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七百一十四章 各有机心

    被父皇一言点破自己的心思,李治有些尴尬羞赧,不过他此刻心忧如焚,却是再也坐不住了,只得硬着头皮起身告退。

    从甘露殿出来,站在台阶上遥望着另一边那座在红墙黛瓦之上露出一截屋脊的宫殿,心思略微有些失神。

    那边便是丽正殿,曾是文德皇后的寝宫,文德皇后殡天之后,他与兕子便随同父皇一同生活在那里,直至自己成亲成家,开府建牙。

    一时间很是唏嘘……

    好半晌方才收拾心思,一路向南急匆匆出了皇宫。

    宫门口晋王府的仆役早已候在那里,李治登车之前瞥了一眼南边的皇城,没有前去吏部,而是对车夫说道:“去赵国公府。”

    “喏。”

    马车悠悠,在禁卫的护送之下一路出了天街东侧的延喜门,向东到了崇仁坊。

    崇仁坊乃是京中达官显贵集中聚居之处,因为距离皇城很近,无论平素前往衙门点卯办公亦或是上朝都很是便利。而偌大的崇仁坊当中最大的两座府邸,便是梁国公府与赵国公府。

    两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也彰显了长孙无忌与房玄龄在朝中的地位。

    马车到了赵国公府门前,李治掀开车帘跳下马车,眼前雕楹玉磶、绣栭云楣,门首悬着一块“赵国公府”的匾额,早有府内的仆人快步迎了上来。

    李治一边走上门前石阶,一边问道:“舅父可在府中?”

    仆人恭谨答道:“家主正在衙署之中,与幕僚商议事情。奴婢这就前去通知家主前来迎接……”

    李治颔首:“不必,本王自去便是,前头带路吧。”

    “喏!”

    仆人躬着身子领先半个身位,进了府门后绕过影壁,沿着一条遍植松柏的青石板路向东而行,不过数百步之后便见到一座假山之后矗立着一座高大恢弘的建筑,琉璃覆顶青砖堆砌,三尺高的基座高出地面,愈发显得庄严肃穆。

    前前后后共有数座房屋,俨然一个独立的院落。

    正屋门列三间,有石狮矗立,抬步上阶进入门去,有穿堂一间,中置紫檀木屏风一座,转过屏风,则有三间厅房,厅后即为正房大院。步出前厅,面前便是正面上房五间,峻宇雕墙,丹楹刻桷,构造极为华丽,两旁穿山游廓,景色清幽。

    正中门楣之上,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太尉府”三个鎏金大字。

    长孙无忌的官职是太尉,另有早年间便曾敕封的“开府仪同三司”的官阶,意思是可以自行开府建牙,在衙署之中办理公务,衙署的规制等同于“三司”,这是地位的象征。

    长孙无忌得了消息,已经从堂中走出,正好见到李治过来,急忙施礼道:“殿下莅临,老臣未能远迎,恕罪恕罪。”

    李治上前两步,亲热的将长孙无忌搀扶起来,笑道:“舅父毋须多礼,本王在这府邸当中便如自家一般,来去如常,轻松随意。”

    长孙无忌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颔首道:“正该如此!老臣与文德皇后一母同胞,早年间更是相互扶持相依为命,手足之情世间罕有。如今文德皇后已经不在,她遗下的儿女,老臣不仅自当鞠躬尽瘁全力扶持,更要视若性命,加以呵护,否则将来九泉之下,尚有何颜面去见文德皇后?”

    一副兄妹情深之言语感人肺腑,说话间两眼泛泪,不胜唏嘘。

    李治也握着长孙无忌的手,感动道:“舅父何出此言?娘亲舅大,吾等晚辈自当孝敬舅父才是。”

    甥舅之间四手相执,目光殷切,情感迸发。

    ……

    须臾,长孙无忌与李治携手进入正堂,数位太尉府之幕僚齐齐起身参见晋王殿下,李治含笑颔首一一应对,之后才与长孙无忌一同落座。

    长孙无忌看李治脸色便知其有事而来,便摆摆手,将一众幕僚斥退,待到仆人奉上香茗之后,方才问道:“殿下此来,可是为了房俊冲击吏部衙门一事?”

