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855节 潮汐界

    现在很多线索已经曝露出来,他基本也理顺了整个脉络。

    不知多少年前,米拉斐尔来到这里,发现了一个名为潮汐界的地方,于是在潮汐界的门口,也就是那个孔洞尽头画了一个门,封住了气息的散发。然后,又画了那副地图留给香农王室,作为传承。

    当然,门后是不是潮汐界,完全是安格尔的推测。只不过,是潮汐界的可能性比较大。

    如果门后真的是潮汐界,安格尔估摸着,旧土大陆的元素消失之谜极有可能就藏在潮汐界中。

    毕竟按照米拉斐尔的绘画,潮汐界是充满元素生物的,而元素生物想要存活必须有大量的元素能量支持。旧土大陆的元素能量近乎没有,而潮汐界元素能量浓郁,说不定两者就存在什么内部联系。

    在安格尔内心疏离着脉络时,罗塞他们的气氛还沉浸在三王子献祭自身的悲伤中。

    安格尔回过神来,看到这一幕,正思索着要不要把画卷的真相告诉他们……按照他鉴定的结果,其实开启那张地图虽然需要香农王族的血,但并不需要献祭,只要用魔晶就能作为后续能源。

    之所以他们每次开启都要死一人,就是因为他们不清楚皮卷的规则,没有能量源,而被迫使用生命能量开启。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暂时不说。

    这里的秘密之所以能长久藏着,就是因为香农王室虽然有这件宝物,但很少动用。因为动用的代价太大,如果他们知道地图有另外的使用方法,说不定就会劳民伤财的搜索魔晶,再然后频繁的使用地图。

    如果这样的话,不管是搜索魔晶亦或者频繁使用地图,都会引起其他人注意。到时候被超凡者发现了,不仅潮汐界可能会暴露,而且他们自己也处于危险之中。

    所以安格尔闭了嘴,将地图默默的还给了罗塞。

    “大人,你有什么发现吗?”罗塞接过来后,询问道。

    “没什么发现。”安格尔随口敷衍。

    罗塞迟疑了一下,又问:“那大人能否告诉我们,那位给我们这张皮卷的人是不是超凡者?”

    安格尔点点头:“不仅是超凡者,而且他在巫师界还是一位大人物。所以,守好这张皮卷吧,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你们会有杀身之祸。”

    安格尔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将魇幻之力侵染进他们的体内,让他们无比深信皮卷曝露可能会带给金雀灭国之灾,自此之后,却是兢兢业业的守护着地图,不到危机时刻,再也未曾动用。

    包括石钟乳的事,安格尔也稍微的下了一个暗示,让他们将秘密藏好。他并不希望那扇门的事,这么早就曝露出去。要是门背后真的是潮汐界,那么至少,在他探察完之前最好不要被他人知晓。

    不过,他要进入那个孔洞的前提是学会变形术,安格尔觉得这实在有些麻烦。变形术可不是其他戏法几个月或者几年就能有所斩获,以变形术的难度,其中涉及的知识积累起码以二十年往上计。

    安格尔长吁一口气,他还是回家后看看虫巢里的那些软态虫卵吧。

    虽然他不觉得真的能孵化出一只变形软态虫,但至少也是一种渺小的希望。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等到桑德斯导师从深渊回来,再把这里的事告诉导师,让他来探察这里也可以。至少安格尔知道,桑德斯如果发现什么,也绝对不会亏待他。

    接下来安格尔在罗塞的招待下,吃了一个早点。而罗塞知道女儿马上会回海月城与海澜迎来一场硬战,便趁着这点时间邀请幕僚智囊,积极的讨论着海月城的战术。

    等到安格尔吃完早点,他来到了皇宫的高塔之上。

    清晨金灿灿的阳光照耀,蓝天、白云、清风与白鸽环绕,远方是都城桑比亚繁华的建筑,这一刻安格尔的心中颇有些闲逸。

    享受了一段时间的安宁,在上午十点钟左右,香农穿着昂扬的铠甲,独自找来了高塔。

    “准备走了?”

    安格尔的声音随着微风而至,让香农感觉有一刹那的温柔。

    “多谢大人的成全。”香农清楚,安格尔之所以留在王室吃了个早点再走,应该就是为了给她预留这些时间。

    “希望海月城的战争你不要再输了,那是个很美丽的海滨城市。而且,输了的话,雅梅行省陷落也会给格鲁镇带来一些麻烦。”安格尔淡淡道。

    “大人如果不想我们输的话,不如参与进来……”

    安格尔直接打断了香农的话:“我虽然讨厌麻烦,但更讨厌做一些无谓的事情。”

    安格尔说罢,拿出贡多拉,示意香农上船。

    从天气晴好的桑比亚,飞到风雨欲来的海月城,花了三个小时。在下午一点的时候,他们抵达了海月城外的军营驻地。

    军营里还处于全民戒备的时候,看到香农公主的到来,虽然大家都没有言说,但明显士气有所提升。

    安格尔与香农来到大帐时,恰好看到亚伦将军过来。

    亚伦将军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香农见状心中一沉,急忙追问:“海澜那边出现变故了?”

