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阴霾重重

    李承乾安抚道:“将军毋须在意,贼人居于暗处,处心积虑,吾等一时不察自然难免入其彀中。不过自古邪不胜正,似这等阴私龌蹉之辈已然背弃天道,纵然得逞一时,又岂能成事?”

    不看感恩戴德的李君羡,转而看向萧瑀,郑重道:“朝堂之上,还需仰仗宋国公您多多支撑,务必不使朝政紊乱。那些个御史言官们您也要提点几句,千万别被贼人所操纵利用。眼下父皇东征正值紧要关头,若是长安生变,恐辜负父皇之重托,使得父皇百万军中尚需顾忌长安,此孤之不孝也。”

    这话既是提点,更是警告。

    别以为我这个太子是个泥捏陶塑的,若是有人让我在父皇面前失望,危及储君之位,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萧瑀是清流领袖,前任御史中丞刘洎又与你焦不离孟、言听计从,如果风波从御史言官那边惊起波澜,我就唯你是问。

    萧瑀面皮抽了一下,无奈之下,只能颔首道:“殿下放心,老臣知晓轻重,若有御史言官受人怂恿操控,定当严厉申饬,确保朝政平稳。”

    虽然有些委屈,可是这种被太子倚重的感觉却甚为不错,或许这就是宰辅之首、简在帝心的优越感。

    不知怎的,他忽然希望房俊那厮干脆别回长安才好,如此自己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太子面前第一重臣,执掌大权、深受器重,心甘情愿给太子卖命倒也不错……

    李承乾略微松了口气,有萧瑀全力支持,朝政就不会发展至不可收拾之地步。

    只是他这一口气尚未完全吐出来,便听得有内侍又过来禀报:“启禀殿下,京兆尹马周求见。”

    李承乾与萧瑀、李君羡二人对视一眼,道:“宣。”

    “喏!”

    内侍退出,未几,京兆尹马周一身官服,上前鞠躬施礼:“微臣马周,觐见太子殿下。”

    “平身。”

    李承乾抬手虚扶,看着马周身上的官袍,蹙眉问道:“爱卿请入座……京兆府这么早便上值?”

    马周却并未入座? 直起身扫了一眼萧瑀、李君羡? 心中微微一沉,答道:“京兆府衙门卯时上值,不过今日坊门刚开? 韦家便堵在门口求见微臣? 言及其家中子弟韦正矩受人诓骗误入九嵕山皇家禁苑? 之后生死不知,又有人半夜在其府中投书,说是韦正矩已然受奸人所害,解送至‘百骑司’遭遇严刑拷打,伤重不治……微臣感觉事有蹊跷? 不敢怠慢? 故此入宫觐见殿下,恳请殿下决断。”

    都是宦海沉浮的官油子,即便平素行事正直、心性清高? 可是耳濡目染之下,岂能不知这件事漏洞处处,极不寻常?

    且不说韦正矩已然身死是真是假? 就算是真,可事情发生在九嵕山,之后又解送“百骑司”,长安如今虽然取消宵禁可各处城门却依旧紧闭,除去极少数人有特权叫开城门之外,消息是如何传递至韦家?

    幕后种种,昭然若揭。

    李承乾轻叹一声,喟然道:“韦正矩……已然于昨夜暴卒在‘百骑司’刑房之中。”

    马周一脸震惊。

    李君羡便又将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马周沉吟少顷,沉声道:“贼人之手段并不高明,然是种种巧合之下,怕是不仅‘百骑司’难辞其咎,便是皇家也难脱干系。”

    说到底韦正矩死了,京兆韦氏素来将其视为下一代的领军人物,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于皇家禁苑被擒,而后稀里糊涂的解送“百骑司”,更在“百骑司”刑房之内暴卒……

    这种话语如何跟韦家解释?

    便是寻常时候,京兆韦氏怕也不能这般任由族中嘴杰出之子弟这般不明不白的死掉,更何况既然贼人设下这等谋算,势必会对京兆韦氏加以挑唆蛊惑,更有先前京兆韦氏险些被拖进深渊之事……

    怕是说也说不清了。

    萧瑀提醒道:“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贼人必有后手,吾等只能严加防范。然而首要之事,便是韦正矩之尸首如何处置?”

