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442节 被拉近的时钟

    默默的伴飞了十数里,桑德斯都没有开口。

    眼看着距离幽灵船坞岛已经很遥远了,安格尔想了想,主动开口道:“导师,有什么话要问我吗?”

    桑德斯淡淡的看了安格尔眼:“你之所以回去,不是特意去看失序诞生的吧?”

    “果然,还是导师了解我。”

    安格尔的回答,已然证明了桑德斯推测没错。

    桑德斯停下脚步,悬停在半空中:“我相信你决定返回,肯定有不得不去的理由。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安格尔也停了下来,回首望去。

    “世间所有的东西,包括你以为重要的东西,都没有生命宝贵。”桑德斯顿了顿:“只有你活着,你才拥有一切,死了的话,万事皆休。”

    安格尔明白桑德斯说这番话的意思。

    桑德斯从头到尾没有阻拦他,这或许是他在处理人际关系中的一种价值取向,但并不意味着桑德斯真的支持安格尔的所有选择。

    他只是尊重安格尔的意见,不愿意干扰他人的选择。

    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或许和尼斯等人差不多,他并不怎么希望安格尔去参与迷雾带中心的事。

    那里的事,不仅仅超过南域本土的限制,也超过了能级的限制。

    就算是莱茵阁下前去,稍不留神都有陨落的风险,更何况安格尔。

    所以,桑德斯就算之前支持了安格尔的决定,但他还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安格尔去送死。于是,他选择了与安格尔伴飞,用警示的话语作为劝阻。

    “你希望见到你的兄长,在万里之外为你难过吗?你的启蒙导师,孤独在冰柩里化为骨骸?还有你所重视的人,以及重视你的人……伤心?”

    安格尔沉吟片刻,默默道:“我不希望。”

    “这是你内心的想法?”

    “是的。”

    桑德斯看着安格尔依旧停在原地,轻声道:“你还是准备返回迷雾带中心,哪怕你不希望你珍视的人伤心?”

    安格尔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桑德斯这回沉默了很久,接近半分钟后,他才再次开口道:“你……你觉得你能活下来?”

    桑德斯依旧没有询问安格尔的目的,而是询问起了一个没有答案、更偏向唯心的结果。

    “能。”安格尔很笃定。

    桑德斯却是眯了眯眼:“你很相信有人能救你?”

    安格尔:“……”

    “你想问我,为什么会确定有人会救你?”

    安格尔嘿嘿一笑,没有说是,也没有说否。

    “你敢如此笃定的回答‘能’,那肯定代表有底气。我不知道你的底气源于哪里,但八九不离十,就只有那几种。”

    “执察者、魇界的……还有,虚空的。”桑德斯几乎确定的道。

    之所以有此猜测,其实也很简单。能在迷雾带中心求得机缘的,在桑德斯看来,至少也要有特殊的能力,或者传奇打底的实力。

    而这样的存在,与安格尔相关的,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执察者。

    先前执察者对安格尔的态度,明显和其他人不一样。所以,执察者是有可能的。只是,执察者既然之前放安格尔离开了,现在又将他叫回来,未免有些反复,这让桑德斯觉得执察者可能又比较偏低。

    除开执察者外,能给予安格尔帮助的,还有就是魇界的生物。

    魇界生物更加神秘,实力也更为强大,安格尔在魇界的位格或许能让一部分魇界生物帮助他,成为他这次前往迷雾带中心的底气。但是,桑德斯觉得魇界生物的可能性还是很低,因为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魇界生物参与过,他作为魇幻之术的开拓者,也没有在迷雾带中心感觉到任何魇界的气息。

    魇界生物再怎么强大,再怎么是安格尔的底气,也不可能莫名其妙的让安格尔跑回迷雾带中心。更何况,魇界生物真的知道迷雾带中心有什么吗?

