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二百六十六章 心生疑窦

    这等紧要关头,家中下人、家将有人服毒自尽,说明了什么?

    畏罪自杀!

    若非是犯下十恶不赦之重罪,谁会如此果断的葬送自己的性命?这等做法看似逃避律法之制裁,实则却是坐实了这件事与丘行恭有关,将丘行恭推上了断头台……

    丘行恭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悲呼道:“陛下!陛下明鉴,老臣对于此事根本毫不知情!老臣固然于那房俊素有仇隙,可就算再是愚蠢,亦不能在今日这等场合暗杀于他!陛下,老臣当真冤枉啊!”

    李二陛下面无表情,伸脚扒拉了一下那部弩机,又问道:“汝所言之毫不知情,到底是刺杀房俊一事,还是私铸钱币一事?”

    丘行恭面青唇白,大汗淋漓,嘴唇蠕动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李二陛下又看向柴哲威:“谯国公以为如何?”

    柴哲威一身衣衫早已被冷汗浸透,心里差点将丘行恭祖宗十八代都拽出来问候一遍,口中说道:“启禀陛下,末将对此懵然不知。”

    眼尾瞥见丘行恭抬起头来,连忙又补充道:“不过拒微臣所指,丘将军非是贪财之人,性格固然暴躁一些,但是谨守底线,绝不会做出私铸钱币这等触犯国法之举!必然是有人意欲加以陷害,当责成三法司予以侦查,揭露此事之真相。”

    丘行恭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刚刚柴哲威说与他无关,气得丘行恭就想要将所有事情都抖露出来,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凭什么将黑锅都推到老子身上来?

    待到柴哲威说出这句话,他总算明白过来,将所有的事情都抖露出来,唯一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完蛋,而若是将柴哲威摘出去,自己扛起所有罪名,凭借柴哲威的能力,以及那位的影响力,或许事情尚有回寰之机会……

    只好闷不吭声。

    李二陛下看着地上的模具与弩机,面颊一阵阵抽搐,愤怒的火焰在胸膛里升腾,已经快要将所有的理智燃烧殆尽。

    想必于暗杀一名大臣,显然私铸钱币更令他难以接受。

    无论是丘行恭,亦或是柴哲威,甚至是某一位朝中重臣,都是声名显赫官高爵显之人,名下家产无数,几辈子都花不完,若是单纯的贪财,谁会想到私铸钱币来积累财富?

    即便朝中公认最贪财的河间郡王李孝恭,也做不出这等触犯律法自寻死路的事情……

    毫无疑问,胆敢私铸钱币,必然因为需求金钱的数目太大,普通的敛财手段已经远远无法满足。

    那么,到底为什么需要如此之多的钱财呢?

    答案显而易见,天底下最耗费的钱财的事情,其实只有一样……

    他盯着丘行恭与柴哲威,狠狠看了半晌,才回头对长孙无忌说道:“刺杀房俊,私铸钱币,这两案合二为一,便由辅机你负责吧,统御三法司立案审查,将事情的前后查的清清楚楚,无论涉及到谁,不可徇私,不可枉法,以《贞观律》为准绳,从严处置,绝不容情!”

    长孙无忌心中一懔,忙道:“老臣遵命!”

    不可徇私,不可枉法……他便明白,这件事简直就是烫手的山芋,稍有不慎,便能将他自己也给烫伤。

    刺杀房俊,那是一般人敢干的事儿?

    私铸钱币,那更是通天的门路才能干得了!

    这两个案子无论哪一个,都势必要掀起一场风暴,两案合一,届时必将整个帝国高层都得给席卷进来……

    李二陛下再次看向柴哲威与丘行恭,语气阴森:“二位皆乃国之栋梁、功勋赫赫,又皆是名门之后、家学渊源,朕不愿见到汝二人任何一个走上绝路,若是能够坦诚交待,朕或许会网开一面,给予一条生路,但若是意欲抵触、顽抗到底,届时是生是死,便无人可以左右。”

    顿了一顿,他道:“好自为之吧。”

