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纨绔闹事

    房俊见他慌慌张张,呵斥道:“此乃禁宫门外,如此大声喧哗成何体统!到底发生何事,居然这般惊慌?”

    那仆人被训斥,也不敢还嘴,自家家主在房俊面前都时不时的遭怼,他算个屁呀?

    连忙说道:“吾家家主命奴婢前来,请二郎速速回书院。”

    房俊没好气道:“到底怎么回事?一口气说完!”

    “喏!”

    那仆人面对房俊明显胆子发虚,咽了一口唾沫,道:“书院被围起来了!”

    房俊吃了一惊,奇道:“何人如此大胆,敢围攻书院?”

    谁都知道李二陛下对于书院之重视,更知道往后书院将会大唐军政两方高官的“摇篮”,必将在大唐历史当中扮演极其重要之角色,这样一个几乎等同于“圣地”甚至是“禁地”的地方,谁吃了豹子胆敢去围攻?

    那仆人道:“是一些关陇世家的子弟,大抵是因为不满书院将那些嫡长子剔除在外,心生不忿,故而上门闹事。”

    房俊顿时气笑了:“嘿!老虎不发威,他们一个个都以为吾房二变成病猫了是吧?咱们回书院,小爷倒是要看看,这帮家伙是不是头上长角、身上长鳞,要成精了都!”

    当即一招手,守在宫门外的部曲早已牵来战马,房俊接过缰绳飞身上马,马鞭子狠狠一抽,胯下“希律律”一声嘶鸣,战马四蹄扬起,奔了出去。

    一众部曲紧随其后,纵马沿着长街径自向南直奔明德门。

    那仆人呆愣愣半晌,他的身份不准城内策马,只得迈开两条腿,追着向城南跑去……

    书院值房之外,早已被一大群鲜衣怒马的世家子弟团团围住,马匹车驾在山门处堵塞了道路,数十上百名豪奴纷纷护着自家少主,在值房前的空地上叫嚣暴跳,吵吵嚷嚷,一片喧嚣。

    许敬宗站在值房门前,矮胖的身材被十几名书院书吏簇拥着,一脑门儿汗水哗哗往下淌……

    抹了一把流到下巴的汗水,指着不远处山门之上“贞观书院”的匾额,许敬宗声嘶力竭的喊道:“尔等可知此乃何地?陛下御笔手书的书院匾额在此,如此疯狂叫嚣围堵山门,实乃大不敬之罪!本官念在尔等年少无知,不忍追究,速速散去,本官就当没发生过,否则……”

    “否则个屁呀!”

    一个身材健硕、腰悬古玉的世家子弟指着许敬宗的鼻子骂道:“许敬宗,吓唬谁呢?吾等非是聚众闹事,而是要来寻一个公道!你可别弄那等‘大不敬’的罪名唬我,咱受不起!”

    许敬宗怒道:“尔等啸聚于此,喧哗生事,就连着山门都差点给掀了,还敢说不是聚众闹事?高真行,你好大的胆子!”

    高真行上前几步,来到许敬宗不远处,扬起下颌轻蔑的看着许敬宗,道:“吾与诸位兄弟今日前来,就是要讨一个公道!既然书院乃是陛下敕命所建,宗旨是为了大唐培养人才,为何唯独吾等之名不曾录入书院学籍之上?孔夫子亦说‘有教无类’,同样都是各家的庶子、次子,为何旁人可以入学,吾等却不可以?吾等就想知道,这到底是陛下的旨意,亦或是尔等假借陛下之名义,暗中收受钱财,将吾等不愿行贿之人拒之门外?”

    “没错!为何吾等不得入学?”

    “同样都是庶子、次子,为何旁人名字在书院学籍之上,而吾却没有?”

    “吾乃陇西申家之嫡长子,吾亦不能入学,却是为何?”

    “许敬宗,你就说这到底是陛下的意思,还是你和那房二的意思?”

    “给吾等一个交待!”

    “否则吾等就拆了这书院,陛下降罪,吾等受死便是!”

