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二百七十二章 心有成见

    但凡私铸钱币,必然是心怀不臣、意欲谋朝篡位。

    高家乃是皇亲国戚,高士廉更是李二陛下能够逆而篡位的肱骨之臣,这等从龙之功,足以保得高氏一族与国同休、世代兴旺,李二陛下实在是想不出高履行为何要参与铸币一案?

    难道是想要证明自己一代更比一代强,老爹高士廉当年领受从龙之功,他高履行也要照葫芦画瓢再来一次?

    李二陛下着实想不出来高履行牵涉进铸币案的理由。

    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可能是长孙无忌无辜攀扯,意欲借以打击高士廉。

    这就过分了……

    当年长孙晟病故,隋炀帝虽然准予其爵位由年幼的长孙无忌承继,且赏赐颇丰,但长孙无忌却遭受长孙晟原配所生之长子长孙安业的排挤,被逐出家门,不得不投靠舅父高士廉,方才安稳下来,在高士廉抚养之下,与妹妹一同长大ChéngRén。

    故而,暂且不论高士廉于大唐成立之时立下的赫赫功勋,单单抚育之恩,便足以令长孙无忌一生一世来偿报。

    文德皇后临死之前,还曾拜托他往后照拂高氏一门,若无大错,则从轻处罚……

    如今长孙无忌非但不报抚育之恩,反而要趁势打击高家,意欲将高家的利益巧取豪夺,这是人能干出的事儿么?

    利益是门阀永恒的追求,任何时候都得将利益摆在首位,哪怕牺牲性命亦要维护家族的利益,这一点李二陛下是赞同的,因为他自己便出身门阀,深明此乃门阀之所以存世并世代强盛的根基。

    然而若是眼中唯有利益,所有的礼义廉耻恩情孝道尽皆抛在脑后,这等人却是令人极为不齿的。

    君子坦荡荡。

    如何能够做到坦荡荡?自然是心底无私、宽厚仁爱,若是连抚育之恩尚且置之于脑后,则人与禽兽何异?

    晋公子重耳出亡至楚,楚成王礼遇重耳,重耳允下“退避三舍”之诺言,后重耳返国执政,晋楚城濮之战,晋军果“退三舍以辟之”,以全当年楚成王礼遇之情义。

    国家之间尚且如此,何况人乎?

    李二陛下心中愠怒,面沉似水,淡然道:“申国公于国有功,为帝国操劳半生,如今致仕虽然归乡,帝国却决不可忘记其贡献。高履行性情莽撞,思虑不周,难免被他人所利用,辅机你要仔细甄别,勿要冤枉了无辜之人,更勿要因为与高履行是亲戚,便心有顾忌,担心被旁人误会偏袒于他。”

    长孙无忌有些懵,我何尝因为因为与高履行的亲戚关系,便不敢将他从案件之中摘出去了?

    高履行与丘行恭时常私下会面,多次发出不满当今国策之言,甚至对于太子亦是多有诋毁,尤有甚者,其在终南山的一处矿场便是与丘行恭联名开设,长孙无忌怀疑其中便是铸币之作坊,唯恐派兵详查之后确定与高履行有关,进而将整个高家攀扯进去,这才一直未曾严查。

    怎地到了陛下这里,却变成自己太过公事公办、不肯对高履行网开一面而有所不满?

    您记挂着当年高士廉的扶保之功,难道我就忘了高士廉的抚育之恩?

    心里琢磨着,长孙无忌口中说道:“陛下所言甚是,申国公的恩情,老臣不敢一日或忘,只不过……好教陛下知晓,前日芙蓉园赏荷之后,申国公便前往英国公的府邸会晤,所谈为何,老臣不得而知,但其后英国公便签署了高履行的调令,准许其辞去民部侍郎之职,转而调往恒州担任刺史,吏部已然备注允准,一应手续尽皆齐备,已如昨日动身赶往恒州赴任。”

    “嗯?”

    李二陛下剑眉一挑,顿时一愣。

    赶往恒州……赴任?

