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九百四十七章 双方底线

    禄东赞真的很慌。

    李承乾的语气很是诚挚,脸上的神情满是关切,但是其说出来的话语,却让禄东赞遍体生寒。

    这哪里是送老朽会逻些城?

    分明是意欲将老朽直接送上天啊……

    勉力镇定心神,禄东赞叹息一声,道:“多谢殿下好意,只不过如今局势危急、战局紧张,说不定明日吐谷浑便会翻越祁连山,入寇河西。殿下身边的每一个兵卒都将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败的关键,焉能因为护送老朽,便削减了身边的力量呢?老朽风烛残年,死不足惜,稍后便休书一封命人送回逻些城,恳请赞普即便老朽发生意外,亦不能怒而兴兵,导致生灵涂炭。赞普为人刚硬,且极为自负,万一认定了老朽乃是大唐所害,怕是旁人说什么也不能打消他复仇之念。若是因此导致两国交战,老朽死不瞑目。”

    这倒不是他危言耸听,松赞干布的确就是那样一个人。

    为了缓和吐蕃国内的矛盾,松赞干布多次意欲对外用兵,每一次都是禄东赞拦着,不然眼下吐蕃与大唐都不知打了多少仗。

    当然,松赞干布意欲攻略大唐,并非他生性好战,事实上他对于大唐甚为崇慕,但是若无战事,若无缴获,如何平息吐蕃内部之争斗?从古至今,将国内的矛盾通过战争的方式转接给国外,乃是不二之法宝,屡试不爽。

    而禄东赞揽着他不让他对大唐出兵,却并非禄东赞就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只是不愿意在吐蕃并不占据优势的时候,用部族百姓的性命去换取缓和国内矛盾的机会。

    青稞酒的酿制看似使得吐蕃内部纷乱不休,但事实上却将不服从与松赞干布统治的矛盾尽皆压制下来。

    大家都一心一意的疯狂敛财,谁还有心思去琢磨推翻松赞干布?

    一旦禄东赞遇害,国内的战争分子将无人压制。到那个时候,为了转嫁矛盾,无论真凶何人,松赞干布都必须向大唐开战。

    他得让面前这对君臣明白,政治就只是政治,即无善恶,更无对错。

    可千万别脑子一热,以为可以嫁祸给吐谷浑,便对自己下黑手,那所引发的后果极有可能超过大唐的预料,将两国彻底卷入战火之中……

    李承乾瞅了一眼老神在在饮茶的房俊,心里暗暗好笑,大唐眼下自顾不暇,倾尽全力应对吐谷浑,哪里还有余力抵御吐蕃?这厮也的确缺德,可别将禄东赞给吓坏了。

    便含笑道:“大相之言,深得孤心。吐蕃与大唐风俗不同、文化不同,连语言都不通,正该携手共进、各自发展,为了天下苍生之福祉励精图治。战争之伤害,你我两族都是深有余悸,吾等领袖子民,最当避免战争之爆发,使得四海升平、宇内宁静,方不负天下子民之拥戴。”

    禄东赞松了口气,虽然知道房俊多半是吓唬自己,可是他对房俊的脾气实在是知之甚深,这厮动辄不管不顾、恣意妄为,没有李二陛下在长安予以压制,谁知道会不会一时上头,便做下浑事?

    “殿下宅心仁厚,不仅是大唐子民之福,亦是吐蕃百姓之福气。只愿两国睦邻友好,世代不启刀兵。此番前来长安,乃是老朽私自行动,本身尚有赞普之命,前往吐谷浑劝阻打消反叛之图谋。只不过有负赞普之托付,所以还需即刻返回逻些城向赞普复命,故而不能在长安久留。明日一早,老朽便启程返回逻些城,届时便不再入宫向殿下请辞,还请谅解。”

    长安非是久留之地,还是赶紧回去逻些城,与赞普商议如何处理与吐谷浑、大唐之间的彼此关系为好。

    一旦大唐与吐谷浑的战事开启,形势将会瞬息万变,吐蕃必须多有谋算,才能从中攫取利益。

    而且他实在是不愿意同房俊打交道,这厮不禁形势恣意妄为,思维更是天马行空,时不时的就冒出一个想法,让人无法招架。

    当初他自己为“青稞酒计划”完全在自己的预料之内,所以甘愿被大唐所裹挟,然而事到如今却发现大唐在其中所占据的利益远超吐蕃,单只是将吐蕃限制与高原之上寸步不敢妄动,便占尽了先机。

