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热潮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平生多志气,箭底觅封侯!”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丈楼!”

    ……

    一首首热血激昂的诗篇,在长安城内掀起滔天的波澜!

    谁都知道房二郎“诗词无双”,“才高九斗”,其笔下足可传唱百世之名篇数不胜数,然而现在单单为了征兵便一口气写下如此之多的热血诗篇,已然震撼整个士林!

    无论世家公子亦或是寒门子弟,尽皆被这些慷慨激昂雄浑豪迈之诗篇刺激等热血贲张,兴奋莫名!

    这世间引领潮流的是读书人,而最易受到鼓动的,还是读书人。

    读书人可以追求权力祸乱朝纲丢了大明万里河山,读书人也能前赴后继断头留发不弃华夏衣冠……

    房俊这些惊天动地的诗词一经面世,便将大唐的读书人骨子里蕴含的华夏魂魄彻底激发!

    与无数贪图军饷免除赋役前往右屯营参军的丁壮相对应的,便是数之不尽的读书人……巍巍华夏,赫赫大唐,真是吾辈投身军旅建功立业之时,怎能任凭这副身躯销蚀在温柔乡,安乐窝,做一只太平犬?

    李二陛下带着马周,李君羡,以及一身男装英挺俊俏的长乐公主抵达玄武门外右屯营大营之时,便见到络绎不绝的人流涌入大校场,人头攒动,摩肩擦踵。

    看着那些青衫纶巾意气飞扬的少年书生,李二陛下使劲儿的眨了眨眼,差点以为是自己眼花……

    “怎会又如此之多的书生前来参军?”

    李二陛下抑制不住心中诧异,低声询问。

    马周与李君羡茫然摇头,不能解答。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纵然大唐崇尚军功,武将的地位极高,民间也将参军的健儿视为乡里的骄傲,但绝非人人都奋勇参军把为国捐躯视为至高无上的荣耀。

    道理很简单,当兵容易死……

    “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况复秦兵耐苦战,驱不异犬与鸡。长者虽有问,役夫敢申恨。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是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杜甫的《兵车行》大概还得一百年才能写得出来,但道理却是相通的,盛唐之时百姓从军尚且如此艰苦,更何况是百废将兴的初唐年间?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军功是很遥远的东西,一场战役下来,普通士兵尸横枕籍埋骨沙场,军功却只能成就那些高级将领们的进身之阶,荣耀之路,又与那些大头兵有何干系?

    留下一条小命能够归去侍奉父母再见妻儿,便已经是洪福齐天……

    除非朝廷征发的兵役,否则没人愿意主动去当兵。

    更别说那些向来自认为“人上人”的读书人了,世家门阀的子弟有着武勋的传统,进了军队便是中高层的将领,打仗的时候躲在后面监督兵卒们冲锋陷阵,见势不妙掉头就跑乃是常态,又有几个当真马革裹尸为国捐躯?

    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读书人愿意去当一个随时随地都能阵亡沙场的大头兵……

    然而现在,这些书生一个个满脸兴奋又是怎么回事?

    ……

    “怀德兄,幸会幸会!”

    “原来是仲明贤弟……”

    大营门口,两个青山纶巾的少年书生走了个碰头,纷纷惊喜的打着招呼。

    “怀德兄亦是前来参军?”

    “正是,昨日被房二郎几篇诗作感染,心中激荡难平,故而作别父母,投身军伍,执三尺剑荡平群伦,以遂生平之志。说起来与贤弟久未碰面,该不会也是前来参军?”

    “哈哈,兄长累世豪族簪缨之家,尚能舍却富贵报效家国,小弟赤贫如洗身无长物,又何惜这一身血勇满腔热血?宁做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小弟学业不精,仕途无望,若是他日长缨在手,或许能拼一个封侯拜将封妻荫子,反正家中尚有兄长照料,纵是血溅疆场,亦不枉生尔为华夏子孙!”

    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附近前来参军的青壮尽皆神情激动,齐齐附和。

    那怀德兄却脸色怪异,悄悄将他拉到一旁,正巧站在李二陛下几人旁边,低声说道“贤弟之言谬也!恕愚兄直言,尔不过是在私塾读过几天书,更无家世背景可以依靠,在军中又岂能得到重视?没有家族在背后撑腰,纵然是天大的功勋,又如何轮得到你的头上……”

    一旁的李二陛下听的清清楚楚,威威蹙眉。

    这是实言,虽然听上去令人很是不爽……

    那“仲明贤弟”却不以为然的笑笑,道“兄长之言才是谬也……那房二郎自从出仕为官以来,便一直与世家门阀相斗,从来都不卖世家门阀半点面子。你认为在房二郎手底下,还会发生那等功勋战绩皆被世家子弟抢占的事情么?所以,反倒是小弟要劝兄长一句,咱俩虽然身份迥异地位差别,但是正因为兄长出身名门,在房二郎的军队里,却更不容易得到照应……”

    怀德兄愣了一愣,大笑道“贤弟之言有理,是为兄浅薄了,能够写下‘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房二郎,又岂会同吾等世家沆瀣一气,贪墨军功?不过贤弟有一言,为兄不敢苟同。为兄亦是七尺男儿,又岂是仗着家族背景才能立于这天地间?咱们便一起参军,并肩作战,三千里外觅封候!”

    “哈哈,兄长果然豪气干云光明磊落,能与兄长相交,乃是小弟之福分!自该守望相助,一起闯下一番功业!走,咱们同去!”

    “同去,同去!”

    两人相视大笑,把臂一同前往报名点。

    李二陛下看着两人挺拔的背影,心道现在房二那厮的名望居然这么高?

    自己当初以他为刀,作为打压世家门阀的“急先锋”,却不料竟然使得这厮在民间的声誉这般崇高……

    “嚯!”

    忽然一阵惊呼从大校场中传来。

    “娘咧!做了多少个了?”

    “一百多了吧?这人神了,刚才那个引体向上,就做了一百多。”

    “我特么做个五个就胳膊发抖,这人太厉害了!”

    许多尚在排队等候选拔的青壮闻声都向着西边一处报名点涌过去,人头攒动,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

    李二陛下心底好奇,便回头对李君羡道“咱们过去看看。”

    李君羡道“喏!”

    这么多人,挤是挤不过去的,李君羡当即拿出“百骑司”的腰牌,扔给身后仅仅跟随保护陛下安全的几名百骑。

    那几名百骑接了腰牌,分出三人走在前头,手里擎着腰牌,分开面前的青壮,一边往里挤一边大声道“‘百骑司’办事,闲人回避!”

    前边被挤的青壮回头待要发怒,却见到那一方白玉雕琢团龙纹饰中间刻了“百骑”两个字的腰牌,脸色一变,一句话也不敢说,赶紧闪开避玩一旁。

    谁不知道“百骑司”乃是皇帝的爪牙鹰犬?

    万一招惹了这帮凶人,那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人群像是被中分的潮水一般,自中间闪出一条通道,李君羡挡在李二陛下身前,李二陛下背负双手跟在后边,看着惊慌闪避的人群,低声哼了一声,道:“李将军当真好威风,好煞气!”

    李君羡心里一跳,脑门儿汗都出来了……

    心说“百骑司”这般煞气,那也不能怪我呀!

    可是这会儿却连辩解的心思都没有,两眼不停的扫视着周遭的人群,虽然都是前来参军的关中子弟,可谁知道这里头有没有心怀叵测之辈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