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霍王挑衅

    一旦这些种子抵达关中,再加上对于美洲遍地黄金的描述,房俊几乎可以断定,接踵而来的前往美洲探险的船队必将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固然其中大部分人有可能失败,随后葬身茫茫大洋,但必定会有人抵达美洲。

    掠夺,是人类的本性。

    即便是被儒家文化教导了几百年的汉人,面对肆无忌惮的掠夺,也会红了眼睛。

    “侯爷可曾知晓,那新大陆遍地金银,寻常一条河道便铺满金沙,随意一座矿山便可挖掘金银?吾等自那个部落里便搜出不少金银,其中更有一个重大二十几斤的狗头金!那里土地肥沃河流密布,丰饶之处,较之大唐亦是不遑多让!其民风虽然剽悍,但不识文华,不通礼仪,实乃茹毛饮血之蛮夷!”

    一路上,田运来将房俊详细描述美洲之所见所闻。

    房俊坐在船舱里,饮着茶水,道“某已然将那狗头金带上,献给陛下,其余的金银数量亦不少,但那毕竟是大家伙拼了命得来,回头尔等商议一下,自己分了吧,相比于那些种子,实在是不值一提!”

    田运来赶紧拜谢。

    房俊又道“此次陛下必然封赏,不过或许无人能够意识到这些种子将会带来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是一桩多么巨大的功勋,所以封赏可能不会太重,尔等要有心理准备。”

    田运来忙道“侯爷说得哪里话?吾等出海探险,首要便非是为了封赏,否则即便是封王拜侯,那也得有命去享受啊!吾等所为,一则是心中之理想,愿意去征服茫茫大洋,再则,便是被侯爷所描述之情景打动,愿意以一己之身,去躺一躺这条路!旁人或许不信这些种子将来种出来何等样的庄稼,吾等亲眼所见,焉能不知?正如侯爷之言,能够让大唐再无饿殍,这是何等之功德?纵然眼下封赏有限,可吾等之名讳必将载入史册,千秋万载,被后世铭记!”

    这个人没文化,去比大多数人都聪明。

    眼下无人能够见识那等仓廪丰足之景象,但迟早有一日,这些种子发芽生长,会将他们的功绩满天下的流传!

    皇帝能够封赏给他们什么?

    即便是一个国公之位,凭借他们无根无靠的海盗出身,就能安安稳稳的享福了?

    别傻了……

    唯有当举世皆知今日之功勋,那个时候封赏自然会弥补,这份功勋才能稳如泰山。

    船队抵达渭水码头,房俊即刻命人备好马车,将种子卸船,而后由一队精锐兵卒护送,直抵骊山农庄。

    将种子安置好,严令农庄中房家仆人严加看管,不容一丝一毫的损失,这才带着田运来等伤残不堪的水手兵卒,让他们坐着马车,自己则策骑率领水师兵卒互为左右,浩浩荡荡进了长安城。

    “嘿呦,这不是房驸马麾下的光头兵么?等闲可见不着一半个,今日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稀奇啊!”

    “还别说,当真有几分天下一等一强军的模样!”

    “这不废话么?房驸马倚之纵横七海,打得那些个海外番邦哭爹喊娘,新罗那地方连女王都要主动禅位了,能不强么?”

    “哎哎哎,瞧瞧马车上坐着的那些个兵卒……老天,这是从哪处战场上下来的?这都快没人形了呀!”

    ……

    皇家水师的威名在整个大唐疆域之内,称得上声威赫赫,这支成立没多久的水师,因为冠以“皇家”字样,注定了犹如镶了一层金边一般吸引关注,而且自从成军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强悍战绩,更是令朝野上下津津乐道。

    尤其是新近施行的“剃头令”,更是令天下瞩目。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乃是古训,但是在礼教理学尚未兴起的年代里,实则对于这方面的要求并不如往后那般严苛,只是天下人无论男女尽皆蓄发,水师兵卒却因为常年出海难以保持卫生状况而剃了光头,便显得无比耀眼,很是标新立异……

    然而由于水师的驻地在江南华亭镇,距离关中太远,所以一年到头的甚少有关中百姓、官员能够见到几个水师兵卒,所以此刻见到如此之多的水师兵卒严阵以待穿街过巷进入长安城,百姓们自然好奇不已。

    难不成又打了胜仗,进宫封赏?

