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负荆请罪

    夕阳晚照,余晖将太极宫巍峨的殿宇渲染得金碧辉煌,一片片琉璃瓦反射金光耀目生花。

    如山的奏章终于批阅一空,李二陛下在御案之后伸了个懒腰,浑身骨节“噼里啪啦”一顿响。长吁了一口气,拿起桌案上的茶盏“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这才舒坦了一些,

    自从马周上任京兆尹,余下的几个中书舍人终是差了不止一筹,处理政务只是不能给李二陛下太多的分担,李二陛下也信不过他们的能力。如此一来,政务自然加剧,使得李二陛下颇多烦恼。

    起身去后殿洗漱一番,换了一件干爽的直缀,命内侍准备晚膳。

    正欲指使内侍前往淑景殿和立政殿将长乐与晋阳两个闺女唤来与自己共进晚膳,便见到内侍总管脚步匆匆的自外面小跑进来,见了李二陛下,疾声说道:“启禀陛下,左武侯大将军丘行恭于承天门外叩阙,求见陛下。”

    李二陛下剑眉一蹙,不悦道:“荒唐!陕州水患肆虐,他身为冀、陕二州刺史不在辖地控制民情、负责救灾,竟然为了家事擅离职守,莫非他父子当真不知法度之森严、例律之无情?”

    不由得他不怒。

    先是丘神绩将兵部视若街市大闹一番,继而便是丘行恭擅离职守独自返京,国法律令在你丘家父子眼中算什么?

    简直无半点敬畏之心!

    王德踟蹰了一下,补充道:“陛下,丘行恭现在正在承天门外跪着,坦胸露背自负荆条,口口声声说是要负荆请罪……”

    李二陛下楞了一下:“负荆请罪?”

    呵呵,这是要跟朕玩苦肉计?

    心中恼怒未消,真想就让他在承天门外那么跪着,看看他这苦肉计究竟能耍到几时……

    可是一转念,又想起这厮固然可恨,但昔日在渭水之北与其兄率领千余兵卒归附他李二,自那以后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身先士卒。平薛举、灭刘武周、破王世充……甚至玄武门之夜诛杀李建成,丘行恭一直不离不弃舍生忘死……

    眼下四海昇平,大唐蒸蒸日上,万里江山繁华锦绣,六合八荒尽皆臣服,自己又怎能不念昔日并肩作战之生死情分,不全这份君臣之义?

    心中喟然一叹,罢了……

    “让他进来吧。”

    “喏。”

    王德躬身退走。

    少顷,袒露肩膀的丘行恭被带进神龙殿。

    这厮虽然年逾五旬,但常年置身军伍,依旧健硕雄壮,一身腱子肉结实魁梧,身上刀疤无数。两条细绳将一丛荆棘背在背上,荆棘的尖刺刺破皮肤鲜血淋淋。

    到了殿内,丘行恭跪倒在地,大呼道:“微臣治家无方,让陛下为难,罪该万死!”

    只是一瞬间,李二陛下便心软了……

    此人固然凶残暴虐不为自己所喜,然则对其赤胆忠心却绝无半分疑虑。身为君王,臣子或贤或愚,只要忠心即可。

    看着丘行恭那一头花白的头发,李二陛下暗叹一声,昔年这可是一柄斩马刀勇猛无俦万军阵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的无敌猛将,而今岁月无情,猛士老矣……

    心潮起伏间,李二陛下自书案后站起,上前一把扶住丘行恭的肩膀,柔声道:“何必如此?你我君臣一场,只要非是谋逆大罪,某又怎忍心苛责于你?快快起来,有话慢慢说。”

    丘行恭感激涕零,老脸上涕泗横流,捶胸顿足道:“陛下顾念恩义,丘行恭又岂是无义之人?吾家那畜生冲撞了晋阳殿下的车驾,此乃天大的罪孽啊!晋阳殿下乃是老臣看着长大,钟灵毓秀的一个小人儿,多么可人疼,却偏偏幼年丧母、体弱多病,可怜见儿的……若是吾家那畜生惊吓了晋阳殿下,便是吾丘家阖族抵命,也难赎其罪之万一……”

    李二陛下不禁有些赧然……话说若是兕子当真受了惊吓染了病,他是真有心思宰了丘神绩来出气的。可是这会儿被丘行恭这么一哭,又觉得自己有此心实在是过分。兕子固然是自己的心头肉,却仅仅是因为一个无心之失便杀了忠臣之子……

