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473节 嗷呜

    咕嘟嘟。

    咕嘟嘟

    在如此紧张的时刻,突然听到连续两道呼噜水声,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除了还在与汽浮之壁僵持的格鲁兹戴华德,执察者和波罗叶都回头看了眼。

    却见,那只虚空旅行家里的斑点狗,还是和以往那般,正扑棱着四只又短又胖的小肉腿,使劲的往“水面”浮,挣扎力度明显比之前要强了些,水声自然也大了点。

    “你的这只狗到底是怎么回事?”波罗叶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赶紧摆手:“它不是我的狗!这只虚空旅行家,也不是我的!”

    安格尔的话,不是假话,波罗叶自然能看出来。只是话术这种东西,波罗叶也懂,要说这俩小家伙和安格尔没关系,波罗叶可不信。以虚空旅行家那强大的破空能力,估摸着就是安格尔给自己留的生路。

    只是,这俩小家伙毕竟不是什么强大的生物。安格尔真想当着他们面,被这只虚空旅行家破空带走,也基本不可能。

    所以,波罗叶没有继续关注,只是随口警告了一句:“不管这是不是你的狗,最好叫它给我闭嘴,咻罗!你也别想着靠这只虚空旅行家逃跑,你跑不掉的。”

    警告之后,波罗叶便回过头,继续关注着格鲁兹戴华德的情况。

    可还没过几秒,波罗叶就听到了身后传来“汪汪汪”的叫声。

    之前只是水声,现在直接开叫了,还那么的清晰?

    这是把它的警告当废话吗?

    波罗叶虽然不讨厌毛绒绒的动物,但它讨厌不听话的家伙,哪怕对方是只毛绒绒的奶狗!

    波罗叶猛地转头,目光直接看向斑点狗。

    这一看,却是让波罗叶眼神顿了顿……因为,这只斑点狗,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浮出了“水面”,正费力的从虚空旅行家的嘴巴里爬出来。

    一边爬,一边还奶声奶气的叫唤,头昂的可高可高,一副克服千难万险泅渡上岸的骄傲模样。

    “咻~罗!这家伙居然上岸了?”波罗叶惊讶的说了一句,然后倏地想到什么,猛一摇头:“不对,它本来就没溺水,而且上岸关我什么事?我是要它闭嘴!”

    波罗叶想起自己的目的,便挥起了一根粉嫩嫩的触手,朝着斑点狗扇去。

    波罗叶用的力量不大,但这只是相对的,以它那强悍的肉身,就算只用小小的力量,这一“鞭子”打下去,斑点狗也绝对会被打成肉泥。

    而斑点狗此时还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惨剧,并没有逃跑,而是用无辜又可怜的黑润眼神望着波罗叶。

    眼看着悲剧即将发生,一只手突然挡住了波罗叶的触手。

    斑点狗逃过一命。

    “咻罗?执察者?”波罗叶的眼神望向执察者,因为正是他出手拦住了自己。

    执察者淡淡道:“一只不懂事的小狗罢了,何必为它生气。”

    “咻罗你也知道这只是一只小狗罢了,执察者又何必为它得罪我?”波罗叶反唇相讥。

    执察者甩开波罗叶的触手,懒得和波罗叶争执。因为按照波罗叶的论调,争下去根本就没完没了。

    “不过,既然执察者都主动帮这只狗了,那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放它一马。咻罗~”波罗叶向着执察者抛了个眼神。

    执察者自然明白波罗叶的意思:它言语中说着,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这只小奶狗的,显然是想借着放过小奶狗白赚他一个人情。

    波罗叶的这波操作,可以说是将它“自我”的性格,发挥的淋漓尽致。它完全忽略了,明明是它要先对付这只斑点狗。

    执察者可不愿就这么让波罗叶抢一个人情过去,他本来想反驳几句,但就在这时,他看了看那只小奶狗,又看了看一旁老神在在的安格尔,不知为何,那到了喉咙边上的话又吞了下去。

    诚如他自己所说,这不就是一只狗罢了。作为一个活了无数年的巫师,人命对其而言都是灰灰,一只狗他何必在乎。可他偏偏出手,帮这只狗挡住了波罗叶的攻击。

    他当时为何会帮这只斑点狗?

