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一一九 宝刀(三)

    注意到了薛涌的犹豫,黄旭笑了笑,又将刀往他手里推了推:

    “拿着吧,这刀对我真没多大用处,用一次就几乎要昏厥,实在不喜欢。”

    薛涌终于控制不住欲望,半推半就的接了过来:

    “也是,如此神器,在你手里却只有一击之力,太浪费好东西了。”

    一边说着,一边喜滋滋将刀拿起,快手快脚的将其悬挂到了自己腰间。半途中黄阳却又想起一事,示意他拧开刀柄后盖,露出里面一个小小空间:

    “这里摆放着一块灵石,消耗完了需要再补充。一块灵石也就能用个十次左右。而且三弟说这刀本身也有寿命……换算下来,每一刀出去就是上百两银子的花费,可不便宜呢。”

    薛涌看了看那个机关,嘿嘿一笑:

    “这是自然,武人身上哪一处不花钱的平时的修炼用度,战时的武器装备,一个强大的武者背后肯定是大量银钱堆积起来,这一点咱们武行的人谁不知道?我们家虽然没你家的好运气,没沾到什么仙缘,灵石总还是能淘换到几块的,用在这上头正是再合适不过。”

    “至于这刀的寿命么……”

    薛涌拍了拍刀身,嘿嘿一笑:

    “只要是兵器,就有损坏的一天。咱们家那口传家宝,之所以到现在还能用,其实就是因为很少用到啊,都快被当作图腾了。真要打一场恶战下来,没准儿当场就废了。”

    “但只要能帮助主人取得胜利,击败原来打不赢的对手,取得本来难以获取得胜利,在这兵器花费再多也值了。毕竟赢家才有一切么。”

    说到这儿,薛涌小心翼翼将刀收起,并朝黄阳笑了笑:

    “所以说,这个人情,我还真是受定你了。”

    黄阳轻轻吁了一口气:

    “果然是出身不一样啊,我是想起小时候连买个烧饼都要掂量再三的日子,就算知道这刀是好东西,却还是难以习惯……所以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薛涌哈哈大笑:

    “那你们家老三一定为此挺头痛的,他可是修炼仙道的,花费比我们武者多上十倍都不止。你们家若是看到他的花费,那还不得心疼死。”

    “还好啦……三弟从不和我们说这些。”

    黄阳随口应道,忽然想起自家老三确实从没在家里谈起过他的修仙用度,当然更不曾向家里开口要过支援估计开了口也白搭,家里头这点底子绝对帮不上他什么忙,一切都是他自己解决。

    倒是前些日子隐约听老婆说起,三弟给四弟五妹锻体泡浴的药材贵到惊人,说是可能要几十万两银子都未必能配得齐。当时黄阳只是听听便算数字太大倒反而没概念了。

    不过现在想起,恐怕还真有可能。毕竟就连他们所用过的残液,在经过稀释以后家里人居然还拿来泡澡,效果还好到惊人。以前只觉得仙家手段不可思议,但若真细想起来,能达到这等效果,其价值必定非同寻常。

    而这时候薛涌却也想起什么,忽然间失笑道:

    “倘若当初你能拿出这把宝刀作为聘礼,那家里头估计就不会有人反对了……嗯,这把刀确实也比你的聘礼要贵多了。”

    黄阳不禁感慨那时候他们黄家的地位比薛氏还差了不少的,自己能够求亲成功,说起来也是费了不少周折,很不容易的。

    “……还要多谢你支持,后来我才知道你是同意的……”

    薛涌在之前的交流中都是摆出一副瞧不起黄阳的架势,所以若非妻子在事后提起,黄阳怎么也料想不到在他们薛家内部讨论的时候,这位薛氏未来家主竟然是投了自己的赞成票。

    对此薛涌只是嘿嘿一笑:

    “我当时也只是顺着阿蓉的心意而已……不过现在么,估计家里头都会说她眼光好了。就像如今褒南城里对你娘的评价一样。”

    黄阳轻轻吁了一口气,确实如此。黄母如今在褒南城里可算是成功女性的典范作为女人么,人生目标无非两样:相夫和教子。黄母找了个从一无所有开始起步的穷书生,看似起点极低,可到如今却眼看着快要成为一方新门阀的当家夫人,这“相夫”之术不可谓不高明。

    至于“教子”么自然更不用说生下孩子有没有修仙天赋,那是运气。但能将他教养得不忘本源,在成仙得道以后仍然愿意下大力气提携家里人,这就是爹妈教育的好了。要知道当今之世,成仙得道以后便抛家弃业的可从来不在少数。甚至还有那等绝情灭性,通过杀戮亲人来断绝凡世间一切挂碍的疯子存在。

    修仙者本事大,带来的危险也多,能够在掌握超凡之力后还拥有一颗平常心,能够象以往一样保持对家人的友爱,这才是当世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家庭气氛。而一个家庭的气氛如何,女主人的性格脾气,绝对是占据主导地位的。

    从二十多年前人人嘲笑,到如今个个羡慕,黄母在褒南城女人圈子里的评价可谓是天上地下,两个极端。但黄阳却知道母亲其实一直都是那样,并没有变化过。

    不过外界的评价确实也很重要如今陈家女儿的“行情”可是一路走高,光是黄阳所知道的,陈家好几个表妹都是在不久之前敲定了终身大事,聘给了很好的人家,正儿八经“高嫁”出去了,这毫无疑问跟他们黄氏近来的层次提升有关。

    ……正在遐想之时,忽听旁边薛涌又嘿嘿笑道:

    “可笑那群蠢货,居然还想着要试探你们……真当你们是一般乍起的寒门小户,可以任由他们发挥呢。”

    此时休息时间差不多结束,临时营地中大伙儿纷纷收拾东西准备继续上路。那具尸体自然由杂役负责清理掩埋掉,其领队首脑这时候正走过来和黄旭说话当然不是兴师问罪,而是来赔情道歉的。

    黄阳见状,轻轻又叹了一句先前已经过说的话,语气比先前又有不同:

    “……那是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