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小小羽

第1356章

    夏神医来到圣上的床边,也同样拿起圣上的手腕,把自己的手腕搭上去,开始细细的探查起来。

    整个行殿中一片安静,除了偶尔的几声低喃之声,其他就剩下有些粗重的喘息声,就连叶讯也一脸凝重神色,习公子虽然保证任何人无法破解开来,但还是想要从夏神医的脸色中,找到一丝迹端,看看对方的进展。

    可是从始至终夏神医的神色都是刚开的表情,连一丝波动都没有,让人根本分辨不来,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夏神医从一开始那上圣上的手腕足足一个时辰没有动弹,闭目为圣上诊断,众人虽然着急,可是也不敢打扰他。

    忽然之间,夏神医猛然睁开了眼睛,从随身带的箱子里面,拿出一个黑色树枝一样的东西,又拿出一瓶白色的粉末倒在顶端。

    这还不算完,然后让旁边的侍卫,去帮助自己去拿一个火把,自己需要用,根本没有看对方是否同意,又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些瓶瓶罐罐,倒在一旁的白纱布上,似乎在调制着什么。

    这种变现让许敬这边心里一喜,而叶讯那面则是相反。

    看着被询问侍卫看向自己的目光,叶讯点点头,让他同意夏神医的请求。

    事到如今,自己唯一能相信的就是习公子,让所有人没有办法的咒术。

    他压根不相信夏神医有办法解决,如果真是如此,自己不用说,那边的人自然会有人去对付他。

    等到一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火把被拿过来,这边夏神医也把混合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药液给滴在树枝的尖端,和他白色粉末接触在一起。

    “滋”

    一声腐蚀的声音响起,一缕缕白烟从尖端冒出,同时空气中弥漫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众人纷纷下意识捂住了口鼻。

    不过夏神医仿佛没有觉察到一样,然后拿起火把,在树枝下面开始烘烤起来,由于太近,头上的头发都被烤焦了不少。

    夏神医保持这个姿态有了一刻钟,众人才看到在树枝的下面,一滴泛着七彩的水滴慢慢汇聚而成,而上面的粉末几乎也消失殆尽。

    难道这一滴东西,真的能那么神奇的效果吗?

    现在大家的眼神都死死盯着摇摇欲坠的雨滴,一点也不敢放松,生怕一不小心遗落了什么。

    没有任何动静,那滴水滴毫无征兆的脱离树枝的束缚,在众人的目光中,朝着圣上的手掌上滴落下去。

    待到那个水滴掉落,夏神医急忙把手中的东西仍在一旁,同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让侍卫给自己拿过来一些水。

    那水滴在滴入圣上手掌的第一时间,便融入进去,而此时有些发黑的手臂依然没有动静。

    这让一旁有些提心吊胆的叶讯松了一口气,眼神从床上收过来,看向一旁的许敬,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大家口中纷纷发出惊奇和惊喜的声音,让他连忙再次把头扭了过去。

    发现为什么大家都发出那样的声音,因为此时圣上那只手臂上,那黑色的颜色正在缓缓退去,露出那正常的手臂,似乎里面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逼退着那。

    这一发现,险些让他蹦了起来,不过在旁边隐秘传来一股目光,让他心中想要下令,强行围困对方的想法消散了,然后仔细看了起来。

    刚一开始,那黑色褪去的速度,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快,可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众人明显可以看到,那黑色的褪去速度变缓了,可是这才仅仅到胳膊的一半,就有些后乏无力。

    要知道,圣上全身上下都是这种淡黑色,看样子只是有些效果而已。

    这一下两队人的心情一下都反了过来。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黑色已经不动了,和里面的药效僵持在一起,甚至隐隐约约开始反攻自己丢失的领地。

    而在一旁的夏神医,脸色也充满了失望,没想到最后是这般结果。

    “许大人,真是太可惜了,夏神医不亏是夏神医,可惜还是功亏一篑,不过我看夏神医的办法还行,这都中午了,要不然让夏神医休息一会?吃完饭才有力气看病!”那边叶讯假惺惺的说道。

    “不用你操心!”许敬冷冷的怼了回去,然后走上前,把累的不轻的夏神医给扶了回来。

    “我还是让大家失望了。”夏神医喘了一口气说道。

    “没事,夏神医,你先休息一会吧,身体要紧。”许敬连忙说道。

    “不过我发现一些蹊跷,这圣上得到的病情,和威王的小儿子差不多,而上次我就回去琢磨了许久,才想到这个办法,如果能给我在长得时间,肯定能控制住!”夏神医遗憾的说道。

    “是吗?没想到对方的手段已经如此下三滥,这还是以前赫赫有名的叶家吗?”许敬转念一想,就知道叶家打的什么念头,不禁忿然说道。

    “你们别着急,我们说过给你一天的时间,绝不会因为你们提前认输而赶你走,但是如果你们非要离开这里,就当我什么话都没说,哈哈!”

