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044节 扩展的空间

    “疯大人。”安格尔轻声念叨着这个名字。

    除了蜜蜂布莱尔、迷金娘以及努卡大人外,这是他来到朵灵花园后,听到的第四个有名称的生物。

    而且从这些蘑菇的口吻中能听出,这个疯大人应该也是蜜蜂布莱尔的上级,就是不知道,它和迷金娘是什么关系?

    会不会自己想要离开朵灵花园,不仅仅需要过迷金娘这一关,还要过这什么疯大人一关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安格尔突然觉得前路一片黯淡。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去深思。就算未知的前路潜藏着大量的陷阱,去直面危险,总比在后方自己吓自己要好。

    就这样,安格尔一边挂着蘑菇论坛,一边向着迷金娘的城堡走飞去。

    在近地的低空飞了约莫十分钟,安格尔终于飞出了火系蘑菇的区域。他的正前方,是一片“正常”的蘑菇林。

    这种“正常”,只能说是安格尔在这蘑菇林待久了觉得正常,如果换做其他人,这里的蘑菇绝对不可能那般温柔,估计早就露出利齿,待人而噬了。

    回到正常蘑菇林后,安格尔又飞了十分钟,依然没有飞出这片蘑菇林。

    这让安格尔想起之前里维斯说的一些话。

    “我被那些恐怖的魔物抓住后,一路被带到了这座朵灵花园。一开始花园的面积很小,就和这座遗迹本身表现的一样,或许是这座遗迹的材料库改成的。但后来,空间的大小就出现了变化。”

    里维斯虽然被迷莹操控了,但其实只是意识被迷莹压制代替,其眼睛鼻子耳朵依旧能察觉到周遭的信息,只是无法通过主意识的行为去做反馈罢了。有点像是双重人格中,被压制的一个并行人格。

    故而,里维斯虽然处于失控状态,但他还是感知到了朵灵花园的变化。

    一开始这里很小,或许就和安格尔如今所住遗迹的材料库差不多大,但后来这里的空间界限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不停的延伸,到了现在估计堪比一座城市的大小了。

    这种空间变化,安格尔最先想到的就是扩展类的魔纹。不过,很快就被他否定,扩展魔纹虽然能延展空间,但内部的能量总和是不变的,周围如此浓郁的能量,不像是扩展魔纹的手笔。

    而且,扩展魔纹所在的空间并不算多稳定,稍微力量超标,就有可能致使空间魔纹破裂。

    朵灵花园的空间非常的稳定,应当不是扩展魔纹。

    不过安格尔也不敢肯定。但他知道,空间变化时,肯定涉及到了空间能量的波动,所以他想通过询问里维斯对空间能量的感知,来判断朵灵花园的情况。

    然而,里维斯给出的答案非常的古怪:“我思绪失控的时候,因为一直往外输出着火焰能量,所以我对周围的能量变化其实是有感知的。在这段时间里,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空间波动!”

    没有空间波动,如何扩大的空间?安格尔有些惊讶。

    “就像是这片花园拥有自我意识般,自己长出来新的地方。”里维斯毕竟不是空间巫师,他也不太明白:“唯一的变化是周围某种迷莹喜爱的古怪气息,在不断的上涨。我能肯定的是,这种古怪气息与空间能量应该无关。”

    虽然里维斯只是说“古怪气息”,但安格尔几乎立刻反应过来,所谓的古怪气息,估计就是魇界气息。

    魇界气息在涨,但空间波动却没有,这让安格尔对朵灵花园更加好奇的。

    尤其是,他现在自己丈量了朵灵花园的大小,可以确定与里维斯描述的最初的那座朵灵花园,完全不一样。

    空间变幻,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安格尔记得,玛雅女巫说过,图瓦鲁在观星日上看到,遗迹里有大量的魔物在搬运空间系的魔材,会不会与此有关呢?

    魇界生物是想将这座遗迹扩展打造成一个全面进攻南域巫师界的堡垒吗?

    安格尔不得而知,但是魇界生物的行径实在太过古怪,让安格尔忍不住去揣度它们的心思。

    当然,古怪的不仅仅是魇界生物的行为,这座遗迹同样很古怪。

    安格尔光是回忆起里维斯初入这座遗迹发生的事,就感觉诡异的很……

    安格尔正准备深思遗迹的情况,突然被一阵音乐所打断。那是一首听上去明明很舒缓,但莫名让人毛骨悚然的音乐。

    “月光照耀在虔诚的子民身上,信众祈愿寻找着美好。”

    “虔诚的子民踏着月光的地毯,来到月光指引的方向。”

    “然而,那里只有幸福生活的人类,没有白骨、黑暗和荒原。”

    “原来,月光没有照耀,它在造谣。”

    就像是一首黑暗童谣,哪怕演唱者几乎含糊的在哼唱歌词,但内中所蕴含的恐怖深意,依旧直达聆听者的心灵。

    “谁在唱歌?”这非一般的歌曲,绝不寻常。安格尔心中立刻警惕起来,背上的幻肢迅速交织出一件幻肢形成的铠甲,精神力也飘荡在周围,感知危险。

    危险最后倒是没有感知到,反倒是借着精神力,找到了声源所在。

    那是一棵距离安格尔不到二十米的高大蘑菇。

    声源是从蘑菇的背后传来的。

    是有生物在蘑菇的背后唱歌,还是说,这歌是蘑菇本身唱的?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决定上前看看。虽然他很清楚,这是一个危险的行为,但既然已经身处一片充满未知恐怖的地方,想要寻找到生路,鲁莽不行,但畏怯也绝对不行。

    安格尔一步步朝着这朵纯白的大蘑菇走去。

    精神力感知不到这朵大蘑菇的情绪。周围的蘑菇论坛,也是一片静谧,让这里显得莫名的诡异。

    当安格尔距离大蘑菇还有十米左右时,他通过空气中的波动,察觉到大蘑菇周围没有其他生物。

    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是大蘑菇自己在唱歌。

    在距离还有五米时,歌曲突然停止了。安格尔一开始以为大蘑菇是注意到自己了,所以停止了唱歌,但下一秒却出现了奇怪的对话。

    “你想表达的是愧疚,愧疚的表现并不是批评月光能实现的。”这是一个粗嘠嘶哑的声音。

    沉默片刻后,一道幽幽的女声道:“那我该怎么做?是爱慕月光,还是撕裂月光。”

    “为什么你要逮着月光不放!月光与这件事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