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474节 大事件

    幽浮界,真理之城上空的悬浮宫殿。

    这是一座整体由黑曜石制作成的环形大厅中心,有一个被水晶拱卫的高达三十余米的信号塔,信号塔四周则是十八个信号接收器。

    而此时,大量的真理之城工作人员,正在信号接收器里向着各大巫师组织发送着信息。

    “是的,请暂时撤离海岸附近。如果可以,也请将这个消息告诉附近的罗曼斯家族。”

    “……请通知下辖的普通人类,最好不要离开,对,对……”

    “是安东尼奥先生?缪斯城主闭关?罗森城主也有事?那好吧,请安东尼奥先生代为转达……”

    “我们言尽于此,你们不愿意离开也可以,但后果自负。”

    “……”

    各种交谈声,杂乱的在大厅中响起。这在以往时间,是绝对看不到的,只有发生了大事,才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而如今,的确出现了大事。还是逐光城主亲自带来的消息,所以,这些工作人员可不敢丝毫怠慢,将情报与信息通过信号塔,发送给各个组织。

    在整体的过程中,一般来说,巫师组织都很配合他们的工作,反倒一些偏门的、小型巫师家族或者散人巫师因为种种问题,会觉得是过于夸大,还有的是完全不相信,或许是个人的逆反心理,又或许纯粹的格局问题……其实,这也就罢了,还有一些信号塔不知联系到的是谁,对方只是阴恻恻的笑,完全不表态,这让大厅里的工作人员实在抓狂。

    不过,就算遇到了很多奇葩,工作还是要做,毕竟这事关大量的人命。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黑爵大人阿德莱雅就站在所有人背后,那冷飕飕的眼神,让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

    约莫五分钟后,一个巨大生物的眼睛,出现在黑曜石大厅外,眼珠子水润灵动,正往里面望。同时,还探出几条黑色的触手,向内部的工作人员伸去。

    吓得本来还在岗位上的工作人员,连连后退。

    “小幽浮~别调皮。再不乖的话,等会我就告诉卡拉普耶了唷~”

    随着话音落下,一身黑色袍服的逐光议长,从那巨大生物身上跳了下来,拍了拍对方的眼睛。

    巨大生物迟疑了片刻,收回触手,然后慢慢的飞向远方。

    大殿了的工作人员这才舒了一口气,向逐光议长鞠了一躬,重新恢复到了工作岗位上。

    逐光议长则一路走到阿德莱雅身边:“情况怎么样?”

    阿德莱雅:“愿意听劝的和不愿意听劝的数目,和你之前预料的差不多。”

    逐光议长叹了一口气:“唉,没办法,对于很多巫师而言,固执与偏见是一座很难摧毁的大山。”

    顿了顿,逐光议长继续道:“除开这些,有没有特殊的状况。”

    阿德莱雅:“有,深海之歌是唯一一个不愿意听劝的大型巫师组织,他们甚至还派了大量人员前往迷雾带。”

    逐光议长:“他们那边是谁传达过来的信息?”

    “黄金伞。”

    逐光议长挑了挑眉:“是桑叶女巫啊,海神的弟子……不用管他们,佛伦萨肯定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只是,他估计有自己的计较。”

    “想坑依玛干派系?”

    逐光议长立刻装糊涂:“我可不清楚,反正深海之歌的底蕴足够,我相信大事是不会出的。除了深海之歌呢,还有其他特殊状况吗?”

    阿德莱雅想了想:“没有联系上野蛮洞窟。”

    逐光议长:“没联系上就算了,野蛮洞窟处于大陆腹地,远离海岸,而且他们总部是在镜中世界,就算迷雾带真出了问题,也影响不到他们。”

    说完了这边的情况,阿德莱雅问道:“那议长大人那边呢?”

    他们从位面夹道返回真理之城后,立刻分道两路,阿德莱雅来到信号塔这边派人通知各大巫师组织迷雾带状况,而逐光议长则通过秘之书,联系上了冠星教堂的两位真知理事会的议员高斯与薇拉。

    试图通过模糊预言的方式,查探未来那颗神秘果实可能造成的影响。

    逐光议长脸色有些难看的摇摇头:“不乐观。虽然无法直接预言神秘果实,但是,根据高斯巫师与薇拉巫师的预言,海外诸多大陆国度,在未来某一刻出现了不少未知原因死亡。繁大陆的近海,也有类似的死亡预言。”

    “确定是那颗果实造成的?”

