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太子践行

    自信是很重要的。

    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诸葛亮也说“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有才能的人有了自信,方才能够更上一层楼,到达一种更加高深的境界。

    连自我都在怀疑自我,又能有什么出息呢?

    房俊愿意看到工匠们因为自己亲身试险而受到激励,从此更加自信。

    自己哪怕带着这些工匠造出导弹,也远不如培养出他们的自信自强更加重要,只要有了这股心气儿,面对困难的时候就能迎难而上,面对褒贬的时候便能坚守本心,面对职责的时候便能勇往直前。

    古代的工匠从来都不缺乏聪明才智精湛技艺,缺的就是这么一股自信的气势!

    当然,这与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崇尚黄老之治的“大儒”们几百上千年孜孜不倦的打压是分不开的,若想缔造出唐人的“工匠精神”,使得大唐的工业水平突飞猛进,根源还是在于全社会对于工匠的认可和尊重。

    这个时代的工匠就好比是后世的工程师,一个不尊重工程师的社会,可想而知会面临着何等之悲哀……

    房俊命人取一个木匣子来将火枪装好带在身边,几个工匠闻言,当即让房俊稍等,其中一个工匠去仓库取来一块檀木板子,让几个制造枪托的木匠当场开工,精钢制作的锯片、刀具锋利无比,一阵木屑纷飞,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制成一个精致的长方形檀木匣子,柳奭又取来一块软布,将火枪包裹好,放在匣子里。

    又让人将分量等同的火药包取来数十枚以及同等数量的铅弹放在另一个匣子里,递给房俊身后的卫鹰,叮嘱道:“此物威力巨大,尽量不要轻易施为,以免误伤袍泽,等闲更不可让侯爷亲自操作,切记切记。”

    卫鹰亲眼目睹这火枪“砰”的一声将靶子射穿一个大洞,自然晓得此物之威力,简直就是火炮的若干倍缩小版,以人体之血肉,焉能阻挡?

    当即肃然点头应允,将装了火枪和火药铅弹的匣子死死抱在怀里,看样子就算房俊现在想要上前抢夺,这厮都不会撒手……

    研发火器是一项持久的工作,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甚至有很长的时期付出与回报是绝对不相等的,但是只要想想那美妙的前景,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房俊甚至觉得自己穿越过来一回,哪怕什么也不干,仅只是研发出火炮火枪这一项成就,便足以自傲、不负此生了。

    没人比他更清楚热兵器时代的诞生将会对纵马驰骋的草原民族带来怎样的灭顶之灾,当以后战场之上对战之时,一个自幼弓马娴熟骁勇善战的骑兵被一个端着火枪的妇孺一枪撂倒,那样的震撼绝对是世纪级别。

    热兵器的诞生,就意味着游牧民族的末日已经提前到来,困惑了中原王朝几百上千年的来自边疆游牧民族的伤害,将会彻底成为尘埃。

    从此之后,战争的方式将会急剧改变,由以往的机动力和单兵素质,渐渐开始向着后勤与装备的方向发展,在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世的情况下,人口的基数将成为唯一制约战争结果的因素。

    当然,战争绝非一两个决定性的因素便能决定战果,但是从理论上来说,有人、有粮、有枪,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

    叮嘱柳奭要多多鼓励工匠,对于做出突出贡献亦或研发出某些技术的工匠,不仅要优厚赏赐,更需要提升其地位,封官许愿,只要是在兵部的职权范围之内,完全不是问题。

    没有官职俸禄的诱惑,谁会给你玩命儿?

    这是自古皆然的道理。

    因着南下的事情依然准备了好几天,所有琐碎的事情都已筹备停当,只等着他一声令下便会乘船南下,所以回到兵部待了一会儿,并无要事,便提前返回府中。

    一想到高阳公主再次怀孕,他心中便是一阵雀跃,兴奋美妙……

    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够与看着自己的血脉诞生在这个世界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那种仿佛见到自己生命只延续的神奇感受,房俊觉得就算看上十回、二十回也不会厌倦,那是造物主的神奇,是生命的本源能量。

    穿越到这个世界,可以参与大唐潜移默化的变革和日新月异的腾飞,可以有机会去做二十一的华夏子孙做梦都想做的“扬帆东瀛,马踏东京”,可以率领无敌的船队横扫七海,兴致来了可以远渡重洋与阿拉伯的哈里发干一仗,甚至统御装备了板甲和火器的军队跨越葱岭去会一会东罗马皇帝君士坦斯二世的重骑兵与弓骑兵……

    那是何等的快意人生?