    实在是昏君所为。

    心中愧疚,赶紧将丘行恭拉起来,温言安抚道:“你家神绩亦是无心之失,索性兕子更无大碍,你且安心便是。不过是大理寺那边秉公执法而已,待稍后朕给孙伏伽说说,网开一面便是。”

    丘行恭却不肯起来,闻言急忙说道:“陛下不可!犬子犯了错,那就应当按律惩处,该打就打,该杀就杀,老臣绝无半句怨言!吾等昔年跟随陛下披荆斩棘,历经多少坎坷波折闯过多少生死关头,这才有了今日繁华锦绣之盛世大唐,乃是为了挽救天下百姓于水火,绝非为了功成名就肆意妄为!如今犬子犯错,岂能因为老臣昔日的区区功绩便乱了国家法度?若是传将出去,老臣恐要成为佞臣矣!”

    这话说的,差点吧李二陛下感动坏了……

    觉悟!

    李二陛下使劲儿拍了拍丘行恭的肩膀,夸赞道:“好样儿的!尔等您顾念昔日的交情不使得朕为难,朕难道就不能赦免尔等后辈区区之罪过?你且起来,此事朕自有主张,你勿要多言了。再者说了,你我眼看就要成就亲家,一家人何须说两家话?”

    按理说,素来念旧的李二陛下将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丘行恭目的达成自然应当就坡下驴才对。

    可丘行恭还是不肯起来……

    “陛下,老臣粗鲁,犬子更是顽劣不堪,如何能尚得长乐殿下那般贤良淑德的贵女?此事只是吾家犬子一厢情愿,因求了申国公家的缘故,这才得到陛下首肯,老臣自然是感念不已,这份信重唯肝脑涂地方能报的万一!然则自家知自家事,吾那犬子实在是配不上长乐殿下,若是结成姻缘,怕是毁了长乐殿下之终生幸福,是以老臣斗胆,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李二陛下愣住了。

    这老货……居然退亲?

    娘咧!朕是天子,朕的闺女是你们想娶就娶、想退就退的?

    朕的脸面还要不要,大唐的脸面还要不要?

    李二陛下面色阴沉,冷然道:“婚姻大事,岂能这般儿戏?虽然你我两家未曾三书六礼,但是朕金口御言,此事便再无更改。”

    丘行恭却执意道:“陛下恩重,老臣万死不辞。只是此事实在不敢从命,吾家犬子顽劣粗鲁,焉能配得上兰质蕙心的长乐殿下?若是毁了长乐殿下之一生,则吾丘氏满门死而无地矣……”

    总之百般推脱。

    李二陛下恼了……

    以往他却是有些看不上丘神绩,那厮就是个夯货,如何配得上自己的女儿?可是既然事情定下了,你丘行恭反倒推三阻四,这叫什么事儿?

    也不去搀扶了,就让丘行恭在地上这么跪着,李二陛下拂袖道:“婚事已然传遍长安,焉能随意更改?此时再也休提。”

    丘行恭也感觉到了李二陛下的恼火,诺大的年纪居然抽抽噎噎,也不说行也不说不行,耷拉着脑袋跪着不起来……

    这回李二陛下终于察觉有异,奇道:“莫非爱卿尚有何苦衷不成?”

    丘行恭擦眼抹泪,委屈得不从,可就是不出声儿……

    李二陛下也是个暴脾气, ww. 心火上升就待发作,忽而脑中灵光一闪,问道:“难不成……是因为房家?”

    丘行恭这才嗫嚅着说道:“这个……房相乃是君子,昔日对老臣亦有提拔之恩,老臣对房相素来钦慕敬仰,从不敢有半分得罪之处……”

    话说到这份儿上,李二陛下还有什么不明白?

    明显是因为坊市间的谣传让丘行恭这个老货害怕了!

    坊间传言房二对长乐有觊觎之心,故而才对丘神绩设计陷害。若是以后丘神绩当真娶了长乐,怕是房二那个棒槌嫉恨如狂之下能把丘神绩弄死……

    李二陛下勃然大怒,连天不怕地不怕的丘行恭都怕了房家的势力么?

    岂不是说这天底下除了你房二,再就没人敢娶吾家闺女了?

    你房二若是不娶,吾家闺女就得当老闺女了?

    简直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