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509节 老波特

    帕特大人?!

    或许巫师界还有其他帕特姓氏的人,但出自野蛮洞窟的帕特大人,只有一个!

    超维巫师!

    老波特先是用惊愕的眼神,但很快,老波特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恭敬的向安格尔行了一个深礼。

    “恕我眼拙,之前没有认出大人……”

    安格尔:“别恕来恕去了,说说这次引导者被抓的具体情况吧。”

    虽然安格尔已经从阿布蕾那里听到了一版说辞,但这并不妨碍他再问一遍,说不定能有更新的状况呢?

    老波特一听这话,立刻明白安格尔是来处理引导者事件的。

    能尽快的解决这件事,救出梅洛女士,自然是最好的。但是,老波特并没有立刻脱口说出,而是谨慎的看向了一旁的红剑多克斯。

    他知道红剑多克斯是位流浪巫师,与野蛮洞窟应该没有什么联系,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

    多克斯并没有注意到老波特对他防备的眼神,或许注意到了,但也没在意,他现在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安格尔身上。

    之前阿布蕾一直称呼安格尔为“大人”,多克斯当时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大人是什么姓氏,但现在他知道了……帕特。

    流浪巫师的信息并不闭塞,甚至可以说比很多巫师组织的情报还要更为流通。

    目前整个巫师界炙手可热的新晋巫师、前段时间各大巫师杂志讨论度最高的巫师、还有晋级速度近几个世纪最快的巫师。

    各种头衔都灌在一位叫做帕特巫师的头上。

    此帕特,真的就是那个彼帕特?

    在多克斯心中猜疑的时候,安格尔向老波特点点头:“直说无妨,之前阿布蕾给我们交代过一次,当时红剑巫师也在。”

    阿布蕾知道的内容,不一定比老波特多。所以,安格尔这番话其实也是在提醒老波特,如果有一些敏感的内容,且阿布蕾之前不知道的,就暂时先按捺着。多克斯,毕竟只是个外人。

    老波特混迹这么久,自然能听懂安格尔的言下之意,他整理了一下语言,开始从头说起。

    老波特的说法,和阿布蕾的相差无几。

    不过,老波特今天通过皇女城堡的守卫骑士,打听到了一些新的内幕。不久之后,会有一队皇室骑士团押送一些犯人离开皇女镇,具体押送的是谁暂时未知,但可能里面有梅洛女士。至于押送去哪里,老波特也没有问出来,但猜测可能是王都。

    老波特:“自从这里改名为皇女镇后,每隔一段时间,古曼王的皇室骑士团都会来这里,他们离开则是无声无息。我猜测,会不会他们每次到来,其实都是为了押送抓住的超凡者离开。”

    阿布蕾沉吟道:“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古曼王室抓那么多的超凡者做什么?而且,他们连野蛮洞窟的引导者也敢抓,就不怕被反噬吗?”

    王冠鹦鹉盘坐在阿布蕾的脑袋上,没好气道:“你问了个寂寞。超凡者除了战力和血肉有用,还有什么用?古曼王也不需要那些超凡者的战力,肯定是用他们血肉做些什么啰。说不定是某种邪恶的炼成阵,我在原界就听过,你们巫师界有邪恶巫师喜欢用各种生物杂糅在一起,弄成恐怖的缝合怪。”

    王冠鹦鹉提到缝合怪的时候,明显打了个颤。安格尔估计,所谓的缝合怪,和人类世界里,大人吓小孩的狼外婆类似。

    “真的是这样吗?”阿布蕾好奇的问。

    王冠鹦鹉:“我怎么知道,我只能推测。愚笨的仆从,你就一点主见都没有吗?想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你第一步要学会的,就是要有自己的判断力,明白吗?”

    阿布蕾本身就有点逆来顺受,王冠鹦鹉又是她的召唤物,说话又自带权威,阿布蕾自然不敢不听,连忙信服的点头。

    一旁的老波特听着阿布蕾和王冠鹦鹉的对话,眼里有些好奇,这只鹦鹉是怎么回事?阿布蕾从他这里离开前,明明没有啊?

