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求求你,占领我

    所谓的“援助清单”,实则是厚厚的一摞纸张,简直好似一本书籍……

    诸葛地接过来的时候,整个心脏都在微微颤抖,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得出卖多少林邑人的利益。

    虽然已经做好了当一个傀儡的准备,可是谁愿意被所有的国民唾骂呢?

    等到接过来细细看过之后,他悬着的心终于平静。

    当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形真实出现之后,人们往往会消除忐忑恐惧,选择平静的接受。

    果然不出所料……

    他没见过房俊,但是林邑国坊间地头到处都是房俊的传说,所以对于房俊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若是用两个字来形容诸葛地心中对房俊的印象,那就是“贪婪”。

    现在看过这份“援助清单”之后,诸葛地将两个字升级为四个字,那就是“极度贪婪”……

    譬如这个“清单”上的第一条:唐人前来林邑国购买土地,地价减半,且前三年赋税全免,之后每年按照林邑国赋税之一半缴纳税赋……

    这岂不是明抢?

    还真不是,人家后面甚至给罗列出了理由:林邑国地广人稀,许多土地无人耕种,良田长期闲置变成荒地,将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不利于国家的税赋收缴,不利于国计民生……

    诸葛地真想当着刘仁轨的面啐上一口,林邑国地广人稀?

    我咋不知道呢?

    人少是真的,经过叛乱之夜青壮人口更是锐减,可是“地广”从何说起?林邑国与安南地区以横山为界,横山以北的安南土地肥沃良田万顷,可是横山以南的林邑却多水多山,根本就没有几亩良田……

    好吧,这一条可以忍,既然大唐在林邑国驻军,以后就不可能阻挡唐人大批进入林邑国购置田产,虽然林邑国朝廷会因此损失大量收入,但是好歹也能因为唐人的涌入提升百姓的生活水平不是?

    还有。

    “林邑偏居一隅,久不沐天朝文华,乡野陋民,不服王化。鉴于林邑国民识字率极低,全国没有成名之大儒,大唐身负教化天下之责,故而将在林邑国内各地开设私塾,免费教授儒学典籍……”

    若是仅仅于此,那自然是极好的,天下万邦,谁不仰慕汉家文化?

    能够帮助林邑人学习儒家典籍,那可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可是这后面非要加上“此乃帮助林邑人开启民智,无上之功德,所有私塾房舍、教师束脩,皆由林邑国朝廷供奉”这么一条,却令诸葛地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我特么若是有这么多钱,何不自己请来大儒教授,用的着你唐人费心?

    可是这话说不出口。

    人家理由充分的钱来帮你“开启民智”,你总不好让人家出人出力还出钱吧?

    诸葛地:我忍……

    可是接下来,诸葛地却忍不了。

    “自今而始,林邑人实施一夫一妻之制度?”

    诸葛地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从古至今,尚未有任何一条法度限制男人娶几个妻子……林邑国内贵女贱男,却也从未有男人不准纳妾之习俗,此举大大不妥。更何况为何唐人来到林邑,就不在此法度之内?”

    这简直是亘古未有之笑话!

    管天管地,你还能管得了人家娶几个老婆?

    刘仁轨眼眉挑了挑,指了指诸葛地手里那份“清单”,道:“那上面不是说得很清楚么?伽独之叛乱虽然平息,可是造成的严重后果却需要多年来抚平,林邑国内治安混乱,尤其是乡野之地管制不利势必陷入无法无天之境地。为了防止诸如抢占民女这等恶劣罪案之发生,实施一夫一妻制度是很有必要的,贵国风俗乃是贵女贱男,如此一来可以最大程度保证妇女之权力。再说也不是所有人都只能娶一个老婆,只要有爵位在身,娶多少个朝廷都不管。”

    诸葛地争辩道:“可为何唐人不受此限制?”

    刘仁轨惊讶道:“唐人又非是林邑国子民,为何要接受林邑国法度之限制?”

