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小小羽

第1329章

    在另外一间同样豪华的房间内,古争站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依然川流不息的人群,叹了一口气。

    相对自己见过的城市来讲,这里的人看起来生活好了许多,或许这里是丰城的原因,也许是雪山的人,在这里有一个办事处,所以那些权贵很少有欺压普通人。

    要是被雪山子弟看见,那么少不狠狠修理一顿在仍在自己家门口,可是这一切的景象似乎快要消失。

    在头顶那团曾经微风凛凛的金龙,现在看起来有些萎靡不堪,正在沉睡在空中,甚至在周边有黑色的雾团在侵蚀金雾,一丝丝金光正在源源不断流漏出去,明显是东西在内部破环整个蓝国的根基。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没有办法扭转过来,那么最后金龙消散的那一刻,就是蓝国毁灭的这一刻。

    当然这一幕,绝大多数金仙都无法到,他们一是没有深陷其中,而是根本感知不到上面的情况。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古争依然有着非常强大的压制力,,就连神识都不能不能离体太远。

    不过只要不对皇族之人有坏心动作,至少不用担心上边的那条金龙对自己出手,更何况如果自己帮助它,说不定还会帮助自己。

    唯一让自己不解的事情,自己已经几乎要失去贝尘的感应,只有最后一丝丝微乎其微的感觉在其中,就像困在哪个地方一样,导致自己无法知道他的具体位置。

    不过这才想到,贝尘本身就受到重伤,再加上这里对他的压制更加强力,恐怕发挥出来的实力更加的小。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只能知道现在平安无恙,也不知道对方具体在哪,只能稍后在去寻找他。

    不过怎么说,至少关键时刻是个一个助力,尤其在知道修罗人在往自己这边赶来的时候,而且丰城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潜伏者妖族之人,哪怕自己已经呼叫了援军,也有微微紧张感。

    那修罗人的实力,自己全盛时期,也只能对付对方两个人而已,还有因此那个在周围的妖族,自己势必还有和对方一战。

    现在自己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先要把丰城的事情给解决了,让妖族主动暴漏出来,然后再把雪儿解救出来,只有这样走,自己才能毫无顾忌的应对那些危险。

    对于封印,现在古争已经不太放在心上了,自从自己接触四层之后,那最后一层封印,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些残破,即使自己不去特意去破解它,估计几万年的时间,都能自动解开。

    如果自己全心全力去冲破封印,大概几百年上千年都能完全恢复自己的实力,当然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

    但是现在自己身负精纯煞力,战斗力不降反升,所以这件事情可以先放在一边,或许在不经意间,就会把最后一块属性封印的材料给找到。

    很快三天的时候就过去了,这几天古争在做最后的调整,而霜儿他们第二天,在询问古争一声之后,就兴冲冲的出去游玩去了。

    在这里霜儿几乎没有受到一丝影响,至少古争不用担心她们的安全。

    这天,古争刚刚调息完毕,那边霜儿带着阿衰他们再次从外面回来,在路过古争房间门口的时候,直接被古争叫了进去。

    “怎么了,古公子,我们这要去找雪儿姐姐他们吗?”霜儿不明所以,好奇的问道。

    “把你们手上的东西先放下,我有一些事情给你们说。”古争看着三个人人,大手小手都抱满了东西,看来这几天没少买东西,反正自己给霜儿钱财真不用担心。

    “哗啦”

    霜儿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东西仍在一边,看得古争眉头直跳,一点不知道爱惜,倒是阿衰小兰他们,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并不是去见你雪儿姐姐,在你们出去的时候,我已经找过他们的地方,知道他们好像出去半点事情,估计要等一段时间才会回来。”古争脸不红心不跳说道。

    “哦,那没关系,我们在这里等他,这里感觉比家乡那边好大,东西也好多。”霜儿一听,不在乎的说道。

    这里随便一个街区都说不定都比那个小城市还要大,更别说这里汇聚着这片人类所有的好东西,哪里有可比性。

    不过古争没有去问她这些,而且正好让她们好好休息。

    “你们三个,这些日子就在这里住下吧,我有些事情要去做。”古争温声地说道。

    “不要,古公子,你不要扔下我们不管。”一听到这里,霜儿立马摇头拨浪鼓装,不同意。

    “师傅,你要去哪里,难道不方便吗?”倒是阿衰稍微懂事了许多,询问道。

    “是啊,我有一些事情不太方便,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就行,霜儿你要像阿衰一样多多懂事。”古争对着霜儿说道。

    过了一会,四个人影从酒楼走下来,向着外面的街道走去。

    霜儿一脸喜滋滋的跟在古争身边,在他们后面则是有些惊奇的阿衰两兄妹。

    霜儿才不会单独留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即使她现在足够自爆,也没有人能够欺负她,也不缺金钱,可是就是不愿意留在这里,就是非要跟着古争。

