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天王 陈词懒调

第502章 我方秘密武器

    将自己武装好之后,南风提着装了武器的箱子离开地下室上楼。

    因为严彪说过,方召守在后院,南风很担心方召这边承受压力太大,所以先看看后院的情况。

    空中时不时划过火光,树林的遮挡并不能看清楚局势,只能从远处传来的轰鸣声得知,聚星基金和明日帝国这两方交火相当激烈。

    远处有巨大的火球升腾而起,小岛的夜空都被染上一层红色,地面在震动,并不知道哪方优势哪方是劣势。

    心跳有些快,南风平了平气息,悄然架起枪,透过狙击镜在前方树林中搜索,手指搭在扳机上。

    来了!

    南风盯上目标正准备开枪

    砰!砰!砰!砰!

    瞄准的目标先一步被解决。不只是他盯上的那个,林子里好几处都传来倒地的声音,有的他也发现了,有的直到对方倒地他才发现。

    枪是方召开的。

    明明只有一个人,硬是打出了火力压制的气势。

    没等南风开枪,方召就已经收割了一波。

    南风:“”

    行吧,这一轮攻击还没结束!

    南风继续等待。

    但很快,听到树林中越来越近且并未掩饰的声音,南风意识到不对劲了。

    这个动静

    突击机甲!

    对方果然出动突击机甲!

    安防系统开启全面防御模式,空中已经拦截数枚飞弹,对方攻势急且猛,甚至自杀式袭击!眼前这些都是聚星基金的人没能拦下来的,但按照严彪的说法,只要他们能守住这一轮攻击,就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眼下的情形实在对他们不利,机械装甲这种战争机器出动,光凭手中这把枪是不行的。

    南风看向旁边提过来的武器箱,想着怎么帮方召守住这边,就见冲在最前方的那台机甲被踢飞出去了!

    是的,方召将那台机甲踢!飞!了!

    如果他刚才没看错的话,那台机甲被踢中的地方也凹陷下去了。

    南风:“”

    这不合常理啊!

    看看被踢飞出去的机甲,看看自己刚装备的外骨骼,南风第一次如此清晰认识到我老板强得不像个人!

    再看看后院,安防系统加“强得不像个人”的老板,完全没有南风的用武之地,补枪都找不到机会。

    这边好像使不上力?

    意识到这个残酷的事实,南风也不耽搁,压下心中翻涌的疑惑,转移阵地。

    虽然不知道方召为什么能强成这样,不知道方召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高科技辅助,但眼下的情形容不得他多想。

    严彪说了甭管看到什么都别惊讶,或许说的就是这个?

    抛开脑中的杂念,南风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查看安防系统显示的实时火力分布图。

    左右两侧有严彪和左俞,侧面因为地形地貌,防守压力要小得多,以严彪和左俞手中的武器装备加上这里的安防系统,暂时不需要他支援。

    去前院看看!

    严彪说了不用管前院,是不是说明前院有聚星基金的人守着?

    但不过去看看南风心里实在不踏实,而且听声音,感觉前院方向交火更猛。前院不好守,如果敌方发起的攻势急且猛,并出动多台机甲的话,防守压力相当大。

    这么想着,南风提着武器箱往前院的方向过去。

    屋子里的灯全部熄灭,借着外面的火光以及对屋内布置的熟悉,南风行动很快。

    路过客厅的时候南风脚步一顿。

    大门没有关严,屋内并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安防系统也没有陌生人闯入的提醒。

    原本大门如果没有设置打开状态的话,是会自动关闭的,但现在,那里卡着一块狗牌,门无法关闭。

    那块狗牌南风很熟悉,是卷毛的,今天带它出去遛弯的时候还见它戴过。

    难怪这么大动静都没有听到卷毛的叫声,看来是跑出去了。

    可这种时候,一条宠物狗跑进战场只有被炮灰掉的份,甚至可能连渣都找不到。

    也只能祈祷它运气好,能从战场侥幸活下来。

    三个亿不对,无价之犬啊!

    南风心痛得无法呼吸,双目赤红。对南风而言,卷毛已经不是一只纯粹的宠物狗了,身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相处久了,有了感情,面对卷毛的时候也多了一分责任。卷毛身上还有军功,意义也不同。

    又仔细听了听,并没有听到卷毛的叫声。不在屋里,外面也听不到狗叫。

    南风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不过现在并不是伤心的时候,收敛情绪,将狗牌捡起装进兜里,大门关闭,然后来到二楼窗边。

    在楼下的时候因为角度原因看不清战场情形,现在位置不错,待看清外面的情形,南风眼皮一跳。

    碎石飞溅,轰鸣不断,草屑随着烟尘升空,炮弹爆炸的火光之下,金属的寒光带着逼人的锋芒。

    肉眼可见的气浪与密集炸裂的火光之中,一只巨型机械怪物跑动着,无视所有攻击横冲直撞。

    最前面三台机甲,一个被踩废一个被撞飞,最后一个直接被咬得只剩一小半。

    稍远处似乎还有台重型机甲,第一次交锋就被踩跪那儿,那怪物又回过头蹦起来踩了第二次。

    机甲发出脆弱的嘣啪声,碎块飞散,火花四射,场面极其凶暴,令人窒息!

    南风惊得眼珠子都快弹飞出去,只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颤抖,他以此生最快的速度关上窗门,朝着地下室那边跑,同时连线严彪:

    “彪哥!敌方动用秘密武器!前院那儿已经守不住了!

    那怪物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是邪物!!

    踩机甲跟踩易拉罐似的!

    那已经不是我们这个级别能挡住的了,就凭咱手里这些简单玩意儿压根干不动!我现在就去武器库找找还有什么能用的!”

    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眼,但以南风的眼力,如果地下室那台突击机甲战斗力为一百的话,前院那只怪物绝对一万以上!打屁啊?!!

    南风现在只能期望聚星基金那边快点调人过来,他们这边不知道还能扛多久。或许,方召过来的话还能多扛一段时间?

    南风消极地想着,就听严彪道:“那是我方秘密武器!”

    吱

    南风一个急刹车,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发出短促的尖响。

    “诶???”南风感觉有点懵。

    “那是卷毛!”严彪又道。

    南风:“”???!!!

    南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你说那东西是什么?

    卷什么毛?

    我不信!!!

    阵阵天崩地裂般的头晕目眩。

    南风神情恍惚,踢脚绊手回到窗边,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看向外面。

    那只机械怪物残暴地将一台机甲咬住扯成两半,嘴里的那半甩向空中,朝着飞过来的飞行器砸去。挨了几飞弹之后,抖灰尘似的抖了抖身上的各种残渣,然后,又是一轮横冲直撞拉仇恨。

    看得南风肝都在颤抖。

    “它它又啃机甲了”

    严彪虽然没亲眼见到,但也能从南风的话中想象出前院是个什么情形:“别惊讶,基础操作。”

    南风:“”

    什么基础操作?基础什么操作?

    每一句都听清楚了,但又好像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混沌的思维中,仿佛有什么咔的一声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