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小小羽

第1662章

    无相的修为本身就在大罗初期,而那个心魔实力和无相一般大小,他就不信对方还能突然变成准圣,十个自己都不是对手,简直是开玩笑。

    这些思念在古争动手的瞬间就已经想好,那无相的项圈,也被当成无相想要自己离开,不要拉自己下水,掺和这事情,免得受伤害。

    看着那边托大的心魔,古争手中顿时闪现出一抹金光,迅捷朝着对方的胸口之上击去。

    不过那心魔看到古争的攻击,根本一点不在意,直接慢腾腾的伸出自己的拳头,挡在古争的必经之路上。

    古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手中的劲头更加强横一分,下一刻两个拳头就接触在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

    那心魔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无相大师,对方只是徒有虚表,根本不用害怕,我来助你消灭他。”古争心里一松,这边扭头朝着无相说道。

    但是却看到无相脸色潮红,地面上还有一滩血迹,让古争有些吃惊,连忙转身回去问道。

    “无相大师,你怎么了?”

    “哈哈,多亏你的一拳,不知道我们连为一体,而且对方会受到七成我的伤害,我没死对方都死了。”那个小时的心魔不知道何时也回到原地,冲着古争讥讽道。

    古争扭头一看,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势,反而气势比刚才更胜一分。

    “既然你不动手,那么就该我了。”那心魔嘿嘿一笑,突然张口一盆,一大团冒着绿光的拳头大小的绿球喷出,刚一出现在空中,就轰轰的燃烧起来,瞬间把古争的前面给封住死。

    这边古争脸色一变,身子连忙离开无相身边,而那些绿焰也跟着古争的方向转向,已经锁死了对方。

    古争身子不停手中立马浮现出一柄金剑,手中一晃之下上面的金光大盛,一声声剑啸陡然升起,密密麻麻的剑影在古争面前浮现而出。

    一丝丝金色纹络在空中诡异的留下,眨眼间数十朵金莲出现在空中,那些金莲一经出现,就带着凌厉的剑意朝着那些绿球冲去。

    在靠近绿球的时候,中间的莲花猛然一张,顿时出现一个金色凹槽,硬生生把绿球给吞了下去。

    剩余的金莲则是在空中静止不动,悬浮在旁边,在一个绿球炸裂冲出来,还没有继续朝着古争发起攻击,在旁边早就等待的金莲再次一口吞了下去。

    这一次对方再也没有余力能够冲出。

    而这边古争也丝毫不停歇,手中缓慢之极的在空中连劈四剑,四道金色剑光陡然出现,上面带着一股奇特的波动,仿佛月牙般的划过一道斜线,从旁边空旷的地带绕过去,朝着心魔的脑袋上斩去。

    “破魔之力吗?”

    心魔讥讽一声,不过可不像之前那么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等到对方上来,手中一个黑色的木鱼突然陡然出现在空中。

    “梆梆”

    没有任何敲打,两声清脆的敲击声从木鱼中升起,两道黑色的护罩陡然出现在心魔外围,那四道剑光轰然撞上,却根本没有击破对方的护罩。

    突然那心魔伸手一抓,一个小巧的黑色木磬出现在它手上,忘着面前的木鱼上一敲。

    “梆”

    一个比之前有些响亮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同时一道黑色闪电从木鱼中飞射而出,速度之快,声音刚响,那黑色闪电眨眼间就出现在古争的身边。

    古争下意识举起自己的武器挡在身前,一股巨力瞬间顺着剑身朝着自己身上涌来,让他的身形忍不住退后两步。

    可是还没有等古争稳住身形,那一声木鱼的敲打声再次响起,仿佛故意一般,再次重重击打到古争手中的武器上。

    古争身形再次被巨力给推了出去,而下一道黑色闪电再次冲击而来,准确无误的再次命中刚才的地方。

    “叮当!”

    古争手中的武器应声而断,而古争更是狼狈在地上翻滚一下,想要躲闪下一次的攻击。

    不过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心魔已经收起了自己的法器,眼中闪烁看着自己。

    古争心里忿忿之极,因为自己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或者法宝,看来是时候彻底把那一套幻音铜铃给祭炼一番。

    还有自己的五环,现在还被对方给抢走,那一套组合下来,如果在自己手中,绝对不会如今那么狼狈。

    那心魔哈哈一笑,身体猛然一涨,整个身形突然足足涨大一圈,身子反而朝着古争扑来。

    对方根本没有多余花哨,就是直直一拳朝着古争打出,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来,而且还非常容易躲闪。

    古争脸色怒色横起,根本不闪不避,同样一拳举起,对着对方同样挥舞,可是才仅仅到半路上,才想起来,这种打击根本无法伤害对方,还会让无相受伤更严重。

    急急的收拳侧身飞去,可是对方手中的拳头猛然一个加速,重重的击在古争的侧腰,古争的身躯顿时弯成一个弓虾一样,朝着天空之上飞去。

    紧接着心魔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空中,对着下面的古争猛然重重一踩。

    古争忍着剧痛,身子的立马翻滚出来,同时往上一撑,一道护罩顿时面前撑起,正好挡住对方的踩踏。

    不过那股巨力依然顺着接触点落下,古争的身形顿时流星般落了下来,不过即将在地下的时候,古争已经调整自己的身形,缓缓的落在地上。

    “九重塔!”