    李治略有错愕:“还以为舅父不知此事呢。”

    他当然不怀疑长孙无忌对于长安内外的掌控程度,最起码似吏部衙门遭遇冲击这种事,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只不过皇城内吏部衙门此刻怕是已经闹翻天,长孙无忌却依旧老神在在的在府中召集幕僚,这种反应实在是出乎预料。

    难道不应该尽快予以应对么?

    长孙无忌抬手示意请李治饮茶,自己则缓缓说道:“殿下相比是在奇怪,老臣既然已经知晓房俊去吏部衙门闹事,却为何不赶紧想办法予以应对,阻止那厮将吏部搅个底朝天?”

    李【.】治拿起茶杯饮茶,不好直接质疑长孙无忌的做法,但心中着实不解,所以算是默认。

    长孙无忌也拿起茶杯,却只是在手心里婆娑着,感受着茶杯的温热,叹口气说道:“殿下不是不了解房俊那厮的性格,这些年来一路青云直上,有其父之庇荫,又有陛下之圣眷,兼且其自身也的确能力卓越,何曾受过半点气?即便有人让他受了气,那也当场便奉还回去,断然不肯忍气吞声的。这回裴行俭的任命告身一直被吏部压制着,乃是出自于那帮子关陇子弟自作主张。这些关陇子弟有的依旧心向关陇,想要振奋士气,可有的却也另有心思,意欲祸水东引,嫁祸老臣……不妨让他们去直面房俊,感受一番那等嚣张桀骜的棒槌脾气,或许往后就能老实一些。”

    世上无难事,最怕上下一心。

    想当年秦王府所面临的乃是占据了名分大义的李建成,对方更是麾下猛将无数,掌控着全国超过半数的兵权,以泰山压顶之势不断打压秦王府。可最终结果如何呢?

    退无可退的秦王府上下一心,在李二陛下的率领之下同仇敌忾,为了自己的前途以及家人的性命奋力一战,结果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创造了逆而夺取皇帝之位的千古奇迹。

    然而眼下之情形,却与当年完全不同。

    人心散了,队伍越来越不好带……

    若是不能让关陇内部的某些人认识到时局之艰辛,体会到关陇唯有拧成一股绳才能有前途,否则就只会被人无限制的打压直至崩溃湮灭烟消云散,一家一户只要贴着关陇的标签就再也不能掌握朝廷的权力,还如何能够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扶持晋王登基谋求比当年玄武门事变之后更加丰厚的利益呢?

    有些人,总要敲打敲打,才能够看得清形势。

    否则便自以为是,斤斤计较着蝇头小利,却将大义团结弃若敝履……

    李治放下茶杯,愁眉不展。

    他知道关陇内部的团结早已不似当年,却也没想到居然败坏至这种地步,居然要依靠这等方式来再次促进各家之醒悟,重新达成团结一致的局面。

    自己这争储之路,果然曲折而漫长啊……

    长孙无忌见到李治的神情有些消沉,便笑着安慰道:“殿下放心,老夫统领关陇贵族多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眼下之挫折根本算不了什么,太子一系的打压和反击越是凌厉,大家便越是能够感受到团结的好处,将来的团结也就越发坚不可摧。”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带笑,却眼神幽深。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谋算,所以哪怕自己做好了一切准备示敌以弱,然后悄然等待某一个契机到来,却也从未对任何人提及。

    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而不出也。

    这种城府正是他的强项。

    你们不是都叫我“阴人”嘛,那我这回就“阴”一个给你们看看,否则对不起你们送给我的绰号……

    李治自然不懂长孙无忌的心思,只是觉得面前这一张笑容和善的圆脸背后,似乎隐藏着无穷无尽的阴狠与秘密。

    可他目前实力单薄、羽翼未丰,除去依附于长孙无忌之外,又能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