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562节 巫目鬼

    他们还没走多远,在满布碎石,隐约能看到地面砖纹的大路上,一个人影一边尖叫着,一边朝着他们的方向跑来。

    从那一模一样的声线可以听出,这人应该就是此前发出尖锐叫声的那位。

    以超凡者的视力,在没有遮掩的大路上,哪怕肉眼也能看到对面的体貌,那是一个穿着劲装皮衣裤的短发女子。

    而短发女子的身后,有一只紫色鳞甲的魔物正疯狂的追着她。

    想来,这一连串的尖叫,都是因为这个魔物的关系。

    毕竟,普通人面对魔物,除非是那种训练有素的重装骑士,否则基本没有还手之力。

    一开始朝着他们这边跑,或许是个巧合,但是当短发女子看到这边有数道人影时,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朝着他们这边跑来。

    显然,她把安格尔等人当成和她一样的普通人,准备将魔物引导到他们身边,为了不打草惊蛇,甚至克服了对怪物的恐惧,闭着嘴一声不吭。

    既然对面冲着他们过来了,众人也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以短发女子的视力,也终于看清楚对面的那群人,让她感到惊疑的是,对面那群人似乎早就看到了她,也发现了她身后的怪物。

    可是,对面却没有丝毫逃跑的意思,这让她的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她之前在冒险团里听说过关于这个巨大遗迹的传闻,虽然这里出现最多的魔物与陷阱都是那些可怕的吸血藤蔓,但也有不少的人形魔物。她背后的就是,之前她的队友就是认知错误,以为是个穿紫色衣服的人,想过去攀谈,谁知道居然是一只魔物。

    现在,对面的那群人,会不会也是魔物?

    短发女子心中虽然有不安与疑惑,但现在箭在弦上,回不了头了,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

    如果真是魔物的话,希望魔物和魔物能内部打起来。是人的话,那就对不起了。

    短发女子的心声,安格尔等人并不知道,但她故意向他们跑来的行为,他们却是看的一清二楚。不过,他们也不在意,求生欲每个人都有,真要出了问题,如果没有契约桎梏,巫师之间就算是至交,都有反目的可能,更何况只是一次没有难度的祸水东引。

    众人甚至都没有讨论女子的行径,反倒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只魔物身上。

    “紫色鳞甲,跑动间有烟雾缭绕,看不清面容……感觉很眼熟,但怎么就想不起是什么种类。”卡艾尔用指节扣着自己的眉心,不停的回忆着。

    瓦伊似乎认识,但不能说话,只能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可并没有引起卡艾尔的关注。

    倒是多克斯笑眯眯的对卡艾尔道:“怎么,这只魔物只是打了个赤膊,没穿上那破破烂烂的外套,你就不认识了?”

    “图鉴里都是魔物的普遍形象,你只看那一种形象,怎么可能认的全所有魔物。”

    就像是人类之中也有高矮胖瘦,而长得再美再丑再极端的人,在魔物眼中却也只是“人类”这一生物分类。

    “图鉴里是破破烂烂的外套,还有淡紫色烟雾缭绕……”经过多克斯的提醒,卡艾尔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是,巫目鬼?”

    多克斯没有回答卡艾尔的话,反倒是和安格尔搭腔道:“看吧,卡艾尔这就是典型的学院派,不给他点明,他只会死板的应用。还自诩是个旅行者,最爱游历遗迹,啧啧……我看也不怎么样。学院派还总是嘲讽非学院派,结果真到了战斗时,连对方身份都认不出。”

    虽然是和安格尔在说,但卡艾尔却也听得一清二楚,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尴尬。哪怕多克斯是把他和整个学院派给绑定了,可毕竟这次他的确认错了。

    卡艾尔不言,安格尔也没有搭腔。

    安格尔也认出了那只魔物是巫目鬼,但,这是因为他在魇界见过很多巫目鬼的尸体,所以能认出来。可换成其他的魔物,多克斯的那番话,估计就会应验了,图鉴里的魔物终归只是普遍形象,不可能每一点差别都给画出来。

    正因此,安格尔也不好开口,而是默默的自省:以后可不能光看图鉴,也不能光信书上的话,还是要亲自去看看,结合现实才能给出定论。

    这边在说话的时候,短发女子已经将巫目鬼引到了近处。

    距离他们只有五十多米,她才终于开口叫道:“赶快跑啊,有魔物!”

