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都烧完了,火就灭了

    令狐德棻忍着怒气,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较真的时候,说道:“那么请问房府尹,打算何时组织人手前往救火?”

    “这个不急,总得本官了解火灾现场的情况,而后才能对应的展开布置。”

    令狐德棻觉得眼前这个黑脸的小子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强自压抑着怒气,咬牙说道:“那房府尹想在了解了情况没有?”

    房俊耸耸肩:“还没。”

    令狐德棻太阳穴直跳:“那还要多久?”

    “这谁知道?或许是一个时辰,也或许是两个时辰……您知道的,本官被刑部羁押多日,衙门里的事情现在是两眼一抹黑,总归要有一个熟悉的流程。若是贸贸然便组织救火,反而依旧可能坏了大事。”

    令狐德棻怒道:“若是你耽搁下去,这大火岂非就这么一直烧下去?”

    房俊悠然道:“怎么会?令狐尚书乃是满腹经纶之辈,自然知道火这种东西是要有东西烧才能烧得起来的,烧啊烧的,该烧的不该烧的都烧没了,火自然就灭了……”

    屋内一阵寂然……

    杜楚客差点捂脸,房二您能正经点不?

    王玄策与李义府则憋着笑,想要为房俊这番鬼话点个赞!

    李君羡则目瞪口呆,特么的,真是有道理啊……该烧的不该烧的都烧没了,火自然就灭了?没毛病啊……

    令狐德棻却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刚刚生出嫩肉的脸上一片酱紫,横眉立目,鼻孔都差点喷出火苗来!

    这特么,果然是个棒槌啊!

    和着反正没烧到你家的产业,所以才能说风凉话是吧?

    令狐德棻气得浑身颤抖,哆嗦着手戟指房俊,怒道:“好好好,简直混账透顶,这特么是何道理?老夫警告你,那东市之中可不仅只有老夫一家的产业正遭受大火,等到火势无法控制席卷整个东市,你就等着倒霉吧!”

    房俊当即嗤笑一声:“吓唬谁呢?不过既然令狐尚书这般说了,本官派人前去救火便是……”

    令狐德棻心中一喜,以为房俊是害怕牵连太广,得罪了所有的世家门阀,便听得到房俊指着李义府说道:“本官考虑不周,幸得令狐尚书提点这才恍然大悟,方才知道救火要紧!尔这就带人前去东市,组织救火!不过人命大过天,救火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都是爹生娘养的,出了意外就不好了……不如这样,你且去现场看看,若是火势太大,便施行控制,先将起火的商铺与周边的商铺隔离开来,使得不至于火势蔓延。至于那些已经着火的商铺……若是事不可为,便等着烧光吧,总不能为了救火将咱们的人命搭进去不是?”

    令狐德棻愕然。

    特么的……着火的商铺之中就有咱家的啊,你这般将火势隔离开来,咱家的商铺岂不是注定要烧光?

    李义府忍着笑,拱手道:“下官遵命。”

    便脚步匆匆的去了。

    令狐德棻已经被房俊气得麻木了,嘴皮子哆嗦着,怒道:“好一个因私废公、公报私仇……好好好!房俊你坐视东市大火不顾,自是想着一己私仇,本官要弹劾于你……”

    话音未落,便见到房俊愤然站起,手里抄着一个茶盏就狠狠的甩了出去。

    “啪!”

    正中令狐德棻额头……

    在令狐德棻惊怒之中,房俊戟指怒骂:“你个老匹夫!口口声声东市大火,一门心思自家产业,尔难道不知长乐公主此刻正在凶徒手中朝不保夕、命悬一线?本官身为京兆尹,救援公主乃是首要之责,尔不思君恩、不顾殿下之生死,反而再此一再纠缠不依不饶,本官倒是想要问问你,某非你是故意拖延本官救援殿下?亦或者,你根本就是与凶徒一伙儿的,想要戮害长乐公主殿下?”

    令狐德棻又惊又怒,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特么简直就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呀!

    我不过是让你赶紧救火,你就给我扯到劫掳长乐公主的凶徒身上去了?

    不过他也暗自心悸,若是自己继续纠缠下去,说不得李二陛下当真如此想……那可就完蛋大吉!

    可是摸着额头的手掌分明感受到温热的血液流出……

    这特么如何忍?

