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1190节 奥路西亚的路

    浑身燃着火焰的波波塔,仿似陨星一般,从天际被打落尘埃。

    巨响之后,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坑,躺在大坑中央的波波塔浑身被鲜血覆盖,一时却是难以动弹。

    而毫发无损的无焰之主,悠闲的降了下来。

    无焰之主的这具分身,实力上来看,其实和波波塔相差无几。但祂能将波波塔完美的压制,甚至自身不受丝毫损伤,这却是战斗意识上的差距。

    这种差距,是一条巨大的鸿沟,以目前波波塔的情况而言,是根本无法弥补的。

    “强行被提上来的实力,就是虚幻的空中楼阁,看上去很精美,但一触即塌。”无焰之主的声音平静而无波澜,似乎在对波波塔的战斗点评,但听在波波塔的耳里,却更像是在讽刺他。

    无焰之主看着苟延残喘的波波塔,眼神中露出些许怜悯。

    拜源人,对祂而言,拥有非常‘可爱’的属性,若是最先遇到波波塔的不是深邃之主,而是自己的话,或许祂也会将波波塔收为眷者信徒,借以研究新的分身。可惜的是,好好的一具肉身,被波波塔搞成这般,看上去实力强了,但实际上正如祂所说,那其实是虚幻的,代价是消耗了自身所有的潜力与价值。

    如今的波波塔,就算还坚持着某种执念,但从本质而言,他已经彻底的被改变。

    无焰之主没有再去理会波波塔,因为以波波塔如今不平衡的状态,就算祂不动手,波波塔自身也会逐渐崩解。

    无焰之主回头看向奥路西亚。

    “既然已经醒了,为何还要装睡呢?”奥路西亚没有回应,依旧闭着眼没有动弹。

    无焰之主慢慢的走到奥路西亚身边,不带情绪的叹息一声:“不乖的小孩。”

    无焰之主伸出手探向奥路西亚,可就在祂手即将碰触到奥路西亚的时候,奥路西亚突然睁开眼,一道猩红之光闪过,它的身影出现在了无焰之主的背后,凌厉的一击,裹挟着恐怖的能量,寄希望内外一起,破坏无焰之主的这具分身。

    然而,眼看着凌厉一击就要拍向无焰之主的后背时,奥路西亚的手臂突然被一种诡异的力量给扼制住了,掌风上携带的能量也随之倾泻涣散。

    “对自己的父亲动手,这很不可爱。”无焰之主转过头,眼神里对奥路西亚带着否定之色:“不过你比那个拜源人要好,因为他已经没救了,但你的话,还可以回炉重造。”

    奥路西亚的瞳孔一缩,浑身力量聚于手臂,轰隆一声,两者分离,奥路西亚迅速退后与无焰之主拉开了距离。

    从无焰之主口中说出“回炉重造”,奥路西亚就知道,之前它听到安格尔说“归寂”,这并非假话。

    无焰之主是真的决定要对自己动手了!

    或许也是因此,无焰之主才动用分身,从遥远的无底深渊追了过来。

    “你的眼神,我很不喜欢。我给予了你生命,你该无时无刻对我报以感激,而不是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我。”无焰之主言语里带着谴责,但从祂眼神中可以看出,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若是有人要杀你,你会对杀你的人进行感激?”奥路西亚冷讽道:“噢,不对,或许你连感激这种情绪是什么,都已经忘了吧?”

    无焰之主平静的道:“我并不会杀了你,只是将你归寂。等你醒过来后,你会变得更好。”

    “灵魂归寂之后,我便不再是我。”奥路西亚眼底闪烁:“变得更好?是变得更符合你的意愿吧?”

    无焰之主:“你的诞生,本身就是我的意志延续,为我的意愿服务,本该是你的义务。”

    “义务?我有自己的路。”

    “不,你没有。你所谓的路,只是为了逃避我,而设想出来的虚幻泡沫,你无法走下去的。”

    “阿斯迦德会给我答案。”奥路西亚道。

    “阿斯迦德会给你答案?这是残酷学者告诉你的吧,所以你才会去寻找眷火遗物,想要找到阿斯迦德?”无焰之主突然笑了起来,不过眼眸依旧冷淡如昔:“残酷学者是一个话术的玩弄者,你为何不仔细想想,祂的这句话并没有一定给你希望,或许还有可能是绝望。”

    奥路西亚愣了一下,想起当初自己询问残酷学者时,残酷学者用颇为深意的表情对自己道:“你想找到自己的路?去找阿斯迦德的吧,那里会给你答案的。”