    那边叶讯嘲讽般笑道,而他身后的众人也是跟着他一起哈哈大笑,仿佛他们已经胜利一般。

    “真括躁,都是一群狗东西。”夏神医低声骂道,然后抬起头对着许敬说道,“要不然等我休息一下,等一会在试试,我觉得可以更加有把握一些,多试几次就行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这边还有一个人,虽然会欠下对方很大的人情,甚至有可能无法偿还,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许敬看着夏神医强撑着对自己说,拍了拍他的肩膀。

    年纪大了,不得不服输,记得以前夏神医甚至三天三夜为了治病,都没有合过眼,眼前只是高强度一会,现在眼睛里面已经充满了疲倦,身体更是看的出来,已经快要透支了。

    正当那边肆无忌惮的嘲笑时,他们看见许敬一脸郑重的转身,朝着背后的人群中走去。

    一个个人不知道干嘛,可是还是下意识让开了道路,所有人看着他到底想干什么,却发现他停留在异常年轻的人身前。

    在众多年纪当中,他看起来更像是谁的长辈,可是这种场所谁会带字辈来到这里。

    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许敬竟然对着面前的年轻人弯下了腰。

    “这是谁,怎么会受到许大人如此大礼!”众人纷纷想到,有些人依稀想起来,这个年轻人好像跟随许敬,出席过威王的庆功宴。

    “古公子,只能有请你出手了!”

    古争看着众人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甚至在空中,有二十多道神识在看着自己,有自己人,也有隐藏在对方人群里面。

    可惜在这里,他能知道这些信息,就是他的极限了,根本无法顺着探究到底是谁在给观察自己,是对方隐藏的保镖,还是隐藏的妖族!

    古争点点头,越过人群走向中间,自己早就时刻准备上前,因为妖族的妖法岂能是凡人破来,自己在看夏神医能用凡人的方法消减掉一些,自己也是惊讶之极。

    虽然那是削弱过的妖法,可是也不是他这个凡人能够配出解药,经过古争探查,这里面最大的功效就是那颗树枝,带有一丝纯净之力,歪打误撞才会有此疗效。

    “他是谁?”那边叶讯看着陌生的古争,一脸皱眉问着身后。

    “不知道!在内线给我们消息中,我们并没有他的消息。”一个人在后面轻声回答道。

    “哦,那就奇怪了,看许敬那态度,似乎这个才是他报以厚望的人。”他的眼身,闪过一丝担忧,看着这个人那么有自信的态度,仿佛他对破解圣上的禁制有有把握,眼神不自觉的瞥向一边。

    在旁边的亲兵中,看到古争的出现,靠在边缘的两个人不禁一愣,他们并不认识古争,他们同样在这里受到压制,不过小范围的传音还是可以。

    “老五,我怀疑这个人是许家请的仙人。”最靠边的对着旁边人传音道。

    就对方行走之间的气度,根本不是凡间修士能够媲美,尤其对方那一脸淡若清风的表情,仿佛一切都运筹在握,根本不但自己能否破解

    “嗯,三姐,我也觉非常像,不过我们也对策,如果对方真能破解掉习公子的禁制,那么我们直接发动阵法,绞杀他,直接强行让叶家登机。”她旁边的那个听到后,也同样传音道。

    “好,我来通知其他人,一旦圣上苏醒那颗,或者看我手势,立马发动,顺便把他们群人给抓起来。”三姐在一旁说道。

    “嗯!我明白了!”在他手中,一个血红的圆球已经出现在掌心,手掌也已经握住了,随时可以捏破,而手臂垂在身体侧面,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他不是你的后辈吗?能行吗?”在一旁夏神医看着许敬和几个老朋友,眼睛闪着自己的目光,知道他们隐瞒了自己,但是他并没有生气,反而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那个人只是暂且居住我家,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厉害的仙人,他出马绝对没有问题。”许敬左右看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古争,没有注意这点,这才在他耳边悄悄的说道。

    “那就稳了,不过要小心对方狗急跳墙!”夏神医眼睛一亮,也同样低声说道。

    “没有问题,他在路上给我一个东西,足以临时抵挡住对方。”许敬神秘一笑,指了指自己怀里,“所以,如果有任何动静,千万别离开我,我会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启。”

    夏神医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又看向已经到达床边的古争,非常好奇,仙人到底怎么做才能把这给解除。

    古争看着床上这个有些可怜的圣上,脸色惨白,浑身僵硬,全身上下的金光已经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崩溃。

    古争没有多加思考,从怀里掏出一个翡翠般绚丽的小珠子,只有小指般大小,绿意盎然的气息从上面散发,充满了饱满的生命活力。

    看到这一幕,那边的三姐已经悄悄开始举起了手,因为他手中的那枚绿球,根本不是凡人能够炼制,而且看上去,那东西看起来是近些时间炼制出来。

    她现在唯一期望的就是,对方这个东西并不能救醒圣上。

    所以她看着古争,把那个绿珠放入圣上的嘴唇上,然后头也不回就往回走去免,脸上充满了自信。

    “这就完了?”三姐心中疑惑的想到。

    正在此时,那绿珠突然发出朦胧绿光,然后把圣上的身体给包裹住,圣上身上的黑气,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几乎在古争刚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那绿光就完全消退下来。

