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199节 新版本

    梦之旷野。

    安格尔出现的位置,是在帕特庄园之外。根据梦境之门发出的信息提示,安格尔得知,五分钟前桑德斯进入了梦之旷野,进入位置正是帕特庄园。

    自从上回桑德斯说,马上就找到芙萝拉与苏弥世后,他就一直没有登录过。

    所有人都不知道桑德斯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正因此,安格尔在得到消息提醒,得知桑德斯上线了,立刻进入了梦之旷野。

    安格尔的身影刚刚站定,就听见口袋里传来一阵优美的“叮咚”的琴音。

    一开始他还没回过神,以为附近有谁在弹钢琴,直到琴音连续响彻,才后知后觉的从口袋里取了一片薄薄的黑色圆盘。

    这是初代版的母树互联器。

    安格尔激活了互联器后,圆盘表面立刻呈现出了表层网络的布局。

    在这个页面型的表层网络上,有一株破土而出的嫩芽。嫩芽的左右两边各有一片带着细小绒毛的新绿叶子,而这两片新叶对应了两个虚拟按键。

    分别是:树群,以及母树论坛。

    其中代表「树群」的那片新叶,此时正被不知哪里飘来的雨滴沁湿,每有一颗雨滴落下,就能听到“叮叮咚咚”的琴声。

    看着这个画面,安格尔愣了一会才意识到,这是树群有“未读消息”时,出现的消息提示。

    这里所谓的“未读消息”,并不是指树群里所有的未读消息,而是有人私聊安格尔时,产生的未读消息。那些未指向特定对象的未读消息,并不在这里显示。

    “未读消息,是谁发来的?难道是哥哥?”安格尔嘀咕了一声,一边朝着帕特庄园内部走去,一边点开了树群。

    进入树群后,安格尔立刻接收到了一个“弹窗”。

    「更新提示:树群当前版本为初见开发版,为老旧版本,现在即将进入新版本的升级。」

    伴随着这一排字的出现,根本不给安格尔选择的权利,树群自动进入了更新模式:一个小小的沙漏出现在页面中央,细沙从沙漏上方滴落。

    十秒后,上方的细沙彻底滴落完成,同一时间,树群界面再次弹窗:

    「树群当前版本代号为:0号,详细查看本次版本的更新内容,请点开树群新界面下方功能集成里的更新公告。」

    “弄得倒是挺正规的。”安格尔笑着摇摇头,点进了所谓的树群新界面。

    一点开,浓烈的熟悉感呈现在安格尔面前。

    不再是直接进入群聊天界面,而是来到了一个矩形的长条界面,这个矩形长条的最上方是姓名,下面则是好友栏、群聊天,以及功能集中。

    这和全息平板里的某个社交软件布局,相似度非常高,只是那个软件里集成的功能更加的繁复,这个属于原始简陋版的。

    “看来乔恩是打算将树群按照那个社交软件的方式来逐渐升级迭代?”安格尔觉得这样倒也不错,全息平板里的社交软件因为外部没有适宜的环境条件,安格尔并没有使用过,但他曾经无聊的时候研究过,功能非常的多,也很贴心人性化。

    如果按照这种步调来升级迭代,倒是不用担心走歪路。

    安格尔一边感慨着,一边将目光放到好友栏界面上。

    他此时还没有添加任何的好友,但已经有了两个“陌生消息对话框”,显然这两个对话框,代表了之前给他留言的人。

    点开第一个对话框后,立刻浮现出了一条气泡:「安格尔,你进入梦之旷野后来找我。」

    这个气泡没有了颜色,但能看到气泡的旁边有一小排姓名:桑德斯.伊古洛。

    显然这是0号版本的更新内容,取消了用气泡颜色来分辨他人的判断,而是改为直接用姓名来作区分。

    这是一种向好的改变,未来使用树群的人数必然会增多,而颜色数目有限,不可能一直用颜色区分人。

    除了气泡的变化外,安格尔还在私人聊天界面看到了时间显示。

    这条气泡发出的时间是三分钟前。

    毫无疑问,桑德斯在进入梦之旷野后,第一时间就向他发起了留言,估计是有什么事情要找他。

    思及此,安格尔的脚步加快了几分。

    在前往桑德斯所在房间的路上,安格尔也点开了第二个“陌生消息对话框”。

    没有去看消息内容,安格尔第一眼注意的是对方的名字:树群开发组。

    「我是乔恩,你在线的时候记得体验一下树群新版本的内容,体验完后记得私聊我。」

    体验完后私聊乔恩?这是想要调查客户使用满意度吗?