    “好了,我答应你绝不会给你捣乱,而且如果真的有事情,你直接去就行,不要在告诉我们了。”看着古争那有些无奈的脸,霜儿吐了吐舌头,撒娇的说道。

    “知道就行,这次来真的有事情,我不希望你们卷入进来,老老实实呆在那里多好。”古争无奈的说道。

    霜儿死缠烂打非要跟着自己走,后来考虑到局势太过震荡,霜儿有可能不知道怎么办,就干脆一起带上他们,大不了走一步算一步。

    “放心吧,我不会捣乱,再说了,我现在实力也很强,说不定还能帮助你。”霜儿示威性的举起小拳头,感觉任何敌人出现在她面前,都会被她一拳头给打倒。

    古争只是笑了笑,继续带着他们往前走去,至于他们的马车,早已经扔了,对于

    在丰城地方,也是明显一些无形的界限,在靠近三个卫城南门这边,大多是都是丰城的平民所在,可以说古争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南区。

    与南区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西区了。

    和这边完全不同,南区这边大多数是平平凡凡的平屋之类,很少有一些占地较大的房屋,但是这里确实最繁华的地带,各种交易店铺都是在这边们,满目繁多的耸立着。

    而在西区,虽然中间只有一个非常宽广的街道相隔,但是这里面住的都是一些富商大户居多,东区和西区格局差不多,而北区那边基本上都是有官职在身,都是身居要职的官员所在。

    虽然南区也有一些,甚至不乏官职通天之人,可是更多的是那些,一个比一个富有的富商,所以这里的房屋一个一个都在互相比较着,一个个不惜重金打造自己的府邸,好让自己大出风头,把其他家给比下去。

    当然在这里,始终有几家让人不会起攀比之心,他们占地不断远超他人一头,住在里面的人更是具有无比影响力的许家。

    管是占地就有几十亩之多,简直让那些一辈子打拼才能再这里住下的富豪感到惊心,不过谁也不会嫉妒,也不敢去诽谤。

    许家开国历世,伴随着蓝国一直昌盛无比,历代在朝堂之上都是举足轻重人物,备受皇族器重。

    当然不只他一家如此,至少可以和他们比肩的家族至少有十几个,可是依然是辉煌无比。

    作为许家的下人,当然底气更加十足,即便只是一个看门的杂役,也比其他富商的管家声势要大。

    许家把门的门房王贵就是如此想的,不过何人,谁来到这里拜见许家家主的时候,无论任何身份来历,是否官职大小,都会对他客气万分,笑脸相迎,不敢得罪与人。

    虽然自己仅仅在这个位置上呆过三年,可是心中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大人物,尤其那些人想要自己通告的时候,都免不了给自己一点孝敬。

    要不然自己不去通报,或者晚些时候通报,对方也无法奈何自己。

    当然他也知道那些事情有缓有急,眼力劲还是有,有些不能得罪的人,他也知道。

    而且油嘴滑舌,对于自家的公子小姐更是鞍前马后,恭敬之极,极为讨他们欢喜,所以即使一些小动作,其他人也是对他视而不见,要知道他也会做人,孝敬那些自己该孝敬的人,

    现在有小道消息说,主上一家旁亲看到自己,想要把自己借走,当作外门管事去,掌握摸一地的生意,让王贵知晓后,心里越发的美滋滋,可是也不舍得这个职位。

    毕竟自己在这里,可以认识更多的达官贵人,和他们公子小姐,权势上至少要比管事强太多,哪怕几十个人都是自己的手下。

    此时正直午后,天阳晒得身上暖洋洋,待到中午的一波客人大多走后,现在他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可以放心的偷懒一番。

    王贵正在待在外门,搬了一把藤椅准备好好休息,闭着眼睛,听着微微风声,整个人迷迷糊糊陷入沉睡当中,忽然听见几个脚步声来到自己前面不远处。

    “请问这里是许家吗?”

    王贵刚刚睡醒,就被此声给打扰醒来,心里那股难受劲,让他心里面冒出一团无名之火,连睁眼都没有正眼,没好气的说道。

    “没看到上面的牌匾吗?难道你眼瞎了吗?”

    王贵一看就知道对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在加上那么年轻的人声音,而且这个点过来,肯定不是有重要事情。

    废话,谁有事情下午会来这里,所以王贵才会这样。

    “这人怎么这样,一点都不礼貌,要是我就直接开除对方。”一个好听的女声从耳边传来,让王贵睁开了那惺忪的眼神。

    一男一女,非常年轻,后面还跟着两个半大小孩,看起来很像一家子人,可是年龄又对不上,甚是稀奇。

    “扰扰什么,不知道下午老爷不见客。”王贵没好气的站起来,那股睡意已经从心中散去,把手中藤椅收起来,放在一旁。

    一看他们身后没有马车,虽然看似都很光鲜,但是出了那个男还算有些品味,其他三个的衣服一看就是新买,谁知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随口就是应付对面。

