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七十四 草莽龙蛇

    被人当面挑战,慕容英自然不会退缩,他看了黄昶一眼,后者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掌控好局面。于是慕容英上前两步,回手一拍背上剑匣,一口青光闪闪的长剑自然滑出,落在他手中。

    并非韭叶青霜,而是另一口符兵级别的利剑。慕容英这剑匣本身便是一件法器,有养剑之能。韭叶青霜自然是核心,但也可以蕴养其它剑器,助其锋锐,对剑匣本身也有好处。

    李寒秋自是识货的,眼中显出一丝羡慕之情,他慎重解下背后剑鞘,从中抽出一口长剑,剑身光滑明亮,通体无一丝瑕痕,晃动之时更如一泓秋水般潺潺流动。

    “此剑长三尺六寸,其名便为‘秋水’,正与吾名相合。故名剑山庄藏剑数百,独以此剑为兵主,非强敌,不动用。”

    李寒秋持剑再向慕容英致意一次,后者也抱剑回礼。随即,便各自出手。

    修士交战,纵然不用法术,也很少会象普通武者那样贴身紧逼,撕杀于毫厘之间了。比如慕容英,此刻起手便是三道剑气,尤如长虹经天,分三路袭向对手。一道攻敌,两路封锁,迫得对手避无可避,只能跟他硬碰硬,挡得住便罢,挡不住万事皆休。

    这正是标准的剑修起手招式,堂皇正道,却也最是衡量对手实力剑气虚幻却又无孔不入,非法力或内力强横到一定程度无法招架。

    像慕容英这三道剑气,不是达到炼气中期级别的好手绝对挡不下来尽管他自己也才是炼气中期,却已经扫灭低阶尤如草芥。都说剑修善战,便是体现在这方面了。

    当然如果对方有面好盾牌的话,只要一缩脖子就行,或者有类似性质防御法器的也是如此。所以剑修强者最讨厌的,便是碰到拿盾牌的粗胚,或者使用乌龟壳战术对拼法宝的敌人没技术含量啊。

    而这位李庄主显然并非如此,只见他手中秋水剑寒芒乍现,只以一道剑芒便击碎了慕容英所发中央剑气。左右两道则根本不去理睬,整个人一伏一窜,已经向着慕容英直扑过去,显然是要与其近战。

    若是一般修士这时候多半会后跃闪避,拉开距离继续发挥远程优势,但慕容英却并非如此,见对方逼近,反而面显冷笑,主动迎战上去。

    开玩笑,讲近战能耐,他可从没怕过谁。若非当年成功拜入昆仑山门,他慕容英今天少不得也是个成名剑客。

    两人瞬间斗在一处,再无半分修士风采。

    …………

    这李寒秋显然是个武道修士,以武入道者通常境界不高,但实战能力极强。不过这毕竟也有个上限。象慕容英这种本身武艺便是炼气修士中的佼佼者,更兼拥有超强装备,再想在战力上超越他,这可不是一般武道修士能做到的。

    慕容英暂时尚未动用飞剑,只是以手中青钢剑与对方周旋,但修道人该用的技法一样没拉下比如给剑身附上锋锐之术,给自己身上添加种种增益状态……这些都已经是他本身战技的一部分,随手施为,毫不费力。

    相比之下李寒秋更接近于武者,身法行动之间完全依赖自身体力。不过他对于战斗距离和分寸的把握感委实精妙,每一剑,每一步的行动都是恰到好处,没有一分多余,也没有一分不足。

    黄昶在旁边观战片刻,不由得暗暗诧异对于这个什么名剑山庄的庄主,他之前并未听说过。也就是向慕容天征打探周边局势时,听对方提了一嘴,当时也没在意。以他的感觉,这种人哪怕在他前世的武侠小说之中,也多半属于开局不久便要退场,给主角充当背景板的。

    然而此时此刻,这位无名之辈却居然翻翻滚滚的,与慕容英战了个不相上下,着实让黄昶颇感诧异。可见草莽之中,亦有龙蛇!

    修士交战除了自身本事,另外一点便是看手中家伙。慕容英飞剑未出,在这方面比起李寒秋手中的那口秋水剑还略微吃亏一些那口秋水剑显然是法器,品质甚佳,与慕容英手中本身便是坚锐符兵,又临时附加了锋锐术法的青钢剑对击时毫不吃亏。

    不过双方都是剑士而非刀客,走的皆是轻灵路线,对于用兵器互相撞击,彼此伤害武器品质这种事情皆有一种本能的厌恶。所以两人的剑器即使偶尔相击,也多半是绞,抹,缠等柔性手段,而不会傻乎乎直接硬碰硬。

    真要这么玩,李寒秋估计要哭。虽然他也许可以削断对手一两把青钢剑,但这东西在慕容英这边其实是属于消耗品,光剑匣里就储存了十多口同等品质的,有黄昶在随时还能补充,根本用不完的。

    双方又战片刻,慕容英性子上来,一声长啸,背后剑匣中一道金色寒光席卷而出。李寒秋反应极快,顾不上姿势难看,一个懒驴打滚闪到一边。而从慕容英面前,也就是剑匣位置,一直到李寒秋原先所站立之处,寒光所经之处,地面上出现一条丈许沟槽。

    沟槽中无论草木,岩石还是泥土,全都于瞬间化为无形,只有无数细小金芒隐隐闪烁,却是浓郁到极点的庚金剑气,当者披靡,无坚不摧。

    李寒秋作为武学大宗师开悟入道,于危险感应这一块上自是敏锐无比,刚才心中忽感警讯,想都不想便赶紧行动,方才狼狈避开,此时才解原委,心下亦是后怕不已。

    “想不到这昆仑飞剑竟是如此磅礴且杀机凌厉。刚才若是没躲开,此时多半也化为齑粉矣……嗯,不对!”

    头脑中刚刚泛出一丝欣喜,心中警讯又起。因为刚刚才从一场大危机中解脱,换了别人或许有所懈怠忽视过去,但李寒秋久历生死,却是分毫不敢怠慢,虽然右手长剑已是不及转换方向,但他左手却忽然晃动一下,手上骤然出现一把紫光盈盈的尺许短剑。“叮”的一声,将一道细如韭叶,动似游鱼的青光从他身侧挡开。

    这才是真正的韭叶青霜,慕容英恃之以纵横江湖的本命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