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四十五 “老朋友”

    按理说这种晦气地方是没什么人愿意来的,就是抛尸也多半只远远丢下便离开,很少有敢于深入这片区域的活人。黄昶当初把姚师兄安置在这里时自然仔细观察过,确认不会有人来打搅它才离开的。

    然而此刻,黄昶却看到有些痕迹通向姚师兄的藏身处,虽然不是脚印,但也不象是兽类。况且这地方阴气如此浓重,正常嗅觉灵敏的野兽根本不会靠近才对。

    黄昶立即警惕起来,他暗自感应了一下,能够感受到姚师兄依旧在那里。不过自从姚师兄身上显现出那一丝灵性之后,黄昶就一直没再以自身神识控制过它,以免冲散了姚师兄那一丝好不容易才出现的自我意识。

    所以此时虽然心下诧异,他也没急着以神念附体的方式去了解情况,而是慢慢沿着通道朝那墓穴中走去。当初在安置的时候,他是找了个古人留下的墓室,稍作加工后将其作为姚师兄的修炼之所。

    这座墓穴甚是简陋,防水很差,脚下遍布淤泥,脑袋上则不时有水滴落下,更兼黑暗无光。若非黄昶拥有暗中视物的能力,还可以用法术维持住身上清洁,他是万万不肯往这种地方钻的。

    正常人肯定不会往这里头跑,不过修仙界中啥人都有,黄昶也不敢赌有没有品位独特的盗墓人看中这块“风水宝地”,想钻进来捡个漏儿什么。姚师兄毕竟是个尸妖,即使黄昶不用神念操控它,有陌生人欺近到身边,它也会有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更不用说黄昶还给它配置了自动反击的模板,连招式都是设定好的。

    所以当黄昶踏入到墓室,第一眼看见姚师兄仍然端坐在壁龛中,第二眼便看见他脚下横着一具支离破碎尸体,倒也没有任何意外之感。

    只是再仔细看看,觉得那具尸体腐烂的有点厉害,而且那四分五裂,身首脱离的架势……似乎有点熟悉?

    又走近两步,用神识一扫,黄昶不禁笑了,也不嫌肮脏,伸出脚尖戳戳它:

    “武陵道友,起来罢,别装死啦。”

    那尸体起初依旧一动不动,不过在黄昶的注视之下,终究还是“活”了过来:先是伸出一只手,抓住与身体脱离的另一条胳膊,将其按到自己肩膀上,然后两手并举,拿起滚落在旁边的脑袋,象戴帽子似的的扣到秃脖子上,最后再慢慢爬过去,把一条甩出去较远的小腿安装上大腿膝盖……换了别人可能会觉得很恐怖,但在黄昶眼里却颇觉好笑。

    武陵子慢慢坐了起来,叹口气,抬起头看着黄昶:

    “黄道友,没想到还是跟你碰面了。”

    黄昶一乐,指了指姚秀道:

    “你既然跑到它面前,还指望我不知道么?”

    武陵子摇摇头:

    “我听说你走了,还以为不会再回来了。”

    “所以又回头了?外面不好混么?”

    听黄昶这么一说,武陵子愈发的长吁短叹起来。

    自打上次跟黄昶说“再也不见”后,它是真打算换个地图,到外地去晃荡的,反正它不修行不炼体,到哪儿混不是混呢?

    然而黄昶临走前丢给它的那卷书册却起到了意外作用,这卷关于如何培养毒虫的书册正好和武陵子豢养应声虫的爱好相对应。于是武陵子还当真耐下性子细读了一遍。书册中有关修仙的部分对它没什么吸引力,但炼制和驭使各种虫豸的手段它倒是用得上。

    只是仔细研究下去,武陵子却发现一个问题想要按书中所述养虫驭虫,还是需要一定的法力。要求不算高,但必须要有。它可以按书中所传授的方法修炼,只是这就牵扯到一个老问题了需要有灵地支持。

    从前无欲无求的时候,武陵子在哪儿鬼混都无所谓,可现在一旦想要修炼了,修道者的种种约束都来啦。它也曾想要在外面找,可这年头只要稍微带点灵气的地方全都是有主的。而武陵子却完全没有战斗力,连凶狠一点的野兽都打不过。它一个只能靠装死来应付危险的最底层尸妖,到哪儿去找合适的地方修炼呢?

    东转西转的,武陵子最终还是回到了褒南城附近。这处墓穴在正常生灵眼中阴气太重,避之唯恐不及。可对于武陵子来说却正是洞天福地,一路转啊转的,不知不觉就钻进来了。

    当它看见盘膝坐在壁龛里的姚秀时,也着实给吓了一跳。不过后来见姚秀只是端坐不动,完全不搭理它尸妖同类只要不主动攻击,就不会激起姚秀的防卫意识。而武陵子也渐渐放松下来,唧唧歪歪跟姚秀罗嗦了一阵,没有得到回应,便也将它当作了最常见的墓穴主人,躺着不动的那种。

    又放出应声虫,悄悄在外面探听了一阵子情况,得到消息说是那个很嚣张的昆仑山道士离开了。武陵子一想既然黄某人走了,这具尸妖躯体大约也是被抛弃了,但残留气息仍然可以帮它吓走那些外来的不速之客。

    留下这地方倒是不错,不妨就留下来修炼修炼呗本质上,武陵子就不是一个喜欢经常换地图的主儿,只要在某地还能苟且下去,可以一直宅到地老天荒的。

    直到今天,墓穴门口应声虫忽然报警,武陵子才发现不好,逃跑是来不及了,干脆还装死吧。墓穴中有死尸很正常的,若是换了别人还真给它糊弄过去,偏偏却是个“老朋友”,那就没法子了。

    听武陵子絮絮叨叨说完了这番经历,黄昶忍不住哈哈大笑,等笑完了,方才问它道:

    “那么,武陵道友,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

    “接下来?”

    武陵子有些愣神,黄昶则指了指姚秀:

    “我先前只是临时离开,所以才把姚师兄暂时在留在这儿。但之后一段时间可能要长时间的外出,那要么带它走,要么把它挪到我家里去。这个地方倒是可以留给你,可是……你守得住么?”

    一边说着,黄昶指了指墓室中央那副已经朽烂的棺材板:

    “当初我进来的时候,这里原先的主人可也是能动弹的,被我超度了而已。你能找进来,其它修炼尸鬼道的估计也能。到时候,你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