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475节 纯白密室

    站起身后,安格尔这才开始环顾四周。

    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也没有风声,寂静的就像是永眠的冥土。

    安格尔尝试着开口呼唤汪汪和斑点狗。

    但没有任何回应,他仿佛独立的处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安格尔想了想,轻轻打了个响指,一道幽幽的亮光从他指尖升起。

    这是0级戏法光亮术。

    光亮术的效果,就和火把一样,顶多能照亮周围两三米方圆。之所以不选择更高级的光耀术、光源术,单纯是因为这里是斑点狗的肚子里,太过剧烈的能量,谁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患……毕竟上一次,安格尔可是亲眼见到,斑点狗肚子里呈现的一个文明,只是靠着一点火光,就生生灭灭不知多少次。

    所以,为了谨慎起见,还是用无伤大雅的0级戏法。

    透过光亮术的稀微光照,安格尔发现自己似乎站在一个平台上,地面是硬的,类石质感,有人工打磨的痕迹,且偶有破损。

    周围暂时没有看到其他生物。

    看来这一次,斑点狗没有像上一次那般,直接给他来一个世界演化、文明流光。

    那既然不是让他看“电影”,那将他吞进肚子里做什么?而且,汪汪去哪了?还有,执察者、波罗叶、格鲁兹戴华德又在哪?

    带着疑惑,安格尔沿着这个平台走了一下。

    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平台的特殊之处。

    他之前以为自己是在类似“废墟”的地方,毕竟平台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但走了一圈才发现,这个平台根本不是废墟,或者说,它根本就没有在“地”上。

    它悬浮在一片虚空。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安格尔去虚空寻找冯先生所留之物时,那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圆形祭台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这个平台并非是圆形的,而是有些破损的不规则的形状。

    至于说,为何斑点狗肚子里会存在虚空,还有这个平台……安格尔懒得去深思,他都在斑点狗肚子里看到过文明生灭了,虚空有什么好值得关注的。

    不过,安格尔还是很疑惑,他为何会留在这个平台。

    斑点狗是随意将他丢在这里的,还是另有深意?

    安格尔想了半天,想不出一个答案。最后决定,直接询问本尊不就行了。

    他从手镯里取出淡紫色的虚空旅行家海德兰,示意它联系虚空网络。

    然而,当海德兰的触须探入安格尔眉心后,过了好半晌,都没有虚空网络连接成功的提示。

    显然,虚空网络在斑点狗的肚子里,被屏蔽了。

    连接失败,安格尔看向海德兰:“汪汪是你们一族的老大,你应该和它感应吧,你知道它在哪吗?”

    海德兰歪了歪脑袋,没明白什么意思。

    “不用说在哪,就说在哪个方向也行。”

    海德兰依旧用迷惑的眼神看着安格尔,最后又探出触须,显然它以为安格尔又有联系虚空网络。

    安格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果然,虚空旅行家除了汪汪,都是蠢蛋。

    无奈的收起海德兰,安格尔还是决定自己想办法突破现状。

    于是安格尔又在平台来回走了一圈,四周虚空也观察了好一会儿,可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斑点狗其实只是想要困住他?

    但没道理啊。斑点狗真想困住他,方法多的是。而且,安格尔与斑点狗相处虽少,但每一次斑点狗都深刻的帮助了他,安格尔的潜意识,很难相信斑点狗会害自己。

    可如果斑点狗不是想困他,那将他放在这周围不着边的平台做什么?

    这里应该会有线索的才对……可他找了一大转,并没有任何发现啊。

    突然,安格尔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他的确在平台周围都看了一转,包括虚空中也观察了,但是,他似乎漏了一个地方……平台正下方。

    他刚才只是攀附在平台边沿,随意往下看了看,确定平台是悬浮的,就没再仔细看下方。

    说不定,下方有什么遗漏的线索?

