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禄东赞的哀愁(下)

    吐蕃内部派系林立,社会阶级比之大唐要分明得多,奴隶永远都是奴隶,贵族永远都是贵族,这导致社会分化极其严重。虽然有噶尔家族全力支持的松赞干布极富威望手腕强势,可依旧不能将那些以部落为单位的各方势力完全压制。

    没办法,吐蕃实在是幅员太辽阔、人口太稀少、环境太恶劣……

    用什么方式来将松散的吐蕃拧成一股绳,不至于因为内耗而消耗掉吐蕃本就少得可怜的元气呢?这是每一代赞普都为之焦头烂额的大难题。直至松赞干布上位,他发现了一个简单而直接的方式,那就是战争!

    不停的向着四面八方发动战争,用战争的红利来使得吐蕃上下各个阶层团结在一起!

    不得不说,这种急剧的扩张使得吐蕃国内各大豪强得到了极大的好处,令一盘散沙的各方势力都安分守己的守护在松赞干布的麾下,空前的团结,而这股团结更使得吐蕃的战斗力攀上一个全新的高度。

    所以吐蕃才敢出兵吐谷浑!

    所以才敢挑衅大唐!

    而借着这股强势强行求娶一位大唐公主,则是禄东赞给松赞干布献上的一条锦囊妙计。无论如何,吐蕃贫瘠的土地和稀少的人口注定了不可能将“以战养战”这条策略长久的继续下去,早已经跟松赞干布利益纠葛在一起的禄东赞知道,唯有跟大唐紧紧的保持一种亲密的联系,才能在将来依旧保持对吐蕃内部各股势力的压迫。

    可惜千算万算,没算到大唐的皇帝陛下居然悍然拒绝了吐蕃的求亲策略!这位强势的皇帝陛下丝毫不顾及吐蕃的威胁和挑衅,拿出了极其强硬的姿态。

    威胁我?

    那就战!

    而坚定大唐皇帝心意的,便是眼前这个房俊……

    正因如此,禄东赞曾一度对房俊充满怨念。

    可是随后,房俊一个“青稞酒”的构想就是的禄东赞完全抛弃了心底的那一点怨气,让他豁然开朗!

    禄东赞是个有志向的人,噶尔家族历来都是吐蕃最顶级的存在,哪怕是各代的赞普也要对噶尔家族保持尊敬,极力拉拢。即便噶尔家族势力庞大,但是对于政治上的述求却一向并不强势,禄东赞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野心,这一点他的家族历来如此。

    倒是他的次子钦陵赞卓表现的与祖辈不太一样,对于权力和政治充满了野心……

    在禄东赞看来,与其苦苦追求一手遮天的权利,不若将心血尽皆放在如何改善吐蕃人民的生存条件之上。将名字写入史书任凭后世评论功过,与将名字刻进百姓的心里万世流芳,禄东赞毫不迟疑的选择后者。

    噶尔家族当初辅佐松赞干布一统吐蕃各部,其初衷便是想要稳定吐蕃混乱的局势,为万千民众争取一个和平稳定的生存环境。

    所以他大力在吐蕃推动青稞酒的酿造。

    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没错,随着青稞酒的酿制成功远销大唐各地,海量的财富涌入吐蕃!

    但也正是如此,导致了吐蕃内部的剧烈动荡……

    禄东赞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大量的财富涌入吐蕃会使得各方豪雄虎视眈眈垂涎三尺,而这大抵也正是房俊推出这个“青稞酒计划”的真实用意,以此来抵消吐蕃内部的战争潜力,以及对外扩张的雄心壮志。

    既然能够在家中稳稳当当的赚钱,谁愿意去拼却性命的四处劫掠?

    而这些财富一旦涌入吐蕃,会极大的刺激吐蕃的经济,最起码作为青稞酒原料的青稞就会价格飞涨!谷贱伤农,一旦粮食的价格上涨,最直接的受益者必然是百姓。就连那些豪强家中的奴隶们,因为要大量的开垦荒地种植青稞,也要多给一顿饱饭吧?