    安格尔没有多想,晚点体验一下实际内容,到时候在和乔恩详聊。现在的话,还是先去看看桑德斯找他到底有什么事。

    在安格尔走到桑德斯所在房门外的时候,又一道“叮咚”声响起。

    安格尔还打开着树群,正好看到了新消息提醒,发出消息的人还是桑德斯。

    「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进入梦之旷野,为了避免时间错开,我还是简单和你说说具体情况。」

    然后,就没有了后文。

    安格尔推开了房门,往里一看,正看到桑德斯坐在书桌前,拿着母树互联器初代版,正苦恼的皱着眉,用意识去输入文字。

    将意识转化成聊天栏里的文字,这倒不难,但是桑德斯显然是初手,转换速度非常的慢。

    也正因此,安格尔都已经抵达了他面前,他后面的内容却还没有打出来。

    正苦恼的进行文字输入的桑德斯,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安格尔?”

    桑德斯的眼睛一亮,立刻将母树互联器放到了桌面,解放了文字输入的苦顿。

    安格尔行了一礼,走到桌前,在桑德斯的示意下,坐在了他的对面:“导师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桑德斯有些疲乏的揉了揉眉心:“的确有点事。”

    安格尔注意到桑德斯的小动作,梦之旷野里的身体如果连续熬夜也有疲惫感,但桑德斯才初进来,不可能那么快就出现疲乏。那么,他的疲乏估计不是来源于梦之旷野的身体,而是一种下意识的心因。

    或许,现实中桑德斯正处于疲惫的状态,就算不是身体上的疲惫,也可能是心理上的困乏。

    桑德斯不是去找芙萝拉与苏弥世了么?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具体事宜,上回我和你说过,关于苏弥世的魇境问题……”

    桑德斯简单的将苏弥世魇境近乎破碎的情况说了一遍,需要借用梦之旷野来滋养反哺魇境,让魇境逐渐的修复。

    这件事安格尔早已知晓,并且也同意了。因为未来拯救乔恩的三态平衡方案,也需要苏弥世的配合。能帮助苏弥世,安格尔自然会尽力帮助。

    接下来,桑德斯又详细说明了如何帮助苏弥世修复魇境。

    简而言之,就是用远超过苏弥世当前魇境等级的其他魇境,为他进行滋养反哺,让破碎的魇境自己重新长出来。

    而梦之旷野,就是这样一个远超苏弥世魇境等级无数倍的世界级魇境。

    至于具体操作的办法,也很简单,便是让苏弥世掌握一个梦之旷野权能,让他与梦之旷野产生联系,主动将自己的魇境纳入梦之旷野的管辖,然后让梦之旷野去修复滋养。

    “这种办法可行吗?真的可以将其他魇境纳入梦之旷野?”安格尔听完后,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桑德斯:“我做了详细的演算,根据我的计算,可行性是非常高的。魇境很特殊,你可以当成一种虚幻的世界,而现实中的世界也在不停的融合其他世界,形成大量附属位面,魇境具备这种特性,自然也能纳入其他魇境。”

    安格尔:“听上去有点道理,但也不是绝对吧?”

    桑德斯点点头:“是的,一切仅止于我的推算。”

    “在我得知梦之旷野的消息后,就开始有这样的想法,甚至一度想要做这样的尝试进行课题研究,只是那时你还没有得到权能树,我如果将自己的魇境纳入梦之旷野,有很小几率喧宾夺主。如今你有了权能树,掌握了梦之旷野最核心的权能,再接触并纳入其他魇境就不会出现情况。”

    顿了顿,桑德斯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其实,我也担心我的魇境纳入梦之旷野会丧失自主性,所以我后来也打消了这样的念头。但是,苏弥世恰好魇境破碎,想要修复,只有走这条路,帮我完成更多关于魇境的课题研究。”

    也就是说,苏弥世成了小白鼠。成功的话,可以修复好魇境;失败的话也无妨,置之死地而后生,还能完善魇境课题研究,两全其美。

    安格尔:“正如导师所担心的,如果苏弥世的魇境融入梦之旷野,那他的魇境会不会丧失自主性?”

