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1923节 铠甲之谜

    “先进遗迹里面再说吧。”莱茵看向遗迹洞开的大门:“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来这个遗迹了。”

    安格尔目前算是这个遗迹的暂时性主人,所以由他走在前面,作为领路人。

    进入遗迹后,便是被黑暗所密布的幽深廊道。

    安格尔示意众人跟着他往前走。

    在这过程中,桑德斯注意到,墙壁上明明有烛台,安格尔却并没有点亮。

    为什么没有点亮?虽然在场诸人都有夜视的能力,但安格尔从礼节角度来说,也该点亮烛台才对。毕竟,野蛮洞窟目前的执掌者与三大祖灵之一都在此。

    在桑德斯沉默着深思时,一旁的树灵突然道:“说来,也不懂这个遗迹建造者为何这样设计。明明在这里安置了烛台,却不能点亮,否则就会进入无限循环的机关,那还不如不设计烛台,完全多此一举。”

    “既然是机关,自然是引诱闯入者去触发机关。”安格尔:“设计烛台,闯入者不就下意识会去点亮,这不就触发了机关。”

    树灵摇摇头:“你住在这里,应该也发现了。这条走廊不仅不能点亮烛台,甚至一点亮光都不允许存在,否则就会进入循环。在这种情况下,不安置烛台,反而更加容易迷惑闯入者。安置了烛台,或许还会适得其反。”

    安格尔想了想,觉得树灵说的也对。他表达的意思,其实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特意设置烛台,可能还会让人发现端倪。

    树灵:“而且,如果要引诱闯入者去触发机关,那么这个机关必然会凶险万分,甚至触之即死。可这条走廊上的机关,就算触发了,也只是进入无限循环,还能从大门走出遗迹,这可不符合引诱的原则。”

    安格尔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当时他也没想通,现在树灵这么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反倒是莱茵道:“其实,没必要去想这些问题。毕竟这只是一个从虚空漂流着岸的遗迹,说不定这条走廊原本的设计,触发机关就会死亡呢?只是因为某些外力因素,让这个机关的威胁性,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消磨了。”

    莱茵的猜测,也有道理。不过,这是不是事实,却很难说清。

    但既然莱茵让他们不用去想这些小事,安格尔自然也就闭了嘴,树灵虽然还在絮絮叨叨,可没人回应,他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桑德斯在一旁听完了安格尔与树灵的对话,也算是了解了安格尔为何不点灯的原因。在他们的交谈中,桑德斯其实也觉得这条走廊有点怪异,但正如莱茵所说,这其实只是一件小事,没必要去深思。所以,桑德斯也将这点怪异,抛到了脑后。

    黑暗中,他们四人静静的往前走。因为树灵只是一个灵体分身,寂静的空间中,只有三个人的脚步声在回荡。

    “漆黑一片的走廊,你们又不说话,只听到脚步声,不觉得渗人吗?”树灵在歇了片刻,再次打破了沉默。

    然而,这毫无营养的话题,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

    不过,树灵的话,却是让安格尔不由自主想到自己初次来这里的时候。

    当时也是在这个幽深的廊道,因为陷入无限循环之中,或许是气氛有些压抑,安格尔听到了很多杂乱的脚步声。

    那时安格尔觉得没什么,但现在回想,还真的有些怪异。

    “我总觉得这条走廊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树灵还在嘀咕,“提扎尔罗说这个遗迹有隐藏房间,会不会就是隐藏在这条走廊里?”

    树灵的话题,引起了安格尔的注意,他正在思考有没有这个可能性时,莱茵没好气的道:“上次封存这个遗迹时,你就说过这句话,现在又说?”

    “当时不是没找到隐藏房间么。”树灵用嘴朝着安格尔的方向努了努:“安格尔说不定有什么发现,毕竟这座遗迹的第一任主人,和安格尔一样都是炼金术士。”

    “我说这些,不也是为了给安格尔提示么。”

    树灵说罢,笑眯眯的看向安格尔:“你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这,发现隐藏房间的信息了吗?”

