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二十八章 世间再无狼骑

    薛延陀自漠北穿越白道而来,直抵敕勒川,自然要派兵屯驻于此,保护大军撤退的咽喉要道。不过大度设并未对此地予以太多的重视,薛延陀十万大军由此南下,一路平推,所至之处无论突厥人亦或是汉人尽皆仓皇难逃,百里之外不可能有任何敌军出现,故而只是象征性的驻扎了千余兵卒扼守白道口。

    只是大度设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此行居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折……

    晨曦之中,万物俱寂。

    唯有北风穿越白道口,发出呜呜的呼啸,卷起山口的积雪……

    唐军骑兵小心翼翼的向着山口挺近,直到距离山口不足一里的地方,才被薛延陀的斥候发现。

    既然行迹无法掩藏,唐军干脆加速,向着山口一侧的薛延陀营帐杀去。

    铁蹄踏碎冰雪,一万骑兵发起的攻势惊天动地,隆隆的提升震荡大地,就连两侧山坡上的积雪都被震得簌簌滚落。

    无数唐军铁骑向着山口奔袭,士兵头盔之上鲜红的缨羽犹如一片血红的海水一般翻滚荡漾,声势骇人!

    薛仁贵一马当先,铮亮的甲胄,鲜红的披风,手里凤翅鎏金镗斜斜的推出去,便轻而易举的将一个骑上马仓惶迎战的薛延陀士兵头颅割去,鲜血飙起三尺。

    再将凤翅鎏金镗收回,举起,狠狠的砸在另一个薛延陀士兵的头上。

    那士兵倒是反应及时,用手里的长矛堪堪挡住薛仁贵这一击,却不料薛仁贵力气太大,一下子连兵器带着人都给砸落马下,那士兵摔得晕头转向,未等从地上爬起,便被接踵而来的唐军铁蹄踩成肉泥……

    一方措手不及兵力孱弱,一方全力一击优势巨大,战斗仅仅进行了一盏茶功夫,驻守山口的薛延陀士兵便被剿杀干净。

    薛延陀士兵的尸体被拖走,地上的鲜血被铲来的积雪掩盖,一切都看不出历经一场大战的样子。

    唐军战士尽皆下马,挽着缰绳进入白道之内,沿着山坡休憩进食,给战马喂食草料豆子。

    一枚一枚震天雷从木头箱子里取出来,整整齐齐的码在营地内。

    如果大度设有命,能够返回白道,将会有一场大大的惊喜留给他……

    *****

    恶阳岭下,战斗已然进入白热化。

    突厥人为了守护妻子儿女,各个奋勇争先悍不畏死,兼且装备战术尽皆优良与薛延陀人,居然死死的守住山道,使得薛延陀人不得寸进。

    不过薛延陀到底占了兵力的巨大优势,在大度设赶上来连续砍了几个畏缩不前的渠帅之后,攻势愈发猛烈,突厥人渐渐不敌。

    ……

    阿史那思摩一刀砍翻面前的薛延陀战士,冷不防被一旁刺来的一杆长矛刺中肩胛,疼得他大叫一声,跌落马下。身后的亲兵死士连忙冲上来将薛延陀士兵杀退,将他救了回去。

    “大汗!顶不住了,要不您先撤吧!”

    “您是突厥的大汉,吾等可以战死,可您不能死啊!”

    “是啊大汗,咱们死了不打紧,可是咱们的妻子儿女,还得仰仗着大汗存活呢!”

    身边亲兵疾声劝阻。

    若是阿史那思摩死在此处,那些个突厥妇孺怎么办?没有阿史那思摩这杆大旗,大唐哪里会收容那些个孤儿寡妇!

    就算收容入关,往后也不过是奴隶的命运……

    阿史那思摩红着眼珠子,看着四周遍地尸骸,鲜血已然将雪地彻底染红,一夜的厮杀,突厥勇士死伤殆尽,就凭着最后一口气死死的咬牙顶住,生生的还来数倍的战损。

    他有些绝望。

    一夜的拼杀,已然将心里头那股热血耗尽,遍体鳞伤体力耗尽,仓惶和恐惧如同野草一般不可遏止的疯长。

    说到底,阿史那思摩的确缺少突厥人的狠厉坚韧,他是一个被惯坏了的突厥贵族,享受了太多的荣华富贵,将突厥人的传统早已丢弃的没剩下多少……

    嘴皮子抖了抖,阿史那思摩茫然看着身边的亲兵死士,又回头看看已经排列阵型准备再一次发动进攻的薛延陀骑兵,最终无尽的壮烈只化作一句话……

    “撤退吧……”

