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327节 窗户

    为了第一时间赶过去,安格尔没有在白白云乡多作停留,身形一闪就从风岛顶端的宫殿群中消失不见。

    原本打算第二日去见见那些风系部下,也放弃了,当下就去了白海湾。

    也没去管那一群风系生物复杂的眼神,安格尔找到洛伯耳,告诉它接下来自己可能不在,所有风系生物暂时听令莱茵阁下,以待下次相见。

    下完命令后,安格尔只带了速度最快的速灵,然后便离开了风岛。

    安格尔本来是想用位面夹道返回启示大陆的,但后来寻思了片刻,觉得实在太过浪费。开辟位面夹道所需的耗材,其价值甚至足以让他买一个特殊亡灵,就算特殊亡灵稀少,买一个情报也是绰绰有余的。

    单纯为了图拉斯的灵魂伎俩,就开启位面夹道,价值明显不对等。

    而且,这里距离潮汐界的出口已经不远,离开潮汐界以后就是旧土大陆,旧土大陆距离启示大陆又很近。

    全速赶路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抵达目标地。

    在权衡之下,安格尔最终还是放弃了走位面夹道。

    赶路的时光匆匆,安格尔自身有空幻之门与重力脉络,托比也能开启重力脉络,在他们能力间隙的时候,速灵还能驼伏他们全速前进。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行路速度达到了最高点。

    只花了一天半的时间,就从白白云乡一路飞驰到了火之地域。

    离开潮汐界后,安格尔也没有在香农王室面前现身,开了空幻之门,直接转移到了金雀帝国的都城桑比亚郊外。

    接下来就是从旧土大陆赶往启示大陆的过程,在赶路的过程中,弗洛德那边也在实时汇报情况,农场主的幽灵这两日并没有现身,也没有上山,不知去了哪里。甚至还有一些搜山的骑士,怀疑它已经离开了,但弗洛德作为灵魂,对死气的感应更加的敏感,他在林木工厂附近依旧感觉到了大量深沉幽怨的死气。

    它应该还留在附近,只是不知为何躲藏了起来。或许是为了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能一举攻入星湖城堡。

    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看似平和无忧,但对于涅娅一众人,气氛却压抑到了极致。

    但对安格尔而言,这却是一个好消息。

    不管农场主幽灵想要做什么,既然他想要拖时间,那就拖吧,最好能拖到他们赶过去。

    赶路的途中,一切都相对平静,唯一让安格尔感觉稍微有些头疼的,是丹格罗斯。

    安格尔从白白云乡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丹格罗斯,当时的想法是反正要从火之地域离开,正好顺便将丹格罗斯带回去,免得马古智者担心。

    但没想到的是,丹格罗斯在得知安格尔的目的地后,非要缠着安格尔一起离开,说是想要开开眼界。

    最初安格尔还是不同意的,但丹格罗斯的主观意愿非常强烈,再加上这段时间丹格罗斯的“熊”性也收敛了很多,安格尔思索了很久,还是答应了丹格罗斯。

    就当是提前带它开开眼界。

    毕竟当初马古智者让他带着丹格罗斯,除了当活地图用,也是希望能带丹格罗斯长长眼界,格局不要陷于小小的泥潭。

    等之后丹格罗斯回火之地域的时候,它也有更多的内容讲给马古智者。

    所以,安格尔带上了丹格罗斯。只是让安格尔有些没料到的是,丹格罗斯了离开潮汐界后,却是兴奋的很,看什么都很惊讶。

    看到城镇,眼睛就发亮,试图让安格尔带它去逛逛。

    安格尔只能忽悠它,等解决完要紧之事,就带它到人类城市里逛逛。其实这也不算忽悠,星湖城堡距离圣塞姆城已经很近了,而圣塞姆城又是出名的艺术之都,连冯先生都在那儿定居过很长一段时间,其氛围可以说是安格尔所见城市中独一无二的。到时候可以带着丹格罗斯去圣塞姆城看看。

    丹格罗斯得到承诺后,终于收敛了游玩的欲望,但嘴上的好奇却是不停,见到什么惊奇的东西都要问,城市、建筑、炊烟、游轮……一路上安格尔除了赶路,就是在为丹格罗斯解释各种名词涵义。