    霜儿一看对方如此对待他们,就像上前和他理论一番,却被告知轻轻挡在身后,再次对着王贵说道。

    “呵呵,这位小哥,我知道我们来的不是时间,还请通报一声,即使不是你家主在家,告诉你们管事也行。”

    “你到我们许府干什么,我们这里不缺任何职位,而且我们也不会给任何人推荐,还是赶紧离去了。”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态度良好,王贵心里好受一些,也就没有刚开始的那股急躁之意,对着他们说道。

    每年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走捷径,这样的事情不用其他人出面,自己就能打发走他们。

    “我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是许家旁亲,特意从远边投靠这里。”古争微微笑道,从手上拿出信,递了过去,“只要你把这封信送到你们家主手中,就知道真假了。”

    “是吗?”听到这里,王贵也不敢使脸色了,万一对方和家主这边有一些亲戚,那么自己小小的下人,可是经不住对方随口一说。

    不过脸色也是非常疑惑,因为自己从来到这里都没有听说到过,还有亲戚投奔到这里,不过他就像到外面传来的消息。

    似乎整片大路都在动荡之中,或不准是为了逃避以后的动乱,特意让家里的子贵投奔这里,这也不是不可能。

    “你的信件能否让我看一眼?阁下请放心,我不是想要看里面的内容,只是看一下外面即可,绝不敢拆启。”王贵看着男子气定神闲,而且女的一副怒容的样子,不太像是作假,连忙小心的说道。

    要是敢假冒许家的亲戚,那后果可不是谁能承受住。

    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那个年轻把信件竟然递了过来,一边还说道。

    “反正都要由你交给家主,这点无所谓。”

    看着这封精美的信件,王贵小心翼翼的看过去,虽然他识字不多,但是许家可是给他们请教过私塾老师,培训过一些让他们简单认知一些字。

    “亲启!”

    可是他愕然的发现上面,除了这两个苍劲有力的字之外,压根没有其他字,全部白茫茫一片,上面只有这么简单这么两个字,不过信奉内部倒是沉甸甸,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一样。

    即使这样,他也不敢轻易做出表率,对着对面歉意说道,“公子,小姐,我们现在家主现在正在面见贵客,之前只是托词而此,请不要见怪,而且我也不知道家主是否有空见你,或许我都要在外面等一会。”

    万一对方真是许家的亲戚,自己到时候在给对方到个谦,基本就没事了,如果对方敢坑他,那就是坑许家,自己跟本不用动手。

    “那行,我在这里等着你。”那青年异常的好说话,让王贵心里送了一口气,连忙小跑从侧门走了进去。

    一路上火急火燎跑到家主会客的大厅,引得外面人纷纷好奇,看着他。

    但是他却被一个护卫给阻挡外面。

    “外面有一位自称是家主亲戚的人,请允许我进去通报一声。”王贵当然知道是这个结果,也知道护卫接下来会怎么做,自己只是做出一个态度而已,这样才能显得自己认真负责。

    “不行,除非重大事情,否则一切等到老爷谈完事情,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果不其然,护卫冰冷的话音响起。

    看到这里,王贵也做到了自己自己的事情,正想回去通知对方,让对方晚些挥着早些时候再来,正好见到大夫人路过这里,听见王贵的言语,颇有兴趣的叫住了王贵。

    “有亲戚?那还真是新奇,难道是以前嫁出闺女的后代?”

    许家也嫁到其他国家不少人,以前也有落难的后代来到这里求助,不过很少在投靠这里,至少她就刚刚嫁入这里的时候,也见过一次。

    见到注目,王贵连忙问好,便又重新说了一边。

    “既然是自家人,别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先把他们接到客房里住下,等到老爷有时间自然会招待对方。”大夫人淡淡的吩咐道,然后又对着身边的侍女说道

    “小翠,你去给这他去把对方接过来,不要失了礼数,一切都要安排好,知道吗?”

    “是,夫人,奴婢知晓。”小翠脆生生的答应道,就跟在王贵后面朝着大门处走去。

    很快,小翠来到门外,看着看似郎才女貌的一对,心里闪现出一丝羡慕,能当大夫人的侍女,本身容貌就不差,可惜和对放相比,就如同乡底下的丫鬟一样。

    “这一下,那些公子们可就要疯狂了。”小翠心里闪过一丝想法。

    因为两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夫妻,很大可能是兄妹,而后面那两个小孩,可能是更小一辈。

    出现一个如此漂亮的亲戚,能不让那些公子哥一样的亲戚想入纷纷,而且后面那个小女孩,长大后又是一个没人胚子,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出来的亲戚,竟然有如此优秀的后代。

    而那个清秀男子虽然并不是多英俊,可是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质,让小翠心里怦怦直跳。

    至于王贵,他压根知道自己身份,根本不会有任何其他想法,老老实实当自己的守门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