    古争口中冷冷的挤出这一个声音,对方不仅借用了九重塔的力量,还借用了无相的力量,等于说自己在和对方两个半无相对打。

    哪怕自己在自信,可是这些力量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根本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在加上和对方交手,束手束脚,根本放不开,那种感觉更加糟糕了。

    下一刻无相的身影挡在古争的面前,而那个心魔追击的身影在下一刻朝着旁边落去。

    “古施主,你的能力还不足,接下来还是交给我吧,只要师傅的愿望完成,那么我的牺牲一切都值了。”无相在一旁说道,眼里面露出一丝坚决之色。

    “我”古争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说。

    自己是真的无法消灭那个心魔的同时,还是保证无相的安全。

    两者相连之下,古争一时半刻还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

    无相见状叹了一口气,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继续朝着原先的废墟走去,那个塔影已经有些虚幻,而下面一些隐约的躁动又要出来,那股气息让古争一时想不起哪里不对。

    仔细一想,看似一切都很正确,可是古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此时突然感觉怀中的画卷微微发热,古争微微往后一推,小莹的身影顿时出现在身边。

    “公子,我觉得不对啊,是不是无相大师依然被对方蒙蔽着,要不然为何那心魔站在上风,不直接吞噬无相大师,甚至连咱们都不想问,一心就想让无相大师封印下面。”小莹悄悄的对着古争说道。

    听到小莹这么说,古争心里面陡然一惊,他也发现无相大师看似已经恢复了记忆,可是始终有一层迷雾环绕在心中,无法通开那一道谜团。

    似乎是对于慈悲大师的话太过重要,哪怕牺牲自己也要完成慈悲大师的遗嘱。

    “是不是九重塔的缘故,那宝塔上面早就被心魔占据那么多年,完全通过那一丝联系继续干扰对方,但是无法完全干扰到对方,只能淳淳诱导一般,为了防止意外,这才和咱们不一般见识,免得破坏到对方的某种意图。”小莹在一旁仔细的分析道。

    小莹的一道话如同一道惊雷,把古争心中的谜团彻底击碎,瞬间就明白其中的不妥之处,那心魔早就和下面的莫名的敌人联系在一起,要不然这寺庙中也不会泄露出一丝气息,甚至连自己都瞒了过去。

    可是小莹本身似乎就无视这些,根本抽丝剥茧一样把心中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无相大师,接住!”古争把手伸进怀中猛然一声大喝,随即一个东西被他给飞快给扔了出去。

    那变无相听到古争喊道,身子转过头,看到一道影子极速朝着自己怀中接近,下意识直接住那个东西。

    而因为角度问题,那心魔根本看不到无相手中的东西,只是突兀的心中冒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无相在看到手中的东西之时,瞬间呆住了。

    “师傅!”

    无相呢喃的说道,正想问古争为何有这个东西,异变突起。

    原本普通的木雕突然闪烁一丝精光,然后下一刻万丈金光突然从无相怀中直冲云霄。

    一股巨大的金光从上面轰然炸起,肉眼可见的金光,仿佛涟漪一样,以不可匹敌的气势朝着四周继续扩散出去,直到天边的尽头。

    无数隐藏在远边阴邪阵法,还是阻止其他离开的陷阱,生出了一道巨大龙卷风,在这道金光之下一扫而光。

    与此同时漫天的金光也同时从空中落下,仿佛小雨一样,淅淅沥沥降落在地上。

    整个大地之上一团团黑雾暴起,在无数的金雨下消散一空,整个寺庙其中的气息都不一样,连空气都感觉清新起来。

    甚至那明亮的阳光都觉得有些温暖起来。

    古争和小莹看着周围寺庙突然升起一道道明亮的阵法,似乎全部隐逸在底下,现在更是不断的冲天而起,似乎贪婪的吸收天空的金光一番。

    那强横的波动让他们心惊不已,不过等到金光消散,那些阵法全部又消失不见。

    果然如同古争想的一样,这个地方下面就是曾经慈悲大师和无相想要封印下面的主体。

    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些阵法依然完好无损的运行,真是让人吃惊,看起来无相应该经常维护者。

    短短十几息时间,这些异状全部消失不见,甚至连那些邪气都消失不见,只留下已经泪流满面的无相,而怀中的木雕已经不见。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我没有领悟师傅对我的栽培,对不起师傅。”

    满目泪流的无相口中呢喃道,似乎从中已经得知了什么讯息。

    那边心魔感觉有些不对,整个化为一团黑雾朝着无相身上卷来,可是在即将靠近的时候,这无相只是轻轻一抬手,一道金光瞬间在空中出现,朝着对方同样袭去。

    “怎么会?”

