面,几个绿油油的眼睛出现在洞口,悄然无声的打量着里面的猎物,很快他们再次消失。

    只有老马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可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是心中的那种警觉告诉他,似乎周围有凶猛的野兽气息,这让它烦躁不安,从嘴里不断喷出一团团气体,打着响鼻,身子也不停的开始晃悠。

    这些动静很快惊醒老头,本来他就是睡的很浅,心中时刻警惕着四周,发现是自己的老马发出的噪声。

    在自己看来,很可能是外面粪便的气味惊扰了他,不由得轻声安抚:

    “老伙计,安静些,别吵到她了。”

    自己的老马听的懂自己的意思,平常自己说完,他就已经安静下来,可是这次它的反应越来越激烈,连连扬起前踢,似乎在示意老头这里有危险,赶紧逃跑。

    可是老头只是以为石磊陌生气息出现,让老马有些不安,老头又把火堆给燃烧起来,回复了洞穴的亮光,可是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团。

    这么剧烈的声音当然也吵醒了熟睡的老婆子。

    “怎么了,老马怎么受惊了。”老婆子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越来越焦躁的老马。

    “不知道,今天看起来确实很奇怪,不过里天亮不早了,我们还是不睡了,早点出发。”老头子也摸不清头脑。

    老婆子正想说什么,突然看到洞外出现十几个绿油油的鬼火,吓得她又一声尖叫,连忙推着旁边的老头子。

    “快看,外面有妖怪。”在她说话间,外面又多出几双鬼火在空中。

    老头回头一看,这么明显的特征,哪里是什么妖怪,在联想到之前的声音,哪里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狼群给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