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不情愿的姑爷

    萧锐在萧嗣业站出来的那一刻,心里便“砰”的一跳,恨不得将这个混账掐死!等他再看到房俊的神情,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冷汗都出来了。

    他岂能不知房俊的性子?

    这门亲事房俊本就是不愿意的,是萧硬架着房玄龄答允下来,房俊这才被迫同意。此刻萧嗣业的行为无疑实在羞辱房俊,大喜之日,有女眷们叫嚣起哄要新郎官做催妆诗的,有姊妹们讨要红包的,却哪里有男丁站出来说是要考研考研新郎官儿的?

    这一刻,萧锐当真害怕房俊这个棒槌扭头就走,若是那般,萧家的颜面就算是丢尽了,且从此与房家解下死仇……

    不是谁怕谁的问题,而是萧家此举极为失礼!

    世家门阀讲究的就是个面子,这传扬出去,舆论准定一边倒,萧家丢人丢大发了……

    房俊收住脚步,瞄了一眼那身形健美的男子,便看向萧锐,淡然问道:“萧兄,此乃何意?”

    萧锐心里恨不得将萧嗣业打死,尴尬道:“玩笑,玩笑耳!二郎,快请入内……”

    房俊还未等说话,他身边便有一人扯着破锣嗓子叫道:“慢着慢着!某家生平最爱开玩笑!这小子不是要能不能娶的萧家女,要过他这一关么?来来来,划下道儿来,某家生平第一次当傧相,就替二郎闯一闯你这道险隘雄关!”

    萧锐心里头的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

    就算此举乃是萧家不对,可我这也算给了你房俊足够的面子,你还想怎地?

    弄一群人五人六的东西跑这儿叫嚣,真当萧家是面瓜,随便揉捏呀?

    他眉毛一竖,瞪着房俊身边大言不惭之人便要训斥,只是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回肚子里……

    你好歹也是十六卫大将军,堂堂武安郡公,比房俊高着一辈儿呢……还要不要脸面了?

    他本以为这傧相乃是房俊的狐朋狗友,诸如李思文、程处弼之流,以他的地位辈分,狠狠的喝叱几句出出气,并不当事。

    可谁能想到居然是薛万彻。

    这厮咋滴跑去给房俊当傧相?!

    萧锐心里恨不得给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狠狠的戳上几刀,面上却不得不挤出一副尴尬至极的表情,连连拱手:“居然是大将军当面,在下眼拙,还望恕罪……今日乃是二郎与吾家侄女大喜之日,大将军既然能够为二郎充当傧相,又岂能坏了气氛?此乃吾侄,刚刚从西域回转,性情跳脱了一些,惯了玩笑话,大将军岂能如他一般见识?”

    说到此处,他扭头看向身后的萧嗣业,敛去笑容,沉声道:“此乃薛大将军当面,还不速速请罪?”

    他是真的亏要愁死了。

    此人乃是军中有数的猛将,单人匹马取敌将之首级有若探囊取物,萧嗣业如何是他的对手?况且这薛万彻比房俊还浑,比房俊还棒槌!万一两句话不来非要跟萧嗣业切磋切磋,那还得了?

    搞不好就得揍得骨断筋折,萧家颜面扫地……

    好在萧嗣业还算有颜色,摄于薛万彻的威名,没敢犯浑,憋着气道:“晚辈疏狂,还望大将军宽宥……”

    说着,一揖及地。

    底下头的时候,却是狠狠咬着牙……今日之屈辱,来日必定奉还!

    却没想过,整件事情根本就是他自己在无理取闹……

    岂料薛万彻是个浑人,却不是傻子,自然看得懂萧嗣业被萧锐强摁着低头的神情,你小子还不服?

    “无妨,今日乃是大喜之日,动不得刀兵,更见不得鲜血,某不与你计较!不过刚刚听闻汝乃是从西域回转?嗯嗯,好样的,好汉子就得在塞外与胡族征战,岂能仗着家族势力横行霸道?过上几日,去右武卫大营,去跟某麾下的将校们切磋切磋,让这些个整日里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瞧瞧,吾大唐之军人该是何等模样!说好了啊,某最烦别人欺骗,若是到时不至,当心某来你萧家找你!”

