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663节 花之妖精

    出接下来的两天,桑德斯的房门一直锁着,一直没有出来过。安格尔每次去求见的时候,都吃了闭门羹。

    而这段时间,芙萝拉倒是进去过几次,不过每次出来时都行色匆匆,不见人影。

    安格尔虽然心中有些担忧桑德斯是不是去魇界出了什么问题,但正如他此前对惠比顿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抉择,他没有什么资格去管别人的事。更何况,桑德斯明摆着不希望他掺合进来,安格尔也只能尽力配合。

    幻魔岛已经连续几天的阴雨霾霾,古德都跑来与安格尔相商,要不要将幻魔岛稍微移动一点位置。还未等到安格尔做出决定,阴雨天气终于过去,初露碧蓝如洗的晴空。

    安格尔坐在花房附近的椅子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拿着本《矮坟位面炼金材料集》阅读。为了快速达到纳尔达之眼的最低限度,他这些天未曾合过眼,一直都在努力的攻读着炼金书籍。

    他的努力也没有白费,其知识底蕴以坐火箭的速度飕飕的往上飙。安格尔估摸离纳尔达之眼的下限应该不远了,说不定就在这俩天就能达到。

    安格尔看的很专心,就连惠比顿在旁多次欲言又止的表情,都没有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安格尔估摸也离不开阿娜达与小飞侠彼得潘的故事。

    当林外传来翅膀的扑腾声时,安格尔第一次的抬起了头。

    来者,是多日不见的托比。

    他在幻魔岛认真学习的这几天,托比一直在外浪荡。安格尔估计它是不想见格蕾娅,所以也没有特意去找托比,倒是没想到今天托比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怎么,你今天不怕格蕾娅大人了,居然主动送上门了?”安格尔挑眉,“今天居然没有穿熊猫装了,这花瓣做的帽子看上去不错。”

    托比小脑袋瓜左右打量观望,确定格蕾娅没有出现在附近,它的脸上才露出后怕与庆幸之色。

    “格蕾娅大人这几天可没空理你。”安格尔笑了一声:“你这几天跑哪玩去了?居然一次都没回来过,我都在想,要是明儿再不回来,我要不要请动树灵大人来对你全方位的寻找。”

    托比“叽咕”两声,并没有停在安格尔肩膀,而是扑腾着翅膀向安格尔比划起来。

    安格尔看了一会儿后,眉头猛地蹙起:“你说,你把你的那个小伙伴带来了?”

    托比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现在就在幻魔岛外?你这是先斩后奏啊……”安格尔想说什么,但“唉”了一声,却是顿住了:“算了,先过去看看情况吧。”

    安格尔随着托比往幻魔岛外走去的时候,托比也将这些天它的去向道了出来。

    原来,托比这些天跑去寻找当初背叛它的那个小伙伴了。

    去年暮色大拍的时候,一个“云中之陆”音乐盒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而那个音乐盒的主人其实是托比。不过托比是将音乐盒借给他的伙伴,结果他的伙伴将音乐盒拿出去卖了。

    安格尔上回本来打算陪托比过去看看那个变节的小伙伴,结果因为夜魔城沦为鬼蜮而被迫征兆,接下来又掉进了位面夹道,这一连串的事情阻挡了他的脚步,迄今为止他都没有见过托比口中的小伙伴。

    不过听托比描述过,他的小伙伴体型很小、长着黄白的透明翅膀、身上散发着淡淡花香,从描述上像是某种妖精。

    如今,托比居然将那个当初它气愤的忍不住想要干掉的伙伴,带到了幻魔岛?而且听托比的语气,它不仅原谅了对方,还和对方相处的不错?

    这是什么戏码,相爱相杀么?

    根据托比所说,它的小伙伴当初并没有要把音乐盒交出去,而是被其主人强抢了。因为这件事,它和其主人发生了激烈争执,后来也不知它的主人发了什么疯,直接把它遗弃了,导致它一直在森林中流浪。

    托比连续观察了它了几天时间,直到昨天才与对方和好。托比身上的花瓣帽子,就是它小伙伴编织而成的。

    安格尔当然不信托比的单边语言,说不定它是被骗了。至于事实的真相,还是要等见到托比口中的小伙伴后再行判定。

    半晌后,安格尔来到了幻魔岛的外围。托比飞旋了两圈后,落在了外围沙滩附近的一块碎石边上。

    安格尔看了过去,只见托比的身侧,一个巴掌大小的娇弱妖精躲在碎石背后瑟瑟发抖。

    仔细看去,这只妖精的长相很有美人胚子的初相,亦男亦女,融合了两种性别的长处,既有英气又带着媚惑。

    经过托比的介绍,安格尔才知道对方是一只月铃兰精灵。

    它的智商还没彻底觉醒,迄今也不会说话。被其主人抛弃以后,它对外界一切都带着天然的隔离,这次若非托比将它带过来,说不定还在森林里角落里苟且偷生。

    听完了托比的故事,确认它没有说谎后,安格尔好奇的看着托比:“那你现在准备做什么?你把它带过来,莫非是想让它留在幻魔岛?”

