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陆双鹤

七十六 护身保命

    慕容英此举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一般来说这种大派子弟多半惜命,而且自视甚高,不会愿意和区区散修拼到两败俱伤的。

    更何况慕容英已经刺伤了自己,取得很大优势,这一招纵然退让,接下来也能继续按部就班,将优势转为胜局,又何必这么急匆匆要一举建功?

    所以李寒秋不惜带伤抢攻,实际上是想逼迫慕容英后退,这样他就能获得一个喘息之机。之后或是采取保守战术慢慢拖延,或者干脆直接开口认输,都能借此脱战他和慕容氏没怨没仇的,为了结好北地之主崇氏才抢先出战。如今打到自己身受重伤,也算对得起崇侯了。

    却不料慕容英已经识破他借机练手的打算,下手自是毫不容情,再无开局时“切磋”之心,就是当作标准的生死搏杀局来对待。

    眼见局势危急,那李寒秋作为武道修士,也决不是不敢拼命的。牙一咬,索性不顾一切的催动身体向前疾冲。压根不管自己是会重伤还是毙命,手中秋水剑也冲着慕容英要害直刺。

    那就同归于尽罢!

    …………

    如此剧烈的生死碰撞,在旁边观战的人群中引发起一阵小小波动,不过在场众人都是当世强者,倒也不至于因此失色。只是觉得才第一场就打得如此火爆,有点出乎意料而已。

    其中慕容氏族长的面色更为着急一些,毕竟慕容英是他们家族的最强武力,万一有个失手,他们家族可承担不起。

    只是慕容天征虽然着急,却也无法介入。他只能看向旁边那两位昆仑高徒但无论黄昶还是金荣都很镇定,哪怕看到对方手中长剑已经刺中慕容英前胸要害,也依然是无动于衷。

    想到这两位千里来援的情谊,慕容天征觉得他们肯定不会干看着自己侄儿就这么死掉,想必对慕容英的安全是有充分把握,那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们了。

    至于另外一边,崇氏家族的几个人就更无所谓了这边五人中有四个姓崇,只那李寒秋一人是自带干粮,主动来帮忙的。就算战死了,也无非说几句惋惜之语,多给些抚恤报答罢了,他们才不担心。

    战场中的局势瞬间便见分晓,凌厉的杀招,果断的决意,其结果却是……谁都没死。

    这毕竟是个有仙法道术的世界。慕容英作为西昆仑精英弟子,一件护身法衣总是有的。更不用说还佩戴了黄昶提供的大量临时性护身符具,李寒秋那口秋水剑再是锐利,也不可能攻破这重重防御。

    故此黄昶才一点不担心,只是当他看见慕容英身上象烟花似的噼里啪啦暴出无数五颜六色光点时,才皱了皱眉头。

    “能一气打穿那么多护身符……那散修实力也算不错了。”

    金荣则在旁边咕哝了一声,但也到此而止了,就算那些护身符都被破坏,慕容英身上还有一件法器级别护身甲呢,这可不是黄昶自制的,而是西昆仑天工堂的正规产品,一般练气级别的攻击手段,肯定打不破。

    所以慕容英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危险,只是他为人高傲,通常不屑于用强力装备去压制对手。但既然进入到生死搏杀地步了,那也没什么好矫情的,有什么优势就全力发挥呗。

    他如此凶狠,奋不顾身的采取两败俱伤招式,正是为了逼迫对方跟他拼装备,昆仑派弟子以装备压人,本也是一种常见手段。黄昶给了他那么多好装备,可不是用来看的。

    只是没想到李寒秋居然也有神秘保命手段慕容英那一剑分明刺中了他的咽喉,但随即在场众人都只觉得眼前一花,李寒秋的身躯竟然一下子从他们面前消失了。

    但慕容英的那口长剑倒也不是全无所获上面刺穿着一只偶人,似乎是用皮革,毛发,以及土布藤蔓之类制作,像个小孩玩具一样,仅有尺许长短。做工颇为粗糙,处处显示出一股蛮荒味道,但令人惊讶的是却给人一种“真实感”其无论外貌还是衣衫,都几乎与李寒秋本人一模一样。

    而最令人意外的是,那偶人被穿上剑尖后竟然还挣扎了几下,从被刺穿的地方流出潺潺鲜血来,就好像一个真人一样。不过这个小东西的生命力显然不高,在稍稍挣扎了片刻后便不再动弹,手一摊脚一蹬“死”掉了,并且很快自行燃烧,就在慕容英剑尖之上化作灰烬。

    与此同时,那李寒秋也倏然出现在另外一个方向,离先前战场约有百步之遥的一块空地上。他胸前先前受伤的地方竟然已经复原,至少是不再流血了。但李寒秋却丝毫不见轻松之色,其脸色反而呈现出一种颇为虚弱的惨白,还连连咳嗽了几声。

    他不再返回战场,而是远远朝着崇虎拱一拱手,喉咙嘶哑道

    “崇侯,在下已然尽力,先走一步,告辞了。”

    说完这句话,李寒秋掉头就走,竟是丝毫不作停留。

    眼看着这位名剑山庄主人居然就此离去,小侯爷崇岳不由得撇了撇嘴,低声向父亲咕哝道

    “这算什么?打了一半就跑?”

    崇虎倒没说什么,但在场的那两位崇氏家族高手,以及这边黄昶,慕容天征等人看向这位小侯爷的目光,顿时便都带了几分轻视这小子不懂事啊。

    在场众人皆是修道之士,见多识广,一眼便都看出那李寒秋必然是使用了一件替身保命的物品。那东西的使用条件大约颇为苛刻,先前李寒秋身受重伤居然都没能激发,非要到了直接致命的地步方才生效。

    不过能够无条件将主人从必死之境中解救出来,这件物品的珍贵与稀有自是毋庸置疑。就连黄昶这个西昆仑年轻一代中素来号称豪富的精英弟子,手中也没有类似的宝贝。

    这可是真真切切的“一条命”啊!

    作为一个与崇氏并无直接关联的北地散修……嗯,家业比较大的散修,李寒秋居然为崇氏舍出一条命,帮他们兑掉了慕容家的最强战力,这份人情可不算小了。想必是有求于崇氏,才会如此尽力。

    但话说回来,他手头估计也就这么一件保命之物,此刻已经消耗掉,之后若再遇险,真的只能拿命去顶了。所以毫不犹豫掉头就走,这才符合散修谨慎本色。

    崇岳可以不懂事,作为北地之主,崇虎却必然要具备相应气度的。他事后对李寒秋的损失肯定要有所回报。当然这是后话,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与当前之战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