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一九八 善后(一)

    两人互相谦逊了几句,姒天都再次表示这些人完全由黄家处置,姒氏绝不干涉。而黄阳他们在家里当然也早就商议过,此时便都朝黄昶看去将由他来决定这些人的命运。

    黄昶之前击杀苏铁城时干脆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但此刻却只是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作。

    见他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姒天都又开口道:

    “既然是苏某率先对黄兄弟的家人动手,那也没什么江湖道义好讲了。黄兄弟纵使灭他满门,也是理所当然。若是黄兄弟不屑于对凡人出手,我的部下也可以代劳。”

    说着,他朝草坡下面挥了挥手,他手下的姒氏族兵以两人挟一个的姿态,将那些铁灵庄人员牢牢控制住,本就是做好了处刑的准备。此时见姒天都下令,当即把人的脑袋一按,一个抽出刀来,另一个则按住身躯,摆出了斩首的架势。

    说是让黄家决断,可姒天都也必须要对背叛者表现出他杀伐果决的一面来。否则被他父亲认为是软弱无能,那可是大大不利于他接班人形象的。

    然而就在他即将下达杀人命令的时候,却见黄昶轻轻摆了摆手,叹息道:

    “小侯爷的好意,我黄某心领了。可是昆仑门规,不得滥杀无辜,这一条终究不敢有所违逆。”

    姒天都怔了怔,刚想说他们可算不上无辜,但随即想到自己先前的承诺,当下便不再开口,退到一旁任凭黄昶处置。

    而黄昶则是扫了草坡下面一眼,先请姒天都指令那些姒氏族兵把人放开,然后沉声喝道:

    “苏铁城欲对我家不利,凡是不知道此事的,可以站到一边去。”

    这句话说出,下面那些苏家人顿时如蒙大赦,连忙纷纷跑到一边。没过片刻,场中只剩下那刘师爷一人,在那儿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看起来似乎儿戏,但在修士神念之下无人可以作假,黄昶以神识检验一番,发现还真是如此,不由得也暗中佩服那苏某办事情倒是严密,居然连自己妻儿都能瞒过。

    接下来他便挥了挥手却是与刚才姒天都的意思正好相反:

    “不知者不为罪,你们走吧。”

    眼看着黄昶一句话竟然就要把铁灵庄几乎所有人都放走,姒天都大是诧异。别人倒也罢了,苏铁城一个快要成年的儿子可也在其中呢。还有几个年幼子女,按江湖规矩肯定是要斩草除根的,难道黄昶就不怕对方将来寻仇?

    稍稍犹豫了一下,姒天都还是不嫌冒昧的走到黄昶身旁,低声道:

    “黄兄弟,你确定要统统都放走?你自己是不必担心,可是你的家人却未必能承受得起哪!”

    黄昶轻轻叹了口气:

    “是有一定的风险,可他们在这件事上确实无辜。而如果仅仅因为他们将来有可能会报复,现在就提前把人杀掉,就算昆仑门规不论,我也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啊。”

    稍顿了一顿,他又苦笑道:

    “也是因为这次运气好罢,家里亲人都没有伤亡,还能够理智面对。若是家人有了损伤,恐怕我的想法也会不一样了。”

    于是姒天都不说话了,他也是修行者,深知修士在心性方面的自律要求,关系到将来进阶时遭遇心魔的问题。除了本人以外,谁都不好评判是非对错。

    既然说过由黄氏完全做主,黄昶又作出了决断,那他也不好推翻。于是姒天都做了个手势,示意部下让开道路,释放铁灵庄众人离去。

    只剩下一个刘师爷在那儿惊恐万分,看到黄昶等人朝自己看过来,连忙大叫起来:

    “小侯爷,黄仙师,在下也是没办法啊!我也曾反复苦劝过,可苏总管他就是不听哪!”

    一边喊着,刘师爷干脆将那段时间他与苏铁城之间的对话一一道来,包括那天最后与苏铁城道别时的场景都给说了,反正对方两位都是修仙之人,自能判断他没有撒谎。

    而黄昶也很有耐心的听完了他的申辩,随后又注视了他半晌。刘师爷提心吊胆的等了半天,终于看到对方也挥一挥手:

    “也罢,既然你对我家没有恶意,况且连那苏某人都没杀你灭口,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你也走吧。”

    刘师爷大喜,连忙深深作揖感谢,随即就一溜烟跟着那些苏氏家人一起跑掉了。看他们急匆匆的样子,显然是怕黄昶改了主意。

    但后者做出决断后,却是连看都没再看他们一眼,而是转向了姒天都,向其拱手致歉道:

    “小侯爷费心劳力,派遣贵属帮我捉回了那些人,黄某却任性统统放了,失礼得罪之处,还望小侯爷海涵。”

    姒天都苦笑了一下黄昶这么独断,要说他堂堂褒侯世子心里一点没想法,那肯定是假的。但说到底人家才是真正债主,看那黄大黄四都没什么反应,既然这黄三郎能大度到这种地步,他也没必要再跳出来作恶人不是?

    况且就他本心而言,也实在不想看到横尸遍地,血流盈野的场景,既然是黄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父亲那边也好交待得过去了。

    于是姒天都回礼笑道:

    “黄兄弟既然这么决定了,那就这么处置罢。也算他们运气好,碰到的是正派门徒。那苏某人咎由自取,死不足惜。可惜人只能死一次,倒是便宜他了。”

    听得此言,黄昶嘴角边却隐隐现出一丝笑意:

    “那可未必,对于吾等修道之人来说,死亡,其实并不是终结……苏铁城的罪孽,会由他自己慢慢偿还。”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姒天都看看此地事情已了,便打算告辞离去。不过在他开口以前,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西昆仑曹胤却先开口告辞道:

    “师弟,既然此间事务已经了结,那我便回去了。”

    虽然黄昶之前说是“请师兄载我一程”,但曹胤却不可能把人送到地头后马上掉头离去,他又多留了两天。虽然没什么具体事情可做,甚至连话都没说几句。但仅仅凭他西昆仑下院主持,炼气后期高手的身份,光是站在这儿,便足以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