    托比猛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比划着。

    “让我给它找个安身之所?”安格尔托起下巴,陷入思索。

    说实话,如果托比带回来的是其他生物,他估计会当场拒绝。但一只花妖,尤其是稚龄的花妖,安格尔的防备心会少很多。

    他读过很多记载了花妖的书,所以他很清楚,除非自身属性黑暗,这种天生花妖一般来说都是纯洁而善良的。尤其是这只连开化都还没彻底完成的稚龄花妖,想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心机。

    所以,托比说它的音乐盒是被其主人抢走的,安格尔仔细想想,也觉得事实可能差不离多少。

    而且,花妖的实力一般来说都不怎么样,将它留在幻魔岛倒不是什么难事。

    “留下来倒是无妨,但是你会些什么?”安格尔居高临下的看着月铃兰精灵,压低声音问道。

    月铃兰精灵不会说话,但它听懂了。有些害怕的向安格尔比划起来,安格尔自然看不懂,最后交给了托比作为翻译,才勉强明白它的意思。

    “只会酿造月铃兰花蜜以及制作月铃兰香氛?这两种东西似乎都很普通啊……”安格尔低声沉吟。

    月铃兰精灵害怕的低下头,它未来的前途,似乎都在眼前这个人类的一念之间。

    安格尔思忖了半天,在托比祈求的眼神中,终于点头道:“好吧,也不差你这一张嘴,跟我来吧。”

    月铃兰精灵小心翼翼的扑扇着背后仿佛花瓣一样的小翅膀,跟着托比飞进了幻魔岛。

    虽然同意留下月铃兰精灵,但一路上,安格尔也在思索着,将它放到哪儿。

    交给黑魔影仆?这倒是一条路,但毕竟黑魔影仆的真正主人是桑德斯,他这样做有些越俎代庖。

    或者交给绫人纳米,听古德管家说,它最近很闲,给它点事情做应该也行。只不过安格尔一想起纳米那个臭脾气,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若是月铃兰精灵真跟着纳米,说不定不久后就成了一只暴躁的花妖。

    最后思来想去,似乎还是交给库拉库卡族比较放心。库拉库卡族本性都很纯良,可以给月铃兰精灵最正确的三观启蒙教导,再加上它们体型也很相似,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说起来,月铃兰精灵是花之妖精,库拉库卡族其实曾经也有一个绰号,叫做“阁楼上的妖精”,两者说来还有相似之处。

    想到这,安格尔便一路带着月铃兰精灵来到了花房中。

    将月铃兰精灵介绍给了满脸好奇的库拉库卡族后,想了想,又将芭芭雅奶奶单独召了过来,希望她能帮着教育一下月铃兰精灵的认字和基础品格。

    当初多多洛也是在芭芭雅奶奶的教育下从懵懂迈向开窍,所以安格尔想要教育,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芭芭雅乃阿尼。

    芭芭雅奶奶因为年事已高,在族内也无事可做,对于安格尔安排的工作毫不推迟,笑意盈盈的将月铃兰精灵带到了她居住的单间小木屋。

    见月铃兰精灵与库拉库卡族相处还比较融洽,安格尔这才拍了拍托比的脑袋:“现在放心了吧?”

    托比“叽咕”一声,飞到安格尔的肩膀上,用脑袋蹭着安格尔的脸颊以示好。

    “你倒是会做人情。”安格尔笑骂一句,带着托比走出了花房。

    虽然将月铃兰精灵放在了库拉库卡族身边,但谁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好是坏,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还是让古德管家派了一个黑魔影仆在旁观察。一旦月铃兰精灵有所异动,直接将它斩杀。

    并且,安格尔还在花房外布置了一个幻境,用以禁锢它的行踪。

    安格尔在做这一切决定的时候,托比也在旁听着,对于安格尔的抉择,它没有干涉。因为它很清楚,如果真的月铃兰精灵出现了异心,那么最大的锅还是它要背,毕竟是它将月铃兰精灵带进幻魔岛的。

    等到一切安全措施都做好后,安格尔才问道:“说起来,这只月铃兰精灵的主人是谁,你问过吗?它虽然说是被主人遗弃,但魔仆印记还留在身上,这个不解决,也是一个麻烦。”

    托比点点头,然后义愤填膺的对安格尔比划了几下。

    “一个女学徒?好吧,你想自己解决这个问题,那就你自己解决吧。不过,要注意安全。”安格尔没有继续询问下去,他总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要面面俱到,托比本身也与这件事息息相关,交给它处理安格尔也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