    “不确……”

    逐光议长话还没说完,大厅里的嘈杂声突然变得更大了,十八台信号接收器同时出现了多信号的接入。

    工作人员更是忙得满头大汗。

    “怎么回事?”阿德莱雅走上前,询问了一个正在连线中的工作人员。

    “黑爵大人,我这边接到香波海岸的法斯间隙传讯,那边说香波海岸附近的普通人,全都仿佛变成了被操控的木偶人,一步步的朝着海里走去。已经有大量的人淹死在海里,对了,其中还包括一些学徒……啊,正和我对话的那个人,刚才也突然失去了讯息,会不会也……”

    阿德莱雅与逐光议长对视了一眼。

    逐光议长叹了一口气:“之前不确定,但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肯定是那颗神秘果实造成的影响。”

    阿德莱雅眉头皱起:“连执察者那种级别的存在,都无法控制吗?”

    逐光议长:“唉,传奇巫师需要掌握的是法则,而神秘之物……往往凌驾于法则之上,甚至脱离了规则。”

    “那现在怎么办?”

    一个失控的,能影响大半个南域的神秘果实,就是一场灾难。

    逐光议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再等等看吧,说不定目前只是执察者还没动手,而且,不是还有那只奇怪的章鱼吗?”

    说不定,他们能降服神秘之物呢?

    时间,对于过往的阿德莱雅来说,是最不在意的东西。她随便一次修炼术法,就是几个月或者几年就过去了,但现在,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让阿德莱雅在意。

    因为,几乎每一秒信号塔都会接受到各个巫师组织传来的信息,而每一道信息都代表了严重的事故。

    阿德莱雅迫切的希望,神秘果实造成的灾祸能早一点过去。至少,对南域的伤害,不要那么大。

    而这,也不仅仅是阿德莱雅的期望,也是所有知道真相的南域巫师的期望。

    或许是心念所达,回响必至。

    在这种灾难的状况持续了约莫三分钟左右后,信号塔那边传来了喜讯。

    “吸引力消失了!”

    “所有人恢复了正常!”

    所有人悬吊着的心,此时此刻,终于放了下来。三分钟时间,不算太长,超凡者就算坠入海里,应该也不那么轻易就死。

    至于凡人,生活在海岸边的人,大多会泅渡,受到影响的兴许比想象中要少……或许吧?

    不管如何,只要吸引力消失,就是一件万幸之事。

    在庆幸之余,信号塔再次接受到大量的信息,只是这些信息不再是灾难的预告,而是询问神秘果实的后续。

    而这个答案,无论是逐光议长还是阿德莱雅都无法给出。

    或许,只有执察者以及那个人,才知道吧。

    ……

    同一时间,潮汐界。

    桑德斯抬起头,望向灰烟弥漫的天空。

    他在这里,并没有感受到吸引力存在,显然,那颗神秘果实的影响力只能在当前世界,无法穿透附属世界。

    按照那颗果实的吸引力成长速度,此时应该已经彻底失序了吧?南域现在情况,不知道怎么样?

    在桑德斯沉思间,他突然耳朵动了动,轻轻一挥手,费罗巫师就被他从重力花园放了出来。

    费罗刚来到外界,便准备先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他在月光图鸟号上,闻到的都是浓烈的男人味,实在受不了。

    然而,让费罗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口吸的不是清新空气……而是,布满尘埃与火星的空气。

    在呛了几声之后,费罗看了看周围。发现他们居然处于一片布满了硝烟、岩浆池的干涸大地上。

    对于火系巫师而言,这里的环境他非常喜欢,火焰能量前所未有的充足。

    但是,这里是哪?