    算是狠狠被房俊给坑了一把,却还只能硬着头皮维持着青稞酒的酿制,想要下车都下不来……

    还是早些返回逻些城为妙。

    房俊在一旁道:“逻些城与长安远隔千山万水,往来不易,还请让在下尽一尽地主之谊,多多款待大相几日。待到在下出征河西之时,大相不妨同行,届时亦可翻越祁连山进入吐谷浑的领地,再一路向南,返回吐蕃。”

    禄东赞大摇其头,坚定道:“越国公之心意,老朽心领了。只不过身负赞普之命,急于回去复命,故而不敢耽搁。下次,下次吧,待到越国公旗开得胜,剿灭吐谷浑之叛乱,老朽定要亲自前来长安为越国公庆贺,再讨一杯水酒。”

    房俊便有些不悦,蹙眉不满道:“大相此行山高水远,即便耽搁一两日亦是寻常,这般坚定的拒绝盘桓几日,可是瞧不起某?”

    禄东赞哪里会被他故作不满的态度欺骗?笑着摇头道:“越国公说笑了,谁不知越国公眼下乃是大唐第一权臣,深受太子殿下宠信,朝堂之上可呼风唤雨、言出法随!着实是老朽年老体衰,行路艰难,若是不能尽早启程,恐耽搁大事。”

    他又岂能甘心看着房俊在自己面前嚣张?纵然身在长安,也得给房俊添堵。

    李承乾便笑起来,这位口齿便利,一直被房俊压制显然不服,悄没声息的便试图在他这个太子与房俊之间埋下一根刺……

    又说了几句,禄东赞坚定拒绝了李承乾留下用膳的邀请,出宫返回鸿胪寺客舍,准备明日便返回吐蕃。

    殿中只剩下李承乾与房俊。

    李承乾让人新换了一壶茶,待到侍女斟茶完毕,尽皆被他斥退,这才对房俊说道:“若是吐蕃不敢贸然出兵支持吐谷浑,此战或许尚有几分胜算。”

    房俊却摇头道:“禄东赞不敢悍然开启吐蕃与大唐之间的战端,松赞干布也心存顾忌,束手束脚。但是吐蕃国内各方势力混杂,水面之下的潜流汹涌澎湃,谁也不知哪一刻便会爆发出来。不能将此战之胜败放在吐蕃是否参战之上,殿下要下定决心,无论敌人是谁,有多少兵马,此战都只能胜、不能败!”

    眼下中枢对于各方势力之控制,随着李二陛下东征、吐谷浑即将反叛,将会达到前所未有的虚弱态势。

    若是内部不靖,是战是和、是胜是败争论不休,导致人心不一,很有可能未等敌人兵临长安城下,内部的纷争便已经爆发出来。

    吐蕃固然潜流汹涌,松赞干布的统治时刻有倾覆之虞,大唐又何尝不是如此?

    论起内部争斗、谋反作乱,中原王朝自古以来都是最为专业的……

    所以必须从上至下统一意识,这一战无论形势如何,都要上下齐心、全力以赴,谁若是消极对待,甚至从中作梗,那便是整个大唐的敌人,是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李承乾自然知晓轻重,深以为然:“二郎放心,孤必定不会心软,此次如论是谁想要拖后腿,孤都决不轻饶!”

    原本此战敌我兵力便相比悬殊,若是再因为国内某些居心叵测之人拖了后腿,很容易导致战争失利。

    一旦此战失败,所引发之后果不堪设想,如论长安是否保得住,他李承乾这个太子的位置也算是到头儿了,用不着父皇废黜他,他自己就无颜再在储君的位置上坐下去。

    两人正说着话儿,外头有内侍进来禀报,说是太史令李淳风求见。

    房俊与李承乾对视一眼,知道李淳风这个时候觐见,显然是已经选定了出征河西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