    他仔细看了看长孙无忌的神情,长孙无忌露出一个苦笑,点了点头,意思是陛下您猜的没错。

    高履行……畏罪潜逃了。

    李二陛下面色难看至极。

    他并未以为高履行当真犯下大错,唯恐国法不容,故而避往恒州远离中枢,希望李二陛下念在高家的恩情功绩之上,不予追究。

    反而先入为主的认为是长孙无忌借故攀咬,这才导致高履行心生惶恐,高士廉亦不得不退避三舍,主动让高履行放弃中枢官职,前往恒州那等民不聊生之地为官一任……

    心中便愈发不爽。

    那可是你的表弟啊,对你有抚育之恩的舅舅还没死呢,你就能这般肆无忌惮的予以攀咬?再者说了,渤海高氏虽然影响力很大,但是在高士廉致仕之后,门下已无身居高位者,你就算是争权夺利,也犯不着盯着高家那点蚊子肉吧?

    冷酷、无情,这是李二陛下给予长孙无忌的标签……

    想了想,开口说道:“此案朕既然交由辅机你来负责,如何审讯、如何调查,自然全权由你处置。若高履行涉案甚深,当然依据国法惩处,只不过毕竟申国公的面子要紧,你查案之时,务必严谨,首重证据,决不能令功勋老臣寒心。”

    长孙无忌愈发摸不准李二陛下的心思了,就算高履行参与私铸钱币一案证据确凿,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帮凶而已,难不成还就能定下重罪、枭首示众了?

    陛下说这番话,难不成是担心自己故意构陷?

    且不说高士廉只有一口气在,他长孙无忌就算是杀尽天下人也不可能对高家动手,就算动手,高家也着实没有什么让他看得入眼的,犯得着为此背负一个忘恩负义、冷血寡情的骂名么?

    长孙无忌只得说道:“老臣遵旨。”

    又谈了一会儿,这才捧着卷宗告退而去。

    这份卷宗,李二陛下只是略微翻了翻,对于其中的详情根本未曾深入了解,这让长孙无忌很是烦扰。

    既要将这两件案子差个水落石出,又要保证朝政之平稳,自己还得从中渔利……关键是李二陛下说到底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界定,哪些人可以碰,哪些人不能碰,都需要自己去慢慢摸索。

    这实在是太难了……

    *****

    待到长孙无忌告退,李二陛下独自一人坐在殿中,慢慢呷着茶水,思虑快速转动。

    良久,他才放下茶杯,唤来内侍服侍他沐浴更衣,然后踱着步子来到晋阳公主的寝宫。

    不同于长乐公主的寝宫淑景殿那般清淡素雅,晋阳公主这边布置得富贵堂皇,铮亮的地板光可鉴人,家具清一水儿的上品紫檀木打制,华美的木纹在一层清亮的油漆之下愈发显得钟自然之灵秀,随处可见的精美瓷器、玻璃制品,以及来自于南洋西域的奢华饰品,琳琅满目。

    李二陛下就有些无语了,这似乎比他的神龙殿更像是一国帝王的寝宫,两者的奢华之处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诚然,自从登基之后李二陛下一直奉行节俭,当年文德皇后尚在世的时候,一件裙子穿了多年,洗的颜色都有些发白却也舍不得更换。一方面是国家百废待兴,身为帝王不易奢靡过度,另一方面则是李二陛下憋着劲儿的要向世人证明,他虽然得位不正,但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好皇帝。

    近些年虽然内帑充足,来自于倭国的金银一船一船的运抵长安,李二陛下的日子也逐渐富裕起来,往昔从不曾得见的奢侈品越来越多,但是到底勤俭多年,兼且志不在此,依旧未能太过铺张。

    然而每一次来到晋阳公主的寝宫,都能令李二陛下感到一股浓浓的不爽。

    倒不是堂堂帝王艳羡自家女儿比自己奢侈,自己不尚奢华,倒也不必逼着子女亦如自己一般节俭,而是一想到这整整一个宫殿的陈设饰品皆是房俊那厮一车一车送进宫里来的,李二陛下便心中纠结……

    就算你房二富甲一方,钱多的没法儿花,可是对待自己的小.姨子亦要这般宠溺大方,你特么到底想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