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三百二十五章 崩溃之像

    车外小雨淅淅沥沥,打断了房俊的沉思。

    任何一个利益集团在起初的砥砺前行、携手共进之后,难免对了利益分配、理念相左而渐渐疏远,直至分道扬镳。

    即便关陇贵族貌合神离,闹了内讧,也并不奇怪。

    房俊心底思量着,指着崔敦礼说道“简直丢人现眼!堂堂兵部右侍郎,却被人家犹如囚犯一般捆绑,兵部颜面何在,朝廷颜面何在?明日一早,汝便去大理寺自己请罪,要么你自己引咎辞职,以全兵部、朝廷之颜面,要么将捆绑你之人绳之以法。否则,自己寻个地方充军发配吧,切莫再让本官见到!”

    车厢里挂了一盏风灯,躺在车厢里的崔敦礼奋力挣扎,嘴里“呜呜”有声,房俊掀开车帘,冲着外头大喊道“来人!”

    卫鹰迅速来到车旁,低声道“二郎有何吩咐?”

    房俊指了指他腰间“刀子给我。”

    “哦。”

    卫鹰赶紧解下腰间横刀,递给房俊,同时惊异的看了独孤览一眼。

    他没见到车里躺着的崔敦礼,还以为房俊是不是棒槌脾气发作,想要将独孤览给一刀宰了……

    虽然身为亲兵部曲,应当完全服从家主的命令,刀山火海也不能有丝毫质疑,可是犹豫一下,他还是劝了一句“那个……二郎三思,这老匹夫固然可恨,可若是二郎将其杀之,麻烦不小……”

    房俊哭笑不得,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滚蛋!”

    卫鹰一缩脖子,连忙放下车帘走开。

    独孤览气得鼻子都快冒烟儿了,手指头指着车外,怒道“简直混账!老夫好歹亦是皇亲国戚、两朝元老,在这兔崽子眼里难道就是一只随时可以宰掉的牲口?”

    房俊笑道“那怎么能?牲口杀掉屁事儿没有,还可以吃,杀了老郡公您麻烦多着呢,而且不能吃。”

    “我我我……娘咧!”

    独孤览肺子都快气炸了。

    和着老夫连个牲口都不如?

    房俊没理他,挥着刀子将崔敦礼身上的绳子斩断,崔敦礼爬起来拽掉嘴里的破布,对独孤览怒目而视。

    他素来心高气傲,认为自己能力出众才华横溢,日后必定身居高位,执掌大权。结果今日被独孤览这番羞辱,错非是在车上将他捆起来,别人都看不见,否则他宁愿一死,亦要给独孤览同归于尽!

    房俊道“刚才本官的话,听清楚了?”

    崔敦礼忍着气,道“听清楚了。”

    房俊淡然道“那明日一早,自己去大理寺吧。”

    崔敦礼浑身一震,苦着脸,道“喏!”

    他知道,这回房俊是真的生气了。

    原本前来接收长孙光,就已经算准了必然会有人前来阻拦,崔敦礼当时主动请缨,说是无论对方来者何人,他就算似,也绝对会将长孙光带回兵部。

    房俊这才准许他带人出城。

    结果万万没料到,来的人居然是独孤览……

    面对卫尉寺任何一个官员,崔敦礼都有底气硬杠到底,大不了就是两败俱伤,反正身后有房俊罩着呢,谁怕谁?

    但是对上独孤览,他怂了……

    不怂不行,独孤览的身份地位资历岂是寻常官员能比的?一旦闹大了,独孤览一瘸一拐的跑去太极宫告御状,李二陛下无论如何都得给独孤览一个交代,也是给那些个老臣们一个交代。

    到那个时候,即便是房俊也护不住他……

    结果心存顾忌,便被独孤览死死的压住了,直至丢盔弃甲,一败涂。

    崔敦礼面红耳赤,羞愧无地,施礼道“下官遵命……”

    一直以来,房俊对他颇为重用,也极为信赖,这里头固然有范阳卢氏这个共同点亲戚之缘故,但更多的还是房俊看重他的心性才能。

    这一次自己虽然丢了大脸,也使得房俊恼怒,从此放弃自己不太可能,但沉沦个一两年“磨炼”自己的心性,怕是逃不掉的。

    上官总是喜欢用这样的手段去打磨下属的性子,使得下属最终俯首帖耳、唯命是从……

    只是自己如今早已过了而立之年,若是再蹉跎个几年,仕途之上还有什么太大的成就?

