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1685节 余悸未消

    初心城,苍穹塔顶层。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它一动不动,表情也很木讷,看上去好像魔怔了。”弗洛德向安格尔问道,不过目光却是紧紧盯着桌面上托比。

    “在现实中,托比体内的极怨之念已经隐隐有压制反弹的征兆,如果真的超越了界限,它必然会面对极怨之劫。所以,我也是没得选择。”安格尔无奈回道。

    托比,此时正呆呆的坐在桌面上,眼神看上去还没聚焦,似乎还没有回过神。

    正如弗洛德所说的,就像魔怔了一般。

    而造成托比这种情况的原因,却是安格尔强行干预了心之屋的运作,将托比提前的释放了出来。

    时间回到不久前

    安格尔将托比带到梦之旷野后,对托比解释了一下心之屋的功能,并且说明了可能遇到的危险,然后才让托比进入其中。

    托比被心之屋的力量所覆盖后,一开始还是好好的,可没过多久就出现了意外。

    在桑德斯和弗洛德的眼中,托比毫无变化。

    但安格尔借由「梦境之门」权能,却发现了不对劲。在托比进入心之屋没多久,一种奇异的生物……或者说力量,似乎连接到了托比。

    安格尔通过权能查探,发现这种所谓的奇异生物,其实就是大量的负面情绪聚合。

    安格尔立刻明白,这可能就是极怨之念的投影。

    至此,安格尔确认,心之屋真的将托比体内潜藏的极怨之念给激发出来了。这是安格尔所期望的结果,这样可以让托比提前去面对极怨之念。

    但是,既然激发出了极怨之念,并且极怨之念还连接上了托比,那么很有可能现实中也出现反弹。

    于是,他回了现实一趟。

    现实果如他所想的那般,极怨之念已经开始从托比体内释放,稍微好的是,这种释放程度还在可控范围内。

    可是,如果不尽快制止的话,极怨之念很有可能突破弗罗斯特所设置下的封印。到时候,托比就必然要面对极怨之劫。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安格尔不可能让托比现在就去应劫。

    所以,为了避免极怨之念真的突破封印,安格尔返回梦之旷野后,第一时间使用绿纹,将托比从心之屋的力量覆盖中,强行拖了出来。

    因为强行中断心之屋的运作,托比可能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就出现了如今的魔怔状。

    但值得高兴的是,安格尔能感觉到,之前与托比所连接的极怨之念,再次消失不见。应该,重新被压制了起来。

    安格尔觉得,托比可能只是应激反应,但已经过了五分钟,托比依旧没有回过神来,这让他稍微有些担心了。

    安格尔转头看向坐在一边,正翻看《心之屋实验记录》的桑德斯:“导师,托比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吗?”

    桑德斯稍微抬了下眼眉:“你对幻术性质的了解,看来还需要再进一步。”

    顿了顿,桑德斯才解释道:“心之屋的力量,其实就是心幻之力,它现在只是处于心幻的余波中,能不能走出来,这要看它经历了什么。”

    所谓的“心幻的余波”,其实可以理解成“余悸”。

    一个胆小的人被蛇咬了之后,或许未来看到蛇都会害怕,这就是所谓的心有余悸。

    “心幻的余波”也是类似的,心幻因为涉及到心理问题,所以必然会牵动内心某种的情绪,如果你是自己战胜了心幻,那么自然没问题。可是,如果是外力将你从心幻中拉出来,就很有可能出现这种“余悸未消”的情况。

    有的人,可能很快就从余悸中走出来;但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会笼罩在阴影中。

    托比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不过,托比毕竟是超凡生物,心幻的余波应该不会持续太久才对。

    安格尔这样想着的时候,桌子上的托比,也终于有了反应。它的眼神从迷茫中恢复,然后先是颤抖了一下,小脑袋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当发现自己已经从那片漆黑的世界里离开时,托比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以飞也似的速度,奔到安格尔的身边。似乎,只有在安格尔的身边,它才能找到安全感。

    安格尔抚了抚托比的羽毛,在他碰触托比的时候,它明显有一个颤抖。不过很快,托比便眯着眼,享受起了安格尔的抚摸。

    等到将托比伺候的舒舒服服后,安格尔才开口问道:“你刚才在心之屋内,经历了什么?”

    托比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殷红的眼睛里似乎有一刹慌乱。

    不过,这种慌乱并没有持续太久。

    或许是安格尔掌心的温度,让托比感觉到了安全,它在沉思了片刻后,开始低声鸣叫。

    在弗洛德的眼中,托比只是反复的鸣叫,时不时的挥舞翅膀,看上去像是在表达什么。然而,弗洛德完全听不懂托比在说什么,可是安格尔看上去却很认真的点着头,并且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什么……一边是人话,一边是鸟语,交流起来却是毫无障碍。

    许久后,托比停下了叫唤,似乎已经说完了。

    弗洛德看向安格尔,询问起托比所说的内容,他好记录到报告上。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托比进入心之屋后,在长长的走廊里,看到了两扇门,其中一扇门里藏有它的执念。”

    托比和安格尔交流的时候,其中超过八成的时间,都在说自己的执念。譬如小鱼干、音乐盒、各种服饰等等,明示暗示了一大堆。

    只有一小部分时间,在说另一扇门。

    “另一扇门里是什么?”弗洛德好奇问道。

    “……是黑暗的虚空。”安格尔顿了顿:“不过在这黑暗虚空中,它看到了极怨之念的聚合体。”

    “嫉妒之蛇鸟。”

    ……

    当托比面对这只庞然大物时,完全惊呆了。

    并不是因为嫉妒之蛇鸟的庞大,而是托比与这只蛇鸟之间,产生了一种无法言明的联系。

    蛇鸟将那充满邪恶的目光投向托比时,无尽的负面情绪,就像是洪流一般,朝着托比冲刷而来。

    这些负面情绪,不仅仅让托比感觉难受,同时还会放大托比的官能。

    譬如,让托比沉浸在某些记忆里,这些记忆里包含了让托比感觉嫉恨、怨念、妒忌的画面。

    托比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石子,在这种负面情绪的冲刷下,直接被淹没。

    黑暗、无助、害怕。

    还有负面情绪带来的烦躁,充斥着托比的感官。

    直到,安格尔强行中止了心之屋,托比才从那恐怖的洪流中得救。可就算如此,托比也在“心幻的余波”中沉浸了许久,才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