    费罗刚想发问,就被桑德斯制止:“有什么疑问,都给我憋着。等会,你自己会知道。”

    话毕,桑德斯还指了指一旁的坎特与尼斯。

    他们也眼巴巴的望着周围,嘴巴却闭得紧紧的,显然,经历和费罗也是一样。

    “你那边有结果了吗,现在情况怎么样?”桑德斯看向费罗。

    之前他就安排费罗去梦之旷野,让他询问其他巫师外界的情况,如今费罗既然出来了,应该是外界有什么变化。

    费罗:“我问了丽安娜……”

    坎特:“你怎么联系到的丽安娜?她不是在野蛮洞窟吗?”

    桑德斯瞥了坎特一眼:“你只需要听,不需要问。”

    坎特抽了抽嘴角,还是没有反驳。

    桑德斯:“你继续。”

    费罗:“丽安娜女巫告诉我,之前的确有一股怪异的吸引力弥漫在外界,但对他们的影响不大。”

    想想也对,帕米吉高原距离迷雾带已经无比遥远了,吸引力再怎么强,到了内陆应该也会减弱很多。更何况,丽安娜还是正式巫师,更是不虞影响。

    但,吸引力能抵达帕米吉高原,也侧面说明了神秘果实的可怕程度。以它如此广泛的影响力,怕是靠近魔鬼海的大陆,都会受到严厉冲击。而凡人,是最遭殃的。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他们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桑德斯:“然后呢?”

    费罗:“然后,没多久吧,也许就两三分钟,丽安娜女巫就说,吸引力消失了。”

    听到这,众人的表情才稍微一松。

    坎特:“看来,那颗神秘果实已经被收走了。”

    桑德斯也点点头,想想也对,有执察者这样的存在,拿走一颗神秘果实,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是这么想,但不知道为什么,桑德斯心中莫名生出了一丝不安。

    这件事,会不会与安格尔有关呢?毕竟,安格尔也在那里。

    不可能,应该不可能。

    安格尔的实力摆在那里,连翻起一朵浪花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可能。

    ……可,万一呢?

    安格尔搞事的能力简直一流,他搞出的大事也不止一件,就像是现在他们所在的潮汐界,不也是安格尔搞出来的大事吗?

    安格尔该会不真的掺和进去?

    会不会,连那颗神秘果实都被安格尔得到了?

    桑德斯摇摇头,这个应该不可能。有执察者在那,安格尔怎么想也不可能得到神秘果实。

    算了,不想了,希望安格尔能活着回来就好。搞事的话,还是别吧。

    最好……还是安分点。

    ……

    而此时,自认为非常安分守己的安格尔,却是想要仰天大吼。

    为什么?为什么?!

    你这只蠢狗,目标不是格鲁兹戴华德,还有波罗叶吗?为什么连我也给吞了?

    是的,安格尔此时又一次来到了斑点狗的肚子里。

    却说,斑点狗在吞掉神秘果实后,打了个饱嗝,悠悠然的往回走。

    众人虽然对斑点狗能吞下神秘果实颇为忌惮,但回想着之前这只斑点狗一会儿表演溺水,一会儿在安格尔怀里表演乖狗狗,所以下意识的都没有太过防备斑点狗。

    所以,当斑点狗来到他们面前,张开嘴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它又要奶声奶气的嗷呜了。

    谁想到,斑点狗的嘴巴慢慢张大,张大大,张大大大……

    谁能想到,一只斑点小奶狗的嘴巴,能张到吞天的地步。

    然后下一秒,所有人,无论是格鲁兹戴华德、波罗叶,还是执察者、安格尔、汪汪……全被它一口吞进了肚。

    安格尔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自己在经历了一阵能让他将胃液吐出来的剧烈翻滚后,终于落地了。

    躺在“地”上的安格尔,心中默默流泪。

    说好的伙伴呢,说好的羁绊呢,为什么又把我吞了?

    安格尔在自怨了数秒后,终于平复了有些愤懑的心情。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享受被吞的时光吧。

    上一次被吞,他看到了一些世界、文明、还有神秘的演化,对他帮助非常大。

    而这一次,他刚刚从神秘之初的感悟中苏醒,如果再看到类似的场景,说不定又会有新的感悟。

    思及此,安格尔从地上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