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交锋 可大可小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失败

    但朱慕云仔细一想,很快就明白。汪清海也是被逼得没办法,宪兵队说是支援,其实是督战。他们要看到六师的真实作战情况,汪清海为了让草岛信夫相信,只能下令部队,对宪兵队下狠手。

    死了六个日本兵,这可不是小事。一旦这件事被查出来,汪清海肯定会完蛋。在日本人眼里,一个日本兵,比整个六师还重要。哪怕古昌再重要,但离开六师,也不是不行。

    草岛信夫离开后,朱慕云并没有跟他一起回去。他看了看时间,自己离开宪兵队,差不多有四个小时了。这段时间,是杜矶越狱的最佳时机。如果他越狱成功,是他运气好。要是失败了,也是命。

    杜矶是已经暴露的卧底,又没有掌握机密情报,朱慕云不可能为他冒险。相比自己的安全,哪头轻哪头重,朱慕云清楚得很。

    草岛信夫走后,朱慕云没再待在六师指挥部。今天晚上,整个六师都在演戏。朱慕云是观众,草岛信夫的宪兵队,早客串了一回。只是,到现在为止,草岛信夫都不知道,他上了六师的恶当。

    “时兄,宪兵队死人了?”朱慕云跟着时栋梁到了军需处的别院,这是时栋梁的私人住所,既安全也方便谈话。

    至于周志坚等人,朱慕云则安排他们回宪兵队街命。杜矶是什么情况,他也得第一时间知道。朱慕云告诉了周志坚,如果有什么消息,要第一时间向自己汇报。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做戏,不就是给他们看的么?”时栋梁无奈的说,他也不想杀日本兵。整个六师,其实都是为日本人服务的。杀了日本兵,不异于造反。

    但是,草岛信夫一定要亲自上前线,西流河的战况非常激烈,枪炮声不绝于耳,为了不露馅,只能跟宪兵队真刀真枪的干。事实证明,效果还是不错的。

    “好吧,明天我要去西流河实地看看。”朱慕云缓缓的说,李邦藩让他密切关注,朱慕云当然要认真执行。

    “好,明天我亲自陪你去。”时栋梁一愣,但他很快明白了朱慕云的意思。

    虽然朱慕云心知肚明,但也得对上面交差。所有的事情,表面上要能过得去才行。西流河的交战,大部分是假的。但有一部分是真的,至少,也古昌宪兵队的交火,确确实实是真的。

    “多谢,另外给我安排部相机,现场要拍照。另外,六师的阵地,以及与新四军的对峙态势,也要如实向上面汇报。”朱慕云说,后面一点,他有点假公济私了。

    朱慕云拿到六师的防御图,不仅仅是为了向上面交差。更重要的是,要把情报传递给新四军。一旦新四军拿到六师的防御图,很快就能针对性的反击。到时候,六师的意图,全部暴露了新四军之下,想不被歼灭都难。

    “这是应该的。”时栋梁没有多想,他怎么会想到,一心一意替自己出主意,想给六师解除嫌疑的朱慕云,竟然会是共产党呢。

    “你让西流河的兄弟们,暂时不要撤离,明天,还要给他们拍点照片。”朱慕云又说道。

    朱慕云自然不会真心实意帮六师的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六师送进坟墓。

    时栋梁正要说话时,他房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时栋梁拿起话筒,听了一下,就将话筒递给了朱慕云:“你的人打来的。”

    “我是朱慕云。”朱慕云知道,这个电话应该是周志坚打来的,他心里暗想,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只能是杜矶的事。

    “处座,出事了。”周志坚忙不迭的说。

    “出什么事了?”朱慕云不慌不忙的说,与政保局的人打交道,他最害怕听到的,就是对方报喜。只要说“出事”,他是一点也不会惊慌。

    “杜矶在牢房纵火,被枪毙了。”周志坚说,杜矶不愧是军统的行动大队长,被关到了宪兵队,还能兴风作浪。

    “什么?纵火?我马上回来。”朱慕云惊讶的说,他吃惊的,不是杜矶会纵火,而是因为被击毙。

    朱慕云给了杜矶半包烟,又给了他一盒火柴。牢房内铺了一层稻草,最适合用来纵火。杜矶想用纵火来造成混乱,从而达到越狱的目的,这是没有错的。可是,为何会被击毙呢?

    “出什么事了?”时栋梁也一旁听着,等朱慕云挂了电话,问。

    “没事,杜矶死了。这些军统的人,真是无孔不入,死了也好,免得我还要费心将他押回去。”朱慕云叹了口气,杜矶是在赌命,赢了,活命。输了,死在宪兵队。

    朱慕云赶到宪兵队的时候,发现死的不仅仅是杜矶。除了他之外,还死了好几个。日本人没这么多人手,出现混乱,根本没有营救。为了防止犯人借机闹事,稍有异常者,马上枪毙。杜矶虽然身手不错,但他也是重点监视的目标。

    “朱桑,对不住了,当时情况紧急,我的人只能开枪。”草岛信夫对朱慕云说,这件事,他的人也有责任。不管如何,杜矶是政保局的犯人,只是临时关押在古昌宪兵队。

    “他早晚会死,现在死了,还省了几顿粮食。”朱慕云不以为意的说,好像杜矶的死,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可是,当他看到杜矶的尸体时,还是很伤感。要不是自己给杜矶创造了这么一个机会,杜矶也不会这么快死。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草岛信夫说,他原本觉得,朱慕云可能会生气。没想到,朱慕云对杜矶之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看来,本清正雄说朱慕云是皇军忠诚的朋友,果然没有说错。

    “草岛队长,你能跟我详细说说,今天晚上的战斗经过吗?”朱慕云问,既然杜矶死了,自然不能再替他难过。作为一名潜伏者,他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伤感。不能控制情感的情报员,不是一名好情报员。

    “当然。”草岛信夫说,他知道朱慕云来古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调查六师与新四军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