    圣上身体上所有的黑气都已经消失,甚至原本有些消瘦的身体,都恢复一些,看起来没有那么消瘦。

    要知道自从圣上昏迷后,全靠珍贵的药材熬成汤,一点点喂进去,身形和以前暴瘦几倍,连身体上一些骨头都能看出来。

    在三姐他们的看来,对方已经把圣上体内禁制给祛除,所以她看到这里,没有丝毫犹豫,手中猛然高举头顶之上。

    于此同时,老五手中的血色圆球瞬间被他给捏碎,一缕缕精纯的红雾从小球里面散出,并且迅速朝着地面底下钻去。

    在那红雾钻进底下的同时,原本正常无比的行殿,猛然浮现一处诡异的感觉。

    正在行走的古争立马停住脚步,他并没有发现到底是谁早捣鬼,但是他知道,对方在看到他把圣上的禁制给祛除之后,已经准备撕破了脸皮。

    古争放眼过去,所有人都还是刚才的神色,基本没有人感受到这一丝不寻常,根本没有人发现这隐藏的诡异现象。

    但是在古争眼里,整个行殿中,已经从周围喷出无数的红雾,整个空间都是变得红色的迷雾,而且有一股气机已经牢牢锁定住了自己,自己感觉周围空气都变得粘稠了许多。

    “唔!”

    一声低低的痛鸣声从空中响起,躺在床上的圣上发出了痛苦的低鸣,眼皮都开始缓缓动了起来,看样子下一刻就要睁开眼睛。

    “动手!”

    在最边缘的一声怒吼,古争顺眼看过去,原来是一个在角落的侍卫,身子上更是浮现出一股强烈的气息,直接和这座行殿有着亲密的练习。

    此处行殿的操控者!

    可是还没有等古争行动,整个大殿猛然金光闪烁,一股强烈的威压凭空出现,让古争的身子猛然一沉,这竟然是属于丰城的最后一点气运之力,加上那圣上身上的龙气混合而成,古争感觉自己的实力在飞快的消弱。

    短短一息之间,直接削成一个大阶,落到了天仙巅峰的程度,这也是这残存之力能给古争最大的消弱。

    如果是全身时期的丰城,全部压下来,古争估计就变成了一凡人了。

    古争心里有惊又怒,身体一股强烈的气势涌现出来,试图来抵消掉对方给自己的压力。

    “金仙期!”

    一声明显的惊恐之声在另一个方向响起。

    “快,困住他,把他拉进去!”

    同样一声有些尖锐,甚至有些破音的女声高高响起,古争刚刚抬起的脚瞬间一沉,再次死死粘在地上。

    古争低头一看,两道不断转动的红雾,化为两条长绳环绕在自己脚裸上,束缚着自己拉向地面,让自己动弹不得。

    同时在地面之上,一道清晰的法阵出现在地面上,无数的红光沿着某种神秘线路在快速的移动着,而自己脚下的地面,则是形成一个如同漩涡的红雾,一层层红雾不断的涌现出来,沿着古争的小腿缠绕上去。

    但是古争并没有理睬这些东西,自己正在一鼓作气,突破这里对自己的压制,哪怕仅仅到金仙初期,自己也能把这倒阵法给破掉。

    因为他已经知道,这座行殿就是整座阵法,虽然威力加强不少,可是破绽也同样很多。

    正在此时,在远处,一道金光在空中留下一道痕迹,电光石火之间,便没入古争的身体内部。

    古争只感觉身体外那压力更加沉重,让他的修为再次降落一层,直接变成了天仙中期。

    原来是那边的老五,见势不妙,把他们辛苦偷取出来的气运之力给扔了出去,这东西极大加强了古争的压力,还让他的实力更削弱一层。

    古争只见两个侍卫从队伍中走出来,一个侍女和一个官员打扮的人,四个不同的方向把自己围住。

    此时地面上的红光已经全部消退不见,只留下一道道异常血红的符线刻印在地下,一直明亮刺眼。

    而趁着古争气势一泄的同时,对方四人手中一指古争,四道碗口大的红光从屋顶之上,倾泻而下,然后四面红幕猛然闪出,把红柱只见相互连接起来,让古争困于正中间。

    “翁翁”

    一声声刺耳的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古争发现脚底下的漩涡旋转的越发迅速。

    就在此时,头顶上骤然红光一亮,一道巨幕一般大小红色光柱,几乎布满整个光幕范围,里面夹杂着无数道红色符文,呼啸着着旋转着,轰然朝着古争轰去。

    古争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闪,整个人被没入红幕当中,身体便面仿佛被无数气浪冲刷一样,脚下一股吸力猛然传出来,古争就消失在原地不见。

    仅仅两个呼吸之后,便恢复如初,古争眼前红光散去,但是古争自己却发现,他已经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一个陌生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