    这个疑问,执察者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或许只是一时怜悯,又或者是冥冥中的预感,或者……一些难以言述的心之所念。

    而他的这个心之所念,说白了,就是迄今为止一些内心不解的综合。

    他不解,安格尔真的是为了炼金的信念与信仰回来的吗?如果他真是这样坚定信仰的人,一开始就不该离开才对。

    他不解,安格尔的绿纹域场从何而来?为何他的绿纹域场,能抵御如此强大的失序效果,甚至到现在都依旧有效。

    他不解,安格尔的底气到底是什么?自从安格尔来到这里,他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执察者、波罗叶有实力作为底气,可安格尔拿什么当底气?仅仅是因为自己庇护了他,他就有底气?这也说不通。

    最为重要的是,哪怕是到了失序之物诞生的后期,也就是现在,安格尔依旧没有太大的恐惧。这显然不是一个孱弱的正式巫师,该有的表现。

    这些不解,执察者没有答案。但自安格尔到来后,这些不解就一直慢慢的堆砌着,虽然不被他浮于表面,却深藏进了心海,成为了心之所念。

    而这些心之所念,平时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在刚才波罗叶对斑点狗动手的时候,它成了某种冲动的助燃物,让执察者主动阻拦了波罗叶。

    或许是灵感,又或许是心之所向,既然阻拦了波罗叶,他就没必要再收回了。送波罗叶一个人情又如何,而且,这种救普通小狗的人情,就对等原则来说,波罗叶也不敢在收回人情时要太多。

    思及此,执察者吞下了反驳的话,算是默认了波罗叶的无理要求。

    这让波罗叶也惊讶了,他本来都准备好舌战一番了,结果执察者居然认了。

    认了好啊!哪怕只是一次小人情,那也是人情啊。

    波罗叶此时心中得意极了,就算看那只斑点小奶狗,也觉得萌萌的。

    而另一边,安格尔则是完全不知道执察者在心理层面上还做了一次自我剖析。对于之前波罗叶要打斑点狗的事……安格尔完全不在意,甚至心中还隐隐催促:打啊,赶紧打!

    斑点狗的表演可来劲了,说不定打它几下,就清醒了。

    至于说,打成肉泥?

    能将斑点狗打成肉泥的人,或许存在,但肯定不是波罗叶。

    安格尔在惋惜波罗叶没有打到斑点狗时,那只作死的狗,又开始“汪汪汪”的叫了。

    不过这次,那只斑点狗是冲着执察者叫的。

    执察者以为斑点狗冲他叫,是因为“万物有灵”,感激他的帮助。但是,当他开启兽语通晓时却发现

    “奇怪,兽语通晓怎么听不懂它的叫声。”

    安格尔在旁默默道:看吧,传奇巫师的兽语通晓都听不懂你的狗叫,你根本是在乱叫,对吧!!

    执察者想了想,觉得可能是这只斑点狗太小了。兽语通晓也只是一种对声频、情绪与精神表现的综合描述,小奶狗或许见识不多,兽语通晓用到它身上起不了太大作用。

    不管如何,小奶狗冲他叫,应该是在感激他。要不然,它为何不冲其他人叫呢?

    执察者自信满满的自以为。

    为了表示一下,执察者还伸出手,想要揉一揉小奶狗的脑袋瓜。

    只是,没等他碰到,小奶狗便敏捷的凌空一跃,躲开了执察者的手,并且在空中做了一个三百六十度转体,顺利的落在了……安格尔的怀里。

    落进安格尔怀里后,它还颇为舒服的蹭了蹭安格尔的手。

    执察者:“……”他是被嫌弃了吗?

    波罗叶则眯着眼看向安格尔:“你……”

    安格尔尴尬的笑了笑:“我和它真的不熟,它真不是我的狗,你们信我。”

    安格尔说话间,斑点狗的脑袋从安格尔怀里钻了出来,它那无辜的眼神换扫四周,突然,它定格在了远处神秘果实身上。

    准确的说,是定格在了那已经失去四肢,即将连头颅都失去的失序之灵身上。

    斑点狗眯了眯眼,轻轻叫唤了一声:“汪汪”时间好像差不多了啊。再下去,可真要成型了,成型可就不好了……

    没人理解斑点狗的意思,但是,在众人的目光下,斑点狗却是舒展了一下身子,从安格尔的怀里跃了出来。

    明明没有任何能量包裹,却稳稳的站在了半空中。

    这时,众人还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心中微微有些惊疑:没想到他们看走眼了,这只狗其实不是凡狗,居然还能在半空停滞?