    言罢,转身带着内侍禁卫离去。

    这一刻,愤怒之余,也有一些为难。

    丘行恭还好说,此人性情暴戾,自己素来不喜,依仗功绩横行霸道,若是当真这两件案子都与他有关,死不足惜。

    但柴哲威毕竟不同……

    想起他的母亲,李二陛下便心中叹息。

    隐太子李建成、卫怀王李玄霸、齐王李元吉,他,还有平阳昭公主,兄妹五人一母同胞,其中他和李玄霸、平阳公主的感情最好,三人从小便一起玩耍,而早慧的太子李建成则素来高高在上,唯有齐王李元吉素来以其马首是瞻。

    兄妹五人,两个阵营。

    李玄霸早殇,李二陛下便与平阳公主最是亲厚,这位李氏家族的奇女子巾帼不让须眉,整个关中都是她打下来的,坚守此处直到先帝率军进驻,以此为根基横扫天下,建立永垂不朽之基业。

    论功勋,兄妹之中,当以平阳公主为首。

    当年平阳公主英年早丧,不仅是他李二痛不欲生,便是李建成、李元吉亦是伤心落泪、百般不舍,先帝更是命礼部以军队为其送葬,而以公主只身份享此殊荣者,从古至今,绝无仅有!

    若是柴哲威犯下不赦之罪,李二陛下亦不知自己能否狠得下心,将柴哲威明正典刑、以正超纲。

    若是将其处死,自己百年之后,如何能有颜面再去见自己的三妹?

    可若是放纵宽恕,自己这个皇帝又要如何服众,视国法为何物?

    不仅叹了口气,只愿柴哲威并未如自己所想那般,牵涉得那么深吧……

    *****

    真德公主金德曼自紫云楼出来,便乘坐马车赶回府邸。

    一路上提心吊胆,唯恐下一刻便传来房俊死掉的噩耗,她倒是不是对房俊有什么感情,只是难以想象一旦房俊死掉,自己与姐姐即将面对何等困难之局面……

    好歹直到府邸门口,亦未有噩耗传来,这令她稍稍松了口气。

    下了车,在婢女的服侍下径自进了院子,这才问道:“房少保还在这里?”

    婢女道:“是,刚刚经由军医处置了伤处,伤势很重,短时间内不宜挪动,故而陛下便将其安置在客房之中。”

    金德曼点点头,脚下不停,眨眼来到客房。

    房门洞开着,门口有兵卒守卫,金德曼抬脚进了房中,扑鼻而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令她胸口一沉。

    客房之中布置颇为奢华,帷帐低垂之间,隐隐可见账后床榻之侧有几道人影,金德曼开口道:“姐姐?”

    账后声响传出,好一会儿,一身锦绣宫装的金胜曼才走出来,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温言道:“回来了?房少保受伤颇重,刚刚医官处置过,喝了汤药,这会儿刚睡着,还是稍后待他醒来,妹妹再来探视吧。”

    “哦。”

    金德曼并不太关心房俊,听闻其并无大碍,也就放心。

    不过……

    姐姐眼圈儿红红的,好似刚刚哭过?

    金德曼有些不能理解。

    对于她们姊妹来说,房俊就好似一座靠山,可以让她们放心依靠,从此之后这长安城中再也无人干明目张胆的心生觊觎,但若说其感情,却未必能有多少。

    别忘了,当初在新罗,房俊驱虎吞狼的手段令不知多少新罗儿郎惨死,旧恨未消,何来爱慕?

    所以若是房俊死了,大抵是要哭出几滴眼泪给外人看的,可如今房俊既然并无性命之忧,姐姐缘何这般伤心?

    哭给谁看呢……

    金德曼心生狐疑,下意识的跟着姐姐的脚步走到门口,忽然问道:“房少保遇刺之时是在咱们府邸门口,他为何到这里来?”

    当时她受邀前往紫云楼,而房俊作为布防芙蓉园的将军,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那么他为何在自己不在家的情况下,却要来到这里?

    他来找谁?

    金胜曼心中一跳,绷着脸状似无意道:“是姐姐发现有人暗中窥视这里,故而派人将房少保请来,予以侦查。却不成想,那些人并非是觊觎咱们,而是探查房少保之行踪,结果他刚一出门,便遭遇刺杀,故而姐姐心中甚觉有愧,若非吾派人叫他,那他身在麾下军马簇拥之中,何至于遭受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