    想到这,安格尔立刻动了起来,来到了平台边缘,直接虚空一踏,重力倒转,直接倒转到了平台的背面。

    在平台的背面,安格尔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可是,当他抬起头往上看时,却发现上空深处隐约有一道光。

    这里所谓的“上空”,按照之前在平台之上的参照坐标的话,其实是虚空下方。

    当时恰好被平台所遮掩,安格尔才没有看到。如今,他倒着走在平台背面,终于看到了那微微的光。

    之前,安格尔不是不能踏进虚空,而是虚空中没有参照物,谁知道会飞到哪里去,所以他待在平台上。

    但现在,既然看到了平台下方的虚空中有光点,安格尔不可能继续待在原地坐以待毙。

    而且,安格尔依旧不相信斑点狗会用这种方法,在这里害自己。

    既然心无所忧,安格尔也不再多想,脚尖一踏,借着反冲之力,便向着下方的光点处冲去。

    安格尔的速度很快,而且还有重力脉络加成,但也用了足足十分钟,才逐渐看到光点变大。从这就可以看出,这片虚空是有多么的庞大。

    可以说,斑点狗的肚子里,简直藏了一个偌大的世界。

    安格尔想到之前在外面,他还怀抱着斑点狗,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其实也抱过一个世界?

    莫名其妙飘出的念头,很快被按熄,因为他此时已经能看到光点的轮廓。

    安格尔之前猜测过很多,觉得光点可能是路、是通道、是出口,或者是其他能指引前行的谜题。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光点,其实只是一轮巨大的金色圆钟。

    这个金色的圆形钟表,散发着无尽的光辉,上面标刻着十二个钟点,指针此时正停留在0点0刻,并没有转动。

    安格尔看着这轮金色圆钟,莫名的觉得眼熟。

    当初他初遇时光小偷的时候,对方似乎就坐在这样一个巨大的钟轮上面,用笑眯眯的口吻称呼他:“少年。”

    这是时光小偷坐的那个钟轮吗?可那个钟轮不是时间之轮吗?为何会出现在斑点狗的肚子里?

    安格尔带着满腔的疑惑,慢慢靠近这个圆钟,他想看看,圆钟的上方是不是和当时一样,也坐着一个自称卡西尼的人影?

    不过,随着安格尔靠近圆钟,他很快就确定了,圆钟的上方并没有人影。

    安格尔微微有些失望,但他并没有停止脚步,继续朝着圆钟走去。

    这个金色圆钟不可能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它应该有某种涵义,或者,出路就在这个圆钟身上?

    然而,安格尔来到金色圆钟下方,也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迟疑了片刻,安格尔伸出手,缓缓的向前伸去。

    就在指尖与圆钟接触的那一刹,圆钟发出前所未有的耀眼光芒。

    紧接着,安格尔听到耳边传来“嘀嗒嘀嗒”的声响,他抬头一看,发现之前一直定格的指针,居然开始动了起来。

    只是,它并没有像正常钟表那般顺时针转动,而是逆时针在转。

    随着指针的转动,一股吸力从钟表正中心传来,大量的金色光芒被席卷进了圆钟里。

    这些金色光芒中有各种样式的钟表虚影,它们都在逆时针的转着……这一刻,时光仿佛倒流了一般。

    吸力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安格尔也被吸进了金色光芒中,随着周围各种钟表的虚影,钻进了金色时钟之内。

    当安格尔消失之后。

    金色时钟的指针重新归于零点,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比起安格尔的遭遇,执察者的遭遇,却是凄惨了许多。

    他与波罗叶、还有格鲁兹戴华德一起,被吞进斑点狗肚子里后,便落到了一个四面密闭的巨大的纯白密室里。

    这个密室颇大,站在中心处往边缘看,起码数千米之遥。

    落到密室里且不说,他们也不像安格尔那般,还可以使用魔力。他们的魔漩,就像是被时光定格在过去了一般,无论怎么呼唤,都没有用。

    密室里也没有法则的脉络,他们的法则之力也无法使用。

    唯一没有被封禁的,只有肉身的力量。

    但是,肉身的力量也不足以打破纯白密室的墙壁,甚至连留下痕迹都没办法。

    等于说,他们彻底的困囿在了这个纯白密室。

    “我们在那只狗的肚子里?”