    又过了约莫一天时间,带着还喋喋不休的丹格罗斯,安格尔终于来到了启示大陆。

    ……

    暮秋时分,夜幕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

    虽然天际还有一点落日的余晖,但近处的天空已经是深蓝泛黑了。星湖城堡也因此早早的亮起了灯光。

    往日,星湖城堡都很冷清,但这一天哪怕趋近晚上,星湖城堡里依旧很热闹。

    穿着铠甲铁靴的骑士,走在光滑的地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而这样的骑士,还不止一个,大厅里脚步声都能汇成杂乱的音符了。

    这些骑士,全都扛着大大小小的东西,往星湖城堡外运。

    仔细去看的话,被他们扛着的物品,都蒙着一层红色绒毯。仿佛内中藏有禁物,不愿意让人看到其真容。

    但小塞姆却知道,红色绒毯下装的不是什么珍贵之物,全是镜子。

    星湖城堡中大大小小的镜子,都被包裹了起来,交由这些骑士带走。

    因为声音太过嘈杂,连沉浸在《灵魂笔录》里的小塞姆,也被吵醒。

    “德鲁爷爷,他们要将镜子带到哪里去?”小塞姆好奇的向旁边指挥的一位老者问道,他记得这个戴着金色链条眼镜的老者叫做德鲁。

    德鲁看向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小塞姆,温和笑道:“先带到外面统一处理,等过几天,再为城堡里更换新的镜子。”

    “为什么要将镜子带走,它们应该没坏吧?”

    “主要是怕……脏了。”

    怕脏了?小塞姆疑惑的看着德鲁,企望能得到进一步的解释。后者却是笑笑,不再言语。

    小塞姆又不好意思追问,毕竟他也只是知道德鲁的名字,关系非常的淡薄。

    他只能转了个话题:“那德鲁爷爷,有看到亚达,或者蒂森少爷吗?”

    “亚达我不知道,但蒂森少爷的话,他下山去了。”

    小塞姆见问不出什么东西,只能无奈的放弃,看了眼大厅中端着镜子离开的骑士,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上楼准备回房间。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小塞姆突然顿了足。

    “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没有熄灭油灯啊。”小塞姆疑惑的看向房间内部。

    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隐约看到一些家具的轮廓。

    沁凉的寒风从里面往走廊上吹拂。

    “我没有关窗户吗?”感受着寒风,小塞姆心中再起疑惑。本来已经准备迈入黑暗的脚,这时又缩了回去。

    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目前虽然还没有成为正式的学徒,但随着这段时间对超凡世界的理解,对自身天赋的认知,他的记忆力却是大幅度的提升。

    至少,几分钟之前的事,他还是能完全记住的。

    尤其是,在离开房间之前,他还坐在靠窗的桌前,一边亮着油灯,一边翻看着《灵魂笔录》。油灯有没有熄灭,窗户有没有关,他一清二楚。

    有人进了他屋?小塞姆心中升起这样的猜测,要不然为何油灯会熄灭,窗户会打开?

    是那些骑士吗?可骑士不是之前就将房间里的镜子搬走了吗,怎么又进去一趟?

    还是说,亚达在恶作剧?也不像,如果说是珊妮搞恶作剧的话,还有可能,亚达平时很少做这种事。亚达和小塞姆的关系也很亲密,没理由吓唬他。

    心中繁思万千,小塞姆看着眼前的黑暗,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就在小塞姆犹豫不决的时候,旁边的走廊传出哒哒哒的脚步声。

    小塞姆回头一看,却见德鲁带着几个骑士,从拐角楼梯走了上来。

    德鲁吩咐骑士去不同房间查看有没有遗漏的镜子,然后自己则朝着小塞姆走了过来。

    “你表情看上去很凝重,怎么了?”德鲁修行了七十余年,虽然实力达到了瓶颈,但观人察色的本事却是越发精进。他之所以朝着小塞姆走来,正是发觉小塞姆眼神不对劲。

    迟疑了一下,小塞姆还是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我的房间好像有人进去过。”

    小塞姆将自己的猜测与判断说了出来

    “是这样啊,那我问问看,是不是有骑士进去你房间忘记说了。”德鲁表面上微笑着回答,但心中却瞬间提高了警惕。

    他很清楚,那只肆虐的幽灵,目标就是小塞姆。

    虽然目前他没有感知到不对劲,但如今正是紧要关头,事关小塞姆就无小事。

    为了避免真的遗漏什么,他立刻叫来了几个骑士,询问了一遍。

    然而负责搜索这一层的骑士,均否认自己进入过小塞姆房间。

    没有骑士进去,难道真的与那幽灵有关?可是,它不是还在山下吗,而且山上布满了防线,它怎么进来的?