    “海澜那边倒是没什么问题。”亚伦迟疑了片刻,有些忐忑的看向安格尔。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香农疑惑道。

    安格尔这时开口道:“是我之前带来的那个小孩出问题了?”

    亚伦点点头,向着安格尔单膝跪地:“大人,是我思虑不周,让那小鬼……小孩跑了,我甘愿领罚。”

    亚伦一边说,一边抽出骑士剑双手承托状,示意安格尔用此剑对其惩罚。

    安格尔却是没有动弹,“说说具体情况吧?”

    根据亚伦所说,他吩咐了一个十人小队看守那小孩。可那小孩醒过来后,又是闹着肚子饿,又是闹着想要大小便,他们知道这是巫师大人留在这的,不敢忤逆,便都应了。

    吃饭还好,他们可以喂。但大小便的时候,他们只能给他解绑绳子,结果等到一松绑,他从自己的裤衩里一掏,丢了一些奇怪的虫子出来,一整个十人小队全都被这些虫子撂倒,小孩跑了,而那十人小队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亚伦说完这番话时,心中极为自责。之前他还说欠了安格尔一恩,结果对方让他办的第一件事,他就办砸了,怎能让他不内疚。

    这时,一个士兵突然到来:“亚伦将军不好了,奇卡快要不行了!”

    亚伦猛地一抬头,在香农质问的眼神中,说道:“奇卡就是看守那小孩的十人小队队长。”

    安格尔随着来报的人员,到了病房之中。

    那个小孩是他带来的,后续发生的这些事,他自然也要负一部分责任。

    安格尔一进入病房便发现,躺倒的十个人,全部都面色铁青,不仅仅那个叫奇卡的,其他九人也离弥留不远了。

    一阵死气缭绕在他们头顶。

    “这是那个小孩造成的?”香农不敢置信的询问。

    “是的。”一旁的随行军医点点头:“好像是某种毒虫撕咬,但具体是什么虫类,我们也不知道。因为不清楚是哪种毒虫,我们只能放血治疗,结果奇卡就……唉!”

    好狠毒的心!

    香农眼里闪过一丝怒火,但碍于安格尔在侧,也不好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是我轻忽了他的野性。”安格尔无奈的摇摇头:“让我来吧。”

    安格尔直接用去解毒术,将众人的身上的毒排了出来。随着毒液的祛除,这一队人的脸色都红润了起来,不过奇卡错用了放血疗法,看上去比较虚弱,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治疗恢复。

    排出来的毒是青灰色毒液,被安格尔装入一个玻璃瓶中,根据纳尔达之眼的鉴定,这是一种名为“白脚海蜘蛛”的毒,属于剧毒,三日之内必定致人死亡。

    并且,这种毒算是凡毒的巅峰,至少用凡俗的方法是基本不可能解毒的。

    从这也可以看出,那个小孩下手是真的狠辣。如果安格尔没有来的话,这一队人只有死路一条。

    亚伦不知道这毒是什么,所以在看到毒祛除后,虽然心中大石放下了,但一想到自己把那小孩看丢了,又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安格尔见状,却是不在意的说:“丢了就丢了。”

    不过就是一个可能拥有天赋的人,具体是不是还要另说。当初他带那小孩走的时候,是说清楚要给他测试天赋的,既然他不愿意,那就算了。

    虽然安格尔并不在意一个人选择善还是恶,但他个人更讨厌作恶的人。对于这个小孩如此狠辣的心,他是非常不喜的。

    想了想,安格尔又道:“以后见到他,也不用顾忌我。该怎么做,你们可以自己拿捏。”

    既然那小孩跑了,安格尔也不准备继续留在这了。

    离开了病房,安格尔便直接与香农道别,也不等他们的反应,乘坐着飞舟飞往帕特庄园。

    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安格尔抵达了帕特庄园。

    离开的时候,他给自己此次出行预留的时间是两天,最终他只花了一天,而且得到的东西却很多。尤其是知道魔画巫师曾经去过香农王室,还留下了潮汐界的地图,这就是极为有用的信息。

    如果这消息传到繁大陆,估计立刻会引起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