    至于,最后一种可能:虚空的。

    桑德斯之前是没有想过的,但是,他注意到安格尔身边的一个细节。

    在离开迷雾带时,安格尔身周都是干干净净的,除了丹格罗斯在旁边外,没有其他生物。

    可如今,从幽灵船坞岛离开的时候,安格尔的身边却多了一个生物。

    那是一个用肉眼无法捕捉,只存在与能量界,且自身气息低微至无的生物虚空旅行家。

    这只虚空生物莫名出现在安格尔身边,自然让桑德斯有了想法。

    尤其是,桑德斯在说出这三种可能后,安格尔下意识的看了眼那只虚空旅行家,更让桑德斯确认,可能这一次安格尔返回迷雾带中心,底气是源于虚空。

    不过,安格尔认识什么虚空的生物吗?桑德斯没听说过,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机缘,他不可能对安格尔的所有事都了若指掌。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桑德斯:“就算你认为会有强大的存在来帮你,但你就真的觉得高枕无忧了吗?”

    “将求生的力量寄于外人帮助,这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巫师,会第一时间考虑的选择。”

    “而且,你真的确定,帮你的存在就是一心一意吗?不管是谁,他们必然有私心,当他们的私心与欲望膨胀到无法抑制时,所谓的承诺也只是一纸废言。”

    “哪怕是我,也不一定会全心全意去帮你。”

    安格尔:“我明白。”

    你明白,但你还是不听。桑德斯默默将安格尔内心的话补充出来,作为安格尔的导师,桑德斯还是很了解他的,道理安格尔明白,但他已经做出的决定,却是很难更改。

    安格尔:“我这一次返回,并不是要去掺和中心的事。只是,做一个定位工作。”

    “定位?好让某位存在知道坐标,然后降临?”桑德斯指了指旁边的虚空旅行家:“那你让他过去,不就行了。”

    安格尔摇摇头:“海德兰不行,只有我可以定位。”

    顿了顿,安格尔继续道:“而且,我之前所说的,观看失序之物晋升过程,虽然只是临时找的理由,但当我说出来的那一刻,我冥冥中有种预感,返回的选择没有错。”

    “甚至,这种预感强烈到……仿佛在做一个足以转折人生之路的选择。”

    “或许只是我的错觉,但那一刻,我是真实这样感受的。所以,我更坚定了要来。”

    当安格尔说出这番话时,桑德斯突然沉默了。

    安格尔说的很含糊,甚至有些隐晦与迷茫。但桑德斯却很清楚,安格尔要表达的是什么。

    因为,他也有过类似的抉择。当他处于能影响到人生的重要选择前,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这不是虚假的空话,也不是妄想出来的感念,是真实存在的……命运是虚无缥缈的,但总有一些追寻奇迹的存在,可以拨动命运。

    譬如,时光小偷。

    桑德斯被时光小偷标记过,所以当他在做某个影响重大的抉择时,都会有类似之感。

    甚至,时光小偷还会亲自光顾,偷取桑德斯放弃的选择。

    这种感觉是真的,所以安格尔的强烈预感,也有可能是真的。这是时光小偷标记者的专属提示。

    不过,这次时光小偷似乎并没有到来,也没有偷取安格尔的选择,或许是他觉得这次偷取没什么意义?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桑德斯自然不可能再去阻止。

    作为一个被时光小偷标记的人,经历了种种艰难抉择后,他已经养成了不喜欢干涉他人抉择的性格。若非安格尔对他而言的确很重要,桑德斯也不想干预。

    可现在,安格尔告诉他,他做的选择有可能关乎未来的命运流向。

    桑德斯就不敢阻止了。

    留下或者前往,在之前是一个无伤大雅的选择。但现在,却变成了可能时光小偷都会关注的重大抉择。

    这个时候干涉安格尔抉择,很有可能连他的命运都做出改变。

    桑德斯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既然你觉得这个选择很重要,那就排除所有可能存在的干扰,遵从你心中所想。”

    安格尔郑重的点头应是。

    桑德斯看了看前方一望无际的黑色大海:“我的幻术分身已经到达极限,就在这里分开吧。还是在岛上说的那句话,我希望能看到你活着回来。”

