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八十 白骨法器(二)

    虽然在兄弟面前坚持了自己的观点,但见黄旭对此并无兴趣,甚至颇为厌恶,黄昶也就没继续摆弄这玩意儿了。不过他倒也没打算就此放弃这件白骨法器看起来恐怖,实际上品质不低,其中奥窍甚多,而且更妙的是因为被他打的半毁,很多关键东西都暴露出来了,正适合作为研究之用。

    黄昶一方面想要尝试修复它,另一方面也想借此向法器制作的范畴发起冲击。这东西终究是抢来的,就算彻底毁坏了也不心疼,就是在昆仑山天工堂中,初学者也未必能有这样的机会,直接用一件成品给学徒练手。

    所以他此后只是避开旁人,悄悄的一个人躲在屋子里研究。而黄旭也知道他在做什么,自会刻意避开。至于黄昭么,那小丫头嘴巴大,倒真是没必要让她知晓。好在黄昭毕竟年纪小,容易哄住。黄昶在院子里设一个警戒法阵,就能防止她忽然闯入了。

    …………

    半月之后,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褒南城外的某处偏僻荒谷之中。

    黄昶和姚秀面对面相向而坐,两人之间布置着一个昆仑山上比较常见的炼器法阵。阵型正中,便摆放着那根白骨手杖,以及几块灰白色骨骸:修道士元十五的遗骨他开始真正动手,尝试着修复这件法器了。

    在行动之前,黄昶又取出一块玉简,再一次以神魂感应确认了记录在里面的方法和步骤经过半个月苦心钻研,他在纸面上进行的模拟推算工作基本完成,其成果便记录在这枚玉简之中。这时候再“复习”一遍,以防有所疏漏。

    然后,便正式运功开阵……随着黄昶手中一道道法诀打入到阵中,那炼器法阵开始运转起来。因为是骨骸之器,属性为死灵阴鬼一类,这法阵核心乃是用的幽冥之气驱动。又刻意选在这午夜子时,万物皆寂之时发动。只见一股小小旋风在其中旋转不休,又隐隐有尖啸恸哭之声传来,看起来仿佛有阴魂作祟,确实挺吓人的。

    修炼阴鬼之道的修士往往被视为妖邪,倒也不是没原因的。这景象若被外面凡人看见,妥妥的魔修炼邪器啊!所以黄昶才专门找了个荒僻无人之谷,半夜里偷偷摸摸的干。

    不过随着炼器法阵的持续运转,那些令人不适的恐怖景象也渐渐消失,法阵开始进入到正常工作状态:只见那根骨杖在阵中缓缓旋转,旁边作为修补材料的骨骼一块块碎裂风化,变成类似于腐烂淤泥的东西,但从其中也分离出少量闪烁着荧光的物质,仿佛粉末般的精华之物,缓缓吸附到了那根骨杖之上,开始弥补其那上面的裂痕和破损来。

    “不错,天师堂传下的炼器法阵果然是能够修复这件器物的,听闻当年天尸道中有元氏一门,也曾经是比较大的家族,和这元十五郎的祖上恐怕有些关系……”

    黄昶心中默默念叨着,所以说修仙一道,“见闻广博”实在是非常重要的素质他之所以能这么快找到修复这件器物的头绪,知道该从何下手,便是根据对方一个姓氏,大胆猜测那元家所用炼器手法,应该也是传自当年的天尸道门派。

    此时一试,果真如此。

    第一步的尝试取得了成功,但是在接下来进行第二步的时候,黄昶却遇到了些挫折。

    当一些基础性的修复完成,这件法器恢复了一部分品质之后,黄昶再伸手进入到法阵之中,想要将这柄骨杖抓握起来,却感到从手上传来了隐隐的排斥之力。而更让人意外的是:当他试图以修士神识控制这件法器时,脑海中却微微一痛,竟然有一道阴晦,沮丧,痛苦,无奈……总之就是夹杂着各种负面情绪,但却颇为强劲的神识感应向他头脑中反向冲击而来。

    “嗷……!”

    黄昶耳中忽然传来一声幻音,眼前也出现了幻象:一张恐怖的死人面孔正向他飞扑而来。张大的嘴巴中利齿森森,而那面貌竟然与被杀的元十五有几分相像……或者说,是集结了那个家族历代成员的相貌特色。

    与此同时,他手中那根骨杖也骤然变化,在没有主人操控的情况竟然自行弹出几片骨刃和骨刺来,犹如荆棘一般将他手上划出伤痕。而骨杖顶端更是化作锐利矛尖,若是黄昶定力差一点,拿着胡乱挥舞的话,失手伤到自己都有可能的。

    如果是一般修士,在这种情况下难免惊慌失措,但黄昶偏偏最强大的便是精神力量,再加上心中预先有些准备,虽是遭遇突变,也不曾有任何动摇。

    只见他双目凝神,口中轻叱一声,同时手上用力一捏,那根白骨杖顿时发出嘎吱声响,在神魂之中更可以隐隐听到一声哀嚎。然后那根骨杖就老实了,但也不再对他的神识操控做出应答,就好像一根普通器物,再也不能变化了。

    “……果然,是元氏家族的血脉之锁!”

    黄昶举手拍了拍这根杖子,但那玩意儿却是毫无反应,就连先前能变化成各种武器的功能都做不到了这东西之前受损十分严重,其中的限制倒也同样减弱了。不过那时候只能变化形状而已,没有相应的法力效能,仅仅变成骨刀骨枪顶个屁用,还不如普通的钢铁兵器呢。

    但如果加以修复,使其恢复法器作用的话,便会像现在这样随着其品质慢慢恢复,其中相应的血脉限制亦是恢复。从某种角度上说,这件法器也算是有了“灵性”了,只不过这种灵性是强行添加进去的,永远不能提升而已。

    黄昶估计当年在制作这根白骨杖时,一定采用了类似于制造魂器的那种残忍手段,牺牲者多半还不止一人,而且必须是用真正的修道士躯体才行,否则炼制不出这么强大的法器出来。

    他很难想象那时候的元家是出于什么原因,居然情愿牺牲掉好几位修仙者来制造这么一件器物最早的那一批牺牲者肯定不会是已死之人,因为只有活祭才能达到这种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