    看似好心提醒,其实只是一种另类的挽尊行为。

    众人都懒得理会他,多克斯直接道:“瓦伊,这只巫目鬼交给你了,可别宅久了,手脚羸弱,连一只低级的魔物都打不过。”

    瓦伊很想反驳几句,但开不了口,只能用行动证明:他可不是弱鸡。

    然而真到了和巫目鬼战斗时,瓦伊还是掉了一会儿链子。

    巫目鬼虽然是低级魔物,但是却具有一定的智慧,否则也不可能去捡那些破烂衣服来遮羞,羞耻心就是智慧的来源。

    之前巫目鬼追逐短发女子,完全是在戏耍她,或者说,想看看她能不能引着自己去到人类老巢,找到更多美味。

    当巫目鬼认真战斗起来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它的形态。

    只能看到薄薄的烟雾影子,不断的闪现,可见其速度有多么的快。

    大地系的超凡者本来很克这种速度型的魔物,因为只要站在大地之上,他们就是在主场。

    巫目鬼又不会飞,怎么和大地系战斗?

    可瓦伊还真被多克斯说中了,许久没有战斗,开场的第一个戏法就用错了。

    瓦伊这边用类似“地刺”的戏法,试图一击必杀,展现自己的威力。但使用这类戏法,无异于和巫目鬼比速度。

    你一个大地系学徒,和专精速度的魔物来比速度,这纯属是自讨苦吃。

    连续几个地刺都没扎中,还被巫目鬼给踢了一脚,得亏提前用了防御术,否则这一脚就够他休养多日的。

    瓦伊的判断失误,让多克斯再次露出“看吧,看吧”的眼神,不过为了不打扰老友的战斗,他并没有出声讥讽,只是不停的露出无语的表情。

    不过,瓦伊判断失误也不是没有好处。

    这也让巫目鬼觉得,瓦伊是一个可对付的人类超凡者。

    原本巫目鬼是不打算和人类超凡者对战的,可瓦伊的“弱小”,让它觉得自己能赢。既然能赢,那就不跑了,人类超凡者的肉,可比普通人香的多!

    这大概算是,瓦伊还处于第一层的失误预判,却让巫目鬼以为自己站在第二层,导致预判失误。

    巫目鬼开始全力和瓦伊战斗起来,战斗的声势之大,到处都是尘土飞扬,鬼影幢幢。

    这对安格尔等人倒是无碍,但之前那短发女子,却是被吓的瘫软在地,不停的往后退缩,靠在一个废墟边上瑟瑟发抖。

    她感觉自己好像惹麻烦了,这群人居然不是普通人,里面有超凡者!

    巫师在普通人的眼中,一般是既向往又害怕,向往的是那种瑰丽的力量,害怕的也同样是这种超越凡俗的力量。不过,总体而言还是向往多一些。

    但在花园迷宫混迹的普通人眼中,对巫师的态度却是害怕多于向往,因为来这里的超凡者如果没有收获,就会找普通人的团队搜刮,只是搜刮也就罢了,还有的会动手。

    说白了,就是一群初级学徒在普通人面前耍威风和抢劫。

    现在,短发女子已经将瓦伊等人脑补成了这类人。

    她很想跑,但战斗的余波都带着震慑一切的气势,再加上之前的冲刺逃逸,她的腿彻底软了,只能靠在废墟边上,一边发抖,一边祈祷着遇到的是不杀人的那类超凡者。

    巫目鬼和瓦伊的战斗还在继续。

    瓦伊一开始的失误判断,在多克斯面前丢了面子不说,他甚至还听到了他家那位大人的冷哼,瓦伊被吓得冷汗连连。

    接下来的战斗,瓦伊就不敢那么奔放了,开始循规蹈矩,按照正常方式与巫目鬼战斗。

    所谓的正常方式,就是书上教的:大地力场开启,降低巫目鬼的速度,同实力时先寻找弱点,削弱一番;如果有把握秒杀,那就直接攻击巫目鬼的独眼。

    书上教学是没错,可太过一板一眼的。巫目鬼又是有一定智慧的,真发现打不过肯定就会跑,哪会莫名其妙闯进你的大地力场。

    但偏偏这只巫目鬼错误的预估了瓦伊的实力。

    在这个“美丽”的误会之下,它没有逃跑,而是继续想要近身再踢瓦伊几脚,试着看能不能破开防御术。

    但这一靠近,巫目鬼就发现自己中招了。

    和上次的来去自如完全不一样,这回巫目鬼进入瓦伊身旁,立刻被一层淡黄色的力场给封锁住了它最强天赋速度。

    没有了速度的巫目鬼,就是一个缓慢移动的靶子。

    瓦伊毕竟是巅峰学徒,对这种低级魔物是有秒杀能力的,连续三发锐石之矢,直接破开巫目鬼头顶的独目。

    伴随着一阵沙土飞扬,巫目鬼的尸体轰然倒下。

    瓦伊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对多克斯比了个“解决了”的手势。

    他也不知道为何要对多克斯摆出这手势,大概也是想要挽回一点尊严。

    多克斯之前在背后翻了无数白眼,但直面瓦伊的时候,念及老友的自尊心,还有黑伯爵的威慑,还是笑着点点头:“干得不错。”

    “哼!”