    心魔的身影在空中硬生生的被打落下来,身上一个佛光演化的金索牢牢把的上身给困住。

    “是我着想了,你确实很厉害,一层又一层的陷阱早就给我设下,让我不知不觉落下,还要感谢你。”无相脸色肃然,一股佛光在身上若隐若现。

    “无相大师,你终于恢复了?”那边小莹高兴的大声喊道。

    “小莹施主,虽然你也来自下面,可是却在教导你的时候,发现又根本不一样,但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感应,我应该去教导你,可是时间太短无法教导你太多,只能期待以后你能善待它,继续钻研下去,让我佛更加灿烂辉煌。”

    无相转身看向古争两人,但是眼中无悲无喜,徐徐阐述道。

    “怎么了?无相大师!”小莹看着对方这个样子,忽然一阵害怕,仿佛临终之前在嘱咐着她,不由得说道。

    不过无相并没有理会对方,把眼光看往古争,看着古争嘴角,因为受伤而流出的鲜血,不由露出歉意的表情继续说道。

    “古施主,虽然我们接触时间很短,可是我也能看出来你是个热心肠的人,如果早能遇见你就好了。”

    “这些人,小僧心有魔障,还浑然不知,此间更是种下的重重恶果,已经无缘我佛”

    “这心魔与我心心相惜,早就彼此无法分开,如今我自焚心神,它也必定元气大伤,还请古施主结果了她,结束小僧的罪孽,小僧感激不尽!”

    这边无相说着,整个人身上冒出更加剧烈的佛光。

    “无相你要做什么?你竟然自焚心神,赶紧住手,你不想完成师傅的遗愿了。”后面的心魔大急道,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挣脱开这道封锁。

    “无相大师,你这是做什么,既然知道一切,肯定有办法解决,你别选贼最难的一条。”古争见状也是立马说道。

    “这是最好的结果,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解决对方,我用最后的力量,来消减九重塔同样罪恶的一切,接下来就靠你们了。”

    这边无相说着,身上那强烈的金光陡然一消,身后的心魔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整个人身上黑气直冒,看样子非常痛苦,整个都无法站立,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

    能染一个心魔如此不顾风度的打滚狂嚎,可见其中的痛苦倒地有多少。

    而无相整个人开始缓缓浮起,原本的面貌更是寸寸裂开,无数裂开的皮肤就像干枯的泥土一般,从身体上脱落下来,等待来到半空之时,一个面貌丑陋的鱼妖,身上还披着衣服袈裟出现在半空。

    那是无相的本来相貌。

    此时他一脸严肃的停在半空,面前的九重塔依然滴溜溜的转着,大片的金光从上面散落下来,把他们恰好笼罩在这一片区域之内。

    看到这里,古争也似乎明白一点,为什么慈悲大师让自己不要轻易的给他,恐怕那个时候一旦给他的话,虽然点醒了对方,可是也是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

    连无相内心都觉得容不下自己,别人在怎么劝说都无法,都修炼到这种程度,内心早就坚定无比。

    古争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他的心魔彻底给斩去。

    看着下面的心魔此时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气息更是直线下落,即便是这样,古争也能从对方眼中看出狠毒之色,一直在看着自己。

    他谋划多年的计划,就只差一步,真的就只差一步,结果就这样彻底失败了,那心中滔天的怨恨,恨不得把古争给吃掉。

    “我现在看你还自大,十个我都打不过你。”古争是记住对方给自己的话,不禁走上前哼哼道。

    “我当然还是要说,十个人就打不过我。”这边心魔猛然一弹,从地面站了起来,身上那道金光轰然炸碎。

    “哗”

    心魔手中一会,无数仿佛流水一样的黑雾在他身上涌现出来,极端的时间内就凝聚在身上,不过也只像是水流的软甲一样,聚而不散。

    同时一些水流也依附在他的拳头之上,身形闪电般朝着古争扑去,想要先发制人,拿下古争。

    身形刚刚扑起,手中就是凌空一拳朝着古争击出。

    拳头之上的水流更是涨大成脑袋大小,把他的小半个手臂给都包裹住,隐约之中一个黑色的骷髅脑袋在其中隐现,一声声尖锐无比的鬼叫瞬间在空中响起。

    这声音在空中仿佛一条毒蛇一般,硬生生朝着古争的脑中钻去,那饶人心乱的叫声,让古争感觉四周全部都充满了杂乱的嘈杂音,让他心中一阵烦躁,想要狂暴的朝着四周攻击,发泄心中那无处宣泄的力量。

    不过下一刻,一丝清凉从古争的心中升起,眼中那少许波动瞬间平静下来。

    看着对方那来势汹汹的攻击,手中再次一抓,一把新的武器出现在手中。

    随手在空中划出几道金光,稍微熟悉一下,古争手中长剑就朝着对方拳头上刺去。

    一个轻描淡写,上面只有淡淡金光升起,另外一个气焰滔天,黑光乍现。

    两个看似不同,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