    话音落下后,桑德斯轻轻拍了拍安格尔的肩膀,然后化为了泡沫,消失无踪。

    ……

    桑德斯离开之后,安格尔悬停在原地又沉思了片刻。

    “排除所有可能存在的干扰,遵从心中所想。”这是桑德斯之前说的话,安格尔此时也在琢磨。

    这次选择如果真的这么重要,那他会不会被一些外界因素干扰了?他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

    安格尔也在明心见性,重新思考着,他的决定是否草率。

    ……

    而此时,在无法窥探的某个维度。

    这里密布着大量的时钟,圆的、方的、长的、扁的,甚至还有一半嵌入虚空的。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出数目。

    在所有的时钟中,有一个处于正中心的时钟最为巨大,也最为显眼。

    因为,在这个时钟之顶,坐着一个挺拔的黑影。

    这个黑影看上去很闲适,一边侧耳倾听着周围指针跳动的声音,一边鼻子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突然,在众多时钟之中,有一个圆形时钟的指针与分针开始跳动起来。

    当分针与时针同时归向0点时,清脆响亮的敲钟声环绕着这片看不见尽头,密布着大量时轮的空间。

    黑影这时才抬起头,看向响彻时空的那道钟声。

    “有标记触动了选择啊。”黑影嘀咕道:“让我看看。”

    圆形时钟被黑影凭空一扯,便拉到了他的面前。

    此时,时钟之中正流泻着金色的光。

    “啧啧,溢出来的时光之蜜,真是香甜至极……看来,有必要去看看呢。”

    黑影轻轻一跃,从时钟之顶跳下。

    与此同时,巨大的时钟中心,本来该是轴轮的地方,出现了一扇圆形的金属门。黑影走到金属门面前,准备推开它,踏入被标记的地域。

    不过,就在他的手触碰到圆形金属门的那一刹,他的指腹突然扎了一下。

    他收回手。

    指尖处缓缓渗出一滴淡金色的血液,血液在指尖流转了一下,便滴落到了虚空……消失不见。

    黑影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最终,却是没有再踏入金属门,而是重新返回了时钟的顶部。

    “去的话,会有不好的预感呢。”

    但这种不好的预感,来源于谁?

    被标记的人吗?似乎不是。

    “难道,过去的话,会见到某个老熟人?”黑影沉思了片刻,并没有在时轮之中看到答案。

    “算了,还是不去了。”

    他想了想,目光再次放到还在流泻金光的圆形时钟上。

    “看来是个影响很深远的人呢……嗯,加个标注吧。”

    话音落下,圆形时钟本来有些灰扑扑的外壳,开始泛起了润泽的光华。

    同时,时钟正中心浮现出了一个淡淡人影。

    如果安格尔在此,就能发现,这个人影正是多年前他炼制血夜庇护时的样子。

    静静的看着安格尔的幻象,黑影嘴角轻轻勾起。

    “唷,是你啊,少年。”

    黑影的声音带着几分兴意,似乎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他依旧没有动身前往金属门去应选之地,而是仔细的观察起了安格尔的幻象。

    似乎要将安格尔的身影,印刻在他的眼眸中。

    许久之后,黑影轻轻笑出声,好心情的抹去了幻象,然后将圆形时钟推向一旁。

    只是这一次,圆形时钟并没有被他推到遥远的时钟堆里归位。

    而是,就悬停在巨大时钟的附近。

    这里的时钟非常少,只有千枚左右。这些形态各异的时钟,每一个都闪耀着无比夺目的光华,体型也很大,有的量级甚至接近了黑影矗立的那个巨大时轮。

    代表安格尔的圆形时钟,在这些庞大时钟之林里,显得非常渺小且黯淡,甚至有点不协调,别扭极了。

    如果有强迫症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会烦躁的可以用脚指甲挖穿地心。

    但黑影显然没有什么强迫症,或者说,他的强迫症并不在于外形。他不仅没有任何不悦,甚至更加开心的哼起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