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1622节 格蕾娅的决定

    安格尔只问了这一个问题,其他的问题,却是桑德斯和格蕾娅各提一个。桑德斯关注的是恶魔本身,格蕾娅则在迟疑要如何处理阿撒兹。

    恶魔的回答也很狡猾,关于他自己的信息,看似说了很多,但都是毫无关键要素的内容。

    对于阿撒兹,恶魔也不咸不淡的带过。

    紧接着换成恶魔提问,他依旧很想知道安格尔与格瑞伍的关系。不过这一回,无论安格尔亦或者桑德斯,都没有再说什么。

    恶魔的回答全是秘而不宣,虽然他们可以推测信息,但这可不是所谓的“有问有答”。

    恶魔只能带着遗憾的消失。

    在恶魔离开后,阿撒兹依旧一副忐忑的样子,虽然他已经将事实说了出来,但他贡祭恶魔是事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哪怕现在自己投向塞巴斯蒂安的怀抱,面对桑德斯这种级别的人物,他也不认为自己能逃走。

    所以,阿撒兹只能忐忑的等待格蕾娅的决定。

    大厅的空气中,蔓延着沉默。不过,安格尔等人在心灵系带里,却是说的很热闹。

    “你现在打算如何处理阿撒兹?”这依旧是桑德斯所问。

    这回格蕾娅没有第一时间说杀死阿撒兹了。刚才桑德斯说的没错,阿撒兹可以轻易杀死,但恶魔不会死,他既然都到了南域,完全可以去诱惑其他美食巫师来贡祭他。

    而下一个美食巫师,能如阿撒兹那般,在信念的坚持上,持续的与恶魔做对抗?格蕾娅自己都不信。因为南域美食界,都对贡祭恶魔没有概念,所以他们非常容易被恶魔所引诱。

    格蕾娅也不敢在此时宣导贡祭恶魔的恶果,因为这种宣导,不仅美食巫师听得到,其他巫师也听得到。当知道贡祭恶魔会让非美食系的巫师遭难,这反而会加紧巫师界对于美食巫师的压迫。

    所以现在就陷入两难了,杀也不是,不杀似乎也不好。

    “你真的要杀的话,必须要将阿撒兹背后的火纹恶魔也一起杀死,否则后患无穷。”安格尔道。

    格蕾娅也明白这个道理,最重要的是,就算火纹恶魔现身,她也不一定能打得过对方。

    “我想想该怎么处理。”格蕾娅突然感觉棘手,自己将自己摆到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台阶上。

    格蕾娅皱着眉头思索的时候,安格尔则好整以暇的和阿撒兹聊了起来。

    或许安格尔的声音有安抚的魔力,又或者阿撒兹明白,安格尔替他说过好几次话,所以面对安格尔的主动攀谈,他不敢、也不会拒绝。

    安格尔聊得都是一些简单的内容,譬如阿撒兹在文斯比尔斯的生活,阿撒兹对于图巴尔的看法,他如何看待美食巫师……等等。

    一开始阿撒兹还不明白安格尔什么意思,但随着交谈的加深,他也明白了,安格尔大概是想通过一些问话,来分析他的性格。

    格蕾娅甚至都停止了思考,静静的听着安格尔与阿撒兹的对谈。

    阿撒兹在明白这一点后,稍微有些紧张,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回答会不会让安格尔满意,但他还是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来作出判断。

    时间慢慢的流逝,安格尔的眼里闪过一丝满意。他询问阿撒兹,的确是想从一些琐碎的事情里,看出阿撒兹自身的价值观、对世界观的思考,以及为人的底限准则。

    到目前为止,阿撒兹的表现都很不错,甚至有些偏向学院派白巫师。不过,在对巫师界的常识里,他明显有一些缺失,但这也正常,毕竟他出生在文斯比尔斯,虽然有师承,但得到的教学时间并不多。他还是偏向文斯比尔斯的主流流浪巫师。

    安格尔在考量的差不多后,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卡佛莲的事,是你的主意吗?”