    李承乾断然道:“此事不能瞒天过海,立即将韦正矩之尸体交由韦家,并且向其说明事情真相。韦家相不相信是另外一回事,但若是吾等将其尸体隐藏,幕后之贼子必然借机生事,事情之走向愈发不可控制。”

    主动将韦正矩是尸体交出去,还可以说是心中坦荡,可若是耍小聪明将韦正矩尸体藏匿或者毁掉,事后必然遗患无穷,一旦被韦家得知,且不说其反应如何,皇家与“百骑司”这口黑锅就算是背定了你若非做贼心虚,为何要毁掉韦正矩的尸体?

    到时候就算身上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马周颔首道:“正该如此,韦正矩之死颇多蹊跷,若是韦家追究不放,殿下大可命三法司立案侦查,万万不可自作聪明,授人以柄。”

    李承乾道:“查肯定是要查的,贼人这般嚣张,居然敢谋算皇家与‘百骑司’,其心何其歹毒?若是不将此人揪出来,孤寝食难安!”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APP www.mimiread.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众人商议了一会儿,天色已经大亮。

    马周起身道:“微臣暂且告退返回京兆府衙门,将韦正矩之事告知韦家,而后领韦家人前往‘百骑司’领取尸体。”

    李承乾颔首道:“态度好一些,此番想必韦家亦是受人陷害,心中委屈,爱卿不可逼迫过甚。”

    马周道:“喏!”

    这才转身走出去。

    萧瑀捋着胡子,心中不以为然。

    怎地就知道韦家是受人陷害?就因为死了一个族中所谓的杰出子弟?古往今来,“苦肉计”可是屡试不爽。

    再者说来,韦正矩如今诺大之名声,大多是京兆韦氏营造出来的,其人文才、武功皆未曾有所建树,如何就称得上“杰出子弟”了?分明就是一个平庸之辈。

    牺牲这样一个平庸之辈来谋划大事,实在是再也划算不过……

    李承乾却也不傻,先安抚了马周,继而回头对李君羡道:“将人手都撒出去,一边查探韦正矩之死因,一边严密监视韦家,若有异动,即刻来报。另外,即刻派人手持孤之令牌出玄武门通知左右屯卫,令其全军皆备严阵以待,一旦接到孤之命令,立刻由玄武门入城,接管长安防务!”

    原本长安城内便潜流汹涌,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如今韦正矩之死又好似一点火星,溅入这堆干柴之中,万一引起滔天大火可如何是好?

    凡事都得往最坏处想,预先准备,方能临危不乱……

    萧瑀提醒道:“若非万不得已,还请殿下莫要左右屯卫入城……右屯卫如今只剩下半支,且房俊出征在外,只余下一个副将高侃统御,战力如何尚未可知。而左屯卫……不可亲信。”

    李承乾连连颔首,深以为然。

    柴哲威那人怯敌畏战、猥琐不前,连装病这等手段都使得出,足见其操守实无底线。

    一旦长安城内有变,谁能保证柴哲威不会被贼人拉拢、利用,进而倒戈相向?

    他原本就不是东宫一系……

    右屯卫之忠诚固然毋须质疑,但正如萧瑀所言,只剩下半支右屯卫在高侃统御之下,能否担负得起玄武门之安危都尚且未知,若是右屯卫生变,如何能够予以镇压?

    当真将右屯卫放入长安城内,是福是祸,实在是始料未及……

    萧瑀又道:“此刻已然将至卯时,今日朔日朝会,殿下还请做好准备,必然有人兴风作浪。”

    这几乎是肯定的。

    古往今来,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都得讲究一个名正言顺,如今若是不能堂而皇之的将韦正矩之死归咎于皇家、归咎于“百骑司”,使得手握监国之权的太子遭受千夫所指,幕后之人一切意图又有什么用处?

    所以毋须过多猜测,稍后看看有些什么人跳出来,便能够大致有一个揣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