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830节 得名沙耶

    安格尔向黑伯爵轻轻道了声谢。

    就算不会用上故土雷鸣,对于黑伯爵的一番好意,还是需要感谢的。

    黑伯爵:“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战斗?或者……其他?”

    战斗的话,黑伯爵会配合安格尔,属于他们一起主导。而“其他”的话,则由安格尔主导,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黑伯爵不会插手。

    “……我打算和这只婴灵谈判一下。”安格尔在沉思了片刻后,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毫无疑问,安格尔的想法在黑伯爵这边,被归类为“其他”。

    “可以。”黑伯爵没有询问安格尔要如何谈判,只是叮嘱道:“绝大多数的婴灵,有伪装的本能,注意不要被它的外表骗了。”

    安格尔点点头:“我明白。”

    婴灵是亡灵的一种,并没有智慧,但是,在攻击手段上,婴灵有天生伪装的本能,在荒野里以被抛弃的婴儿为表象,吸引人类靠近,再行杀戮。这种“钓鱼”行为,属于本能,但也可以说是补偿。毕竟,婴灵比绝大多数的亡灵要弱很多。

    不过,安格尔倒也不担心被婴灵坑,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次与他“谈判”的,很大可能不会是婴灵,而是魔食花。

    黑伯爵同意了安格尔的想法后,便没有再做任何的干预,甚至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悬浮在一旁。

    安格尔则又向前飞了三米。

    之所以只有区区三米,与谨慎无关,纯粹是安格尔要考虑域场的范围。再进一步的话,黑伯爵就不在域场内了,到时候必然会受到红蜡的影响。

    不过,就算只是前进了三米,也足够了。此时距离婴灵已经很近,近到已经能看到婴灵、魔食花的所有细枝末节。

    ……

    安格尔的靠近,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妥。

    但是,对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而言,却是惊的心脏都悬到了嗓门眼里。生怕下一秒,安格尔就陷入了危险的困境。

    以多克斯为主的一行人,是在担心安格尔。

    可此时还有另一个人,正用惊愕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这个人,正是艾达尼丝。

    艾达尼丝非常有自信,这群人绝对不会突破持花婴灵的防线。因为她深知这只异界婴灵的恐怖!

    当初异界婴灵突然降临的时候,若非一时不察,被艾达尼丝引诱进了镜域,估计晴空诗室此时都已经不存在了。

    在镜域了,艾达尼丝也测试过婴灵的实力。

    无一例外,艾达尼丝每次都以死亡告终。纵然,艾达尼丝在镜域里用的只是镜影,但通过实体镜面的投送,实力和艾达尼丝已经相差无几。可就算如此,面对异界婴灵也是死路一条。

    不过,死得多了。艾达尼丝也逐渐知道了婴灵的一些秘密。

    这是一只有智慧且狡猾的婴灵,它对危险有天然的预感,所以来到镜域后,它纵然可以打破被关押的镜面空间,它也没有这么做。

    因为它知道,一旦它打破了镜面空间,在无路可寻的情况下,只会坠入镜域的最深处,也就是空镜之海。

    而空镜之海,对于强大如婴灵而言,也是危险至极的地方。

    所以,艾达尼丝掌握了第一个对付婴灵的手段:放逐空镜之海。

    除此之外,艾达尼丝此前和婴灵的数百次见面,除了死了对应的数百次外,她也旁敲侧击得到了另一个情报。

    异界婴灵降临于现实,并不是为了地下迷宫。它似乎别有目的,而这个目的让它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重获自由。