    德鲁心中有些怀疑,但目前还没有实证,他还需要进入房间看看。

    为了谨慎起见,德鲁吩咐了三位实力强大的骑士先进去一探究竟。

    穿着轻铠的骑士,提着一盏油灯,直接走进了漆黑的房间。

    在一阵等待之后,房间里亮起了光。

    小塞姆往里一看,却见三位骑士已然将房间里所有的煤油灯点亮,同时在附近探察着什么。

    半晌后,他们走了出来,向德鲁报告:“没有什么发现,窗户的确是开着的,但没看到人为痕迹,有可能是被风吹开的。”

    德鲁转头看向小塞姆:“窗户的插栓你没锁吗?”

    小塞姆回忆了片刻,表情微微变得尴尬:“好像是的……”

    得到确认后,德鲁在心中轻轻舒了一口气:看来是虚惊一场。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德鲁还是亲自进去了一趟,仔细感知了片刻,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今晚的风也的确很大,城堡背靠大山,临近湖面,山岚配合湖风,将窗户吹开也很正常。

    桌上的油灯,也有气口,还恰好对着窗户,风吹进来将油灯吹熄也是常事。

    在确认无误后,德鲁这才走了出来。

    小塞姆此时却是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而小题大做了。向德鲁和骑士道了谢,小塞姆满脸赧然的回了屋。

    屋内亮堂堂的,看不到任何阴邪。

    桌面上的《灵魂笔录》也是翻开着的,窗户还没有关,微凉的夜风将书页吹的翻飞个不停。

    小塞姆赶紧走了过去,将玻璃窗户关上,插上插栓。

    就在他关上窗户的那一刻,桌面书页翻飞的《灵魂笔录》也终于停了下来,恰好停在一页上。

    而这一页上配了一个插图,一个华丽雕纹的落地镜中,有一个眼眸猩红的鬼影。

    小塞姆关上窗户转过头时,恰好看到了这个插图。

    “咦,我记得这好像是特殊亡灵篇……”只有特殊亡灵篇,才会有配图。当初变为化蛛亡灵的茜拉夫人,也是小塞姆在这本《灵魂笔录》上找到的原型。

    小塞姆好奇的看过去,想要看清楚插图旁边的字。

    可就在他走到桌前时,他突然感觉背脊一阵发寒,好像有谁在背后用阴冷的眼神盯着他一般。

    可是,他的背后是墙面、是窗户啊。

    而窗户外面,没有阳台,没有着地点,怎么会有人用眼神盯着自己呢?

    是错觉吗?

    小塞姆想要转身看看情况,但一股危险的预感从心底升起。

    之前在房门外,看着黑漆漆的房间时,就生出类似的感觉,后来骑士与德鲁都证明了,房间里很正常。如今同样的危险预感再来,小塞姆觉得可能是自己太多疑了。

    想到这,小塞姆忽略了心中的预兆,回头看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脸。

    一张映在玻璃窗面上,眸子发红的鬼脸。

    小塞姆的双目瞪得滚圆,这张脸……这张脸他太熟悉了……

    正是圣响农场的农场主!

    也是当初小塞姆,亲手了结其生命的人。

    明明他已经死了,而且死在自己的手上,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小塞姆只觉得脑袋仿佛宕机了一半,连连后退,在后退的过程中,因为没有注意到书桌的桌角,却是一个趔趄,直接摔到在地。

    当小塞姆再次抬起头来时,窗户上映照的那张脸却是消失不见。

    “难道刚才是幻觉?”

    小塞姆心中正生出这个念头时,他的背后却传来一阵诡异的窸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