    多克斯话才说完,黑伯爵的冷哼就来了,不过不是针对多克斯的,而是对着瓦伊发出的。

    装着黑伯爵的石板更是直接从瓦伊身上飞了起来。

    他现在宁可耗费能量飞着,也不想待着这个愚蠢的后裔身上。简直丢了他们诺亚一族的脸!

    瓦伊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这时,安格尔突然开口,也算是替瓦伊解了围:“你们过来看看。”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安格尔正蹲在巫目鬼尸体的旁边,查探着什么。

    “这有什么好看的,巫目鬼身上没什么值钱的材料,除非你把整具尸体都给卖了,但也不超过十魔晶。你还差这点钱?”多克斯道。

    安格尔:“我不是让你看这些的,我只是想看看,你对它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灵性感知有触动吗?”

    安格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多克斯。

    多克斯无语的道:“你这是把我当人形探察器了吗?一只死去的巫目鬼,能有什么触动。”

    安格尔摸着下巴:“没触动?不应该啊。”

    毕竟是多克斯拍板,他们才决定过来看看尖叫声的情况,当时安格尔就觉得,可能是多克斯的灵性感知被触动了。

    当看到巫目鬼的时候,安格尔更确信这一点了。

    因为,在魇界奈落城地下迷宫的中心区域,也是最核心的地方,悬狱之梯所在地,附近就存在着大量的巫目鬼。

    虽然魇界的悬狱之梯外有巫目鬼,不代表现实中的对应地点也有巫目鬼。但这种巧合,还是让安格尔很重视。

    “那你用真视之眼对这只巫目鬼溯源,看看它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安格尔再次问道。

    “钻出来?”多克斯疑惑道:“你的意思是,它以前生活在地下迷宫里?”

    安格尔:“只是一个猜测。”

    多克斯皱了皱眉头:“溯源这种事你自己来不就行了,干嘛一定要让我来?”

    之所以让多克斯来溯源,还是因为灵性感知的原因,看会不会因此而触动。不过,安格尔并没有回答,而是示意多克斯赶紧做。

    多克斯虽然满腹怨言,但还是照做了。

    “继续向北,至少要行两里路,到了位置后再用真视之眼看看。”多克斯道。

    安格尔要的不是这个答案,他还是不死心的问道:“还是没灵感?”

    多克斯没好气的道:“我是血脉侧的,请别把我当预言巫师!”

    顿了顿,多克斯眼珠一转,突然道:“真想要预言,黑伯爵大人不是在吗,他活了那么久,肯定涉及了预言领域。让黑伯爵大人预言一下,它从哪里钻出来,不就行了。”

    多克斯话毕,带头看向飞在半空中的石板。

    安格尔想了想,觉得这好像也是一种方法,于是也看向了黑伯爵的鼻子。

    黑伯爵虽然知道是多克斯在起哄,但他懒得在意,因为当安格尔说出‘这只巫目鬼有可能从地下钻出来’时,他就已经开始在暗中侦测了。

    半晌后,黑伯爵道:“我和一位预言巫师签订过契约,在问之钟的见证下,可以有限度的借用他的能力:幸运抉择。”

    幸运抉择,问之钟流派的预言术,也是好运二选一的进阶版。

    有点像是幸运侦测,可以询问某件事的“是”与“非”。

    不过幸运侦测是戏法,其原理用乔恩的话来解释,就是“大数据给你提供的精准服务”,是预言系巫师的一种“算力”体现。

    而幸运抉择,是真正需要得到“问之钟”允许,才能使用的超凡预言术,正确几率也比幸运侦测高很多。

    “我刚才已经用完了幸运抉择近期的使用次数,以巫目鬼的尸体为媒介,询问了两个问题。”

    众人注意力立刻集中,想要听听黑伯爵到底问到了什么。

    “第一个问题是,它是否来自地下迷宫。”

    黑伯爵沉默了片刻,道:“答案,否。”

    安格尔眉头蹙起,难道他判断错了?

    “第二个问题,通过它能找到进入地下迷宫的真正入口吗?”

    这一次黑伯爵回答的很快:“答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