    禄东赞不在乎吐蕃会不会因此渐渐的耽于安乐、丧失掉凶猛的斗志成为没有爪牙的老虎,只要百姓能够因此得益,他认为一些都是值得的。不是吐蕃人,绝对不会领会那一片天高地阔的高原是如何的穷山恶水、是如何的荒凉凋敝!

    可惜,禄东赞到底还是低估了青稞酒带来的利益到底有多大,更低估了在这股财富带来的风潮面前,吐蕃贵族们的抵抗力是多么的脆弱……

    “现在,吐蕃的那些贵族老爷们将所有的青稞统统丢进酒窖,家中的奴隶每日一餐,都是一些野草和麸子,市面上几乎没有一粒粮食出售……”禄东赞满脸哀愁……

    谁能想得到那些贵族在金钱面前会变得这么疯狂?

    宁愿饿死奴隶、饿死所有吐蕃平民,也不愿意一粒青稞流出,统统被他们丢进酒窖里酿酒!

    只是一个冬天,吐蕃冻饿而死的百姓和努力不计其数,松赞干布几乎愁白了头发,甚至想要集合军队剿灭几家贵族迫使他们放宽粮食的限制……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虽然松赞干布凭借无上的威望和噶尔家族的鼎力扶持拥有镇压吐蕃所有贵族的力量,但若是当真那样做了,不啻于一场自断经脉的疯狂行为,强盛的吐蕃会瞬间陷入内乱,更加将百姓推进水深火热当中……

    房俊惊喜道:“当真如此?”

    禄东赞看着房俊一脸喜色,气得一张脸瞬间黑下来,差点破口大骂!

    虽然老子知道你这个青稞酒推出来就没安好心,而自己接受青稞酒的建议也等同于默认愿意配合房俊的计划使得吐蕃从战争转向平稳的经济建设,但是你这般赤果果的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禄东赞忍着气,怒道:“那关系到无数的吐蕃百姓,他们跟汉人一样,都是生长在蓝天之下,受到辛饶弥沃佛庇佑!每一个生灵都应该畅快的生活着,都应当得到尊重!”

    房俊嗤之以鼻。

    尊重?

    当你们以战养战用劫掠而来的财富供奉自己的贵族的时候,何曾想过对别人的尊重?

    他不知道辛饶弥沃佛是个什么佛,他很想问禄东赞一句:既然你们收到这个辛饶弥沃佛的庇佑,你干嘛不去求它带给你们圆满和解脱,反而要跑到大唐来?

    不过这种牵扯到信仰的问题,房俊不会愚蠢的去出言奚落。

    他尊重世间一切神灵,即便他自己哪个神也不信……

    所以他忍住讥讽之言,开口问道:“那么大相此番所为何来?难道是提升青稞酒的价格?嗯嗯,这个倒是可以考虑。咱们是老朋友啦,只要大相你开口,提升一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禄东赞气得要疯……

    还提升?

    目前的价格就已经让那些贵族老爷疯狂了,再提升,岂不是要吐蕃人一粒青稞都吃不到?吐蕃虽然也有麦子和稻米,但是限于气候和土壤,种植的规模极其稀少,一旦青稞被丧心病狂的贵族们完全控制起来,不知道得有多少吐蕃百姓饿死!

    禄东赞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房俊一肚子的阴谋诡计不说,还有一颗狠毒的心肝!在他的眼中,只有汉人是人,吐蕃人的死活根本不管!

    瞪着房俊,禄东赞说道:“鄙人此次前来,乃是相求于阁下在大唐皇帝面前进言几句,希望大唐能够打赢吐蕃的求亲,两国永成翁婿之国,一衣带水,永为睦邻,百世不动刀兵!”

    房俊愕然,看了一眼一旁老神在在的李孝恭,很明显这位郡王爷事先已经知道禄东赞的意图,而且并不反对。

    这吐蕃人怎么回事,居然还未放弃求亲这件事?

    当真是狼子野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