    “那只鹦鹉是阿布蕾新签订契约的召唤物。”安格尔随口解释道。

    王冠鹦鹉听到安格尔的话后,弱弱的低声抗议:“不仅仅是召唤物,还是阿布蕾的主人。”

    安格尔就当没听到,继续说:“它刚才说的情况,其实可能性极高。那些被抓的超凡者,基本都是学徒,学徒的战力也就一般,而且只要是拥有自由意志,就会有反骨。想要利用这些超凡者的力量,必然要先洗脑或者强迫签订契约,这其实很麻烦。”

    “而王冠鹦鹉所说的,看中的其实是超凡者的血肉,这倒是有可能。不过是不是邪恶的炼成阵,这就难说了。或许,是比炼成阵更邪恶的事情,也说不定。”

    安格尔说到这时,心里闪过血色王权的模样。那极有可能与深渊的绝世大魔神有关,如果古曼王也和那位沾上关系……血肉炼成阵或许还是最好的情况。

    “至于阿布蕾所询问的,为何他们连野蛮洞窟的引导者也敢抓,或许,这是一个转折性的标志。”

    阿布蕾:“转折性的标志?什么意思?”

    还没等安格尔说话,王冠鹦鹉就猛地一个翅膀巴掌甩给了阿布蕾:“你就不能自己想想啊?才说了你没主见,你就立刻表现出来。”

    阿布蕾也有些委屈,喏喏道:“我真的没听懂啊。”

    王冠鹦鹉冷哼一声:“所谓转折性的标志,代表着这件事可能出现了变故,要么迎来的是末路的疯狂,要么就是逼近结束的盛宴。”

    阿布蕾依旧听得有些懵懂,但她也不好意思现在问出来,只能草草点头。

    安格尔则是深深的看了王冠鹦鹉一眼,这只鹦鹉比他想象的还要更聪明啊。阿布蕾,这次可能还真的捡到宝了。

    安格尔并没有对王冠鹦鹉的说法进行评价,而是淡淡道:“这些都无所谓,无论他们用这些超凡者做什么,都与我们这次的任务无关。”

    “不过,老波特,这些信息,哪怕只是我们的猜测,也需要传递出去。如果是真的,自然有高层来解决。”

    老波特立刻点点头:“我明白,等会我就去撰写隐秘情报。”

    安格尔“嗯”了一声,既然老波特这里情报已经和阿布蕾所说的对上了,现在就该去皇女城堡看看了。

    至于说,探察背后的原因,这不是安格尔懒,是他真的不想沾上这麻烦。

    当初桑德斯多次告诫,让他避免和古曼遗宝、古曼王沾上,就是因为对于整个巫师界而言,这都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存在。

    毕竟古曼王国可是有数以亿计的子民,而这些子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算是古曼王的人质。

    古曼王既绝情又疯狂,他连自己的子女都能当成家畜,更遑论普通人。

    安格尔反正是不掺和,真如王冠鹦鹉所说的“末路疯狂”、“盛宴将启”,那也有各大巫师组织的高层去处理,他的实力也没有到能抗衡一切的地步,所以没必要淌这浑水。

    “接下来我会去皇女城堡探一探,如果可以,我会直接救下梅洛女士。”安格尔话毕,转头看向众人:“老波特还是留在这里,阿布蕾你也是,至于多克斯……”

    安格尔也不知道多克斯是怎么想的,只能将目光看向他,用眼神询问。

    “我来之前就说过,我是来看热闹的,这么有趣的事情,我肯定要亲眼见证。我和你一起。”多克斯道。

    多克斯话毕,见安格尔眉头微皱,又道:“放心,我不会拖后腿的。我的隐匿能力相当强,我就是去看看戏,如果你需要我帮忙,我也随时可以上,保证听你的。”

    安格尔见多克斯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没有再拒绝,点点头。

    “在离开前,我还有些事要和老波特单独聊聊。”

    安格尔的意思不言而喻,多克斯耸耸肩:“那我去外面小酌几杯。”

    话毕,多克斯便转身离开。

    阿布蕾在迟疑了片刻后,也被翻着白眼的王冠鹦鹉给拖了出去,哪怕她们已经走远,安格尔还是能听到王冠鹦鹉的嘀咕:“如此高贵的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没有眼力见的仆从。”

    等到他们离开后,老波特这才疑惑道:“大人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安格尔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伸出手指,一道魇幻之力瞬间没入老波特的眉心。