    若是当真能够击溃东罗马的军队从而顺势西进提前七百年完成蒙古铁骑肆虐欧洲的壮举,他自然更加乐意。

    始终搞不明白盛唐只是唐朝的军队是怎么在恒罗斯白给阿拔斯王朝的……

    心情愉悦的回家,搂着高阳公主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趴在娇妻尚未有什么动静的肚皮上听了一会儿,惹得高阳公主咯咯直笑,郎情妾意一触即发,却有东宫的内侍前来邀请房俊前往东宫赴宴。

    说是太子殿下给房俊践行之宴……

    这个面子必须给,堂堂太子为他饯行,这是多大的脸面?况且房俊因为又将有一个儿女,以及火器取得长足进步,心情正好,当即欣然赴约。

    高阳公主现在愈发注意保养,有孕在身更不会去那等热闹的场合……

    房俊出门骑马到了东宫,一进正殿,便见到太子妃苏氏已经迎了上来,端庄秀美的脸上满是温婉的笑容,柔声道:“二郎怎地才来?快快入席,殿下差点再打发人去喊你,就等着你入席了。”

    房俊连忙施礼:“微臣见过太子妃……”

    太子妃苏氏抿嘴一笑,一双凤目波光潋滟,轻声道:“何必这般客气?在这东宫里,你可不是外人,吾夫妇承蒙二郎鼎力相助方有今日,难不成还要本宫给你施礼道谢不成?”

    “微臣不敢。”

    房俊被太子妃明媚的笑容照得有些眼晕,不敢多看,赶紧说了几句寒暄话,快步入内。

    殿内,宴席早已摆满。

    太子李承乾见到房俊入内,当即招手道:“来来来,二郎坐到孤的身边,今日你是主角。”

    房俊放眼望去,在座皆是熟人,且都不是外人。

    魏王李泰、吴王李恪、越王李贞、蒋王李恽、遂安公主极其驸马王大礼、巴陵公主极其驸马柴令武、普安公主极其驸马史仁表、以及房陵公主、长乐公主……

    都是同辈皇族,大体上关系不错,除去巴陵公主两口子之外。

    偏偏烦谁谁就往外蹦……

    柴令武原本被房俊三番五次的收拾怕了,可是今日太子亲自命人将他叫到东宫,言及趁着给房俊践行之机会为他与房俊当一个说客,说和一下往日的恩怨,柴令武即便心中再不情愿,也不敢不来。

    只是心中之嫉恨却着实难平。

    同样都是驸马,我的家世比房俊好上百倍,凭什么就只有房俊蹭蹭蹭的升官,就连太子殿下都对其另眼相看、青睐有加?

    房俊的确是有能耐,可是这区别对待也太悬殊了……

    他这人城府不深,心中不忿难免溢于言表,又见到刚刚太子妃亲自离席到门口迎接房俊,忍不住道:“今日乃是太子殿下做东,为二郎你践行,你这面子可是大过天,吾等不能比,定要不醉不归才行,否则岂不是寒了太子殿下这份热心?”

    此言一出,殿上为之一静,所有人都看向柴令武,心道这人是不是傻?

    且不说你一回两回被房俊折腾得颜面无存,单单今日乃是太子做东,你这般说话,是连太子的面子都不给了?

    柴令武这话出口,自己也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这嘴怎地就这么贱,有啥话也忍不住啊……

    孰料,更加出乎预料的是房俊一反常态,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颔首说道:“你也别阴阳怪气的,不就是看我不爽么?没关系,今日我好生陪你喝几杯,反正也没啥深仇大恨,今日你我一醉方休,明朝酒醒前嫌尽释,如何?”

    柴令武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这棒槌今儿吃错药了不成?

    非但不怼人了,反而要跟他尽释前嫌……

    柴令武第一个反应是大事不妙,他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