    萧嗣业一张俊脸臊的通红,这夹枪带棍的一番言语,他岂能听不懂其中之讽刺?

    只得作揖道:“晚辈记下了……”

    心中暗暗发狠,还就不信了,小爷在西域统御十数万突厥,弓马娴熟身强力壮,还打不过你手底下那些个公子兵?

    ……

    好不容易将这场意外压制下去,萧锐连忙道:“府内已然准备妥当,二郎请随吾来。”

    当先虚手一引。

    房俊也谦让了一下,两人一起进了大门。

    薛万彻紧随其后,走到萧嗣业身边的时候还瞪了一眼,嘟囔道:“不知天高的小子,若非今日大喜,定然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地位差距太大,硬怼没好处,怎么着都是自己吃亏,萧嗣业只能咬着牙,充耳不闻,不予回应。

    结果薛万彻过去了,随在他身后的几个精壮年青人从自己面前鱼贯而过,一个个都眼神不善的扫视着自己……

    萧嗣业岂能势弱?

    也鼓起眼睛瞪了回去。

    薛万彻勇冠三军威名赫赫,小爷还有几分忌惮,你们这一群蠹虫一样的酒囊饭袋,也配跟小爷瞪眼睛?

    虞部郎中萧锴在一旁拉了他一下,Jǐng告的眼神很是凌厉。

    萧嗣业抿抿嘴,垂下头。

    长安真是麻烦啊!在西域的时候,纵马驰骋豪气干云,想干啥就干啥,结果回了长安头顶上一大堆的叔伯长辈,这个不行那个不许,好似云雀被束缚了双翅,这日子没滋没味的……

    还能怎么办呢?

    忍着吧,等过两天去了右武卫大营,让这帮子混账好好见识见识,出了心头一口恶气!哼哼,一群笼子里头等着喂水喂食儿的金丝雀儿,还真以为自己天上的雄鹰了?

    ……

    内堂。

    萧和正妻独孤氏端坐正中,一干女眷则散在两侧,满堂珠翠,姹紫嫣红,一派富贵气象。

    女眷们窃窃私语,叽叽喳喳的小声谈论着这位新姑爷,有人讲述着房俊的事迹,都是些深宅妇人,虽然与后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被礼教死死束缚的年代不同,但“男主外女主内”却是传统习俗,这些妇人们对于朝堂之上的事情到底如何,知之甚少,这会儿兴趣盎然的听到房俊的种种“传奇”,便有人轻声惊叹,眉飞色舞。

    待到房俊在萧锐引领之下进入正堂,原本的议论声为之一静,都瞪起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即被称为“棒槌”却又得到皇帝嘉许“宰辅之才”而“毁誉参半”的年轻俊彦。

    被几十双眼睛盯着品头论足,房俊却也丝毫没感到窘迫,一身吉服站在堂中,身躯矫健结实,微黑的面容五官端正,自有一股渊岳峙的气质,一揖及地,大礼参拜:“晚辈见过宋国公,见过夫人。”

    萧温厚一笑,道:“贤婿毋须多礼,快快请起。”

    他身旁的国共夫人独孤氏微嗔道:“这孩子,还自称的晚辈呢?该改口了才是!”

    房俊尴尬的笑了笑,轻声道:“小婿……有礼。”

    这位宋国公夫人,可不是一般人。

    只是看她的姓氏便知其根源,整个隋唐南北朝,绕来绕去你也绕不出独孤家这个圈子,这就是最顶级的门阀!

    宋国公妇人独孤氏,乃是隋文帝独孤皇后的娘家侄女。

    提起独孤皇后,就不得不提那位被誉为“中国第一岳父”的北周大司马独孤信……

    独孤信而且生得俊美非凡,出身于鲜卑贵族之家,更擅于修饰,因此自少年时便被称为“独孤郎”,后来做官更被上下级同事公认为“璧”人,帅掉渣那种。独孤家族基因好,辈辈皆出俊男美女,独孤信在血统上自然也有传承,而且繁衍能力也很好,生育了六子七女。儿女们自然能也继承了父亲高贵的血统和俊美的长相,个个出落得像模像样,特别是七个女儿简直是一群凤雏天仙,女婿当然不能是凡夫俗子。

    岂止不是凡夫俗子呢?

    简直各个都是人中之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