    但下一秒,众人的情绪瞬间拉满,眼睛均瞪得滚圆。

    因为,斑点狗跑了。

    斑点狗,跑了。

    跑了……

    是的,它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扭曲界域,走出了绿纹域场,在半空中悠闲的漫步,而漫步的目标,就是远处的神秘果实。

    其实,它跑出去也就罢了。

    最为重要的是,它那水润的黑眼睛里,一片的干净清澈,没有丝毫杂色,更加没有殷红血色。

    这意味着,它并没有受到吸引力的影响。

    所有人都震惊于这一幕,就连格鲁兹戴华德都惊讶的看着小奶狗的漫步。

    这一刻,谁都没有说话,注意力全放在小奶狗身上,他们完全不敢相信,那足以影响大半个巫师界的吸引力,居然对一只狗没用?这是什么道理?

    众人的目光,完全没有影响到斑点狗,它依旧不紧不慢的朝着神秘果实走去。

    反倒是那边的神秘果实,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它吸收失序之灵的速度似乎加快了些。

    嗯……应该是错觉。神秘果实怎么可能会受到外界影响,而主动加速呢?更何况,那只是一只狗而已。

    生出这种想法的人,心中不免生出另一个疑问:到了现在,那只狗真的只是狗“而已”吗?

    什么狗能在天空漫步,什么狗能不畏神秘?

    这只狗,到底是什么?

    或许答案只有安格尔知道。虽然安格尔极力否认与斑点狗的关系,但看刚才斑点狗主动跳到他怀里,他们没关系才怪呢。

    只是,他们虽然想向安格尔询问,但此时却是不宜,他们此刻更想知道,那只狗要做什么?

    它既然不受吸引力的影响,它朝着神秘果实走过去做什么?

    很快,他们便得到的答案。

    斑点狗优哉游哉的来到了神秘果实旁边,左看看右闻闻……然后,只见它大嘴一张,一口就将神秘果实,包括那只剩下半截的失序之灵,像是吸溜面条一样,吸进了嘴里。

    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斑点狗的喉咙动了动,那神秘果实真的吞进了肚子。

    此刻,如果所有人都能将真实的内心表情露出来,估计每个人都是张大嘴巴,眼睛瞪得浑圆。

    这一幕,太惊人了。

    让所有人都心心念叨、既畏惧又渴望的神秘果实,就这么消失了。

    消失的那么简单,也消失的那么随便。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渴求的珍宝,只是一个烂掉落地的水果,被路过的狗随便啃啃就没了。

    强烈的落差感,让他们心情莫名的复杂。

    而此时,所有人都还没整理好心情,那只吞掉神秘果实的斑点狗,却是转过头对准了他们。

    然后,斑点狗昂首对着天空嗷呜了一声,十分骄傲的模样。

    如果是往常,他们会觉得这实在奶声奶气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但现在,所有人都沉默了,均用忌惮的眼神看着斑点狗。能吃掉快失序的神秘之物,这种生物他们以往可完全没见过,谁敢不忌惮?

    不过,在忌惮之中,却有人眼神火热的看着斑点狗。

    正是格鲁兹戴华德。

    作为一个神奇生物收集癖,看到任何一种珍稀的神奇生物,他都无比的热忱。更何况,这还是一只能吞掉神秘果实的神奇生物。

    格鲁兹戴华德兴奋了,只是,他也看得清现实,就目前而言,应该还得不到这只斑点狗。

    但是无妨……这只狗和安格尔有联系。

    而安格尔他本来也看重了。

    只要掳走安格尔,总有机会得到这只狗。

    不过,这一次可能就不行了。有这只狗在,这次估计带不走安格尔。但没关系,已经知道安格尔的身份,总有办法带走他的。

    格鲁兹戴华德已经将未来的问题考虑进去了,不过,他却是没有发现,那只肥胖版的虚空旅行家正用怨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而那只斑点狗,在吃了神秘果实后,也慢慢的朝着他们走过来。

    格鲁兹戴华德为了给这只狗提前留一个好的印象,却是勾起了一个笑容。

    但是,斑点狗根本没有理会,在走到众人面前时。

    只见它缓缓张开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