    什么金狼大纛,什么突厥可汗,哪一样能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正如同亲兵们劝说的那样,他的命不能丢在这里,还有数以万计的老弱病残孤儿寡妇指望着他活下去……

    畏惧一旦滋生,便不可遏止。

    亲兵们也来不及替他包扎伤口,就这么扶着他跨上一匹战马,一群人护卫左右前后,向着雁门关的方向快马加鞭,亡命奔逃。

    本就是强弩之末的突厥狼骑见到自家可汗居然临阵脱逃,士气低落,最后强撑着的那一口气瞬间崩泄。

    兵败如山倒……

    位于后阵的大度设犹豫了一下,对左右道:“既然已经屠杀突厥狼骑,那就不必在追,前面不远便是雁门关,万一被唐人误会吾等乃是意欲破关而入大唐腹地,那可就麻烦大了。”

    “诺!”

    身边的斥候领命,就待前去传令。

    “慢着!”

    头脸包裹得好似一个大粽子也似的吐迷度策马来到大度设身边,建议道:“二王子岂可放任阿史那思摩离去?突厥狼骑固然被屠杀殆尽,可是这草原之上的残余突厥人却不少!只要阿史那思摩活着,他就是東突厥的可汗,就是金狼大纛的主人,随时随地都能够拉起另一支突厥狼骑!今日薛延陀已经与突厥结下血仇,往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事已至此,二王子当穷追不舍,斩尽杀绝,万万不可给予阿史那思摩喘息之机,否则后患无穷!”

    大度设顿了一下,思量一番,纠结道:“可万一被唐军误会,引发两国争端,父汗必定责罚于我。”

    吐迷度无语……

    特娘的你都快要杀到雁门关下了,更是将大唐一手扶持的突厥人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还特么指望大唐跟你好言好语?

    搞不好现在唐军就已经追在身后掩杀过来了!

    强忍着对大度设的鄙视和不屑,吐迷度劝阻道:“可是任由阿史那思摩离去,未能将其族人尽数斩杀,埋下无穷后患,大汗照样会责罚于你!反正都是要受到责罚,何不干脆捞取一个斩杀突厥可汗的盖世功勋?就算受到大汗责罚,可您依旧是薛延陀的英雄!草原大漠之上的各个部族,最是崇拜强者,往后哪一个不以您二王子马首是瞻?”

    大度设舔了舔嘴唇,心动了……

    是呀!

    曾几何时,突厥乃是草原之上的霸主,光耀日月、威盖四方,多少部族尽皆匍匐在其大纛之下、牙帐之前,唯命是从,奉其为主!

    突厥可汗便是天神庇佑、狼神之子,世间最尊贵的存在!

    若是自己能够斩杀一位突厥可汗,那么对于自己威望之提升简直无法估量,只要能够得到各个部族的崇拜与敬服,自己久多了几分与拔灼争夺汗位的胜算……

    这一会他不再犹豫,当机立断:“全军出击,擒杀阿史那思摩,官升万夫长,赏金白镒!”

    “二王子威武!”

    薛延陀骑兵兴奋的嗷嗷直叫,鼓起力气将参与的突厥狼骑屠杀殆尽,继而便策马扬鞭,向着远处的阿史那思摩追杀过去。

    万马奔腾,声威雄壮,铺天盖地的追杀过去。

    ……

    阿史那思摩骑在马上亡命奔逃,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追兵,发现追兵已然越来越近,耳畔薛延陀人射出的箭矢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嗖嗖的自身边射过去,只得将整个身体都伏在马背上,以防被流矢射杀。

    “可汗速走,吾等拦住追兵!”

    二十余个亲兵狼骑大喊一声,便勒住马缰,义无反顾的反身冲入敌阵,试图阻拦追兵。

    只是薛延陀骑兵士气正旺,数万骑兵排山倒海一般狂追而至,哪里是区区二十几个人就能拦得住的?

    阿史那思摩看着亲兵狼骑冲入地阵,只是如同几滴水珠滴进大海,连个浪花都没翻起来,便被立即淹没,顿时目眦欲裂……

    前方,雁门关巍峨是轮廓已经映入眼中。

    阿史那思摩忽然脑子里浮起一个念头:万一唐人不肯打开关门,那可怎么办?。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