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一八一 寿礼

    这也正是褒国大多数中小家族的现状由于某一两个子弟的奋发,成为了先天武者,这个家族便算是进入了拥有超凡之力的群体,有资格在褒国统治集团中分一杯羹了。

    不过这种地位并不稳固,如果不能更进一步培养出修仙者,或是保证最起码每一代都有能进入先天的高手,那就必然衰落。拿到手的利益也难免要分摊出去,就好像当初从别人手中夺过来一样。

    徐氏当前便是在走下坡路,而薛氏虽然暂时并无此虞,却也不敢掉以轻心。内定的三代目薛涌是家族中武道天赋最好的,但要说能在四十岁前必入先天,却是并无把握。

    以前他们父子时常为此担忧,但如今却是稳拿稳了薛家父子也正是因此而谈的热火朝天,对于旁边徐家二爷的冷淡态度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自顾自说的开心:

    “……当初幸亏你眼光好,不然还真要错过这个大机缘。”

    “主要是妹妹的眼光好,不过我确实赞同了的……嗯嗯,当时我咋就这么聪明呢。明明黄老大看起来也不咋样的。所以老爹,你以前总说我太宠妹子,这不是好人有好报么。”

    薛龙看看儿子,觉得这小子已经够飘了,没必要再表扬他,于是把脸一板:

    “……行了,别吹了。你妹夫那边,已经帮你打过招呼了吧?”

    “老爹,那也是你的女婿……好吧,黄老三已经帮我把过脉了。他说我现在内力方面还欠缺了些,最好再用个一两年时间打磨打磨,把内功修炼到完满程度再行冲脉,对以后修炼先天罡气大有好处。”

    “此话虽然不错,但凡事不可拖延。江湖中人,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有好处,只要能抓到手的,还是尽快落袋为安为妙。”

    因为旁边有人,薛龙是用的传音之术对儿子说的这番话,后者听了不禁笑了笑:

    “父子所见略同啊,老爹我当时就这么表示了。黄老三也表示理解,他说那就找些仙灵之物,妖灵躯体补一补元气,也可以达到同样效果。”

    “这个倒是不难……家里头大约还有点妖兽肉,只是时间比较长了,不知道灵气还充裕否。如果没合用的……这次秋猎总应该有人家打到此类猎物,想办法去淘换个一两只,多花点钱,终归能解决的。”

    薛龙立即盘算起来,仙灵之物不太好找,百年份以上的灵芝,人参,或者其它仙药,往往也是修仙者需要的材料,武者不敢与其争抢。但武者对灵物的需求也没那么细致,妖灵精怪的躯体一样含有灵气,足够满足武者的需要了。

    所以说在凡世间,妖精们的日子并不好过,时时刻刻都有大批练武之人红着眼睛在四处寻找它们,指望用它们的躯体给自己增补元气呢。除非是那种阴灵,鬼怪……对凡人无用的,境遇稍好一些。但也有限天生万物,终归是一物降一物,阴气怨灵,亦自有相克之物,比如修炼尸鬼之道的炼气士就专门搜集这类东西。

    ……言归正传,那薛涌对于自己的晋升也毫不担心,事实上黄昶已经答应帮他搞一些妖兽灵躯,只是最近手头没货,要去一趟镐京城之后才能配齐。薛涌正琢磨着是不是也一起跟过去看看听闻黄家和陈家要联手去镐京开辟商道,专作灵物买卖,那他薛家跟着掺上一手,想来也不至于被拒绝。

    父子又议论了几句,这时候客人也差不多到齐,赞礼过来主持仪式。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家里晚辈逐个过来磕头,客人道贺,外加亮一亮贺礼,大伙儿热闹热闹也就罢了。

    只不过在送贺礼这一环,众人还是一点关心之处其他人也就罢了,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无论送什么都脱不开本地行情,无非简单还是贵重些罢了。

    但唯独那个从昆仑山上下来的黄家三郎,他会拿出些什么好东西来庆贺自家父亲的生辰?这还是很让人好奇的。因为昆仑山上有一件特产是祝寿贺礼专用,天下皆知。但那宝贝价值超级昂贵,区区一个炼气弟子恐怕很难得到。

    他们的好奇心很快便得到了满足在其他子女都拜过之后,黄家三子黄昶终于登场了。虽是拥有超凡力量的修道之人,在父母面前终究只是孩子。只见他走上前去,在黄父和陈氏面前跪下,老老实实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从旁边妹妹黄昭手上接过一个托盘。

    托盘上有红布盖着,揭开红布,却是一个暖玉盒子。盒子本身就十分的精致漂亮,上面雕凿着细细纹样,更以彩缎花锦装饰,光这盒子本身看来就价值不菲。

    而在座的几位修道者更是双眼微眯他们能感受到盒子上传来的隐隐灵气,盒上那些纹路更是蕴含着符篆阵法之妙,这是一件符器!是仙家专门用来盛放珍贵灵物的容器。虽然不能用于实战,但灵物存放其中,几十上百年都能保持新鲜如初,在符器中也算是很高档的东西了。

    而仅仅一件盛放器物便如此奢华,内里正品又该是何等珍贵?所有人目光都随着黄昶的手指而晃动,看着他掀起盒盖,露出里面的内容。

    “儿子献上寿桃两枚,恭祝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身体康健,福寿万全。”

    黄昶再一次磕下头去,而旁边人群中,却发出了一阵小小嘘声。

    搞了半天只是两枚桃儿,还不怎么大。这东西哪儿没有?去乡下找找随便就是一大堆,个头还比这大得多了!

    不过这种不屑态度仅仅只在那些中低层武者座席中出现,靠近主座位置,那些真正有来头,有见识的修士人群中间却是一片寂静都给惊呆了。

    在场诸人间,身份最贵重的当然是姒家小侯爷姒天都,见识最广的也是他数年前他作为世子,跟随父亲前往镐京城,参加过景耀皇帝七十大寿的寿宴。

    在宴席上,他亲眼看见过来自龙首原道观的仙师,代表西昆仑山赠送给景耀皇帝的礼物也是这种桃儿,数量多一点:八枚。但品质和今日所见完全相同,连用来盛装的盒子都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