    安格尔使用的是恐惧术,不过经过魇幻之力的魔改,他被改成了类似催眠术的效果。不会对老波特造成恐惧,但能够通过魇幻手段,得知老波特最真实的想法。

    类似的术法,在心幻中其实也有。只是安格尔会的心幻戏法、术法都不多,恐惧术是最常用的,也是被他魔改最多的。反正只要能用就行,不必纠结形式。

    之所以想要知道老波特的真实想法,是因为安格尔其实还没有彻底的相信老波特。

    哪怕常年生活在镜中世界里的人,都存在反骨与间谍,更何况老波特多年驻扎在古曼王国这个大染缸里。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安格尔才准备试探一下老波特。

    安格尔问,老波特答。

    经过数分钟的问答后,安格尔终于放下心来。老波特的确是真心为野蛮洞窟的,既不是反骨,也没有背叛。

    他此前唯一说的慌,是他接受派驻任务的原因。

    老波特对外的说辞,都是他晋级无望,便接了外派任务养老混日子。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老波特的确到了学徒后期的瓶颈,也的确多年找不到突破契机,可他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进阶。

    之所以来皇女镇,就是因为古曼王国的乱。虽然这里风险很大,但越是混乱,资源越是容易获得。

    至少,老波特这些年就通过一些手段,得到了相当多的资源,比起留在野蛮洞窟要好的多得多。

    不过就算有资源,老波特也没有晋级,主要原因不在老波特,在于知识的积累。

    虽然在这里得到了想要的资源,但没有导师的教导,没有树灵庭的课程,没有云上图书馆的资料,破开瓶颈依旧不可能。

    所以,老波特其实已经做好了,再干几年,就返回野蛮洞窟的准备。

    虽然老波特在这上面撒了谎,但在安格尔看来,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前途规划,老波特显然是在身体力行,只要他没背叛野蛮洞窟,有点个人私心,也是正常的。

    安格尔轻轻打了个响指,老波特那无神的双眸,立刻变回清醒。

    安格尔并没屏蔽老波特的记忆,所以刚才他的问答,老波特此时都记得。这让老波特表情微微有些复杂,不过鉴于安格尔的身份,他也不敢说什么。

    安格尔却是道:“我刚才冒昧了,不过,这是必须要走的流程。”

    话音落下,安格尔直接轻轻一跺地,一道黑影立刻窜了起来,将安格尔与老波特包围住。

    这是厄尔迷制造的密闭空间。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是关乎野蛮洞窟的一个秘密。正因此,所以我刚才必须对你进行阵营检定,而你,通过了。”

    老波特此时心里其实还有些怀疑,真的是因为要给他说一个秘密,所以才对他施加催眠之术?

    安格尔也没在意老波特那刻意隐瞒的怀疑眼神,从手镯里取了一个制式的单边眼镜,递给了老波特。

    这个单边眼镜自然是梦之旷野的登录器。

    之所以将登录器给老波特,主要是为了方便传递情报。安格尔虽然不想沾染与古曼王相关的事情,也不想探寻他们抓超凡者的意图,但如果王冠鹦鹉的推断是真的,这的确是一件相当大的事,这个情报最好第一时间传达到野蛮洞窟,交由莱茵阁下判断。

    当然,安格尔也可以做这件事,但他毕竟对古曼王国没有老波特了解,还是交由老波特自己去解释要好点。

    而且,这也算是安格尔给老波特的一个福利。

    老波特现在最渴望的,不就是缺乏知识吗?有了资源,却没办法化为底蕴,是他现在最困扰的事。

    而现在,有了登录器以后,老波特完全可以去梦之旷野求教。虽然,新城的图书馆还处于规划主要是云上图书馆的管理权是书老,没有书老同意,暂时不能将书籍拖入梦之旷野但就算如此,一些基础的书籍还是能找到的,而且一些巫师懒得去树灵庭上课,在新城开课的也不少,老波特也可以去寻这些巫师求教。

    不过,这些福利,老波特此时显然还不知道。

    安格尔向老波特讲解了登录器的用法,就停止了后续的科普。他准备将老波特送到铁甲婆婆附近,老波特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问婆婆,而且古曼王国的事,也可以借婆婆的口,传达给莱茵阁下,进行后续判断。

    做完这一切后,安格尔示意老波特找个安全的地方使用登录器。

    虽然老波特有些怀疑,但还是按照安格尔得说法,靠在密室的小沙发上,戴上了单边眼镜。

    确认老波特进入了梦之旷野后,安格尔便悄然收起厄尔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老波特这边已经毋庸担心,他已经和婆婆接触上了,现在,该是解决引导者被抓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