    搞不好一旦自己心灰意懒,就此沉沦下去也就说不定……

    “等等!”

    见到崔敦礼施礼之后撩开车帘意欲下车,独孤览出言喝止。

    喝住崔敦礼,独孤览看向房俊,蹙眉道“世间之人,和人不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区区一次错漏,便欲将人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这又何必?外人皆说房少保对待下属多有优容,如今看来,却是严苛太过。”

    崔敦礼吓了一跳,忙道“老郡公误会了,房少保素来有功必奖、有过必罚,待部属宽厚仁义,今日是下官办事不力,理当遭受责罚,正该前去大理寺说明情况,请求严惩。”

    “嘿!”

    独孤览怒道“老夫给你说情呢,你到底领不领情?”

    崔敦礼前去大理寺,他自己实则是不会受到什么惩罚的,接收安西军违反军纪之人犯,乃是房俊下达的命令,他只是执行人,纵然违反了朝廷律例,却非是主犯。

    被捆绑起来堵住嘴,丢了大唐官员的威严,更是卫尉寺的手尾……

    一旦这件事情闹开,打官司的就不是崔敦礼,而是房俊与卫尉寺。

    大理寺卿孙伏伽素来与房俊交好,一老一小交情莫逆,而新任刑部尚书张亮明面上似乎与关陇贵族们走得近,但是私底下谁都知道,自从当初关陇贵族们舍弃了远在江南张亮,任其在房俊的打压之下苦不堪言,就已经促成了张亮全面倒向房俊。而御史中丞刘洎虽然调任侍中,却尚未进行交接,整个御史台依旧在刘洎的掌控之下,刘洎与房俊貌离神合、沆瀣一气,早已不是什么想新鲜事儿。

    朝廷三法司长官尽皆与房俊不清不楚,在律法的框架之内,谁能奈何得了房俊?

    别看卫尉寺占着理,搞不好到了最后,打输官司的依旧是卫尉寺……

    到了如今,卫尉寺究竟如何,独孤览早已不放在心上,但是一旦卫尉寺在这场官司当中势弱,必然会导致关陇贵族们暗中插手,维护卫尉寺的利益,他独孤览不在乎,却有很多人在乎。

    等到长孙无忌等人参与进来,势必与独孤览的述求相悖。

    崔敦礼哪里知道这些?他以为独孤览当真为自己着想,宁愿得罪房俊亦要维护自己,心中感动,连忙说道“老郡公放心,下官虽然受罚,却甘之如饴,老郡公爱护之情,铭记于心。”

    房俊不满道“都说你崔敦礼玲珑剔透,今日却怎地这般迂腐迟钝?办砸了事情也就罢了,居然是非不分、认贼作父,简直糊涂透顶!”

    崔敦礼先是一懵,不明白房俊此言之意。

    这官司本就是卫尉寺占理,一旦闹大,长孙无忌等关陇贵族们势必参与其中,卫尉寺只胜不败,没必要害怕打官司啊?

    他根本不明白关陇贵族内部的纠葛分歧,更不知道独孤览压根儿就不打算再跟长孙无忌等人搅合在一起……

    独孤览被房俊这番话气得须发箕张,怒叱道“混账!老夫处处为你们着想,却以奸贼比作老夫?简直此有此理!”

    房俊根本不上他的套儿,斜眼睨着独孤览,冷笑道“意欲与关陇贵族们划清界限,这本是好事,但若是没有人不计得失的予以支持,老郡公自认为可以在赵国公的反扑之下,坚持多久呢?您可是两朝老臣,更是见识过前隋风云激荡的那一段岁月,自然知道世上之事最忌首鼠两端,但凡下定了决心,自应全力以赴背水一战,心存侥幸、优柔寡断,是觉得独孤家叶茂根深,子孙繁盛死不干净么?”

    此言一出,独孤览两眼圆瞪,面色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