    但这个答案,到底是好是坏,残酷学者却并没有说。奥路西亚想当然的认为,它会在阿斯迦德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可如果是坏的答案呢?奥路西亚不是不知道,但它不敢去想。

    如今被无焰之主残忍的点破,奥路西亚心中却是开始犹豫起来。

    “我的路,就是你的路。阿斯迦德是一个早已失落的地方,你去寻找那里,从一开始就是错误。”

    是错误的吗?奥路西亚心防隐隐有些动摇。

    它却是没有注意到,在无焰之主提及阿斯迦德的时候,祂的眼皮微微垂了一下。

    哒哒哒

    无焰之主一步步的朝着奥路西亚走了过来,“你的未来,交由我打造,这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都是最好的结果。”

    奥路西亚有些迷惘的看着无焰之主走向自己。

    “灵魂的归寂,并不代表你会消失,而是会有更好的你,在你的躯壳上,浴火重生。”

    ……

    眼看着无焰之主一步步的走向奥路西亚,但奥路西亚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格瑞伍焦急万分。

    尤其是,无焰之主身上已经聚集起能量,而奥路西亚还无意识的时候,格瑞伍终于忍不住大叫出声:“奥路西亚大人,小心!”

    格瑞伍的声音,唤醒了纠结于本心的奥路西亚。

    当它醒过来,看到已经聚集起毁灭能量的无焰之主,它下意识的身形摆动,躲开了无焰之主的这一击。

    无焰之主瞥了一眼格瑞伍,然后再次看向奥路西亚,用淡淡的语气,说着遗憾的情绪:“为什么呢?我以为你变乖了。”

    “乖乖的归寂,不好吗?”无焰之主再次动了起来,看似缓慢,但行动迅速的靠拢奥路西亚。

    奥路西亚心旌再次出现了摇曳,它对无焰之主抱有的情绪其实一直很复杂。

    既有仰慕,又有畏惧。

    但是,听着如今无焰之主‘理所当然’的话,仰慕滑坡的落差感,让奥路西亚的心绪越来越沉。

    它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如何去反应和应对。

    “不要!”

    奥路西亚再次听到了格瑞伍的喊叫声,它抬起头,发现无焰之主已经来到到了它的面前。明明无焰之主的分身和自己一模一样,无论是面貌还是身高,但莫名的,奥路西亚却感觉到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

    耳边是格瑞伍的叫声,眼前是无焰之主的攻击。

    奥路西亚一时有些恍惚,它突然回忆起之前安格尔的问话:“奥路西亚如果醒过来,会反抗无焰之主吗?”

    这个问题,奥路西亚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但格瑞伍却毫不犹豫且笃定的回答:“会!一定会反抗的!”

    当格瑞伍的声音在耳畔炸裂的时候,奥路西亚迷茫的眼神终于找回了神光。

    对啊,我一定会反抗的!奥路西亚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的决定,它不会辜负格瑞伍的期望,因为这本身也是它自己的意愿。

    而且,它都已经下定决心要反抗,甚至之前已经有所动作,为何现在又要犹豫呢?

    想到这,奥路西亚没有再犹豫不决,而是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对无焰之主发出的攻击进行反抗。

    一阵耀眼的光辉过后,奥路西亚和无焰之主各自退后数步。

    “唉,为什么小孩子,就是不听话呢?”无焰之主语气有些感慨,“乖乖的归寂,重新导向正轨,这才是你该有的选择。”

    奥路西亚抬起头,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我有自己的路,就算阿斯迦德找不到,但总有一个地方会给我满意的答案。”

    “我,永远不会与你同行!”

    铿锵的话音落下,奥路西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对无焰之主发出了攻击。

    无焰之主愣了一下,轻声叹息:“看来当初我的尝试是失败了,让我的血脉从婴儿到成熟,纵然诞生了灵魂,但不可控的因素却太多。果然,还是回炉重造比较好。”

    两道完全一样的光影,在黑暗的天空中纠缠起来。

    与之前的波波塔不一样,奥路西亚的力量是逐步掌握的,而且它的战斗意识,甚至还能对自身的实力有所加成。

    所以,一时间奥路西亚和无焰之主的魔神分身,却是打的平分秋色。

    而且,让奥路西亚感到庆幸的是,它们现在并不是在拉苏德兰,虽然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都不在,但这却是给了它非常好的空间,至少它可以心无旁骛的来对付无焰之主,而不会担心有谁在旁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