    先是被你的小妾挠得满脸桃花开,现在又被你一茶杯砸破了额头,老子这一张老脸算是彻彻底底的掉地上了,还被狠狠的踩了几脚……

    李君羡皱皱眉,这令狐德棻怎么回事?

    居然执拗至此!

    他心中担忧长乐公主的安危,自然烦躁无比,此刻见到令狐德棻遭受这般侮辱居然还要理论争执,便阴沉着脸说道:“此间之事,本将会一一向陛下呈报,令狐尚书,好自为之!”

    令狐德棻吓坏了……

    谁不知道李君羡乃是李二陛下的第一号鹰犬爪牙,每日里闲着没事就是给皇帝奏报朝中大臣的所作所为?房俊在皇帝面前告自己一状尚有转圜的余地,若是李君羡添油加醋的这么呈上一道密折……

    与身家性命相比,脸面算个什么?

    令狐德棻当机立断,指了指房俊,恨恨的转身离去。

    看着令狐德棻狼狈走掉,李君羡没心思搭理他的心情,皱眉对房俊说道:“长乐公主之事,二郎可有良策?”

    房俊反问道:“‘百骑’当真事先事后全无消息?”

    李君羡苦着脸道:“当真没有……这凶徒简直就是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事先全无征兆,事后亦是全无踪影,真是见鬼了!”

    “那就简单了,能够避开‘百骑’的耳目做下这等大事,必然是有人暗中袒护。况且长乐公主一向低调清冷,从不参与朝中之事,更无所谓有无政敌,所以,长孙冲的可能性极大。”

    “可就算是长孙冲所谓,咱们有要去哪里寻他?”

    “有句话叫做‘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李君羡吓了一跳:“你不会是想要搜查赵国公府吧?那长孙无忌可不是好惹的!况且就算是长孙冲所为,他也不会愚蠢到躲在家里吧?”

    就算长孙冲愚蠢,长孙无忌也绝对不会让长孙冲留在家里,给整个家族带来天大的隐患!

    房俊挑了挑眉毛,说道:“就算长孙冲不在赵国公府,但是长孙澹遇害、随后本官遭受构陷,都可看出长孙冲与长孙家必有联系,否则单凭一个丧家之犬一般的长孙冲,那些关陇集团怎会出人出力全力配合?”

    李君羡亦不是蠢人,醒悟道:“二郎的意思……是要来一个引蛇出洞?”

    “准确的说,应当是敲山震虎!”

    李君羡表示赞同!

    与其漫无目的的漫山遍野去搜寻凶徒,还不如到赵国公府碰碰运气,哪怕不能将长孙冲捉到,起码证实此事确乃长孙冲所为也算是一大收获。

    当即两人带着京兆府的巡捕以及“百骑司”的精锐前往崇仁坊赵国公府。

    刚刚出得京兆府大门,迎面便见到一队盔明甲亮的禁军阵容齐整的小跑而来。

    为首一员将军骑在马上,遥遥抱拳道:“本将独孤谋,奉皇命前来听候京兆尹调遣。”

    房俊上前寒暄了两句,要了一匹马,与独孤谋、李君羡并肩而行。

    听闻此行乃是前去赵国公府,独孤谋倒吸了一口凉气,赞道:“二郎果然是个棒槌,某敬服不已、自愧不如!”

    长孙无忌是谁?

    那可是贞观朝的第一人!

    就算现在不受陛下待见了,可是往昔的君臣情分仍在,谁敢在长孙无忌面前放肆?更何况那位可是有名的“阴人”,等闲谁见了他不是绕路走?

    房俊却敢直捋胡须,打上门去……

    李君羡抬头望望东市那边已经烧红了半边天空,心中疑问憋了很久,趁着独孤谋组织队列,凑近房俊问道:“说实话,东市的那场大火……是不是你放的?”

    房俊怒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某身在刑部,如何分身跑去东市放火?”

    “得了吧!放火还需你亲自出手啊?你手底下的那个李义府和王玄策,我瞅着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杜楚客更是老辣非常,随便哪一个都能将这件事办的妥妥帖帖。”

    “那你怎地不去将这几个捉起来拷问一番,看看他们承不承认?”

    闻言,李君羡翻个白眼。

    东市纵火,那是何等大罪?诛连三族都是轻的……那几个只要不是傻子,就算是打死了也不会承认啊!

    虽然房俊一推二五六坚决不承认,可是李君羡就是觉得这把火就是房俊放的。

    不过细思这把火的影响力,李君羡也不得不承认,烧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