    房俊先将田运来等一众兵卒安置在兵部衙门,自己则匆匆骑马,赶往皇宫。

    衙门里头,一众官员小吏看着这些被安置在两侧值房歇息的水师兵卒们,见到他们身上因为与风浪搏斗而留下的创伤,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兵部虽然大多是文官,但是管着大唐军队的后勤辎重、兵员调拨、将官铨选、战后抚恤等等事务,平素伤残的军人见过不老少,但是如同这般遍体鳞伤的兵卒,却少见得很。

    尤其是看得出来,这些兵卒身上的伤患多不致命,但是那一副几乎被熬干了的身子骨,的确令人蹊跷……

    郭福善乃是兵部右侍郎,眼下兵部并无主官,尚书之位空置,他便是除去房俊之外的第二人,比不过此人性情和善,丝毫没有一人之下诸人之上的觉悟,平素绝不肯摆谱摆资历,见了谁都笑呵呵的,人缘极好。

    这会儿衙门里闲了下来,却又未到下值的时候,并且房俊千里远赴江南,将这些兵卒带回来安置在此处,必然是有重要之事,整个衙门里,谁敢先走?

    郭福善便端着一个大茶杯,踱着方步来到田运来面前,笑容和善道“本官乃是兵部右侍郎,不知足下如何称呼?”

    田运来一听,兵部的大头头啊,赶紧缓缓站起身,恭谨答道“末将乃是皇家水师校尉,田运来。”

    “呵呵,不必拘谨,快坐快坐,本官也只是随意聊聊……田校尉看来岁数不大,事府兵出身?”郭福善随意的坐到田运来面前,笑问。

    天下军队,唯有左屯卫与皇家水师不同,乃是奉行募兵制,非是大唐的府兵制度。所以左屯卫与皇家水师之兵卒,要么是自府兵之中招募的精锐,要么干脆就是各大家族的私兵部曲,饷银靡费,却也因此战力更强。

    只是眼下这等募兵制度还不能完全适用于全部军队……

    田运来闻言,规规矩矩的坐下,沉默了一下,道“非也,末将原是农户,后来乡间遭受天灾,变作流民,家人都饿死了,不得不流落东海,成了海盗……后来被侯爷招降,更被委以重任,奉命率领船队横渡大洋,探索新大陆……”

    在这个帝国最高等级的军事衙门里,曾为海盗的经历,使得他深感自卑。

    田运来倒是未曾在意,不过是一个底层的校尉而已,出身农户也好,出身世家也罢,即便是土匪海盗,又有什么关系?他也就只是闲着无聊,问问看房俊到底为何将这些人安置于此,自己却跑去宫里。

    然而未等他说一些展示大度的言语,身后便有人说道“不过是一个罪孽深重的海匪,居然亦能够堂而皇之的窃据兵部衙门的高座之上?房侍郎还有没有点规矩,将这兵部衙门当做了藏污纳垢的市井里坊不成?”

    此言一出,一屋子人尽皆变色!

    郭福善冷着脸,站起身,转过头去看着那个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的年轻人……

    而田运来的部下则纷纷起身,怒目而视。

    这年轻人锦袍玉带,一身华贵,尤其气度不凡,只是相貌稍稍差了些,身材瘦削无力,面色惨白,眼长唇薄,一脸刻薄。

    有水师兵卒喝道“放你娘的屁!吾等奉命远航,数百个日日夜夜飘荡于大海之上,遭遇了无数的风波险恶滔天巨浪,皆是校尉率领吾等死里逃生,方才创立赫赫功勋,岂容你这般羞辱?”

    那年轻人一脸讥讽之色,掸了掸自己的牛皮靴子,不屑道“一群海匪盗寇,卑贱如猪狗一般的东西!你们是随着房俊灭国绝嗣了,还是拓地千里了,不过是出海转了转,也敢遑论什么功勋?跑来爷爷面前胡吹大气,真特么不要脸!”

    水师兵卒纷纷怒目相向。

    军中最终袍泽,生死之间并肩作战的情谊,岂容得自家的主官被人这般羞辱?

    郭福善望着这个年轻人,目光幽幽,叹气道“霍王殿下,还是莫要给自己招祸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