    “那只斑点狗到底是什么东西?”

    “执察者,你认识安格尔,安格尔可有说那只斑点狗的情况,咻罗?”

    纷乱的对话,在纯白密室里不断响起。

    执察者一脸的苦笑,他自己都还懵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说安格尔,他也是今天才与对方相见,而且,此前也没有斑点狗啊,他怎么可能了解斑点狗的事。

    但波罗叶却是觉得执察者有所隐瞒,一脸的咄咄逼人。

    现在他们的能力都封禁,单纯说肉身的话,波罗叶自认为最为强大,所以它才敢跳出来对执察者指责。

    执察者就算解释了,也得不到信任,有苦说不出,只能保持着沉默。

    就在纯白密室混乱作一团的时候,一道熟悉的狗叫声响起。

    众人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那只斑点小奶狗,出现在了密室里。

    它一步步的走到众人中间,歪着头,用无辜的小眼神看着众人。

    这一刻,不知为何,所有人都读懂了它的眼神。

    “送你们一个好东西。”

    紧接着,斑点小奶狗嘴巴一张,一颗金色网状结构的东西便出现在了纯白密室里。

    随着它的出现,一股恐怖的吸引力,瞬间席卷整个密室。

    “是那个神秘果实!”波罗叶惊呼出声。

    在场之人都很清楚,一旦被神秘果实给吸引住,后果会是怎样。

    没想到这只斑点狗如此狠毒,居然将神秘果实丢在了这里……最为重要的,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密室!他们连逃都无法逃!

    不过,他们的惊慌,只持续了一会儿。

    因为他们发现,神秘果实的吸引力并没有在外界那么强,他们如果竭力消耗心神,让精神力紧绷不懈怠的话,能够勉强抵御住吸引力。

    众人不敢丝毫停歇,立刻开始紧绷起心神。

    虽然吸引力是勉强抵御住了,但这种长时间的心神紧绷,也会成为精神的折磨。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为了不被神秘果实吞噬,他们不得不做。

    而此时,斑点小奶狗却不受丝毫影响,一步步的在纯白密室里游荡。

    左看看,右看看。

    最终,它停到了执察者面前。

    执察者虽然也在抵御吸引力,但他还是分出了一丝心神,注意到了斑点狗。

    “喂,我与你没仇吧,刚才还帮过你,你就这么对我?”

    斑点狗歪着头注视着执察者,没有反应。

    “还有,你认识安格尔吗?安格尔,就是刚才抱着你的那个?我和他关系很好的。”

    斑点狗继续注视着执察者,还是没有反应。

    就在执察者觉得,这是一只没有感情的奶狗时,斑点狗突然抬起了短粗的腿,轻轻朝着执察者一踹。

    一股巨力,瞬间将执察者踹飞。

    足足数千米后,执察者才重重落下。而此时,他已经来到了纯白密室的边缘墙壁。

    多少年没被这么狠踹过了,胸口的疼痛,让执察者心中已经开始骂娘了。

    但是,当执察者睁开眼时,去愣住了。

    咦,这里吸引力……好像没有那么强了?

    虽然有吸引力,但不需要太过紧绷就能抵御了!

    执察者站起身,朝着纯白密室中心望去,他能清楚的看到,波罗叶和格鲁兹戴华德此时就在神秘果实附近,一脸紧绷的抵御着,那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苍蝇了。

    显然,越靠近神秘果实,吸引力越强。

    那只斑点狗将他踹到这里来,不是在惩罚他,其实是在给他开小灶!

    这一刻,本来已经冲到嘴边的脏话,立刻化为了略微言不由衷的赞美。

    只是,他想要赞美的对象斑点狗,此时却已经离开了纯白密室,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