    诸葛地:“……”

    刘仁轨继续说道:“唐人前来,是来帮助林邑国在废墟之上重建起一个富庶强盛的国家,唐人在林邑国纳妾,乃是为了帮助贵国解决妇女过剩的社会危机,贵国岂能非但不感激吾唐人之奉献,反而还要唐人一起遵守一夫一妻之法度呢?没这个道理啊。”

    诸葛地瞠目结舌。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看着手里刚刚翻阅了一半的“清单”,诸葛地胸中一股郁气凝结,咽不下吐不出,干脆将“清单”合上,丢在面前的桌案上,眼不见为净。

    形势如此,他拿什么去跟唐人谈判?

    随唐人的便好了,只要能够保证他的国王之位稳定,并且能够在史书之上为他洗白,其余的随意吧……

    他不是蠢人,唐人口口声声不会占领林邑国的土地,更不会吞并林邑国,但是长此以往,所有的林邑人都将注定成为唐人的奴隶,到了最后,林邑这个种族甚至都会融化合并在唐人之中,世间再无林邑。

    这样的结果,还不如直接灭了林邑国呢,起码那样唐人会将林邑人视为自己的子民而一视同仁,总不会苛待自己的子民吧?

    诸葛地这时候甚至很想抱着刘仁轨的大腿喊一嗓子:求求您,占领林邑国吧!

    只是想想只要林邑国尚在,自己就能当这个国王,也只好忍下这股欲望……

    接下来原本是商议朝廷大臣的任免,诸葛地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和唐人的决心,干脆一声不吭,刘仁轨怎么说,那就怎么办。

    反正怎么都是个傀儡,为何不做一个听话让人喜欢的傀儡,偏要去做那些费力不讨好且注定不会成功的蠢事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

    待到正事议定,诸位欢天喜地的“大臣”纷纷告辞回去准备上任全新岗位,诸葛地问道:“听闻安南有万春国余孽起兵作乱,已然攻略数县,不知可有此事?”

    大抵是诸葛地今日的合作态度令人感到愉悦,刘仁轨笑呵呵道:“确有其事,不过什么万春国只是那些叛匪夸大其词,南梁、南陈、前隋,历朝的史书之中从未承认过万春国之存在,当年南梁武官李贲趁乱纠集乱民起兵,啸聚于龙编一带,不过是一伙流寇而已。”

    诸葛地没有一味的迎合,而是恰到好处的表达出自己的疑惑:“可是据我所知,当年李贲极其麾下还是在安南地区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令汉人军队焦头烂额,也打了几次胜仗。”

    “呵呵,”刘仁轨什么样的人物?看似粗豪实则心细如发,自然看得懂诸葛地的小把戏,只是说起这段史籍上并不多见的往事,刘仁轨谈性甚佳,笑着说道:“哪里有什么胜仗?不过是那些流寇标榜自己而已。李贲起兵不久,交州司马陈霸先率领梁朝部队击败了李贲,包围了嘉宁城,随后攻陷,李贲逃奔至屈獠洞蛮族。翌年,李贲率领二万人屯驻典澈湖一带制造船舰,陈霸先指挥军队趁在一个夜晚江水涨而注入湖中之时进攻,李贲部众溃败,又逃奔屈獠洞蛮族,不久箭疮发作死去。其兄长李天宝集结残部二万人逃到九真郡地区,流窜与群山之中,打家劫舍,与山匪无异,更屡次陈霸先率军击败。后来梁朝混乱,陈霸先率军北上;交州及邻近地区空虚,于是又重新归入前李朝的势力范围。李天宝不久病死,其势力由李贲部下将领赵光复和李佛子分别领导。没过几年,赵光复死,李佛子自称南越帝,统一当地的残余势力,至隋文帝仁寿二年被隋朝兼并。”

    这就是所谓“万春国”的始末。

    后世猴子们叫嚣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传承,第一个有着明确定位却未被承认的政权,却是汉人建立起来的……

    诸葛地问道:“总督就不担心那些贼寇趁势南下?”

    刘仁轨笑了笑,扭头看着墙壁上那张宽阔清晰的安南、林邑地图,那上面有一处被一个红色的叉号重重标示。

    那里,是衡山,也是安南叛军的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