    阿撒兹神经正紧绷着,听到这个问题时,他恍惚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卡佛莲什么事?”

    “你不知道卡佛莲的事?”

    阿撒兹点点头:“我只是和她在新星赛上遇到了一回,我与她没有其他交际。”

    “难道你忘记,自己在擂台上对她做了些什么?”

    做了什么?阿撒兹一脸的懵逼,他自己的回想着,好像也没做什么啊?

    阿撒兹迷惑的表情,让安格尔与格蕾娅互觑了一眼。

    阿撒兹并不是装出来的,他的确不知道卡佛莲的事。看来之前安格尔的猜测是对的,卡佛莲就是自己运气不好,用时空女巫服闯到虚空中,塞巴斯蒂安在虚空中对她动了手。

    这样一来,阿撒兹身上所有的嫌隙都消除了。

    格蕾娅看着阿撒兹,似乎已经有了决定:“巫师不会在意善恶,但是他们在意自身的利益。贡祭恶魔,或许只是你选择取向的不同。但是,极有可能会伤害到巫师的利益。”

    “你导师的例子,你应该不会忘记。”

    图巴尔就是在北领成为了众矢之的,才会逃到南域的。就因为贡祭恶魔,会动到其他人的蛋糕。

    “我不在意贡祭恶魔这条路,但是你一旦选择贡祭了恶魔,就极有可能会伤害整个南域美食界。”

    格蕾娅话说的很重,但这的确是有可能。

    “所以,我今天带你回来,你不要以为自己完全无辜。当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了被同情的资格。因为恶魔和人类,从来不是同路人。”

    说到这时,格蕾娅顿了很久。接下来显然就是对阿撒兹的处置安排了,是生是死,就在这一句话上。

    格蕾娅之前说了很多重话,似乎已经注定了结局,这让阿撒兹既绝望,又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格蕾娅的话虽然是重话,但也是实话。

    在阿撒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被判死刑的时候,格蕾娅这时的话,却峰回路转。

    “……不过,你做的一切,的确是属于被动的选择,而且。”格蕾娅沉吟片刻:“我看到了你的坚持,与你的信念。”

    “你在恶魔的诱惑下,能保持自身的信念,这也是我所赞赏的。”

    “看在这个份上,我可以不杀你,给你一次机会。”

    格蕾娅在阿撒兹的忐忑中,给了阿撒兹一次选择。

    “要么现在就死,要么加入我的芭比餐厅,成为我的员工。”

    因为阿撒兹的特殊原因,格蕾娅不敢放任阿撒兹随意离开,毕竟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指不定阿撒兹在恶魔的诱惑下,便坚持不住了。

    所以,格蕾娅能做的,就是让阿撒兹留在她的身边。

    至少,在她身边,格蕾娅可以随时随地的查探阿撒兹的情况。就当是一个课题,来做长时间的观察研究。

    阿撒兹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格蕾娅会给出这样的选择。

    格蕾娅见阿撒兹不说话,以为他有些不乐意,她顿了顿又道:“我知道,在文斯比尔斯待久了的人,都喜欢追求所谓的自由。可是他们追求的自由,其实只是自我放任,并非真正的自由。”

    “不过,我能理解你。我也不会永远拴住你,至少你成为我的员工,我会给你相应的待遇。当我觉得,你的信念绝对不会被恶魔的花言巧语所动摇时,我会还给你,你想要的自由。”

    “你可愿意?”

    “你可愿意?”

    当格蕾娅第二次重复的时候,阿撒兹才恍然回神,忙不迭的点点头。

    “我愿意!”

    他发愣是因为,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人就是传说中的金刚芭比格蕾娅。他自己年轻时的梦想,其实就是去糖果屋进修,能登上芭比餐厅。只不过因为贡祭恶魔的关系,他不敢去糖果屋。

    而如今,兜兜转转,在他以为自己即将跌入死亡深渊的时候,却又峰回路转!年少时的梦想,用一种他意想不到的方式,再次摆在了他面前。他怎会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