    桑德斯:“我虽然也担心这个情况,但根据我的演算来看,应该不会丢失自主性。就算真的丢失了自主性,也不是所有自主性都丧失,就像现实中的附属位面,也一样有自己的运行规则,不会完全的受到主世界的影响。”

    “而且,这就是风险,苏弥世想要修复,那就需要冒这个险。真出了问题的话,那就有新的课题可以研究了,譬如……如何将小型魇境从超大型魇境里剥离?”

    安格尔:“……”真是物尽其用。

    摊上这样的导师,只能默默的为苏弥世点根蜡烛。

    虽然安格尔心底同情苏弥世,但他也没有为苏弥世求情,毕竟课题研究出来,对他也有莫大的好处。

    安格尔:“既然成功的几率很高,那就值得一试。导师打算什么时候让苏弥世进入梦之旷野,承担权能?还有,导师有考虑让它承担什么权能吗?”

    桑德斯:“只要能让他承担住了,其实什么权能都可以,不过最好是能让苏弥世承担与附属魇境有关的权能,只是,我估计这个权能的权柄会很重,苏弥世目前可能承受不住……晚点,我再详细做一个计算,做好以后再通知你。”

    “至于说,什么时候开始……再等等吧,他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而且受了重伤,精神力也有一定受创,等伤势愈合的差不多,再行考虑。”

    安格尔也点点头,这件事听桑德斯安排即可。

    不过,他现在很好奇的是,桑德斯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多日未曾登录?还有,苏弥世的伤势又是从何而来?

    安格尔将这些疑惑,问了出来。

    一提到现实的境况,桑德斯又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最近的情况有点点复杂……”

    随着桑德斯的述说,安格尔也了解了为何他会用“复杂”来形容。

    芙萝拉原本只是为了研究血融病毒,但后来发现,血融病毒追溯到了红疫信徒。而苏弥世和芙萝拉俩人的胆子非常大,根本没有惧怕红疫信徒,暗中继续调查血融病毒,后来自然而然的与红疫信徒对上,苏弥世魇境进一步破碎,最后不得不向桑德斯求助。

    以上情况,安格尔此前就已经知道了。他所不知道的是,桑德斯找到他们后,发生了什么事?

    根据桑德斯的说法,他去见苏弥世与芙萝拉的时候,他们的情况还很稳定,安然的躲藏在红疫信徒所在区域,甚至还有余力暗中调查血融病毒。

    之所以红疫信徒没有去找上他们,却是因为恰逢极端教派派遣异端裁决所的教士在这片区域历练。

    极端教派时不时会派遣异端裁决所的教士,去魔神信徒以及异族的领地历练,由正式主教牵制对方顶层的超凡者,让学徒去清扫各类信徒。

    桑德斯得知这个情况,正感慨他们运气不错,结果立刻出现了变故。

    红疫信徒里有神眷者,神眷者实力达到了一级真知巫师的巅峰,原本这个神眷者被异端裁决所的主教牵制,情况还处于稳定状态,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似乎是异端裁决所的教士杀了某个与神眷者有亲密关系的人,导致神眷者暴走了,他开始肆意的杀虐,不仅仅是极端教派的教士,其他红疫信徒也是他杀戮的对象。

    神眷者用这些被杀死人的生命,向酷爱血腥的红疫大魔神做了献祭,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短时间内,他的实力提升到了二级真知的阶段,再加上有地利的原因,哪怕是异端裁决所的主教,都被他打成了重伤,以极大的代价开启位面夹缝逃逸。

    二级真知已经达到了可以摧毁一地的能力,神眷者肆无忌惮的释放自身的能量,也将躲藏的苏弥世等人逼迫了出来。

    这段时间,桑德斯便一边护佑着俩人,一边牵制神眷者。

    耗费了极大的力气,最终将神眷者所获得的神眷之力消耗殆尽,他实力重新跌回一级真知后,他们这才获得了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