    桑德斯和莱茵,也将目光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摇摇头:“没有什么信息。”

    “不过……”安格尔突然停下脚步,表情陷入了思索。

    “不过什么?”树灵眼睛一亮,他对这个隐藏房间其实非常好奇,也正因此,当初会建议安格尔选择这个遗迹,作为暂居之处。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安格尔缓缓道:“不过,我觉得或许与骑士铠甲上的残破魔纹有关吧?可惜的是,那些残破魔纹太过残破,想要修复却是很难。”

    “骑士铠甲?”树灵露出疑惑之色:“你在说什么?什么骑士铠甲?”

    安格尔指了指他目前停留的地方:“就这里的骑士铠甲,当时还刻意的摆成人形,我走到这时,还以为有人提前进入了遗迹。结果,只是一具空壳的铠甲。”

    安格尔一边说,一边回头看,却发现树灵的表情依旧一脸迷糊,连一旁的莱茵,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安格尔这时也发现了不对劲,树灵和莱茵,好像并不知道骑士铠甲的事?

    “你说的骑士铠甲,是你之前问过我的那件骑士铠甲?”桑德斯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他虽然没有来过这个遗迹,但此前安格尔曾经就骑士铠甲询问过他,所以他也算了解一些内情。

    安格尔点点头。

    “你说这里之前摆了一副骑士铠甲?”莱茵皱着眉:“但我记得,我们此前封存这个遗迹的时候,这里是空无一物的。”

    树灵也点点头:“是的,没有任何东西。你详细说说骑士铠甲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格尔这下也懵了,骑士铠甲原来此前并不存在?

    之前他和树灵谈过隐藏房间的事,不过,安格尔当时忘记说骑士铠甲的事了……现在想想,是他真的忘记了,还是某种力量干扰了他?

    安格尔在心底摇摇头,否定了被干扰。如果真的被干扰了,他后来和桑德斯说骑士铠甲为何很正常。

    “安格尔?”树灵见安格尔久久不言,忍不住再次叫了声。

    在树灵的呼唤下,安格尔回了神,他斟酌了一下用词,将之前发现骑士铠甲的事,娓娓道来。

    听完安格尔的话,树灵和莱茵互相看了一眼。

    单从安格尔的话来听,的确有些诡异。当初是树灵和莱茵一起来封存遗迹的,对这里面的所有摆设,都一清二楚。

    走廊上绝对没有任何东西。

    可现在安格尔却说,有一具空壳的骑士铠甲,被摆成人形,拦在走廊上?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那具骑士铠甲现在在哪?”树灵问道。

    “当时想着研究一下铠甲上的残破魔纹,所以我将铠甲从这里拿走,放到书房中去了。”安格尔再次迈开步伐:“我带你们过去看看。”

    安格尔此前并没有觉得骑士铠甲有怪异,但现在听树灵和莱茵的话后,他突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个骑士铠甲内,到底藏有什么秘密?

    ……

    来到书房后,莱茵、树灵以及桑德斯,都看到了被安格尔放在一边的骑士铠甲。

    没有再被摆成人形,而是被“肢解”了,随意摆在桌子上。

    “莱茵阁下,这个铠甲有什么问题吗?”安格尔问道。

    莱茵沉思了片刻,摇摇头:“这个铠甲很普通,从材质与效果来看,没有任何可说的地方。唯一不理解的是,这上面的残破魔纹。”

    对于残破魔纹,不仅莱茵不理解,安格尔也没有破解。

    “这个骑士铠甲看上去越没问题,我就觉得越怪异。”树灵这时也道,他以为会在骑士铠甲上发现什么秘密,但这个骑士铠甲比他想象的还要普通。要不是上面还有一些残破魔纹,树灵甚至不觉得这是超凡之物。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树灵摇摇头:“算了,不想其他。至少先要确定一件事,这个骑士铠甲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树灵眉头紧蹙,低声喃喃:“难道提扎尔罗说的没错,这个遗迹中真的存在一个隐藏房间。这个骑士铠甲,是从隐藏房间里走出来的?”

    “还是说,在遗迹封存的这几百年间,有人来到过这座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