    “大家一起上,拆了这劳什子的书院……”

    ……

    眼见这些人气焰嚣张就待要往前冲,许敬宗吓得双腿发软,心中怒极,却是无计可施。

    这些人都是关陇世家的子弟,有庶子、次子,甚至还有一些小家小业的嫡长子,平素都是横行霸道欺行霸市的纨绔,最是无法无天,他许敬宗虽然背了一个“秦王府十八学士”的名头,看似吓人,实则从未掌握过实权,哪里会有人怕他?

    他吼得嗓子都哑了,却跟放个屁一样……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自山下轰鸣而来!

    许敬宗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站在门前石阶上目光越过面前这些纨绔子弟的头顶,见到一队骑兵自山下沿着上山的道路呼啸而至,为首一人正是房俊,顿时大喜过望,心中一松。

    救兵终于来了!

    纨绔子弟们也听见了马蹄声,纷纷回头去看。

    高真行一眼就见到一马当先的房俊,连忙大声蛊惑道:“这些奸计,定然全都是房二这个棒槌想出来的,冤有头债有主,吾等跟房二要一个公道!”

    “没错,跟他要一个公道!”

    “房二又怎样?老子不怕他!”

    “娘咧!瞧瞧这策马奔驰的骚劲儿,弟兄们给堵住了!”

    “让他下马,从吾等胯下爬过去!”

    ……

    高真行领着一大群人“呼啦啦”将书院值房门前堵个严严实实,双手紧握成拳,就等着房俊到了跟前下马,然后自己久蛊惑身边这些纨绔子弟一哄而上,先揍他一顿再说……

    断腿之恨,时时刻刻都在啃噬他内心的骄傲,仇恨就像是一把野火燎过草原一样不可抑制,就连做梦都想报了那一箭之仇!

    今日纠集了这么多的纨绔子弟,就算是将你的腿打折又能如何?

    法不责众!

    就算陛下再是宠信你,亦不可能得罪整个关陇世家来给你出头!

    他才不管如此做法是否违背了前来书院闹事的初衷,是否会给那些暗中商议出这么一个主意的家主们带来麻烦……

    他只想报仇!

    站在人群中间,高真行紧握双拳,脚下微微错开,蓄势以待,只等房俊下马的那一刻,他便会箭步冲上去先下手为强,继而身边这些人就会一拥而上,来一场群殴!

    你房俊纵然铜皮铁骨,但双拳难敌四手,就不信打不趴下!

    当然,兵刃是绝对不能携带的,对方如今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纨绔子弟,而是屡立殊勋、声威赫赫的朝廷重臣,用拳脚将其打趴下,那是纨绔子弟之间寻仇,但是动用兵刃,性质就变了。

    他想要报仇,却不想将自己搭进去……

    房俊带着部曲策骑狂奔,沿着山路一路疾驰,眨眼间便到了山门前,远远的便看到了聚集在书院值房之外的人群。见到这些人已经放弃了围攻值房,而是围拢在一起等着自己,嘴角便不由得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意。

    这帮子纨绔子弟在长安待得久了,安逸的生活使得他们骨子里那股尚武之风或许犹存几分,但一身血气早已被富贵融化侵蚀得干干净净,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亦敢站出来搅风搅雨?

    他双手提缰,两腿夹着马腹毫不放松,胯下战马喷着响鼻,放开四蹄全力冲刺!

    身后部曲与他并肩作战数年,彼此之间进退攻守配合默契,当即便明白了房俊的想法,一个个将身子伏在马背上,追随着房俊一路向前。

    碗口大的铁蹄踩踏在路面上尘土飞扬,蹄声隆隆有若闷雷,十余骑全速疾驰,居然硬生生跑出一副千军万马临阵冲锋的气势!

    高真行领着一群纨绔站在值房前,眼见着房俊率领部曲策骑奔驰而来,距离不过十几二十丈远近,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骏马飞扬的鬃毛贲张的鼻孔清晰可见,一股浓烈之极点的杀气扑面而来!

    原本气势汹汹等着给房俊一点颜色的纨绔们终于面色发白,心虚胆跳,站在高真行身边的一个纨绔【 .】使劲儿咽了口唾沫,颤声道:“四郎,这厮该不会是想撞死我们吧?”

    高真行怒喝:“他敢!”

    可是话语之中的色厉内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他心里也发慌。

    谁不知房俊这厮就是个棒槌,行事素来恣意妄为肆无忌惮?

    万一这个棒槌发了狠径自策马撞上来,那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