    在确定了异界婴灵的目的,以及掌握了它的弱点后。艾达尼丝开始对婴灵进行劝降,她非常渴望得到异界婴灵的忠诚,让它能为自己所用。

    只要掌握了异界婴灵,艾达尼丝甚至有办法冲破晴空诗室的桎梏,彻底的绝了奥古斯汀定下的契约。

    但是,993次的死亡,也让艾达尼丝认清了一件事。

    她没办法得到异界婴灵的忠诚,哪怕用空镜之海威胁它,它也丝毫未曾屈服。

    从偶尔感知到的精神波动里,艾达尼丝知道,异界婴灵似乎有其他的主人,被它称为‘女王’。

    在知道异界婴灵不能为自己所用后,艾达尼丝给自己定了一个数字,一旦她死到1000次的时候,她必然将异界婴灵放逐到空镜之海。

    既然不能为她所用,那它再强,也没有任何价值。

    不过,还没等到艾达尼丝死亡1000次,安格尔这群人就闯了进来。

    于是,在第994次与婴灵见面的时候,艾达尼丝和异界婴灵达成了一个约定。

    阻截所有来到缓步走廊的生灵,将他们杀死,挫骨扬灰,那么她就放它自由。

    这并不是一个口头约定,毕竟,将婴灵放出镜域后,谁也无法保证婴灵会不会对她进行攻击,艾达尼丝也要考虑到自己与奥拉奥的安全问题。

    所以,她们之间是有立契约的。以镜域为见证,如果婴灵未曾完成约定,或者说,对艾达尼丝与奥拉奥进行了攻击,那么镜域会将它从现实中直接拉回镜域,坠进空镜之海。

    正因为有这个约定,艾达尼丝很自信,安格尔等人绝对不可能突破婴灵的防守线。

    在艾达尼丝的想法中,安格尔等人甚至连红蜡和织网都无法突破。

    因为艾达尼丝亲自尝试过红蜡与织网的厉害,她在红蜡与织网之中,各自死了数百次。而迄今为止,她也没有寻找到破解红蜡与织网的方法。

    火烧?织网不畏火。而红蜡虽然会被火烧成蜡油,但蜡油所流之地,皆会沦为疯狂之所。

    红蜡凝固时,影响的只是红蜡所在的区域,但化为蜡油,只会让这个区域无限制的扩大,且不会有任何的死角。

    所以,就目前来看,没有任何有效的办法,能对织网与红蜡造成威胁。

    艾达尼丝信誓旦旦的认为安格尔等人必死无疑,甚至做好了去和奥拉奥“谈心”的准备,可现实的发展却是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以为不可能被破开的织网与红蜡,都被破开了。

    幻术能撕裂织网?艾达尼丝根本不信。而且,她能借着魔能阵看到,除了第一面织网遇到幻术时,稍微停顿了一下,后面的织网根本就是自己主动裂开的。就像是,在做一个欢迎仪式。

    而红蜡区域,居然也对安格尔等人没有任何影响。他们的眼睛清明,完全不像是疯癫的样子。

    这也出乎了艾达尼丝的意料。

    到底为什么?

    艾达尼丝能想到的,只有婴灵主动放水了。

    可是,她与婴灵签订了契约,如果婴灵不杀死来者,不将他们挫骨扬灰,婴灵只会被拉入空镜之海,彻底的消亡。

    婴灵到底在想什么?它有另外的计划?还是说,它就是不想杀死安格尔?!

    艾达尼丝捏紧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不断的对自己说,一切还没结束,婴灵只是诱敌深入……继续看下去,婴灵畏惧空镜之海,不可能会放安格尔走的。绝对不可能。

    ……

    艾达尼丝的目光,众人的目光,此时都聚焦在了安格尔身上。

    而安格尔并没有成为焦点的自觉,而是静静的注视着婴灵。

    婴灵也在看着安格尔,黑漆漆的眼眶中,没有任何的生气……但也没有任何的恶意。

    所有人都在等待安格尔和婴灵的下一步动作,他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能屏息凝神的注视着。黑伯爵倒是知道安格尔准备与婴灵“交流”,但是如何交流,要怎么建立交流管道,黑伯爵也不清楚,还需要继续观察。

    但让所有人都失望的是,安格尔和婴灵就这么眼对眼,谁都没有说话。

    似乎是陷入了僵持状态。

    而且,这僵持还在持续着,已经数分钟过去,依旧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在众人焦灼的担心着安格尔情况时,安格尔实际上,已经和婴灵,顺利的建立上了联系。

