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八十一 白骨法器(三)

    “元氏家族,这自相残杀还真是传统呢……”

    修仙界中“神魂绑定”常有:修仙者付出一定精神力上的代价,便能让一件法器只为自己服务。但这种“血脉绑定”倒是不多见,炼制方法也要复杂许多。不过倒也不是全然没有头绪,至少象黄昶这样出身于昆仑的名门大派弟子,还是在天工堂前辈那里听说过相关内容的。

    但真正这么干的人很少,因为这法子过于残忍需要用自家血脉的人进行活祭,在其情绪波动非常剧烈,也就是精神力量非常强大的时候,在器物上留下永恒的血脉与神魂印记,从而保障只有具备相应家族血脉的人才能使用它。

    而所谓“情绪波动非常剧烈”,则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牺牲者纯属自愿,有着无比坚定的自我牺牲精神,愿意以自身作为这件法器的永恒守护。这样炼出来的器物自然是最为完美的,也不可能撼动。如果这件白骨法器也是用这种方式炼制,那黄昶也只能看着干瞪眼,拿它一点办法没有的。

    但很明显,以元氏家族所表现出的习性,他们只可能用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方式用最恐怖的手法折磨对方,使其在极端的愤怒和痛苦之中被活活祭炼成为法器之灵。亡灵的怨恨,愤怒,以及痛苦的情绪,也能形成“血脉之锁”,在法器上长久的留存下来,从而被活人所利用。

    至于说亡灵的怒火难道不会针对施法者吗?操控亡灵者可从来不怕这一点,反正亡灵天生就痛恨一切活着的生命。修仙者学习驭尸驱魂之法,最基础的第一步便是学习如何避免亡灵反噬,仅是正大光明的仙门六艺中“驱魂”一道,就有太多的方法可以规避和压制住这种愤怒了。更不用说种种旁门诡道之中,此类秘技更多。

    “那时候的元家,恐怕曾经发生过很多难以想象的人伦惨事啊……付出那么大代价,就为了这么一件中品法器?值得吗?”

    黄昶现在当然已经不可能知道昔年旧事,但仅仅根据这件器物本身,他便能推断出:当年最早那批被作为“原材料”的元氏家族修士,想必是遭受到了极为残酷的对待。而在之后的漫长岁月中,元氏家族居然始终都能坚持用自家人的骨骸来不断强化它,哪怕是死后尸体,也真是够狠的。

    而在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之后,他们确实也得到了所希望的效果便是像现在这样:没有元家血脉的人想要操控它,就会受到反噬。就算能强行将其压制住,也无法让法器发挥出应有的效果来。

    如果黄昶法力境界足够高的话比如达到金丹境界,他也许可以尝试着强行抹去这其中的血脉印记。又或者他的炼器水平足够高,且有足够的耐心和材料,将其中元家人的骨骸一一替换掉,也可以解除掉这件法器的“血脉绑定状态”,让其恢复成为通用品。

    不过很遗憾,这两项条件黄昶当前都不具备。那些真正有这能耐的人显然也不大可能会在这么一件距离中品还差点的器物上费太多功夫为此花费的时间,精力,以及资源,恐怕都足够他们重新制作一件新的法宝胚材了。

    所以这东西看起来有些鸡肋,如果换了个寻常修士,哪怕在炼器方面颇有造诣的,面对这种情况恐怕也只能放弃血脉之锁的奥秘不是一般人能解开的,就连法元级别的修士都难以做到,黄昶自然也不能。

    不过黄昶对此却另有想法,他的“前世宿慧”带给他的最大优势,便是思路极其灵活,考虑问题是从各个角度出发,而不是仅仅拘泥于常规。

    山不转水转,既然血脉之锁无法攻破,那咱就不去破它好了。一座难关挡住了道路,我绕过它不行吗上辈子作为一个程序员,找漏洞,钻空子可也是黄昶的强项。

    根据黄昶对于“血脉之锁”的了解,根据当年牺牲者的态度不同,“血脉之锁”的原理其实是有很大差别的如果当年那批元家人是自愿牺牲,这件法器确实只服膺于元家人的驱使,那就没什么空子可钻,换了谁来都用不了。

    但他并不认为元家会采用这种方式,而如果那些人是非自愿的,他们是被痛苦折磨而死。那这件法器中所蕴含的“血脉之锁”,其根本核心原理,便依然还只是利用和放大了亡灵对于活人的痛恨和愤怒,使其拒绝为活人所用。只不过元氏家族的人可以借助血脉感应,绕过这层限制罢了。

    按黄昶前世的概念来理解:前者相当于在法器中设了个“白名单”,只认元氏一家子。而后者,则是设立了一个黑名单,将所有活人都排除在外,只有元氏子孙可以设法绕过去,仅此而已。

    然而,活人不能用,死人呢?如果是一名尸妖修士,本身并非生灵,不在黑名单范围之内,还会触发这“血脉之锁”吗?

    黄昶专程把姚秀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测试这一点。

    …………

    思虑了片刻,黄昶放下骨杖,转而闭目冥思。另外一边,原本不言不动的姚秀立刻睁开眼来,看了看眼前白骨杖,缓缓伸出手去,将其抓握在手中。

    果然,这一回那根白骨杖没有任何古怪之举。当处于“姚秀状态”的黄昶以神识探入其中,试图对其形成操控时,从那根骨杖中间也只是传来一股对陌生力量的抗拒之意,与新收服一件普通法器差不多。

    而在这方面黄昶可是很有经验的,当他的神识通过姚秀躯体,以尸妖身份强行压制了那根骨杖本身的灵性后,这东西便告屈服,老老实实根据他的指令,开始表现出种种变化来。

    随着轻微的“咔嚓咔嚓”声音持续响起,那根白骨杖在姚秀手上再度变化成各种武器模样。只不过这一回,可不仅仅只是华而不实的骨片兵器了,而是附着了各种法术效果在上头的……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