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一三二 姑姑(四)

    黄昶回过头去,正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这姒无瑕的习惯还真是高冷,就连吃东西的时候也依然带着那道遮脸面纱。每次把食物放进嘴里时便要稍稍掀起下面一角,喝汤时更加麻烦,但她的动作却偏偏不带一丝烟火气,看起来反而颇为赏心悦目。

    当然黄昶可不是轻易会被美色迷惑住的人,而且区区一个凡人,居然也好意思称自己为“道友”?……不过身为修仙者的傲气让黄昶不屑于撒谎,也不想在这些小事情上和对方计较,便对姒无瑕点了点头:

    “略知一二。”

    “哦?”

    姒无瑕眼中立刻显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她的眼神当真是灵动无比,哪怕遮住了脸庞,看不见脸上表情,光是一双眼眸便足以充分表达出她的情绪。

    “久闻昆仑本山所藏之《百花诀》为天下正宗,黄道友莫非也修炼过这门功法么?”

    黄昶轻轻一笑:

    “没有,不过为了帮朋友的忙,曾研究过一段时日。”

    “这样啊?”

    姒无瑕眼角微弯,不知道在面纱之下是不是展现出了笑颜。但却听她用颇为轻快的声音道:

    “能让黄道友如此上心的,想必定是位美貌温柔的小师妹了?”

    黄昶没有回答,显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于是姒无瑕那头便也没了声息她知道自己冒失了。大家又不熟,贸然提起这种私人话题不是找尴尬么。除非是个对她有想法的,这种时候倒可以乘机说几句撇清过往,拉近关系的言辞。

    但黄昶肯定是没这想法的,不要说前世那个世界,就是今生他所见过的美人也足够多了。更不用说作为修仙者,意志坚定不为外物所惑乃是基本素质。姒家第一美人的称号对没见过世面的褒国本地人或许很有吸引力,对他却压根儿无效论起炒作手段来,他在前世那个社会中早就领略得太多了。

    姒无瑕肯定是感受到尴尬了,黄昶甚至能觉察到她在面纱之下小小的吐了吐舌头。但这个动作反倒是让黄昶对她起了几分好感这才像是个正常二十来岁女孩子该有的反应么,一天到晚那么高高在上的“端着”,摆出一副冰山女王范儿,不嫌累么。

    故此在稍稍等待了一会儿之后,黄昶终於还是开口,但却把话题换了个方向:

    “姒姑娘并非修道之人,修炼那门法诀恐怕没多大用处吧?”

    一句话抛出,姒无瑕那边却也半天没回应,黄昶琢磨着难道这句话也得罪她了?等了一阵还是没回应,便打算就此作罢。正要低头去喝口汤时,却听姒无瑕那边忽然传来一句:

    “黄道友未免小瞧人了,吾之境界虽然低浅,却并非槛外之人。引气之道,吾已入门矣。”

    还是愿意谈论的?那干嘛要等那么长时间呢?哦,就为了报复自己刚才的态度。黄昶无奈摇摇头女人果然都是小心眼啊。

    不过随后姒无瑕却说出了一些理论和言辞,倒是激起了黄昶的谈兴全都是修士引气入体阶段时所遇到的实际问题,若非亲身体验过,断断不可能提出来的。这让黄昶不得不再次集中精力,悄悄以神念又审视了一回对方没错啊,姒无瑕身上确实没有灵气波动,没有法力在身,根本不能算是修士的。

    可她却居然对引气法诀如此熟悉?难道是专门去向人请教过?姒氏族中修士不少,倒是不愁没人指点,但仅仅为了吹牛聊天去学这些?好像没必要吧。

    可若当真是亲身经历,那至少该有些成果吧?引气入体,化作法力,哪怕是刚刚进入此道的人,体内只要有法力遗存,身上便总会有些灵光的。可在姒无瑕身上却全然不见,难道她每一次引气的结局都是以失败告终?

    在与姒无瑕交流的过程中,黄昶心中始终抱着这样的疑惑。他原以为这位姒家女感兴趣的多半是如何提升引气效率,尽量增加自身法力的雄浑程度,或者便是道法咒术的施展策略大多数新入门修士也确实最需要这方面的指点。

    但姒无瑕却不然,她对如何拓宽自身灵脉,增加法力存储并无兴趣,也不曾提及任何与施展法术相关的问题,她所关注的重点,多半放在如何借助天地灵气粹炼身体,改善体质方面。

    倒也不能说她关心的不对炼气士最终的目标便是摆脱肉体凡胎,炼就法元之躯。但在最初阶段就关心这个,总让人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样子想花钱总得有点积蓄吧。借助天地灵气涤荡身躯,那总要有足够的法力积存才对。眼下又不是上古时期,天地之间灵气充裕到极点,根本不需要专门去引介,自然而然便能浸润全身上下,哪怕天天睡大觉都能成就仙人之躯上古大能层出不穷,归根结底还是有那条件。

    然而到了当今末法之世,再想要那么舒舒服服修炼已是不可能了。炼气士们终年辛苦修炼,引介搬运灵气入体,好不容易才积攒起一些法力,往往更多是将其用在施展道法,防身保命的途径上。粹炼身躯固然也很重要,却已不是最关键的急务。姒无瑕不重法术而更重粹炼,总让人感觉有点不切实际。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切反正跟黄昶也没多大关系,姒天都的这位姑姑爱怎么修炼都由得她,她关心什么黄昶便顺着议论几句。这又不是传道授业,无非饭后闲聊罢了。只要不是刻意用错误讯息误导他人,便足以心安理得。

    …………

    数日之后,他们来到了目的地,隐泉谷附近。

    姒无瑕所推算的花开日期不可能非常精确,一行人在马不停蹄赶到了地头之后,又稍稍等待了一两天,顺便也做了些准备工作比如搭了一些帐篷和帷幔,将那几株奇异苗木给围挡起来,以方便女孩子们到时候进去练功。

    优昙花虽然珍稀罕见,但那只是因为开花时间极为短暂,花期稍纵即逝,本身算不得什么仙草灵药,对修仙者也并无大用,故而很少会有人来专程采摘。这几株花木生于斯长于斯,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在幽谷中花开花谢,独自寂寞了许多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