    这种联系,是外人无法感知到的,甚至黑伯爵和艾达尼丝,都无法感知。

    因为他们的联系根本不在现实的层面。

    彼时,当安格尔靠近婴灵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一种熟悉且欢悦的情绪。

    这种熟悉感,和之前在红蜡区域时的情况一模一样。

    不过,这种情绪并没有直接传达到安格尔的脑海,而是被域场给挡住了。

    安格尔想了想,主动在域场上开了条缝隙。随着缝隙的开启,熟悉的情绪立刻被安格尔感知到。

    与此同时,安格尔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依旧是刚才看到的那片火红的花海,花海里的魔食花依旧在表达着对安格尔的尊敬与赞美。只是没有直接将这种欢欣的情绪表达出来,而是收敛了很多。

    至于为何这些魔食花会突然变得如此收敛……因为此时的画面中,多了一株此前并不存在的花。

    而这株魔食花,漂浮在半空之中。

    这是一株截然不同的魔食花,它的颜色并非如火般红艳,而是整体漆黑一片。

    花瓣的颜色是深邃的幽黑色,但其上却闪耀着星辉一般的溢彩流光,看上去绚烂的就跟盛夏的星空般!

    哪怕是最损魔食花颜值的花蕊里的大嘴,此时镶嵌在这株黑色的魔食花上,都不显得怪异,反而凸显了它的神秘之处。

    看着这株漂浮在半空中的魔食花,安格尔的眼眸低垂,通过情绪,缓缓表达道:

    “是你?”

    安格尔曾经初到魇界奈落城,便受到飞颅魔的惊吓而昏倒,后来被一株黑色的魔食花用它的“香涎”给唤醒。

    这株黑色的魔食花,便是被桑德斯称之为魔食花王的存在。

    而眼前这株漂浮在空中的魔食花,和当初安格尔在魇界奈落城里遇到的一模一样。

    就连那漆黑花瓣里暗藏的“星空”,也如此的相似。

    安格尔其实也不知道这株黑色的魔食花,是不是魇界奈落城的故人……不对,故花。

    所以,安格尔用了一种非常取巧的方法来做问询。

    随着安格尔的问话落下,黑色的魔食花缓缓飘向安格尔。

    随着它的靠拢,安格尔能清楚的感知到,它内心的兴奋与欢欣鼓舞。

    “太好了,冕下记得我!冕下记得我!赞美月光!赞美莎娃!”

    魔食花来到安格尔身边,像是在跳舞一般,围绕着安格尔转着圈。熟悉的香味,让安格尔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初入巫师界的那段时期。

    感知着它欢快的情绪,安格尔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答案。

    它应该就是曾经在奈落城里遇到过的那一株魔食花。

    不过,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它和当初那株魔食花还是稍稍有些不一样。

    “呵。”安格尔故作深沉的笑了一声,然后压着嗓子道:“你比以前聪明了许多。”

    所谓的不一样,便是智商明显不同。

    当初遇到的魔食花,虽然能与安格尔交流,但都是非常寡淡的单字,安格尔除了知道它“喜欢”、“尊敬”外,根本得不到其他的信息。

    甚至,魔食花当初还根本不认识自己,之所以表达亲近,只是因为他身上有“女王”的气息。

    而现在,它起码会完整的表达了,从其尊称上也可以看出,它甚至还分得出莎娃与女王之间的区别。

    “是的,沙耶比以前聪明了!”

    “沙耶还得到了名字。”

    “冕下,我叫沙耶!”

    安格尔:“……我记住了。”连续自称了那么多遍,安格尔记不住才怪。

    不过,话说回来,安格尔之前还在疑惑,到底花海里的那些魔食花,赞美的沙耶是谁,为什么在格鲁镇没有对应的人,现在算是明白了。

    沙耶原来是曾经的那株魔食花。

    “得到名字?不是自己取的吗?”安格尔其实想问的是,难道是被女王赐予的名字,但一想到女王,安格尔就感觉背脊骨痒痒的。联想到当初在暮色拍卖会上,安格尔就是一个劲儿的想女王的样子和名字,结果导致暮色拍卖会大乱,差点让那女王跨越了半位面,抵达巫师界。

    如果那缝线女王来到巫师界,这绝对会是一场末日般的灾难。

    所以,安格尔话都到嘴边了,又把女王这个词给噎了回去。

    就像桑德斯曾经说的那样,面对这种无法揣测的强者,能少提就尽量少提,能用代称就别直呼其尊名。

    “不是的,是光给我取的。”

    “……光?”